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第303章

        第三百零五章

        而另一边被卓斯叫出去的乾桃却浑身的怒气,这人真的很好笑又有一种想让自己捏死他的冲动。

        “乾桃,咱们也算是认识时间最长的朋友了吧。”

        “嗯,你想说什么,干脆点。”

        乾桃不习惯这样绕弯子的卓斯,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那我说了哈,你一定要好好考虑考虑我说的话,能不动手咱们就不动手知道吗!”

        卓斯还有一些防御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清了清嗓子。

        “我喜欢你很多年了,一直在等你看上我。可这么多年你竟然没发现我一点好,我也不等了。咱们在一起吧,像墨澈一样生几个孩子玩玩,以后也不会孤单一生。”

        乾桃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是被气笑了,浑身忍不住的发抖。

        “呵呵,你喜欢我就要娶我,还让我给你生孩子。你就没想过我这么多年没看上你,现在就会因为你的几句话就同意了!”

        卓斯突然挥手设下了结界,一个猛拽把乾桃给拉到怀里。又快速的控制住她的身子,不让她有一丝反抗的机会。

        看着被气红的小脸,卓斯心下一横,重重的把唇印在他肖想已久的红唇上。

        “你个混蛋,你是不是想死。”

        乾桃被偷亲后拼命的躲避,恨不能咬死对方。

        “你弄死我吧,反正得不到你活着也没意思了。”

        卓斯哪能放过这个机会,他可是请教过墨澈,女人就怕不要脸的男人。怀漓就是这样被墨澈缠到手的。

        唇在次压在乾桃的红唇上,乾桃被这样猛烈的亲吻给亲的晕头转向。卓斯是抱着用尽生命的代价来亲吻心爱的女人。

        白念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但没有受一点伤,更是让她提高了等级。

        “醒了,醒了就给我听好。”

        “仙尊请说。”

        白念菀得了好处当然很听话,更是期待这个红衣人如何让自己走上人生巅峰。

        “一切按我给你的计划一步一步来,不要急,更不能错一步。我会先让你重回内门,剩下的按部就班就行。”

        红衣人扔在白念菀一个玉柬,里面清清楚楚记录了该做的每一件事。白念菀越看越兴奋,脸上的笑让人看着有些疯狂。

        “你明天先去内门找一个叫何昌的人,他会安排你进入内门。你也可以完全信任他,他是我安排的人,有什么紧急情况也可以找他帮助你。”

        红衣人怎么可能有自己人在修仙界,都是她用法术控制了何昌。

        “何昌,那不是和尹祺深关系很好的同伴吗!”

        “那样更好,你尽量躲避尹祺深的关注,有机会还能利用一下。”

        乐韵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临睡还不忘骂墨澈。

        “再让我怀孕我亲自切了你。”

        墨澈笑的无奈的替已经不省人事的媳妇擦身体。

        “不会,咱们孩子够多了。”

        墨澈搂着媳妇在这一刻很幸福,经过了万年终于重新把弄丢的人找回来了,还重新娶到了身边。这样就够了,以后只要自己能守好她们母子就行。

        乐韵第二天醒来是被外面的吵闹声给吵醒的,墨澈已经不在身边。

        尚禹设下的结界早就在灵犀的坚持下给解除了,还废了老鼻子劲儿解了一半墨澈设下的结界。

        墨澈看着面前几个小崽子的吵闹恨不能把他们塞回去,特别是一直乖巧的灵犀,这一刻就要见自己妈妈。

        “灵犀,为什么在妈妈睡觉的时候吵闹。”

        “妈妈晚上没有陪我睡觉,是不是你欺负妈妈把她气生病了。我要见妈妈!”

        墨澈才想起灵犀失忆的事,现在是最依赖乐韵的。叹了口气,蹲在灵犀面前,刚伸出手想抱着她就被躲开了。

        “灵犀不要爸爸了吗?爸爸可是最疼的就是你。”

        “就会骗小孩子,明明最疼的是妈妈。”

        二宝小声的嘟囔让墨澈直接黑脸,却让一旁的众人都笑喷了。

        “笑什么笑,连几个小崽子都哄不住。”

        “你有本事你来,你的这几个孩子都是小恶魔,是一般人能治住的?”

