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第291章

        第二百九十三章

        诸妺也不主动和她们攀谈,只是不停的让大家多吃菜。

        男人桌就氛围好了很多,因为有酒,大家兴致很高。

        “弟妹,你怎么不吃呀?”

        魏嫂子还是很善谈的,身上也有一种质朴。虽然都是大字不识几个的人,但是明显比那几个年轻的谈吐好了很多。

        “我晚上一般吃的很少,主要是肠胃不消化。”

        “哎呦,你去检查了吗?不吃晚饭那一晚上很难熬的。”

        “检查了,就说多吃点容易消化的就好了。”

        魏嫂子看诸妺也不是很瘦,气色也挺好的,也就没太在意。

        “弟妹,你学历那么高上的什么班呀。”

        这个赵嫂子的问题让诸妺注意到了她,之前她先把自己的学历放出去,就会让其他人有抵触情绪,现在再次把自己推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别有用心。

        “我不上班的。”

        “为什么你上班呀,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学历,怎么也要去工厂找个办公室的工作做。”

        “以前我也想,但是诸宸不让。”

        诸妺把所有问题都推给诸宸,更想听听这个女人是有意还是无心的。

        诸宸耳朵时刻关注着,听到被点名立刻接话。

        “女人还是在家照顾家比较好,再说我的工资够我们两个花的。”

        “看看,看看,这才是好男人。男人就该这样,赚钱让女人花。”

        赵嫂子继续接话,已经主导了全场。而她男人何匡年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这边。

        “弟妹,你和诸宸认识多久了?”

        “很久很久,应该说从小就认识了。”

        “青梅竹马呀,那可真是特别让人羡慕的感情了,谁也插不进去。”

        诸妺还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喝着碗里的米酒蛋花汤。

        “弟妹,你平时喜欢干什么呀,我没事可以来找你玩吗?”

        “我平时喜欢看书,如果赵嫂子喜欢看书咱们可以一起看,也可以讨论一下。”

        “呃,这个····”

        “噗嗤。”

        “赵芸,你还没我认识字呢,就别废那眼神看书了。”

        一直没说话的二t长夫人陈嫂子开口了,还掏出手帕擦了擦她那满嘴油的嘴。

        “弟妹,饭做的很好吃,我刚才只顾吃了就没怎么说话。”

        “没关系,吃饭为重。”

        “你叫诸妺,是和诸l长一个姓吗?”

        “对。”

        “那也太巧了吧,你们这个姓可是很少见的。”

        “嗯,是很巧。”

        “老话说,同姓不结婚的,你们人也同意?”

        诸妺笑着再次给大家倒麦乳精。

        “同意,举双手同意的。”

        她家就自己和大哥,当然都举双手同意了。

        “那还挺好的,以后生孩子姓一个姓也能让代表女方了。”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

        “啊!你家人还挺疼你的。”

        “当然,我家就我一个,确实很疼我。”

        两世都是独生女,怎么可能不受宠。

        “独生女!哎呦,你家孩挺惨的,连个男孩都没有,这女人生不出男孩子就抬不起头。”

        陈嫂子说完还故意看了一眼赵芸,在场的就她生了一个女儿。

        赵芸的脸立马黑了红,红了黑。

        “行了,说的什么话。女人能顶半边天,没听过吗?”

        魏玉娥皱着眉头呵斥道。

        诸妺看了看何匡年,发现他还是没有一点反应,连男人该有的面子都没有表现出来。

        “匡年,对不起,娘们说话没着落。”

        齐亮很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歉,还瞪了一眼陈菲菲。

        “来,再碰一杯。”

        诸宸这会都替媳妇累,他以前也没参加过这样的聚会。

        诸妺看饭菜吃的差不多了,就拿出一些小零食放在桌上。

        “孩子们,有小零食,你们可以随便吃。”

        诸妺就眼看着两盘零食瞬间没了,孩子们都拼命的往自己兜里装。但是诸妺没去装第三盘,就把空盘放在桌子上。

        “弟妹,没零食了,你再装一些吧。”

        白玲很直接的对诸妺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家里没有孩子,我也是今天才买的,没想到两盘不够吃。下次我再多准备一些。”

        不是诸妺小气,而是万一太大方她们天天来怎么办。

        “都是孩子们不懂事,都装兜里别人怎么吃。”

        “没事的,本来也就是给孩子们准备的。”

        诸宸加快了让酒的速度,在这样下去不用媳妇烦,自己都快受不了了。饭桌比战场都麻烦。

        半小时后酒场就散了,因为喝倒了两个人。没办法继续了。

        “今天菜准备的太好吃了,辛苦弟妹了。”

        “不辛苦,你们吃的满意就行。”

        诸妺笑着把每个人送出家门口,当关上门的那一刻两人都长吐口气。

        “我去收拾,你先去洗澡。”

        “别收拾了,都给我扔掉。”

        “明白,你放心绝对扔的干干净净。”

        徐卫军回到家往床上一趟,笑着问魏玉娥。

        “怎么样?感觉诸妺那丫头怎么样?”

        “很不简单,不显山不露水的,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保持微笑。”

        “你也就只能看到表面上的,能让诸宸当宝贝一样守着的人能是普通人!连我都查不出她的很多资料,今天一见果然和资料上形容的完全不一样。”

        “就算不简单又如何,反正你和诸宸是一体的。咱们就要多维护。”

        “觉悟很不错,可惜呀,这样的一体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

        魏玉娥可不懂那些道道,男人的事她从来不参与,只管好家管好孩子们就行。

        赵芸回家就对着何匡年发火。

        “你天天这样的死人脸,是不是也嫌弃我没生男娃?”

        何匡年没说一句话,而是温柔的给女儿洗手脸脚,让她先睡。

        “你聋了吗,在给你说话没听到吗?”

        何匡年给孩子盖好被子,就把赵芸给拉了出去。

        “赵芸,我需要的是安静。如果你做不到就离开这个家。”

        “你个混蛋,什么都放不到你心里,我永远都要安静安静,那你当年娶我干什么?”

        “家人所迫,你是知道的。我从第一天就告诉你了,愿意过就安静的过。不愿意,我补偿给你钱,放你离开。”

        何匡年的每一句话都说的很轻,但是句句都重重的砸在赵芸心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