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拼夕夕,开局砍到一甲子功力在线阅读 - 第97章 陪谢长风玩,谢长风的计划

第97章 陪谢长风玩,谢长风的计划

        “无欢,是我们刚才说到了别人,还是不要去打扰别人了!”

        又一书生打扮模样之人道,看起来很是和善。

        “我说你这萧暮雨怎么就这么好说话呢,别人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还这么好说话。”

        那起初说话结巴之人不爽的道。

        他们几人在江湖上都是可以横着走之人,年轻一辈谁敢不给他们面子。

        可是很明显那房间中的两人不是老一辈,而且他们也不认识,那就说明不是什么出名之辈。

        “暮雨说得对,是我们讨扰二位了,还请两位谅解。”

        谢长风对楚雄两人所在的雅间行了一礼。

        然后转身看向三人道。

        “我们走吧。”

        不过说这些话时他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谢长风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三人看见谢长风要走,也只好回到雅间中。

        “长风好手段啊,欲擒故纵。”

        那被称为无欢的男子道。

        “哪有你君无欢厉害,阅女无数。”

        谢长风拿起刚才自己掉落在桌上的酒杯摇晃道。

        “真就这么算了?”

        那起初说话结巴之人看向谢长风。

        “哈哈哈,林凡道你真以为他就会这么算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

        君无欢笑了笑。

        “那位姑娘身边的男子明显是她心爱之人,还是算了吧,君子不夺人之好。”

        萧暮雨看向三人,一脸真切的道。

        “暮雨,我其他都听你的,但是这事不能听你的,我已经爱上那姑娘了,那姑娘我谢长风要定了。”

        谢长风看着那酒杯道,眼神就这样紧紧盯着酒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既然长风都这么说了,也是他第一个见到的那女子,我就不去争了!”

        君无欢笑了笑,拿起酒壶为谢长风倒入酒。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我也一样不争了。”

        林凡道拿起酒壶为自己倒上一杯酒。

        看见几人的样子,萧暮雨在心中叹了叹,不知道该怎么劝几人。

        虽然他家和这几人家里都是世交,但是他有些时候总觉得和这三位格格不入,但是许多时候也不会去多说什么。

        就比如现在,点到为止,几人不同意自己的看法,他也不会过多阻止。

        此时楚雄在雅间中笑了笑,他倒要看看那谢长风想要怎么样。

        很快楚雄这边叫的菜被端了上来,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谢长风几人也没来打扰他们。

        这也让楚雄感觉奇怪,这谢长风到底想要干什么。

        就在楚雄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酒楼里忽然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来到就楼后不久就大打出手,将酒楼闹的天翻地覆。

        让许多酒楼之人忐忑不安,这些人抢走了酒楼中众人的不少物品。

        就这!

        还以为那谢长风要干什么,结果就找来这群看起来像强盗之人,来这酒楼闹事。

        轰……

        一道声响传来,楚雄房间的屋门被踢碎,那些人二话不说,直接对楚雄动手,看那架势就是要让他死。

        这下楚雄大概明白谢长风打的什么算盘,是想这些人将自己杀了,然后他再来英雄救美。

        轰……轰……轰……

        几道声响传出,这些闯入楚雄房间之人直接倒飞而出,既然那谢长风要玩,就和他多玩玩。

        自己可不能把他给吓跑了,反正现在有的是时间,打发这无聊的时间,顺便让自己乐呵乐呵也不错。

        怎么可能!这群废物。

        谢长风在一处地方看见这里的场景时简直气炸了,他没想到自己叫来的这些人这么没用,被那小子解决了!

        “好像这法子行不通啊!”

        林凡道看着那些被抛出来的人道,他还想看好戏的,结果这戏不是他想的那样。。

        “小看那小子了,那就再和他玩玩。”

        谢长风冷冷的道。

        楚雄看向几人所隐藏的地方微微一笑。

        “他好像发现我们了!”

        君无欢不爽的道。

        “哼,我们走,我会让那小子好看。”

        谢长风转身就走,他也看到楚雄的微笑,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要不是为了在那姑娘心中留下一个完美形象,他可不会废这么多功夫。

        现在看到那小子嘲讽的笑,他就很不爽,现在他决定一定要慢慢的将那小子折磨死,不要让他直接死。

        没趣!

        楚雄看见几人离去,摇了摇头,他发现那被称为萧暮雨的并没在其中,这让他感觉有意思。

        原本他就感觉那萧暮雨和这三人不太一样,也不打算将他怎么样,现在看来那萧暮雨应该不会掺合到这事中。

        是个好人也是一个聪明人。

        “哼,直接杀了不就行了吗,现在你这门都被砸破了。”

        常宣儿来到楚雄的房间,看向破碎的门。

        这一切都在她的眼中,要解决谢长风几人,她自己就能解决,只是见楚雄没动手的打算,她也就没再动手。

        “直接杀了就不能看他怎么跳了,反正还没到天黑,在这之前解决了他们就是。”

        楚雄笑了笑。

        “而且,这不是刚好,你那房间还完好嘛,走吧。”

        说完这话,还没等常宣儿说什么,楚雄直接消失在原地,来到常宣儿的房间中。

        ……

        原本他就感觉那萧暮雨和这三人不太一样,也不打算将他怎么样,现在看来那萧暮雨应该不会掺合到这事中。

        是个好人也是一个聪明人。

        “哼,直接杀了不就行了吗,现在你这门都被砸破了。”

        常宣儿来到楚雄的房间,看向破碎的门。

        这一切都在她的眼中,要解决谢长风几人,她自己就能解决,只是见楚雄没动手的打算,她也就没再动手。

        “直接杀了就不能看他怎么跳了,反正还没到天黑,在这之前解决了他们就是。”

        楚雄笑了笑。

        “而且,这不是刚好,你那房间还完好嘛,走吧。”

        说完这话,还没等常宣儿说什么,楚雄直接消失在原地,来到常宣儿的房间中。

        原本他就感觉那萧暮雨和这三人不太一样,也不打算将他怎么样,现在看来那萧暮雨应该不会掺合到这事中。

        是个好人也是一个聪明人。

        “哼,直接杀了不就行了吗,现在你这门都被砸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