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第311章

        第三百一十三章

        诸妺和诸宸也定下了三个孩子的名字,也在g省上了户籍。

        老大诸亦安,望他平安健康。老二诸亦延,望他延年益寿。老三诸亦蕾,望她像含苞待放的花蕾一样被呵护。

        “安安,咱们今天晒晒背,补补钙。”

        诸妺让安安全裸着趴在自己身上,在窗户底下让他晒太阳。小身体软的连头都抬不起来,还是佑宁在一旁扶着他的头。

        “佑宁,用小手绢把安安的眼挡一下,别刺伤他的眼。”

        景睿在一旁手忙脚乱的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伸着手时刻准备着。

        诸宸也在今天第一次开始接触g省的生意,毕竟突然转来那么多人是都要安排的。而且在g省想要闯出一番天地只有钱是绝对不行的。

        还有诸宸想整理出一套他们一家五口居住的新房子,屋里天天太多人也不适合孩子们静养。

        还有诸妺的珠宝生意,现在诸宸也要帮助管理一下,毕竟有了孩子们诸妺已经完全忘记她在这里还有产业。

        “安安,舒服吗?”

        诸妺轻轻抚摸着安安的后背,在阳光下感觉他后背上的胎毛很重,这也是老人说的毛孩子的原因吧。

        小安安被妈妈抚摸着,舒服的还轻叹一声。诸妺听到耳边的声音惊讶的只想掰过安安的头看他的表情。

        “安安笑了!”

        “真的呀,没有用相机抓拍到太可惜了。”

        景睿来活了,拿着相机时刻准备着抓拍安安的表情。

        晒了大概二十分钟,安安也舒服的睡着了。诸妺小心的把他放回床上,甩了甩胳膊。

        “你们看着安安,我去监护室看看延延和蕾蕾去。”

        诸妺现在已经在医院很熟了,连这一层的医生护士都知道这个年纪不大的三胞胎妈妈。

        也有不少慕名而来在监护室窗外看孩子的,但是这间监护室已经被诸宸给包了,任何孩子都不能住进来,连门口都一直守着人。

        其实g省很小的,还有人已经传出诸妺是裕福通的老板。毕竟裕福通现在在g省很火,明星富太亮相时很多都是戴着裕福通设计出来的珠宝。

        有的人故意来这里想见一下裕福通老板的真实样貌,更有无厘头的人见到诸妺会提出把珠宝打个折。

        “妺妺来了,今天延延多吃了十毫升的奶,蕾蕾多吃了两毫升。”

        今天是返图和程呈来值班,见到诸妺就高兴的讲着孩子们的变化。

        “真的呀,那可太好了,你们想看安安只管去病房看。”

        诸宸怕这些大老粗打扰他大儿子休息,一直没让他们见过孩子。

        “真的,那你先留在这里,我俩看看就回来。”

        返图把椅子推到玻璃窗前让诸妺坐下,两人立刻飞奔出去。

        “诸太太又来看孩子了!”

        长相甜美的小护士看到诸妺就开心,这个还没自己大的女人让她很喜欢。每次和她说话都很随和,绝对没架子。

        “赵护士今天怎么是你的班?”

        诸妺心里疑惑,她已经很清楚护士和医生的排班情况。

        “齐护士感冒了,怕传染小宝宝就由我来代班。”

        “你和谁替班?总不能一直是你吧。”

        “这两天就我自己,毕竟其他护士不太了解两个小宝宝的具体情况,医生也不敢让生手过来照顾。”

        诸妺压下心里的疑惑,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小甜心。有的人,一举一动都让人感觉她很单纯。

        “那要辛苦你了,如果坚持不住一定要告诉我,我让佑冕医生过去照顾孩子们。”

        提起佑冕,赵护士那小脸染上了些许粉色。

        “对呀,佑冕医生也可以来替手的。那诸太太要和佑冕医生提钱打好招呼,以防他不在医院。”

        “行,我等一下就去找他。”

        诸妺看着挥舞着小手小脚可爱的模样心都化了,赵护士就守在一旁羡慕的看着。

        “诸太太,你可真漂亮,比电影明星都好看。”

