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第301章

        第三百零三章

        诸宸笑而不语。

        “你操心太多了,回去吧。”

        “哎!我就是正常的关心一下,真没别的意思,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一定要说。”

        “关心不需要,我还没废物到连媳妇孩子都保护不了的地步。”

        秦洛笙被噎的直接夺门而出,就和这家伙聊不到一起。

        诸宸再次被叫到徐卫军的办公室。

        “又怎么了?天天谈天天说,你不烦!”

        “烦,我很烦。”

        徐卫军让给诸宸一根烟,把腿翘到桌子上,完全没了平时的严谨。

        “你小子,为了咱们都不烦,你就收几个人进队里吧。”

        “那不可能,飞鹰的人能露脸?你想飞鹰的人死完。而且我的飞鹰就算死的剩下一个也不会让生人进去。”

        徐卫军也来劲儿了,把烟一扔站了起来。

        “那你什么意思,天天早我谈话,我都顶不住了。你看看我头发掉的,还有几根毛呀。”

        “交换!”

        “什么意思?”

        “我把训练方案一字不落的上交,你们自己训练,想培养多少个都行。但是要允许我和飞鹰退下来。”

        徐卫军愣住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飞鹰里的人年纪已经过去黄金期了,而且一身的老伤。本来就不该在前线拼命了,我想让他们过几年普通人的生活,至少要娶妻生子吧。”

        “还有我,我媳妇怀孕了,上次我出任务她差点没死过去,身体也一直不好。我这些年可以说付出了很多,不求回报,只求陪我的家人过普通生活。”

        徐卫军担心的一幕终于出现了,他就感觉诸宸近期有变化,什么都不管,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得过且过。

        “你别忘了你的职责是什么?你当时进来时的使命呢。都不记得了。”

        “我从来就不伟大,也付出了相应的努力。也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更愿意拿出我能拿出的所有东西。”

        徐卫军一时接受不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报告。

        “你先回去,我需要考虑一下。”

        “我想光明正大的离开,你也知道我有很多办法退出的。”

        徐卫军摆摆手,让这个碍眼的家伙赶紧消失在自己面前。

        诸妺得知大哥的情况后也很赞同,手里握的东西太多,在这个位子上待的就不纯粹了。

        “我感觉你还要再放一点东西出来,得有不能拒绝的诱惑力才行。”

        “比如?”

        “抗生素,你在g省正在做的实验,应该已经可以了吧。咱们国内太缺这个药了,特别是队伍里。”

        诸宸笑着揉了揉诸妺的头发。

        “知道的还挺多的。”

        “那是,不然你守着你空间医院干什么?肯定要让它发光发热呀。”

        “也是刚刚取得成功,佑冕一直负责这些事项。而且效果已经达到了前世的水平,赶超市面上所有的抗生素。”

        “怎么?舍不得?”

        诸宸很认真的点点头,抗生素和别的药不一样。在所有的医疗方面都必不可缺。

        “我能供应,甚至免费供应。但是交出配方是不可能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技术问题。涉及了很多没有出现的药品问题,细究起来,会给咱们惹麻烦。”

        “也是,如果再晚个一二十年拿出来就不怕了。那交个简易版呢,就是效果和市面上的差不多,稍微好那么一点点的。”

        “这就要重新研发了,需要一些时间。”

        “那就研发,利国利民利己。一举多得。”

        “行,我安排佑冕赶快着手。”

        诸妺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肚子大的像要临产一样。胳膊腿依然纤细,站在那里看不到自己的脚了。

        魏老说这两个孩子吸收特好,需要控制饮食,不然个头太大不好生。

        诸妺这天被佑宁拉着溜大街的时候,突然被停在自己面前的车给截停了。

        车门打开,下来了个诸妺认识的。

        “弟妹,最近怎么样!”

        “徐s长,好久不见,是专门来找我的?”

