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第309章

        第三百一十一章

        诸宸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徐卫军敬了个礼。

        “我会回来的,希望到时你已经走的更高了。”

        徐卫军也站了起来,郑重的敬礼。

        “一切顺利,期待你的回归。”

        诸宸笑着点头转身离开。

        诸宸在山上待了三天,交代留在的两名飞鹰最后留守的人,加强了训练计划。

        诸宸的辞职可以说引起的轰动,不少想要追击的人也在这一刻伸出了手。可是迎接他们的都是空荡的屋子和地盘。

        这些能找到诸宸踪迹的地方干净的就像从没人生活过一样,也让不少抱有目的的人失望而归。

        诸妺每天都在做把身体调整的最好状态,孩子们的监控一直没停。魏老也在第三天就到达了医院时刻陪伴。

        医院也相继到达了不少国外儿科医生,佑冕把能请动的人都许以高薪请了过来。诸妺每天见医生已经见麻木了,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被人评估。

        魏老是不建议刨腹产,主要是陈旧的思想。但是佑冕和其他医生都不能保证在顺产的情况下保证及时抢救孩子们。

        还是诸妺拍了板,刨腹产拿出孩子的速度更快。

        诸宸也提前一天正式来到g省,和医生沟通了很多,还看了专门腾出来的宝宝病房。

        “不要怕,明天咱们一定能顺顺利利的。”

        诸妺已经过去那个自怨自怜的时期,状态特别好。

        “我没事,到时你们都要以孩子们为主。”

        诸宸整夜就守着诸妺,抚摸着那硕大的肚子,也在心里做下了决定。不管这次孩子们能不能活下来,他都不会再要孩子了。

        今天就是手术当天,1971年9月21日早上六点多。诸妺早早的洗了澡,让佑宁把自己的头发编成辫子。

        不能喝水不能吃饭,诸妺在屋里来回转圈。当佑冕推门进来的那一刻,诸妺才感觉到紧张。

        “咱们要准备进手术室了。”

        诸妺深吸口气,再最后摸摸肚子。

        “加油,加油。”

        诸宸紧紧的握住诸妺的手,他要陪着一起进手术室。两人没有再说话,走出病房就看到走廊站满了人。

        “妺妺,不要怕,一切都会顺利的。”

        “妺妺加油。”

        诸妺微笑着点头,说不出一句话。

        当手术室门关上的那一刻,诸妺转头看了一眼。诸宸却在这时捧着诸妺的脸,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一切都会好的,我陪你。”

        诸宸去换手术服,诸妺躺在手术台上,看着围着的医生突然感觉手术台很冷。身体不自觉的有些颤抖,佑冕发现微笑着握住诸妺的手。

        “不用担心,我们都在身边守着你。”

        诸宸这时也过来了,握住诸妺的另一只手。

        可当刺痛感传来时诸妺知道马上就要开始了,很快就感觉眼皮沉重,看着大哥都有了重影。

        诸宸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诸妺,还用手晃了晃她的手。

        “已经昏迷,马上开始手术。”

        诸宸就看着诸妺的监护器,佑冕负责盯主刀医生的动作。

        三分钟,主刀医生速度很快,第一个孩子迅速被拿了出来。几巴掌下去孩子的啼哭声吸引了诸宸的注意。

        “八点27分,男孩子。”

        在一旁守着的医生护士立刻为第一个宝宝处理,还需要做一系列检查。

        “八点32分,男孩子。”

        第二个孩子同样哭了起来,诸宸就看到个虚影就被抱走了。

        “八点35分,女孩子。”

        诸宸听到女孩子三个字直起了一直弯着的腰,抬头望去充满了期待。

        “赶快抢救,孩子呼吸微弱。”

        诸宸的手抓的更紧了,低头看了看诸妺的脸。心里祈祷着三个孩子平安,不然诸妺醒来就是打击。

        现场的紧张感一直持续着,诸妺这时也出现了状况。

        “产妇出血量有些大。”

        佑冕也顾不得孩子们的情况了,诸宸也很快被挤到一旁。在这一刻,诸宸看着在自己面前不停走来走去的人都恍惚了。

        “宸少,宸少,快把药拿出来。”

        佑冕小声的拉了拉恍惚的诸宸,态度特别不好。

        “你现在要保持冷静,快把魏老说的药拿出来喂给妺妺。”

        诸宸瞬间回神,颤抖着拿出药冲到诸妺身边,捏开她的嘴就把药给塞了进去。

        诸宸耳边都是不好的消息,这个要抢救,那个要输血。看着诸妺脸色瞬间变的苍白,诸宸期待着红眼留下的药再次起作用。

        “宸少,要不要给小宝吃一个?”

