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左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老丽的别墅

第四十八章 老丽的别墅

        轮到王记祥来陪丽建中吃饭,正好对脾气。王记祥吃饭也喜欢排挡。这次请客,王记祥就选排挡。排挡里自由,想抽烟抽烟,大声吆喝都没问题。关键是喝酒,两杯一碰就喝,速度又快。那才叫痛快。酒过三巡,未到酒精上头,包房的门被推开了。来了两位警察,手里提着手铐,走到了丽建中的面前,问道:

        “请出示身份证,叫什么名字?”

        丽建中像是心里有数,拿出了身份证,那只肥手像是有点抖,他说:

        “丽建中。”

        “拷了。”一位警察说。说完拷了丽建中,带着要走。

        王记祥站起来,伸手拦住。他看看丽建中,又看看警察,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问道:

        “到底是咋回事?”

        丽建中不言语,看着警察。警察看是王记祥过来俯身耳语,他说:

        “盗窃,在省城郊外,撬了一家豪宅的锁。”

        王记祥简直哭笑不得,他还不太了解丽建中,只知道他会骗人,怎么还多了一手,砸门撬锁,偷起人了。他说:

        “老丽呀,你住着五星级宾馆,手里大把的钱,你还偷?莫非是想存养老钱哩么。”

        “带走。”警察不愿意啰嗦,带走了丽建中。

        王记祥觉得扫兴,轮到自己和丽建中吃饭,正到兴头,却出了这种事。打电话叫郑援朝过来,问问丽建中的情况。郑援朝一边赶往排挡,一边在电话里回答:

        “老丽骗人,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不是贼,不偷人。”

        没等郑援朝坐下,王记祥这个急性子便冲他说:

        “你说不是贼,警察带他走,他也不反驳。”

        郑援朝也觉得纳闷。他和丽建中应该说并不十分了解,只是丽建中见面熟,显得热火了一些。丽建中送情报,帮助他们捉住了贾光明,怎么说也是大功一件。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不清楚。他说:

        “走,咱们去派出所,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派出所王记祥熟,审问小偷,警察也没有太多的忌讳。警察给了王记祥三分薄面,允许他们在中央大厅里观看。在视频里,丽建中坐在铁椅子里,扶手上搭着一根铁栏,还上了锁。警察问:

        “丽建中,你和李阳是不是撬了省城郊外一间豪宅的门锁?”

        “是的。我们没有偷东西。”丽建中说。声音有点发抖。

        “不偷东西,你们撬锁干什么?好玩?你都没看看你多大年纪了。”警察说。

        “反正我们不是贼,我们要找东西。”丽建中说。

        “你不是贼?到别人家,撬了锁找东西,你还有理了,还说不是贼?”警察有点生气,问他:“找什么东西?”

        “那是我的家。”

        郑援朝和王记祥在外边,看到大屏幕里的这一幕。他们都想起了丽建中初到尉市,他宣称自己是带李阳过来继承遗产的。李顺的资产,全部被法院封了。难道说省城郊外的这一栋豪宅,也是李顺的。郑援朝对王记祥说:

        “老丽说过,要继承遗产,莫非这栋豪宅就是李顺的?”

        “那他也违法。撬别人家的门锁,就是犯法。”王记祥说。

        审讯室里的警察懵了,自己家的门锁,如果钥匙丢了,可以叫开锁公司。当然,自己撬开也没有问题。警察问:

        “怎么能证明这栋豪宅就是你的?”

        “有房产证。”丽建中说。

        “房产证在哪?”

        “不知道。可能就在屋里什么地方放着。”丽建中显得有些委屈,他说。

        外边大屏幕前的王记祥看到这一幕,拉拉郑援朝,他说:

        “快出去打电话,叫佃谣过来,帮帮老丽。”

        李佃谣过来,带了律师函。认定丽建中就是她的当事人。

        大厅的一位小警察笑了,对李佃谣说:

        “李律师,一个撬门锁的小毛贼,又没偷什么东西,还叫上律师,成了大人物了。”

        李佃谣也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她板着脸说:

        “警察先生,请您尊重我的当事人。”

        李佃谣去了房产登记处,查了过去的历史档案。果然,省城郊外的这一栋豪宅,它的主人是丽建中。李佃谣录了底册,又匆匆赶回派出所,向警察出示。警察觉得还是得看到房产证。让李佃谣去先把丽建中带走。

        丽建中坐在被审的位子上,警察过来,给他打开锁,解除了手铐。他看到一位靓女,不知道是咋回事,呆呆地望着李佃谣。

        “丽建中先生,我是你的律师。据查证,省城郊外的那栋豪宅,它的主人是丽建中。现在,你自由了。不过,得马上过去,找出房产证。如果找不到,尽快挂失,拿着你的身份证,另行补办。”李佃谣按着法律程序,给丽建中说明。