        “是啊,要不上车聊聊。”

        诸妺对着佑宁他们点点头,上了车。

        景睿敲了敲车窗。

        “把车窗打开。”

        徐卫军笑着打开车窗,看着景睿几人把车团团围住。

        “诸宸的人从来都是这样训练有素。”

        “谢谢夸奖,但是徐s长说错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徐卫军笑着点点头。

        “弟妹,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听听你对诸宸想离开队伍的事的看法。”

        “我就是个家庭妇女,男人的事我不参与,也管不了。但是他的决定我都支持,因为他是我和孩子们的依靠。”

        徐卫军知道在离开的这件事上诸妺才是关键。

        “弟妹,诸宸离开做一个普通人难道不觉得可惜吗?”

        “谁不是普通人,每一个普通人都能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难道您要否认人民大众的付出吗。”

        “弟妹,弟妹,不要对我有抵触情绪,我真的是不想让诸宸离开这个行业。因为他有能力有实力,他可以走的更远更高。”

        诸妺轻轻拍了拍不停踢蹬的孩子们。

        “既然今天您找来了,我也就多说几句吧。有几个问题想问问您。”

        “请问。”

        “既然你们承认诸宸的实力能力,有没有想过飞鹰那些人的以后?永远只有代号,不能拥有自己的人生甚至家庭。你们准备让他们干到什么时候,死的那一天吗?”

        徐卫军沉默了,像飞鹰这些特殊的人,每天行走在生死边缘,还真没想过他们的以后。不是不想,而是他们是第一支队伍,以前没有这样的存在。

        “他们是诸宸一手培养起来的,所以他心疼。特别是看到他们因为阴天痛苦难耐的时候,他希望这些兄弟有个好的人生,就算是回乡下种地至少也能娶妻生吧。”

        “我都明白,这也是我们考虑不周的地方。毕竟是第一支队伍,很多事情没有考虑过。”

        诸妺接过佑宁递过来的水壶喝了几口。

        “其实飞鹰的存在是必然的,但是要有更新换代的考虑。可以说,他们都是吃青春饭的,年纪一到各项身体素质就不行了。”

        “这样的时候就要让他们退下来,由新的一批接替。安排好他们的工作生活,让他们走到人前走进社会。我虽然没见过飞鹰的任何一个人,但是我见过诸宸的伤。”

        “可想而知这些英雄身上的伤该有多少。诸宸有现在的选择也是你们造成的,他想保住剩下的兄弟。”

        诸宸以前还想着一直在这个位子坐下去,可是事与愿违。

        “弟妹,我发现你绝对有做指导员的潜质,谁在你面前都会说不过你。”

        “那是我说的在理,也是事实。”

        “那这样,确实有我们的问题,我先回去把你说的话报告一下。在对这个问题做出相应的方案,如果有合理的解决方案你到时要帮我劝劝诸宸,让他好好干,别想着离开了。”

        诸妺没有答应,这些事都不是一两句话能解决的。

        佑宁打开车门把诸妺扶出来,还撇了一眼徐卫军。

        “弟妹,我就不送你了,有事我在来找你。”

        “行,我很愿意当指导员。”

        徐卫军离开后诸妺的脸就拉了下来,对于大哥的离开看来不会那么顺利了。

        “妺妺,你不高兴了。”

        “也不是,就是大哥想退下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佑宁对这些没什么感触,反正诸妺去哪里她就跟去哪里。

        “其实如果安顿好飞鹰的话,宸少在不在队伍都行的。就是国内的生活条件没有g省好。不过咱们家在哪里生活都一样,物资条件上都是好的。”

        诸妺慢慢的往前走着,肚子里的孩子们不停的踢蹬。

        “一切看大哥的意思吧,毕竟他是当事人,感触会更直接。”

        诸妺突然听到了买冰糕的声音,偏头看了一下佑宁。

        “你想吃冰糕吗?”

