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第314章

        第三百一十六章

        佑宁正在替安安洗屁屁,小家伙的粑粑忒臭。

        “今天保姆过来吗?”

        “等一下过来送饭,怎么了?”

        “别让她们来了,近期派家里人来送。外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小心为妙,也是少点麻烦。”

        佑宁洗洗手直接出去了,诸妺把安安套上小裤子后就去浴室照镜子,自己已经快一个月没洗头发了。

        每次都是趁着去洗手间的时候进空间洗洗澡,魏老每天都来嘟囔自己不让洗澡洗头刷牙。

        诸妺再次进入空间,扔掉帽子就趁机大洗一次。近期大家一定都不会去在意自己的动作。

        佑宁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安安听话的自己躺在床上玩,把自己的小手吸的直响。

        因为诸妺不让大家常抱着孩子,以防以后脱不了手。所以佑宁只得趴在安安身边和他说话。

        小安安听到声音看着佑宁,认真观察一会还露出了无齿的笑容。

        “阿姨给你唱歌好不好,我告诉你,阿姨唱歌可是很厉害的。”

        景睿听到屋里的歌声敲敲门进来了,赶快趁机多看两眼安安,没洗手也不敢摸摸他。

        两人正头对头逗安安的时候,门再次被敲响。穆铭身旁跟着一个护士,还端着托盘。

        “我来给孩子打疫苗。”

        “什么疫苗?我怎么没听说有疫苗要打。”

        佑宁挡在护士面前,一把拉下她脸上的口罩。

        “我为什么没见过你?”

        “我是来替班的,之前的护士生病了。”

        “呵呵,今天生病的人真多,都赶在一天了。”

        景睿单手接过托盘,拽起护士的衣领就给拉了出去。

        “这个医院怎么回事,也太乱了吧。”

        “还有你,穆铭,你脑子长屎了吗?大家都在小心翼翼的,你可好,直接放人进来。”

        “我哪有放她进来,就是想一起问问是不是有针要打。”

        “滚蛋,看见你就烦,你如果能力不够就换其他人来。”

        佑宁讨厌穆铭这种什么都一副不严重的模样,多次的失误已经被训成什么样了,还不长记性。

        “我真的没有。”

        佑宁轻轻关上门,其实他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穆铭是什么人她很清楚。让他为兄弟们拼命,他绝对首当其冲。但是就是没有景睿的小心和细心。

        诸妺这次真的洗舒服了,把头发吹的干干的。还编成辫子,戴上帽子,一切伪装的很完美。

        “再有五天我就解放了,到时我天天洗。”

        诸妺出去的时候正好景睿回来,听到两人小声的话皱起了眉头。

        “什么情况?”

        听完佑宁的话,诸妺很是疑惑。

        “就算是之前佑赫他们发展太迅速了,也不会有什么血仇吧。”

        “就是,他们想劫走孩子我都信,可派了一个小护士来给孩子打针是想干什么?杀人!”

        “这里可真是乱,咱们要不是人手够多,还真会让对方钻空子了。”

        诸妺把景睿赶出去,给安安喂过奶后就带着挤好的奶亲自去了监护室。换上无菌服第一次给延延蕾蕾喂奶。

        “药瓶里的药查清楚是什么了吗?”

        “麻醉剂,计量很大,一支下去安安就会傻了。”

        诸妺手一顿,这是什么仇要害她的孩子变成傻子。

        “好好调查,我一定要知道幕后是谁。”

        “放心,一个都跑不掉。”

        佑冕看着诸妺僵硬的用奶瓶喂奶笑了,这个新手妈妈当的不称职。

        “蕾蕾已经很努力了,现在都能用奶瓶了。”

        “可不是,看着就大了一圈了。是不是长的很像我,以前我还想着生个女儿姓宣,可现在看大哥的样子,他一定不会同意吧。”

        “那不一定,毕竟你是宣家唯一的血脉了,多有一个延续血脉的人宸少也不会多说什么的。不过,我感觉宸少把延延推出去的可能性比较大。”

        诸妺看着排行第二的延延,有些好笑。

        “都说老二不吃香,现在看来人人都有这个想法。如果是延延来姓宣,我就把给我闺女准备的嫁妆都给他吧。”

        “那延延以后可不用奋斗了,光老夫人留下的就够他花一辈子了。”

        这三个孩子虽然生在七十年代,也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福娃儿。

        “这两天要辛苦你了,我每天白天会过来替手的。也让你有睡觉的时间。”