        梦千玑直接拆台,这个小鬼头要是闹起来谁都撑不住,只有乐韵出手才能行。

        因为看热闹,谨心他们连五宝他们几个小家伙也给抱了出来。像是听懂哥哥的话一样,也伸着手想要找妈妈。

        墨澈从没像这一刻这样后悔生了太多孩子,本来还想着陪媳妇在屋里躺两天不出门呢,这下可好,什么美事都不用想了。

        乐韵穿戴好走了出来,还没说话就被灵犀抱住了大腿。大宝他们也跟风似的抱了上来。

        七宝这个小嗲精直接哭着伸手要抱,这一下乐韵身上都是孩子,还不能有人替手。

        “都怎么了,平时也没像现在这样呀!”

        七宝把小脸在妈妈怀里蹭啊蹭的,像是寻找母乳的婴孩儿一样。把墨澈看的一脸黑线,一把抢过七宝恶声恶气的说道。

        “你断奶多久了?想喝奶让他们给你挤灵兽奶去。你妈妈没奶喂你。”

        乐韵越听越一脸黑线,在众目睽睽之下喊什么奶不奶的。

        “闭嘴吧你!”

        七宝把小嗲精的本性发挥的淋漓尽致,撇着嘴委屈的忍着哭声,眼泪却像珠子一样往下掉。

        “行了,都进屋吧。妈妈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乐韵拖着腿上的孩子,怀里团着五宝他们走进屋里。

        梦千玑却嘲笑的拍了拍墨澈,有时候看着墨澈崩溃也是一种乐趣。

        “也有你摆不平的事呀!”

        “哼,要你管!”

        乐韵把孩子们都放在床上,脸上没有笑意的看着他们。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灵犀搂着乐韵的脖子,小脸还在妈妈的脸上蹭了蹭。可把大宝他们羡慕坏了,他们有多久没有这样和妈妈亲呢了。

        “妈妈,你昨晚没有陪我睡觉,我醒来的时候怕。”

        乐韵身上很快再次被孩子们包围,看着孩子们期待自己疼爱的表情乐韵心疼坏了。这也是孩子太多的弊端,自己就一个人根本顾不来每个孩子的情绪。

        “是妈妈的错,可是灵犀很早就自己一个人睡了。而且昨天是爸爸妈妈成婚的日子,所以是不能陪你的。今晚····”

        “今晚也不能陪你,以后都不能陪你睡觉。”

        墨澈赶快接话,再不说今晚自己就没媳妇陪了。

        乐韵瞪了一眼墨澈,没个像父亲的样子。

        “行了,都给我安静下来。一大早吵吵的头晕。”

        灵犀被妈妈的训斥吓的眼眶都红了,尚禹在一旁心疼着想安慰都不敢。现在他们家乐韵最大,绝对的权威人士。

        “你们都是大孩子了,特别是大宝你们几个,应该给弟弟们做个榜样。你看看你们一闹,这几个小的就跟着闹。”

        ”还有灵犀,你现在失去记忆是感觉没有安全感,但是你更要好好体会身边人给你的关怀。试着相信他们,用心去体会他们的善意和包容。”

        “妈妈不能时时刻刻陪伴着你,可以允许你暂时的软弱。但是我的孩子绝对不能有一个这样的性格,因为你们以后面临很多困难和危险。”

        乐韵这次把话说的那么很也是想让孩子们明白自己的处境,因为身边的人都只会一味的包容和宠溺他们。让孩子们根本没有一点危机感和上进心。

        “妈妈,你别生气,我和弟弟们会好好修炼的。绝对不会让您失望,因为我们有最强的父母。”

        大宝上前搂着乐韵的脖子,七岁的孩子却说出了小大人的话。乐韵又心疼又骄傲。

        “我们都会听话的,跟着千玑师父好好学习。”

        乐韵满意的点点头,看向还在委屈的灵犀。这个闺女最有灵性,却是最被娇惯的一个孩子。特别是有尚禹这个坏事的家伙在,更别想教好了。

        尚禹偷偷拉了拉灵犀的衣摆,示意她赶快表态。

        “灵犀,妈妈现在不需要你说出什么保证的话。妈妈也给你时间让你适应,但是我的耐心很有限,而且学习不能放下。”

        “放心放心,灵犀交给我了。”

        尚禹赶紧把灵犀给抱了起来,生怕小丫头受不了。因为这样对孩子的乐韵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尚禹,你才是灵犀最大的绊脚石。她必须逼着来,不然根本不愿意学习。你有本事给我保证灵犀从现在不用学,你能守护她一生,不受一点伤?”