        丽建中哭了。戴上手铐,被警察严厉地问一问,对他来说就不是个事。他不会为委屈一点哭。他是哭那栋豪宅。日思慕想,带着李阳回来尉市,要在他李顺的身上狠狠地撕下一块肉来,他久久寻不到下口的地方。万没料到,今天有了,让他猝不及防。他的泪水,是痛苦,也是喜悦。十多年煎熬,终于得到了他朝思暮想的财富。他进去看了,上下三层,够大,够气派,少说都有千把平米。如果把它卖了,是一笔丰厚的收益。还没走出审讯室,丽建中激动地拉着靓女的双手,他得许愿,给这位律师点什么。当然最好就是现金。人么,不都是为了挣钱。好吧,是一百,是二百、三百,四百都不要紧。他一定得给靓女一点现金。是她帮助了自己。他忍不住说:

        “谢谢啊,谢谢。你可真是个好人。”

        到了派出所的大门外,看见郑援朝、王记祥他们都在。这才明白,是他们给他请的律师。跑过去,一把抱住了郑援朝,几近呜咽着说:

        “老郑,谢谢。那一包钱,你还是拿回去吧。”

        王记祥在旁边看了,朗声大笑,他说:

        “有什么话,不能回去再说,这就要付钱。”

        “唉!钱要紧么。”丽建中真诚地回答说。

        大家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丽建中大喜,左成俊知道了,特意安排晚上请客。大家都来给丽建中道贺。左成俊说:

        “老丽,你先前说要继承遗产,我看就是一个笑话。李顺是死了,可是资产全部被封存了。谁知道,你这家伙鬼得很,知道他用你的名字购置了房产。”

        “唉,还有哩,尉市还有一栋别墅。”丽建中说。

        大家忽然都不出声了,气氛沉默。大家都知道,丽建中口中的尉市别墅,是当初李明珠住的那栋,左成俊早已经买断,现在别墅的主人是李佃谣。记得当初购买别墅,是王记祥经手。左成俊看大家沉默已久,他问王记祥说:

        “记祥,当初买这栋别墅是你经手。你想想,转让方是谁?”

        王记祥略一犹豫,他说:

        “是的,出让方确实就是丽建中。”

        “你还记得这笔钱汇到哪里了吗?”左成俊问,口吻严肃,好像很认真地样子。

        “时间太长了,让我想想。”王记祥思考着回答:“是分三笔汇出去的。外国人的名字,叫桑......桑诺尼。没问题,是桑诺尼。”

        左成俊沉思了,为什么不及早考虑这个问题。桑诺尼就是贾正。警方早有论定,他说:

        “不知道警方现在还能不能查到桑诺尼这笔款项的去向。”

        “桑诺尼的财务,一向都是由绿林斋代理的。我想要查的话,还是能够查找得到的。”王记祥说。

        “你看是让尉市警方去查呢?还是报告省纪委专案组。”左成俊拿不准,他问。

        “贾正的案子,在尉市警方的手里,我看让尉市警方查顺理成章。”

        “李顺的这一笔钱,不会全是给贾正的。只是通过贾正的账户,转给贾光明。这笔款查到落处,一定是铁证。”左成俊说:“马上把情况向尉市警方报告。”

        丽建中不悦了,怎么说着说着,话题便转到了案子上。他不失时机地喝着酒,也插不上嘴。心里狐疑,莫不是他们说的别墅,就是自己的那一栋。尉市的那栋别墅大了,可值不少钱。他悄悄地去看过几次,的确不错。他说:

        “你们说的,是不是河边的那一栋。河边过去,一条道路,两边还有柳树。院子里有游泳池。”

        “是的,就是那一栋。”左成俊说。

        “这个李顺,怎么把我的产业卖了。我要告他。”丽建中大言不惭,他说。

        左成俊看着丽建中笑了,这家伙的胃口不小。凭空弄到一处豪宅,还不知足,这是吃上瘾了,还想涉足尉市的别墅。他拍拍丽建中的肩膀说:

        “法院封了李顺的资产,是因为他过去非法集资。这些资产,资金来源不明。你就悄悄地弄一栋房算了。千万不要和李顺拉上关系。万一警察要查资金来源,就连你手头的这一套怕也保不住了。”

        丽建中的心一惊,他知道李顺弄的都是有风险的钱。不过,富贵险中求么。他这次回尉市,也是碰碰运气,险中求财。程序他都想好了,他说:

        “我这个人不贪。我是见李阳,这娃可怜,说起来有大有妈,可是谁都不管。省城郊外的这栋房子,我老丽不要。弄好了,给娃。过户到李阳名下,老丽不贪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