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第315章

        第三百一十七章

        延延像是听懂一样,还睁着眼使劲看着妈妈。

        “哎呦,延延你认出妈妈来了吗?”

        延延还是看着诸妺,小手还在嘴里不停的吸吮。

        “别逗他,让他太兴奋影响等一会睡觉。”

        “哦,好吧。”

        诸妺依依不舍的离开,这是二十多天里她第二次进来。

        打开门诸妺就被围了起来。

        “怎么样,孩子都好吗?”

        “都好,还盯着我看呢。”

        诸妺坐在门口和大家聊了起来,从正定居到g省就很少见到这些人。和大家拉进关系是很有必要的,以便她更了解这些人的特点。

        佑宁都快陪安安睡过去了还没见诸妺回来,打开门就开怼。

        “都这么久了妺妺都没回来,你们都不知道过去看看,不知道她还是月子里不能累到。”

        两个大男人真没想那么多,监护室那里人那么多,根本就没想过去看看。

        “我去看,你待着吧。”

        景睿跑到监护室门口时都无语了,一群人围着诸妺聊的很开心。而当事人更是捧着水杯边喝边笑。

        “景睿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佑宁就要杀人了,还骂我们不知道来看看什么情况。谁知道你们聊的那么开心。”

        诸妺笑着站起来和大家挥挥手,也是出来的时间够长了。

        “哎呦,还真是坐的腰疼。”

        景睿看着诸妺慢慢悠悠的走着,完全不像腰疼的样子。

        “等会儿回去佑宁又该数落你了。”

        “景睿,你发现佑宁现在越来越喜欢训人了吗?天天连我都训,都快赶上魏老了。”

        “可不是,今天一天我和穆铭已经被骂无数次了。刚才穆铭还在伤心呢,说佑宁让他不能干滚蛋。”

        诸妺和路过的护士们挥手打招呼,想到穆铭憋屈的脸笑坏了。

        “其实是佑宁年纪到了,该成家生孩子了。你们几个都加把劲儿,看看谁把佑宁收入囊中。”

        景睿立刻拼命的摇头,那么凶的女人他可不要。诸妺看到撇了景睿一眼。

        “怎么?还嫌弃?”

        “没有,至少我不合适。”

        “那你真是没眼光,佑宁才是当下社会典型的抢手型美女。长相中上,身材上层,出得厅堂,还能打架。可惜我是个女的,如果是男的一定先把佑宁收入囊中。”

        景睿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坚决不再接诸妺的话。生怕等一下就来一场现场相亲。

        “啧啧,你真没福气。算了,我明天去问问监护室那群人去。”

        景睿听到在心里拜了三拜,被诸妺盯上的人或者事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打发过。

        “哎呦,你们终于回来了,安安都醒了,小脑袋扭着到处找你,马上就好哭了。”

        诸妺快速的进浴室洗手换衣服,接过安安就看到他的小脑袋不停的在自己怀里拱。

        “这是饿了?我不是走之前刚喂过的吗?”

        “都快去两个小时了,而且安安现在睡觉一定要你在身边,刚才我在他身边都不行,一会一醒。”

        诸妺坐在椅子上,解开衣襟。安安立刻使出了全身力气。

        “安安现在力气越来越大,每次吃奶都是一身汗。等一下你带着他去洗洗澡,有两天没洗了。”

        “行,那我先去和护士约一下,半小时后去。”

        诸妺低着头看着大儿子的侧脸,还在心里感概自己都是有孩子的人了。

        “这张脸以后也是惹事的脸,妈妈以后要天天拿着扫把赶小女生了。就像你爸爸一样,那时候我要天天帮他赶美女。”

        “还有你弟弟,你俩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妈妈以后可要忙坏了。以后你们要帮妈妈照顾好妹妹,那可是咱们家的公主。看看她现在瘦小的可怜,你都快顶她两个了。”

        诸宸走进来的时候就听到诸妺的话,没有打扰她靠在一旁仔细的听着。

        “你还要听到什么时候,过来抱一会你大儿子。”

        诸妺从有人开门就知道,但是一直没听到动静就知道是孩子爸在听了。

        诸宸在诸妺的脸上亲了一口才去洗手换衣服。接过他的大儿子在他脸上连亲几口,可把小家伙给烦透了。

        “嘿呦,现在就嫌弃爸爸了。”

        “人家明明都快睡着了,能不烦你吗。”