        佑宁刚想点头就被景睿拧了一下,立马意识到诸妺的意图。

        “我不想吃,咱们回去喝果汁吧。”

        “哦,那我想吃,去买一个。”

        诸妺就站在街对面看着,不买不走了。

        佑宁看了看景睿,景睿摇了摇头。

        “魏老说····”

        “我不听,我现在热燥的难受,需要降温。孩子们一直在踢我,一定是热了。”

        佑宁一听赶快跑去对街买去了,可不能让孩子们被热到。

        景睿不让吃是因为宸少交代过,一切冰的都不让沾。

        诸妺终于吃上冰糕了,空间里有冰淇淋,但是这种最原始的冰糕其实别有一番滋味。

        也不知道孩子们是不是真的因为热才闹腾的,反正一个冰糕下肚就安静了下来。

        “回去别说漏了。”

        诸妺不知道的是诸宸就在附近,刚从飞鹰的秘密住处到出来。把刚才的一切看的清清的。

        景睿是最先发现诸宸的,尴尬的直挠头。

        “行,我保密。”

        佑宁也刚刚吃完,答应的相当利索。景睿直接扬脸往天,作死呀!

        “景睿怎么不说话,你准备告密?”

        诸妺插着腰,像个双耳茶壶一样站在原地。诸宸好笑的站在诸妺身后,现场就听见她的教育声。

        “景睿,你这样是不对的,不能因为你不吃就要回去告密。就算我回去被训你也逃不掉。”

        佑宁感觉到身后有人,刚刚用余光看到就赶紧拽诸妺的衣摆。

        “别替景睿求情,今天他不答应我坚决不依。”

        “怎么不依呀?不让他回家?”

        “对,好主意,我把他派出去就行了。”

        诸妺话音刚落就发现了问题,本不该出现的声音出现了。转头就露出齁甜的笑容。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现在真是可以呀,还学会威胁人来骗我了。”

        诸妺心虚后就立马来劲儿了,主要是现在底气十足。挺了挺大肚子,一手托腰一手摸着肚子。

        “你儿子想吃凉的,有本事说他们。”

        诸宸看着诸妺耍无赖还觉得很好笑,伸手摸了摸大肚子。

        “行,我都给他们攒着,等见面了再收拾。”

        诸妺撇撇嘴,以后也是个孩子奴。

        “走吧,咱们先回家,这样的天还是少出来,在家走走就行。”

        “说的简单,魏老就看不得我在家闲着,天天让走路走路。我撑着俩娃儿我容易嘛!”

        “辛苦辛苦,回去我就说魏老,运动也不能这样折腾我媳妇,明天我让他出去走路去。”

        佑宁跟在后面擦擦额头上的汗,又瞪了一眼景睿。

        诸妺回去就把徐卫军来找她的事讲了一遍,诸宸皱着眉头,现在他们越来越过分了,手都伸到诸妺身上了。

        “不用理会,我都有打算。”

        “嗯,我今天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本来不想说的,但是想想有些憋的慌。哪有只让牛干活,不让牛吃草的。好歹想一想那些用名拼的人以后怎么办吧。”

        诸宸拍了拍诸妺的手,让她不要生气。

        “慢慢就好了,这些都是必须要考虑的范围,不然以后谁还进队伍。只凭一腔热血是行不通的。”

        “就是,要不是你补贴,他们的工资都不够治病的。”

        魏老端着一杯姜丝茶走了进来,脸上都是诸妺不听话的表情。

        “喝了吧。”

        诸妺撇撇嘴,有这两个人在,自己都成了国宝了。端起杯子一饮而尽,不反驳,也反驳不过两张嘴。

        诸宸第二天一上班就去了徐卫军办公室,一句话不说就坐在那里看着徐卫军。

        徐卫军就知道今天躲不过去,被看的发毛。

        “我也是逼不得已,命令来了躲不掉。”

        “而且我也没说啥,你媳妇嘴皮子特溜儿。”

        徐卫军看诸宸还是不说话干脆撂挑子了。

        “走,你和我一起去找领导去,去怼他们去,我夹在中间都快秃了。”

        徐卫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都快看到头皮了。

        诸宸率先站起来站到门口等徐卫军,既然想谈,那今天就好好谈谈。

        “呃,真去呀,你可要给人留点面子,毕竟是领导。”

        “我说的你听到了没,别说话太直,也要想想飞鹰。”

        提起飞鹰,诸宸的眼神变了。

        “想飞鹰!呵呵,想拿飞鹰来威胁我?”

        “哎,我可没这个意思,但是上面可不会允许你胡来。到时候我真保不住你。”

        诸宸勾起嘴角点了点头,胡来,还真是好主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