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第308章

        第三百一十章

        诸宸推开诸妺,为她擦了擦眼泪。

        “不要情绪激动,这是缘分,咱们就赌一次孩子们愿不愿意落到咱们家。”

        诸宸现在说的很轻松,其实心里在滴血。但是他要安慰着眼前更痛苦的人。

        诸妺知道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勇敢面对。擦干眼泪,深吸口气,低着头摸了摸肚子。

        “孩子们,争气点,妈妈等着你们。”

        “让孩子们尽量多在我肚子里多待几天,这样会更强壮一些。”

        诸宸点点头,谁都知道孩子多待一天会更好,可他们不能冒险,因为三宝的状况是突发性的,说不定另外来个孩子一脚就把他踢死了。

        “我明天找医生商量,他们选出一个最合适的时间咱们就做手术。”

        诸妺一晚上都没睡着,她甚至期盼红眼再来帮自己一次,可是她连入睡的感觉都没有。

        诸宸第二天一早就去了佑冕的办公室,所有医生都在哪里再次制定计划。毕竟诸妺这样的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需要把一切可能发生多事都考虑到。

        “我们估计的是半个月是极限,但是在这个期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这个手术对大人的影响大不大?”

        “影响肯定会有,但是只要后期保养的好就行。”

        诸宸点点头,他需要确保大人的安全,孩子只能随缘。

        佑冕先做出了提议,还是时间折中最好。

        “那就定在一周后吧,在这个期间我们会做好一切准备。我也请到了不少儿科专家团队,务必做到最好。”

        诸宸拍了拍佑冕的肩膀,这些都要靠他来操心了。

        “告诉他们保住孩子有重谢,但是因为他们的失误造成一点损失那就要付出代价。”

        佑冕点点头,他们从来不是善良的人,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压力会让这些人更上心。

        诸宸回到病房诸妺已经睡了,揉了揉发疼的额角。

        “我去洗个澡,你们先看着她。”

        诸宸趴在诸妺的肚子旁亲了亲。

        “都给我争气点,好好活着。”

        诸妺做梦了,但是梦里没有红眼也没有那个小女孩。只有孩子的啼哭声,不停的哭,有强有力的,有微弱的,直到她什么也听不到才惊醒。

        “怎么了?是不是做梦了。”

        诸妺摇摇头,她不想说不吉利的话。但愿梦都是反意的。

        “手术安排在一周后。”

        “嗯,你先回去吧,把事情处理一下再过来。别惹出大麻烦了。”

        “没事,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守着你。”

        诸妺知道哪里有那么简单,擅自离开被查到是会被处分的。不怕没有职位,就怕被有心人安上什么名头。

        “去吧,手术后还不知道需要多久呢,你先去把事情处理干净,至少别以后回不去了。”

        诸宸叹口气,他处的位置确实不能离开国内。除非有任务,不然就会视作危险分子。

        “行,我先离开,我会准时回来的。这几天就听佑冕的话,不要有心里负担。”

        诸妺就听着大哥不停的絮叨,到了傍晚该走了还在说。

        “行了,我什么都知道,会安心等你回来的。”

        诸妺第一次那么烦眼前的人,自己现在真的很需要安静。

        诸宸亲了亲诸妺,又对着肚子说了会儿话才不放心的离开。

        诸妺看着关上的门闭上了眼睛。

        “把音乐打开,你们都出去。”

        佑宁刚想说话就被景睿给拉住了,轻轻的拉上窗帘,打开音乐都退了出去。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诸妺的眼泪再也止不住,这是两世即将到来的血脉至亲,她刚刚和他们相处的很好就要面临这样的事。

        诸妺多次怀疑自己的命,是不是就是天煞孤星。上一世孤身一人,这一世会不会还这样。那自己来这一世的意义又在哪里,她想要的简单生活又在哪里。

        “宝宝们,你们期待成为我的孩子吗?”

        “咱们一起加油好不好,你们也保护好最小的弟弟或妹妹,让她也能看看这个世界。”

        “红眼,你看到了吗?能不能再救我的孩子们一次。”

        “呵呵,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一切听天由命吧!”

        佑宁和景睿再次进到病房时,就看到诸妺眼尾的泪痕,连头发都湿了。

        佑宁拿出手帕轻轻的帮诸妺把泪擦干,强忍着眼里的泪。

        景睿瞪了一眼佑宁,示意她别把人吵醒。替诸妺盖上毯子就坐在床边守着。

        佑宁实在忍不住悄悄的走出病房,跑到花园就哭了起来。这几个饱含着他们所有人期待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要面对生死,这让人怎么接受。

        景睿也拉着诸妺的手埋下了头,心里祈祷上天绕过这个还没多大的女孩。让这个爱笑的女孩永远过的开心。

        诸宸下了船在路上就安排了佑宸很多事,让他提前所有的部署。留下原定计划要留下的人,剩下的人在这几天之内全部分批离开。

        在第二天赶到单位的时候直接递交了辞呈,还把训练计划给了徐卫军。

        “我五天内就要离开,我会留下两个可以代替我训练的人在这里继续训练这一批人,但是他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能吸收多少就看个人能力了。”

        诸宸的话让徐卫军一时没有消化了,这像炮轰一样的话砸的他头晕。

        “出了什么事?”

        “诸妺和孩子们很危险,我要带她离开去治疗。”

        “你是说出国?”

        诸宸点点头,他不怕徐卫军会透出去。他说出去对他没有一点好处,反而还会被有心人套上罪名。

        “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吗?”

        “嗯。你就等着帮我批下辞职申请就行了,至于我的去向你什么都不知道。”

        徐卫军木讷的点点头,他不会问更详细的事,一是不想惹祸上身,二是这样对谁都安全。

        “还有,这个训练计划你要分出去,不然你就是以前的我。但是你手里的人还不足以让他们害怕。”

        “分出去,那分给谁?”

        “可以相互抗衡的人都要给,把你摘到安全的位置就行。”

        诸宸知道徐卫军不是傻子,不然也不会一直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