        佑冕摇摇头,熬个一两天对于他来说家常便饭。虽然医院也会派人来接替自己,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不敢用。

        “不用你了,好好照顾安安。这件事很快就能查清楚。”

        “本来想着国内不方便,做事要小心翼翼的。没想到到了这里就像来了乱世一样,我听穆铭说当街砍人都是常事。”

        佑冕推了推脸上的眼镜,笑的更加邪魅。

        “在这里只有钱可是不行的,黑白灰都要沾。帮派势力大到超越政府,咱们之前是低调,让一些势力想从咱们手里夺食。”

        诸妺不太懂,但是也看过g派电影。有时电影拍出来的就是现实状态。

        “大家的实力虽然很好,但是刀枪不长眼,一定要小心谨慎。最主要的是不要伤及自身性命,什么都没留着命重要。”

        佑冕不以为意,想要站稳哪可能不流血,不失命。

        诸妺只对做生意感兴趣,其余的事她都不想过多参与。

        “行了,我先回去。延延,蕾蕾妈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们哟!”

        延延像是听懂一样,还睁着眼使劲看着妈妈。

        “哎呦,延延你认出妈妈来了吗?”

        延延还是看着诸妺,小手还在嘴里不停的吸吮。

        “别逗他,让他太兴奋影响等一会睡觉。”

        “哦,好吧。”

        诸妺依依不舍的离开,这是二十多天里她第二次进来。

        打开门诸妺就被围了起来。

        “怎么样,孩子都好吗?”

        “都好,还盯着我看呢。”

        诸妺坐在门口和大家聊了起来,从正定居到g省就很少见到这些人。和大家拉进关系是很有必要的,以便她更了解这些人的特点。

        佑宁都快陪安安睡过去了还没见诸妺回来,打开门就开怼。

        “都这么久了妺妺都没回来,你们都不知道过去看看,不知道她还是月子里不能累到。”

        两个大男人真没想那么多,监护室那里人那么多,根本就没想过去看看。

        “我去看,你待着吧。”

        景睿跑到监护室门口时都无语了,一群人围着诸妺聊的很开心。而当事人更是捧着水杯边喝边笑。

        “景睿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佑宁就要杀人了,还骂我们不知道来看看什么情况。谁知道你们聊的那么开心。”

        诸妺笑着站起来和大家挥挥手,也是出来的时间够长了。

        “哎呦,还真是坐的腰疼。”

        景睿看着诸妺慢慢悠悠的走着,完全不像腰疼的样子。

        “等会儿回去佑宁又该数落你了。”

        “景睿,你发现佑宁现在越来越喜欢训人了吗?天天连我都训,都快赶上魏老了。”

        “可不是,今天一天我和穆铭已经被骂无数次了。刚才穆铭还在伤心呢,说佑宁让他不能干滚蛋。”

        诸妺和路过的护士们挥手打招呼,想到穆铭憋屈的脸笑坏了。

        “其实是佑宁年纪到了,该成家生孩子了。你们几个都加把劲儿,看看谁把佑宁收入囊中。”

        景睿立刻拼命的摇头,那么凶的女人他可不要。诸妺看到撇了景睿一眼。

        “怎么?还嫌弃?”

        “没有,至少我不合适。”

        “那你真是没眼光,佑宁才是当下社会典型的抢手型美女。长相中上,身材上层,出得厅堂,还能打架。可惜我是个女的,如果是男的一定先把佑宁收入囊中。”

        景睿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坚决不再接诸妺的话。生怕等一下就来一场现场相亲。

        “啧啧,你真没福气。算了,我明天去问问监护室那群人去。”

        景睿听到在心里拜了三拜,被诸妺盯上的人或者事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打发过。

        “哎呦,你们终于回来了,安安都醒了,小脑袋扭着到处找你,马上就好哭了。”

        诸妺快速的进浴室洗手换衣服,接过安安就看到他的小脑袋不停的在自己怀里拱。

        “这是饿了?我不是走之前刚喂过的吗?”