        诸妺偏头就看到了小迷妹的眼神,无奈的摇摇头。

        “还有裕福通珠宝都是您设计的吗?我在电视上看到明星戴的很漂亮,羡慕坏我了。”

        诸妺手在玻璃上描绘着孩子们的小脸,不走心的回答着赵护士的问题。

        返图和程呈终于见到了安安,走进房间的那一刻连呼吸都变轻了。

        “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们为什么不能来,你和穆铭真是太不厚道了,天天都能来见孩子,也不知道提议咱们换着来。”

        程呈小声数落着景睿,也就景睿和穆铭能每天守在病房。

        “你们小点声,安安刚睡着。”

        佑宁横眉冷对的紧盯着返图和程呈,特别是程呈这个话多的家伙。

        “你们两个都过来了,监护室门口就妺妺自己?”

        “是啊,我们很快就过去。”

        景睿怒其不争的指着两人,转身就往外走。

        “蠢蛋,忘了之前几次出事都是咱们的大意,说好妺妺身边不能离人的。”

        佑宁瞪了两人一眼才让他们按规矩先去洗手。

        “我们也是来到g省了才没想那么多,咱们在这里也不算什么名人,更没有仇家。”

        “算了算了,以后注意吧。”

        佑宁轻轻的把小毯子掀开一角,露出用小手托着脸蛋睡觉的安安。

        “我就摸摸手行不行?”

        程呈说着手已经摸上去了,返图看到也伸出手指轻轻摸摸。佑宁都想打人,他们在房间里的人,进屋都是换的干净衣服,坚决保证干净。

        也不是他们太过小心,主要是医生交代孩子的器官发育没有足月的孩子好。尽量不要让他过早的接触外面的环境,保证在这几个月内不要生病。

        有了景睿过去,程呈两人更不急了。还搬椅子坐在一旁看着安安。

        景睿赶到监护室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小护士在诸妺身旁喋喋不休。眉头不自觉的微蹙。

        “你怎么过来了?”

        “不放心,过来看看。”

        景睿很少来监护室,一般都是在病房外守着的人。赵护士转头看到景睿时脸一下子就红了。

        诸妺注意到都想笑,这个赵护士真是个矛盾的人。又表现的天真可爱,又是个多情的人。

        景睿趴在玻璃上仔细的看着两个孩子,可是比安安小了些。

        “比安安还要小,都受罪了。”

        “慢慢来吧,谁让我这个当妈妈的不争气。”

        诸妺对孩子一直是愧疚的,别人都能安安全全的让孩子在肚子里待够时间,为什么就她不行。

        “诸太太您不要这样自责,您已经很厉害了。三胞胎本来就很危险,能请来那么多专家已经很尽心了。”

        赵护士说完还偷看了一眼景睿,想在他脸上看到一丝感激。可她低估了景睿的低情商,对方不但没有感激,反而还表现出了厌烦。

        “这位护士,你没事做了吗?”

        “呃!哦,我先去护士办公室看看。”

        赵护士被景睿噎的脚步慌乱的跑开了,感觉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真不懂怜香惜玉,以后你可怎么办!”

        诸妺笑着摇摇头,景睿放在前世就是典型的直男。

        “她太吵了。”

        “嗯,是啊,她太吵了。等一下去问一下佑冕,为什么只有一个护士值班。就算请假也不可能让一个护士上两天班的。”

        景睿点点头,心里正在不停的骂那两个家伙,说好就看一眼安安的。

        诸妺都坐的腰疼了还没等到程呈他们回来,景睿也不敢离开。

        “去让小护士喊一下他们,我腰有些疼了。”

        其实现在还是诸妺的月子期,每天来看孩子们都是腰疼了才回去。完全没有听魏老的交代。

        景睿是带着气敲开护士办公室的,表情严肃,直接打断了赵护士正在叙述景睿长相的话题。

        程呈和返图过来的时候景睿剜了两人好几眼,先扶着诸妺回病房。

        佑冕已经两天没上来上班了,刚刚坐在办公室就被景睿堵门了。

        “你先回去,我去看看再说。”

        “我和你一起。”

        佑冕虽疑惑景睿跟着的原因,但是没多想。

        结果佑冕刚到监护室,景睿就拉着程呈和返图的衣领上一旁去了。

        景睿轻轻敲了一下监护室的门,赵护士有些小兴奋的走了出来。

        “佑冕医生您来了,孩子们都很好。”

        “今天怎么是你在上班?”