        尚禹明白乐韵的意思,真的回到仙界人人都要有实力。不然也会被天给淘汰掉。而且灵犀确实是一个需要逼着来的孩子,还要用最残酷的方式来激发她的潜能。

        “我明白了,会做一个严格的师父。”

        乐韵站起来抱起灵犀,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

        “灵犀宝贝,不要怪妈妈严厉,妈妈是为了你好。以前妈妈感觉你们还小,可以放任着你们慢慢长大,但是在仙界,七岁的孩子已经很优秀了。你们已经落后很多了,咱们里回去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所以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灵犀把小脸贴着妈妈的脸,感受着妈妈传给自己的体温。

        “妈妈,我会努力的。你能不能每天陪我一个时辰,我害怕。”

        “当然可以,你是因为没有了记忆才害怕的。等你和家里人都熟了就不会怕了,妈妈每天晚上都给你讲故事好吗!”

        “嗯,那妈妈我先跟着师父去学习了,你别忘了晚上去陪我一会。”

        乐韵听着灵犀说着可怜人的话心里又心疼又觉得好笑,这个丫头绝对是个小人精,知道如果揪住人的心。

        房间里人少了很多,乐韵看着床上四处爬的三个小家伙一阵头疼。这几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崽子就算教训又有什么用。

        “还不过来哄孩子,你让生那么多就该你来照顾。”

        乐韵瞪了一眼墨澈抬腿离开了房间,她还要去看看乾桃,不知道卓斯那家伙进展怎么样。

        来到乾桃的住所却没找到人,问了随从却得知乾桃被卓斯给叫走了。乐韵一想,这是有戏了。

        乐韵漫无目地的走在宗门里,看着那些用功修炼的弟子很欣慰。当年自己就是不爱修炼才在实力上略逊一筹,要不是有炼药的天赋还真站不稳脚步。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乐韵愣了一下,转念间隐去身型跟了上去。

        “既然仙尊已经安排了,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还有,别把你以前的作风在拿出来,我不想丢人。”

        何昌的话让白念菀脸被踩地上了,但是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这是自己唯一的回到内门的机会,也是能站在人生高峰的机会。自己任何屈辱都能忍,也必须忍。

        白念菀立刻微笑着向何昌行礼,柔柔弱弱的很容易让男人心软。

        “何师兄,我一定会听话的。你不让我做的一定不会做,只要你这边需要的我立刻去办。任何事都行!”

        何昌哪里会听不明白,伸手捏起白念菀的下巴,上下打量了一番。

        “呵呵,那你可要听话了。”

        乐韵听到这里正准备离开,想着白念菀又勾搭上了这个“依靠”而已。

        “仙尊说没说让我先做什么?我已经成功进了内门,咱们再不行动乐怀漓就要离开了。”

        乐韵一听自己的名字停下了脚步,这是想害自己!

        “乐怀漓有墨澈仙圣保护着不好下手,咱们能动的就是她身边的人。而且她身边的人有很多小家伙到处在宗门里跑,只要有一个机会就能让她痛不欲生。”

        “痛不欲生!你是说让我杀了乐怀漓的孩子,可不是说要出掉乐怀漓就行了吗?”

        “蠢货,仙尊需要除掉墨澈仙尊身边的一切和他有关的人。”

        “那个红衣仙尊是不是喜欢墨澈,连孩子都不放过了。”

        “啪!”

        白念菀脸被重重的甩了一巴掌,五指印立刻显现出来。

        “仙尊也是你能议论的,你要弄清你的位置。做的好以后荣华富贵,做的不好就把命留下吧。”

        白念菀被一把扔到地上,眼里的惊恐让她赶紧跪了下来。

        “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以后绝对不会再多嘴了。”

        乐韵摸着下巴,红衣仙尊,仙尊只有仙界才能这样称呼。那就是上面下来人了,还是红衣女人,心里大概有了目标。

        看着白念菀离开后,乐韵在何昌身上下了禁制,让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被自己看到。

        乐韵快速的回到陌云阁,把刚才的事说给墨澈和梦千玑几人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