        “都快去两个小时了,而且安安现在睡觉一定要你在身边,刚才我在他身边都不行,一会一醒。”

        诸妺坐在椅子上,解开衣襟。安安立刻使出了全身力气。

        “安安现在力气越来越大,每次吃奶都是一身汗。等一下你带着他去洗洗澡,有两天没洗了。”

        “行,那我先去和护士约一下,半小时后去。”

        诸妺低着头看着大儿子的侧脸,还在心里感概自己都是有孩子的人了。

        “这张脸以后也是惹事的脸,妈妈以后要天天拿着扫把赶小女生了。就像你爸爸一样,那时候我要天天帮他赶美女。”

        “还有你弟弟,你俩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妈妈以后可要忙坏了。以后你们要帮妈妈照顾好妹妹,那可是咱们家的公主。看看她现在瘦小的可怜,你都快顶她两个了。”

        诸宸走进来的时候就听到诸妺的话,没有打扰她靠在一旁仔细的听着。

        “你还要听到什么时候,过来抱一会你大儿子。”

        诸妺从有人开门就知道,但是一直没听到动静就知道是孩子爸在听了。

        诸宸在诸妺的脸上亲了一口才去洗手换衣服。接过他的大儿子在他脸上连亲几口,可把小家伙给烦透了。

        “嘿呦,现在就嫌弃爸爸了。”

        “人家明明都快睡着了,能不烦你吗。”

        诸宸把安安放在床上,轻轻的拍着他的小屁股,安安的眼睛却在不停的找妈妈。

        “完蛋了,以后你要走哪带哪了。”

        “我还特别注意,怕养成什么不能离手的坏习惯。这下可好,等延延和蕾蕾出来都缠我可麻烦了。”

        “没事,咱们人多,换着抱也能让他们养皮了。”

        佑宁半小时后抱着安安去洗澡,诸妺躺在床上揪了揪大哥的脸。

        “你说咱们来这里来对了吗?天天打打杀杀的。”

        “哪能天天打打杀杀的,等抢够地盘还有谁会有勇气来找死。”

        “唉,以后去哪里都要小心再小心,搞得像什么豪门阔太出街一样。”

        诸宸知道诸妺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生活的人,以前身边只要跟着人她就烦。现在为了安全还能接受一些,但也就佑宁他们三个。

        诸妺看着这一段时间又瘦下来的大哥,从来到g省提着的心就没放下来过。

        “我今天去看孩子们了,延延应该快能出院了,蕾蕾也长了一丢丢肉。至少小脸不皱巴了。”

        诸宸躺平身体,闭上眼露出笑容。

        “我闺女受罪了,等她好了我天天揣怀里搂着。”

        诸妺抿嘴微笑,自己以后也要靠边站了。

        安安洗澡很快,也就二十分钟就被佑宁和景睿抱了回来。看到妈妈就立刻往怀里拱,一副想闹人的模样。

        景睿率先离开,佑宁也因为诸宸在也不当电灯泡了。

        “景睿,穆铭,你们俩谁陪我回家一趟。派其他人在这里守着。”

        “外面有司机,你自己回去不就行了。”

        穆铭懒懒的坐在椅子上不想动,景睿看着佑宁询问突然回家的原因。

        “我要去给妺妺把脏衣服送回去,今天一天就换下来几套衣服了。还得拿一些回来,而且安安的衣服有些紧了,得新买几件。”

        “行,我陪你先去商场,然后再回家。”

        穆铭听到景睿的话先离开去叫其他人。

        “你们先等着,我再去叫一个人过来。”

        诸宸听到敲门声赶快下床,安安刚刚睡着。听完佑宁的话,诸宸点点头。

        “不用准备太多安安的衣服,我回头会再带过来一些。”

        诸妺在空间里给孩子准备了很多衣服,外面买的她不一定看的上。

        佑宁进屋把诸妺换下来的衣服兜着快速离开,虽然来到g省没多久但是佑宁已经对这里很熟悉了。也没有了第一次来的局促感了,走进商场也不再感觉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

        景睿完全就是大管家,佑宁让买什么他就跟着付钱。

        “小姐你可真幸福,有那么帅气还多金的男朋友。”

        景睿面无表情,佑宁不屑一顾。两人的表情让店员迷茫了,这是吵架了。

        “小姐,在生男朋友气的时候就要多花钱,特别是花他的钱。”

        店员小声的对佑宁说道,还一副为了佑宁好的表情。

        “他是我弟弟。”

        佑宁突然踮起脚尖拍了拍景睿的头,景睿没好气的重重拍开她的手。就这样的女人,诸妺还说自己错过了可惜。

        “赶快,安安的衣服还没买呢。”

        “急什么,妺妺马上就要出月子了,之前她喜欢吃的东西我不得帮她买一些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