        赵护士又解释了一遍,可佑冕却同样感觉到了疑惑。医院根本不会这样安排,特别是高档病区,这里是医院的vip,享受的也是最高级的医护。

        “谁安排的值班情况?”

        “白医生安排的,今天是她给我打的电话。”

        “申医生呢?我记得今天是申医生的班。”

        “不清楚,好像说是生病了。”

        佑冕哪里会信,医生普通的生病根本不会请假,特别是有自己的病号时,绝对不会这样放手给一个不是这里的主管医生。

        佑冕又露出他招牌式的微笑,拍了拍赵护士的肩膀。

        “那就辛苦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赵护士双手捂着脸,激动的直点头。

        “放心交给我吧,佑冕医生可别忘了请我吃饭。”

        “嗯,去吧。”

        佑冕在拐角处叫来了程呈两人,也不管景睿在训他们什么。

        “你们从现在开始给我不错眼的盯紧了,今天医生护士都生病没来很不正常。以后只要换了医生和护士就要提高警惕,咱们谁都不清楚危险是什么。”

        程呈和返图立刻谨慎起来,点点头就走到监护室门口盯着,连里面护士的一举一动都没错过。

        “你也先回去,我调查清楚就去看妺妺。”

        “嗯,查细一点,还是妺妺发现的不对劲。是巧合也就算了,不是巧合就要看看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咱们也没来g省多久,怎么会有有心人惦记。”

        “我知道了,这事不好说。”

        景睿回去的时候也没进去房间,主要是现在他和穆铭都不能随意进房间了,毕竟有很多的不方便。

        “怎么回事?”

        穆铭坐在门外问景睿,诸妺回来什么也没提,但是从景睿脸上就能看出有事发生。

        景睿说完穆铭却不太信,但是也没多说。

        “先别担心,不行就再叫两个人在监护室守着,任他是什么都影响不到孩子们。”

        “现在不怕咱们有什么危险,就怕影响到孩子,他们可经不起一点折腾。”

        “也是,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打电话叫几个兄弟过来。我就不信把监护室守个水泄不通还能出事。”

        诸宸正在和佑宸几人开会,听到消息立刻带着人赶到医院。别人不了解,他现在已经很清楚g省的局势。

        他们近期发展太迅速,吞下的地盘也太多,很有可能碍别人的眼了。佑希和佑赫也去打听外界的消息,这还是第一次麻烦找上门,但是向小婴儿下手就触及他们的底线了。

        佑冕来到白医生的办公室,这是个集体办公室。并不是所有医生都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只有主治医生才有单独办公的资格。

        “白医生。”

        “佑冕医生请进。”

        白医生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知性女人,虽然不是个靓丽的美女,但是绝对很有气质。

        “我听说申医生病了,你来替他的班。”

        佑冕开门见山,白医生他平时接触的并不多,她是普通病房的值班医生。虽然是儿科的,但是技术绝对不可能来照看加护病房的孩子。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白医生是医院里少有的不被佑冕所“迷惑”的女人,看着佑冕那长俊美异常的脸毫无波动。

        佑冕也没有释放他的“魅力”,表情出现了少有的严肃。

        “你资格够吗?就算申医生生病也有请来来的医生管理,你是谁通知来的?”

        白医生表情微怒,她讨厌人质疑她的资格,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环境下她讨厌透顶了。

        “谁让你来替班的?”

        办公室的另一个医生一听两人情况不对,赶紧悄悄起身离开房间。

        白医生看着没人了,取下脸上的眼镜。

        “申医生通知我来代班的。”

        “呵呵,白医生,现在说实话以后还能好过一点。”

        佑冕眯起眼睛,他刚才就先联系的申医生,很遗憾,根本联系不上。医生就算放假也不可能联系不上的。

        白医生像是很有底气一样,完全不把佑冕的话放在眼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