        诸宸把安安放在床上,轻轻的拍着他的小屁股,安安的眼睛却在不停的找妈妈。

        “完蛋了,以后你要走哪带哪了。”

        “我还特别注意,怕养成什么不能离手的坏习惯。这下可好,等延延和蕾蕾出来都缠我可麻烦了。”

        “没事,咱们人多,换着抱也能让他们养皮了。”

        佑宁半小时后抱着安安去洗澡,诸妺躺在床上揪了揪大哥的脸。

        “你说咱们来这里来对了吗?天天打打杀杀的。”

        “哪能天天打打杀杀的,等抢够地盘还有谁会有勇气来找死。”

        “唉,以后去哪里都要小心再小心,搞得像什么豪门阔太出街一样。”

        诸宸知道诸妺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生活的人,以前身边只要跟着人她就烦。现在为了安全还能接受一些,但也就佑宁他们三个。

        诸妺看着这一段时间又瘦下来的大哥,从来到g省提着的心就没放下来过。

        “我今天去看孩子们了,延延应该快能出院了,蕾蕾也长了一丢丢肉。至少小脸不皱巴了。”

        诸宸躺平身体,闭上眼露出笑容。

        “我闺女受罪了,等她好了我天天揣怀里搂着。”

        诸妺抿嘴微笑,自己以后也要靠边站了。

        安安洗澡很快,也就二十分钟就被佑宁和景睿抱了回来。看到妈妈就立刻往怀里拱,一副想闹人的模样。

        景睿率先离开,佑宁也因为诸宸在也不当电灯泡了。

        “景睿,穆铭,你们俩谁陪我回家一趟。派其他人在这里守着。”

        “外面有司机,你自己回去不就行了。”

        穆铭懒懒的坐在椅子上不想动,景睿看着佑宁询问突然回家的原因。

        “我要去给妺妺把脏衣服送回去,今天一天就换下来几套衣服了。还得拿一些回来,而且安安的衣服有些紧了,得新买几件。”

        “行,我陪你先去商场,然后再回家。”

        穆铭听到景睿的话先离开去叫其他人。

        “你们先等着,我再去叫一个人过来。”

        诸宸听到敲门声赶快下床,安安刚刚睡着。听完佑宁的话,诸宸点点头。

        “不用准备太多安安的衣服,我回头会再带过来一些。”

        诸妺在空间里给孩子准备了很多衣服,外面买的她不一定看的上。

        佑宁进屋把诸妺换下来的衣服兜着快速离开,虽然来到g省没多久但是佑宁已经对这里很熟悉了。也没有了第一次来的局促感了,走进商场也不再感觉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

        景睿完全就是大管家,佑宁让买什么他就跟着付钱。

        “小姐你可真幸福,有那么帅气还多金的男朋友。”

        景睿面无表情,佑宁不屑一顾。两人的表情让店员迷茫了,这是吵架了。

        “小姐,在生男朋友气的时候就要多花钱,特别是花他的钱。”

        店员小声的对佑宁说道,还一副为了佑宁好的表情。

        “他是我弟弟。”

        佑宁突然踮起脚尖拍了拍景睿的头,景睿没好气的重重拍开她的手。就这样的女人,诸妺还说自己错过了可惜。

        “赶快,安安的衣服还没买呢。”

        “急什么,妺妺马上就要出月子了,之前她喜欢吃的东西我不得帮她买一些回去。”

        景睿看了看手里提着的东西,不耐烦的怼道。

        “这里面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你喜欢吃的吧,还有这个花衬衣绝对不是妺妺喜欢的类型。”

        “怎么了,我的只是顺便买的。”

        “那你为什么让我付钱?你明明比我有钱。”

        服务员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确信了这俩不是什么情侣关系,不过不耽误她推荐产品。

        结果可想而知,佑宁绝对是店员们喜欢的顾客,只要推荐就会买。主要还是佑宁在这里能享受到消费的快感,他们这些人平时有钱都没处花。

        “你今天一共花了我两千多,除了妺妺和安安的,你还我一千五就行了。”

        佑宁看看身旁堆着的购物袋,是真不少。

        “你还真小气,我就花你一次钱还算的那么清。”

        “废话,妺妺安安的宸少都报,你的我不找你报找谁报,我的钱还要攒着养老呢。”

        景睿是真的想攒钱养老,他就没想过要结婚生子什么的,等老了他就和这群兄弟们找处桃花源般的地方待着等死就行了。

        “真小气,等回家就给你。就你这样这辈子也找不到对象。”

        “切,我找对象给她花钱可以,给你花钱就算了,你比我还要有钱呢。”

        两人愣是在车上斗嘴斗到回到家里,佑赫正好刚从外面回来。

        “你们怎么也回来了?”