        佑冕看着没有救治希望的小女孩,身体已经呈现青紫状态了。

        “没有希望了吗?”

        佑冕蹲在诸宸身边遗憾的摇摇头。

        诸宸摸了摸诸妺的脸,咬了咬牙从盒子里又拿出一枚药。

        “妺妺,我亲自去喂药。”

        佑冕知道诸宸的意思,这是想要把罪背在自己身上。

        诸宸看到只有一个手掌大的孩子时眼泪直接掉了下来,浑身插满了管子。无声无息的,连动一下都不动。

        诸宸试了几次都不知道该怎么捏开她的小嘴,旁边的医生想阻止却被佑冕给拦下了。

        “宸少,快点,时间来不及了。”

        诸宸戴着手套的手指愣是挤开孩子的嘴,把药放进去时明显感觉到了孩子的嘴轻轻吸了一下。

        “快,继续救,我感觉到她动了。”

        诸宸瞬间被推到一旁,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又冲回了诸妺身边。

        “妺妺,小宝动了,她还有救,你要快点醒过来。”

        也是这个药对诸妺的症状,本来就没出多少血很快就止住了。

        当医生宣布诸妺已经不再出血时,诸宸再次流下了眼泪。剩下的就是缝合伤口了。

        佑冕是几边跑,当确定四人的全部情况后来到诸宸身边。

        “宸少,妺妺已经没事了,等缝合好伤口观察两个小时就能出去了。大宝是三个孩子最好的,反应力还有吸吮力目前都没有问题。”

        “二宝的状态差一点,这需要一直观察,只要没有出现器官病变慢慢就会长起来。但是他们两个都要在监护室一直住着,毕竟太小了。”

        “三宝呢?”

        诸宸知道那个药不能起死回生,最多能增强体质。

        “三宝,三宝还在抢救中,心脏,肺部都发育的太差了·····”

        “我明白,一切尽力。”

        如果红眼的药不能给三宝一条命,那就认命,说明这个孩子和他们无缘。

        诸妺睁开眼的时候还在手术室,麻药的劲儿刚刚过,让她大脑都是迟钝的。

        “妺妺,你醒了!”

        诸妺听到大哥的声音偏过头,但是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孩子们没事,你不用担心。再睡一觉等醒来就能看到他们了。”

        诸妺信以为真,咧开嘴角眼睛都笑眯了起来,在心里不停的感谢老天。

        其实三宝已经开始手术了,情况虽然不好,但是心跳一直还有。大宝二宝已经转到保温箱里送到监护室了。

        “睡吧,睡醒我带你去看孩子。”

        诸宸微笑着亲了亲诸妺的额头,看到她闭上眼后悲伤的看向另一边的手术台。

        “宸少,先把妺妺送回病房吧。这里有消息我会去通知您。”

        诸宸点点头,一直没有松开诸妺的手。

        当手术室的门打开时围上来一群人,但没有一个敢开口询问。

        “你们都散开,先把妺妺送到病房再说。”

        佑宁帮诸妺掖好毯子,还按老规矩帮她戴上帽子。

        等安置好诸妺,佑冕就被围了。

        “大宝二宝还在监护室观察着,他们太小就算没有一点问题也要住个把月。至于三宝,还在手术中。”

        “手术,那么小就手术了。”

        “行了,什么都不懂就少说话。”

        佑冕没好气的呵斥。

        “妺妺醒来什么都不要说,等三宝稳定下来再说。”

        魏老在病房里为诸妺把脉,叹了口气。

        “这是大出血了!”

