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第289章

        第二百九十一章

        秦洛笙其实是在自虐,他明知道今天诸妺会出嫁。他偏偏要亲眼看到她去领结婚证,他还要看着他们一起走进这扇大门,他还要听着里面的热闹。

        他远远的看着算是一种祝福,算是想让自己死心的途径。他明知道来看心会很疼,但是当亲眼看到那种让他疼的不能呼吸。

        但是想来寻找的死心却像不倒翁一样左右摇摆,难受的想逃离这里。秦洛笙再次看了眼大门,放下准备好的礼物转身离开。

        宅子里的人闹到下午三点多才散场,诸宸连一个人都没留下。打开大门时就看到外面放着的布包。

        “这是谁放这儿的?”

        诸宸并没有打开,而是把东西递给了佑宸。今天谁也不能耽误自己的好事,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解决。

        “回去先检查一下。”

        诸宸锁上大门就往婚房快步走去,诸妺正坐在梳妆台前去首饰。

        “我刚才才想起来,胖子没来参加婚礼,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今天是咱们的好日子,谁也不提。”

        诸宸从后面抱着自己媳妇,真正的媳妇。

        “先进空间把婚服换下来。”

        诸妺想到晚上会发生的事立马脸红了,自己也算个小腐女怎么轮到自己就这样了呢。

        两人刚进空间,诸宸的吻就压了上来。

        “现在还是大白天,还有我的衣服。”

        “我帮你脱,保证不会破坏一点点。”

        诸妺脸爆红,伸出拳头就开始打这头狼。

        “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天你什么都不用干,全部交给我。”

        诸宸说话脱衣服都没挡住他的热吻。诸妺已经无力抵抗,只能任由大灰狼的啃噬。

        (大家自行发挥想象空间吧~~~)

        诸妺在空间根本不知道待了多久,反正她醒来只感觉到浑身疼,散架的感觉。而那头狼还在继续。

        诸宸早就给她媳妇用过药了,还是找魏老提前配的药膏。不会被弄伤,这也是自己没有克制的原因。

        诸宸抱着又睡过去的媳妇去泡澡,看着被累的连洗澡都没醒过来,知道自己真的有些过了。

        两人在空间过二人世界一直待到了外面的第二天中午,诸妺有气无力的吃饭,不过还有力气用眼剜诸宸。

        “媳妇,我感觉你还是有力气的,眼睛瞪的特别大。”

        “我只想送你一个字。”

        “不用说,我听很多遍了,做不到。”

        诸妺淡淡一笑,把最后一口粥吃完闪身进了空间。

        躺在已经换过床单的大床上,舒舒服服的再次睡过去。完全不管被扔在外面的臭男人。

        诸宸无奈的摇摇头,这是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有了空间就这一点不好,完全拿捏不住。

        诸妺这一觉睡的很沉,在空间用去了十个小时,但在外面才过去不到三个小时。诸妺故意不出去,就在空间里慢生活。

        诸宸知道那丫头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自己都在外面睡了一觉她还没出来。这一下坐不住了。

        “媳妇,我错了,以后你说了算,让我停马上就停,就算憋死也坚决执行。”

        “媳妇,出来透透气呗。”

        “媳妇,····”

        诸妺被外面的声音吵的头疼,很来气的闪身出去了。

        “狼嚎呢!”

        “媳妇你终于出来了,咱以后别用这样的惩罚哈。”

        “哈什么哈,我可是个自由的个体,就算结婚了也不能没有人身自由。”

        “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我都答应。”

        诸宸偷偷亲了一下媳妇,心里美翻天了,此生足矣。

        “媳妇,这里不能长住,咱们还回咱以前的家吧。”

        “那你准备的这些东西都要留在这里落灰吗?”

        “这些家具我都给收起来,房子是要空在这里。每年让人来维护一下,等咱们十年后回来就能光明正大的住了。”

        诸妺不是可惜自己不能住,就是可惜好不容易装修好了还要留下荒废。

        “真可惜,以后这里可是寸土寸金,这样的房子有钱都买不到。”

        “放心,咱们房子不少,宣家老宅,还有腾家拿块地我也买下来了。比这个小的更多,以后还会慢慢买的。”

        诸妺点点头,形势所迫也没办法。

        “都给我留好了,以后都是我孩子的家产。”

        “这个觉悟好,咱们现在就应该以要孩子为主。所以我的努力你不能拒绝。”

        “呵呵,孩子讲的是缘分,不在于努力。”

        诸宸无法反驳,怎么敢反驳呢。

        “收拾东西咱们走吧。哎,对了,我是不是要跟你回单位住了。”

        “明天就要搬过去了,以后就咱俩过。”

        诸妺回到家就被安排了一顿补汤,美其名曰,滋阴养气,美容养颜。

        魏老更过分,还给把了脉。这是时刻关心着她的身体。

        晚上诸宸很老实,只搂着媳妇睡觉,因为怕明天不跟自己走。等到了单位的家就能为所欲为,这一晚上绝对值得忍耐。

        诸妺再次起了个大早,对于早起绝对是诸妺深恶痛绝的事。

        迷迷糊糊的被拉起来,迷迷糊糊的洗漱,更是不知道吃了什么早饭,反正她是一路睡到家属区的。

        诸宸没有叫醒诸妺,先回屋把床铺好,炉子生起火。这里没有炕,只能在家生煤炉取暖。等差不多了,诸宸才叫媳妇。

        “好冷呀,只用煤炉能暖起来吗?”

        “咱们卧室小,还是可以的。就是被窝得咱们自己暖,不过有热水袋。”

        诸妺在自己身上贴了很多个暖宝宝,也跟着整理房间,还有很多要拿出来的东西需要规整。

        “你赶快去上班,把东西搬下来我自己整理。”

        “你先歇着,我去单位一趟就回来,都留下我来。”

        诸妺摆摆手,这结了婚的男人是越来越唠叨了。

        诸妺可不会委屈自己,从空间拿出橡胶手套,又用盆子接了一些热水。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

        床上重新铺了一遍,感觉很冷又拿出两床羽绒被,一个铺一个盖。要把自己经常靠着的靠枕给拿了出来。

        两人的茶杯放在床头柜上,还摆了一个小台灯。想到电,这时诸妺空间找了一个大号的电热毯,用插线板接出电试试电压行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