        “回来拿衣服。”

        佑宁拎着大包小包就往楼上跑,景睿坐在客厅里先灌了两杯水。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青帮的人干的,只能在g省算个二流帮派。咱们也就抢了他们两三个场子而已就狗急跳墙了。”

        “你可别把别人都想的那么简单,这次如果不是妺妺发现了疑点,青帮绝对得手了,两个孩子出一点意外谁能担的起。”

        景睿感觉他们这些人都已经习惯了有目的性的任务,像防人之心还是欠缺了一些。毕竟在g省可是拼实力和谋算的地方。

        “是我们大意了,没想到这些人的手段那么下作,连孩子都想动。”

        “在这样的大染缸里就没有底线,咱们也要换换底线了。”

        佑赫揉揉脸,他们这些人都有传统的道义观念,杀人绝对杀,至少不会去动孩子。

        “最近盯紧一些,我们今晚就开始抢青帮的地盘了,宸少想让青帮当咱们打响名头的第一步。”

        “还是拿妺妺的话说,至少保住命。”

        受伤在所难免,但是绝对不能丢命。

        佑宁快速的把诸妺和安安的衣服给洗了,关于诸妺和孩子的衣服吃食她从不过别人的手。

        包好两三天的换洗衣服就跑去厨房,看着厨房已经把妺妺的汤煲好赶快装进饭盒。

        “走吧,妺妺一定饿了,一天不停的喂孩子饿的快。”

        佑宁回去的时候诸宸已经离开了,今晚他也要参加行动。

        “今晚是不是有什么行动?”

        景睿正在倒汤的手一顿。

        “嗯,今晚开始要对青帮行动了。”

        诸妺点点头,大哥什么也没说,但是临近晚上了离开一定是有事。诸妺有时也感觉自己心很大,一般都会担心家人会不会有危险,可自己却没什么感觉,可能是对大哥的能力太有信心了。

        诸妺一晚上被叫起来两次挤奶,都是佑宁送到监护室的。之前有护士专门来拿,现在都敢让别人碰。

        从孩子们出生,每天睡觉都是两三个小时一醒,诸妺已经习惯了。能做到喂完奶就睡着的能力,也体会到当妈妈的不容易。

        g省半夜街头出现了大批的械斗,论实力诸宸这边那是无敌。但是弱势在人数上,不过最多受点伤。

        “今晚两个场子,明天继续。”

        诸宸是要在三天内逼着青帮的老大主动出来,这次地盘和人他都要。

        白蔓婷被关起来的几天里,只有两个人每天收拾她一番,从不问什么,就是不让她睡觉,承受着身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折磨。

        “我什么都说,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就一会儿。”

        看守白蔓婷的人看到她要闭上的双眼,一鞭子甩了过去。

        “睁着眼。”

        白蔓婷有气无力的哼哼着,她竟然快感觉不到疼痛了。做为医生她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一个人的极限快到达终点时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求求你们,我什么都说,连找我的人我都能带你们过去找。我是青帮二头目的情妇之一,给我个机会吧。不然我死了对你们一点帮助都没有。”

        白蔓婷断断续续的咬破舌头,只想留个清醒的理智来自救。

        看守的人出去了一个,这让白蔓婷松了口气,知道这是个机会。

        佑希听到送来的消息,不屑一顾。

        “不用理会,咱们都已经摸清了青帮的所有主要成员信息。很快就到他们了。”

        “那这个女人怎么办?这样也坚持不了两天了。”

        “怎么办,呵呵,当然是要发挥她的作用了。”

        g省肯定不会再让这个女人待了,卖到国外发挥作用还是很有必要的。

        青帮堂会现场,一个待着金丝镜框的中年人坐在首位。表情很阴沉,和装束完全不符。

        “一个外来的泥腿子也想来分一杯羹,你们也是吃屎的废物。连续端了咱们七八个场子了,连人都损失了那么多。”

        两旁坐着的人却不以为意,一个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的二十多岁的人不屑的一笑。

        “老大,在g省哪个帮派不是今天少个场子明天多个场子的。最近损失的咱们再打回来就行了,吃的就是这碗饭。有什么好气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