        “当时让妺妺吃了一颗药才止住的,我还给三宝吃了一颗。”

        诸宸一屁股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不错眼的看着诸妺。

        魏老点点头,这不是情况危急宸少绝对不会让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吃药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等在手术室门口的人终于看到大门再次被打开。

        佑冕取下口罩露出了笑容。

        “去通知宸少,三宝暂时安全了。”

        “呜吼,太好了。”

        等了快一天的大老爷们有不少落泪的,景睿跑的最快。但是到病房门口时放轻了动作。

        景睿轻轻敲敲门走了进去,看到已经醒来的诸妺时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对着宸少点了点头。

        诸宸看到低下头笑出了声,拉着已经感觉到伤口疼的诸妺的手。

        “三个孩子都安全了,等你能下床了就带你去见他们。”

        “三宝也是吗?”

        诸妺也是刚醒,正在追问大哥孩子们的情况。

        “三宝也是,而且她还是女孩子,咱们有女儿了。”

        诸妺松了口气,刚想笑就把伤口扯的更疼了。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是啊,活着就好,咱们一定能把他们养好的。”

        诸宸在这一刻特别庆幸能来g省,不然在国内一定保不住三宝。

        诸妺在这一刻真正放松了下来,幻想着初当人母的感觉,虽然一个孩子也没见到。但是挡不住内心的喜悦。

        诸宸也有些坐不住了,想起看一下孩子们。

        “我先去问一下详细情况,等我回来告诉你。”

        “快去快去,不用管我。”

        诸妺像撵苍蝇一样撵诸宸,这个傻子都不明白现在谁更重要。

        魏老看诸宸离开就开始了他的念经。

        “你这次肚子被打开了,说白了就是大伤元气,一定要好好调养·····”

        佑宁听的都感觉耳朵长茧子了。

        “哎呦魏老,您老能不能先别念了,该准备什么尽管准备,说是没用的。”

        诸妺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幻想着抱着小肉团的感觉。屋里的争吵完全影响不到他。

        诸宸来到手术室门口就被带到了监护室门口,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三只小箱子。

        “宸少,现在基本稳定。只要医护的好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让请来的儿科医生不能离开,一直待到孩子们出院才能走。”

        佑冕有些为难,有些医生根本不能待那么久,毕竟不是本国人。不过他更惧宸少发火,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对了,当时时间紧迫没有告诉您孩子们的体重。”

        诸宸越听越心疼,最大的才不到三斤,三宝更是可怜的只有一斤八两。

        “妺妺说了,能活着就好。细心养一定能养好的。”

        诸宸趴在玻璃上,仔细的看着三个孩子。又黑又小,身上还有不少仪器。但那种血脉羁绊油然而生,这是自己和诸妺两世血脉的延续。

        “妺妺伤口很疼,想想办法。”

        佑冕都快被诸宸的话噎死了,这刀口他能怎么让他不疼。

        “宸少,咱们要讲道理,这刀口疼不能一直用止疼药。不但影响伤口恢复还对身体没有一点好处,我实在解决不了这个疼的问题。”

        诸宸空间里其实有止疼棒,但是他不知道计量不敢用,就算现在给佑冕他也需要研究的时间。

        “回头再给你一些药,没事就待在研究室里好好研究。”

        佑冕拽拽头发,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宸少,我手里已经压一堆实验了,您老让我喘口气吧。除非您给我再去绑架一些医学专家来用用,不然您就等着我英年早逝吧。”

        佑冕感觉他是兄弟们里最累的,也最后悔学了医。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结果天天穿着白大褂消耗脑细胞。

        诸宸在监护室看了半个多小时孩子们才心满意足的离开,连多一眼都没看佑冕。

        诸妺眼巴巴的盯着房门,当房门被推开就伸出手。

        “怎么样?孩子们都好吗?”

        诸宸笑着拉住诸妺的手。

        “都好,就是太小了。也就我手掌那么大,还黑,看不出像咱们谁。”

        “那么小呀!”

        诸妺看看自己的手掌比划着,她又不是没见过婴儿的大小。

        “比你的手掌要大一些,大宝快三斤,二宝两斤半,三宝就可怜了才一斤八两。”

        诸宸没有隐瞒孩子的详细情况,诸妺早晚都会知道的,这也是事实。

        “我的天呐,我是怎么养的孩子,肚子那么大,加一起才八斤。我都吃到哪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