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第286章

        第二百八十八章

        诸宸的过年值班排在了大年初三初四,这两天连晚上都不能回家的。诸妺作为未来媳妇,很没义气的坚决不去家属房陪伴。

        但是诸妺去老宅去看望了战灵魂组的所有兄弟,还拿出了不少空间里的美食算是加个菜。

        还在老宅和大家热闹了一整天,酒没少喝,肉没少吃。连窜了几场牌局,这是大家见过诸妺最活泼的一面。

        别人喝白酒,诸妺喝红酒。同样的杯子,别人没喝醉,却让诸妺被扛着回家的。

        “咱们这个小小姐也算是厉害的,宣家的女人没有一个能喝酒的。以前老太爷还在的时候,老夫人和大小姐都是一杯倒。”

        一直负责守老宅院子的老人家感叹道,这也是他过的最开心的一个新年。

        “祥叔,现在时代不同了。就今天妺妺喝成这样放在以前绝对得被罚跪祠堂。”

        佑康笑着说道,宣家规矩是很多的。

        “不会,不会。放在以前,小小姐喝成这样绝对会让一大家子心疼。宣家就这一根女苗苗,相当金贵。”

        “哈哈哈,不知道宸少明天回来会不会来教训人。”

        “宸少哪有时间来,还不在家伺候妺妺。”

        “哈哈哈!”

        在坐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宸少就是个妻奴,在妺妺面前完全没有原则,更没有平时的气势。

        诸妺以前酒量怎么也得一瓶半红酒,也算是很不错了。可挡不住大院里人多呀,一人一小杯就找不到北了。

        诸妺喝醉酒有一个习惯,只需要马上睡觉。第二天绝对像没事人一样。

        佑宁帮诸妺换好衣服塞进被窝,还在床旁边放了盆子,以防呕吐。但是诸妺还真不是个喝多了会吐的人,躺进被窝连动都不动一下。

        佑宁三人整晚都在诸妺屋里无声的打牌,算是守着以防她半夜难受。佑宁看了无数次诸妺,竟然发现她睡的老实的没翻一次身。

        诸宸初五早上早早的就敢回来了,看到屋里三个打盹儿的人,还有床旁边的盆子什么都明白了。

        “都回去睡吧,妺妺喝醉后很老实。”

        诸宸关上门先进空间洗澡,穿着睡衣搂着满身酒气的醉鬼睡了过去。

        诸妺是被热醒的,身旁的大火炉让她口干舌燥的。

        “醒了。”

        诸宸立马从空间里拿出了温水喂给丫头,等诸妺喝完水又钻进被窝。

        “你回来了,我喝多了。”

        “满屋子酒气还能不知道你喝多了,什么人敢把你喝成这样。”

        “你养的所有手下,你改天一定要帮我报仇。他们竟然用小小的白酒杯就把我这个喝红酒的给干趴下了。太丢人了,我申请换人出战!”

        诸宸笑的胸口剧烈的颤动,喝个酒还要报仇。

        “不用等改天,今晚我就把他们都拿下。”

        诸宸这样一说诸妺立马反悔了,喝酒伤身,自己就是吐槽一下而已。

        “没事,我先让他们内斗起来,咱们在一旁观战。”

        过年了,自己也确实要过去和大家聚一聚。

        晚上诸妺再次走进老宅都感觉不好意思,昨天自己的壮举绝对让形象破灭。

        诸妺没再往酒桌上凑,而是拿着手电筒在老宅子转转。祥叔做了很好向导,还有介绍。

        “老人家,你感觉我和宣家的谁长的最像。”

        老人家看着诸妺像是陷入了回忆。

        “宣家人的长相一直在j市都是数的上的,男女都是俊男美女。小小姐是宣家长的最好看的,也是最像老夫人的。”

        “其实宣家长的最不好看的就是老爷,当年娶到了j城第一美女。老夫人以前开玩笑说过,幸好她生的孩子都像她,不然都长矬了。”

        诸妺慢慢的走着,像听故事一样。自己在老宅都比前世能体会到亲人的温暖,前世那对父母实在没给自己留下太多印象。

        “这里就是大少爷的房间,被以前的人破坏的差不多了。还是宸少要回房子后修复的。”

        “那和我讲讲他吧。”

        原身的亲生父亲,诸妺还是想听一听的。

        “宣家作为j市第一富,那就是做生意的好手。特别是大少爷,集聪明才华样貌于一体的人。当年被很多富家千金追求过,但是大少爷只钟情于他从小就一起长大的蔡家小姐。”

        诸妺点点头,原来是青梅竹马。

        “小小姐没有见过你的父母是最大的遗憾,当年你丢了以后少夫人就病倒了,再也没有起来。”

        诸妺抿着嘴,在心里很羡慕原主。虽然没有见过父母,虽然十几年都过的很辛苦,但是至少她的父母真的爱她。

        “还有老夫人,你刚出生就把你抱回了自己房里照顾,还说要把她所有嫁妆私房都留给你。可惜,都被抢的抢,缴的缴。”

        “没事,大哥都给我留着呢。”

        “对,对,还有宸少在,他给你攒了不少,以后绝对够你们花的。你就该享福,十几年没享受过的用余生来享。”

        这是老人家对诸妺的祝福,衷心的祝福。

        “谢谢您,我会幸福的。您也守了宣家一辈子,以后也要大胆的享福。”

        “哈哈哈,我身边都是好孩子,哪一个都对我很好,我这一生知足了。”

        诸妺慢慢的走,慢慢的看,在大脑里给这座房子增添上了色彩,幻想着它以前的风光。

        “这是老夫人的禅房,平时没事就来抄抄心经。”

        诸妺虽然没在家请佛,但是在心里还是信佛的。

        “当年这个房间是被毁的最轻的,可能在人心里还是对神佛有敬畏的。”

        “现在都是您在上香吗。”

        “是啊,现在的孩子们都不信这个。”

        现在虽然不让拜神佛,但是也没人敢来老宅来查。

        诸妺跪在垫子上,祥叔立刻点了三根香递给了诸妺。

        诸妺什么也没祈求,只在这一刻让心放空。她这个穿越而来的人,重活一次,又遇到大哥,再无所求。

        当诸妺拜了三拜时,明显感觉头磕到的地方不对劲。

        诸妺用手敲了敲,声音明显有些空。

        “这里的地板是之前的还是后修的?”

        “是以前的,老爷怕老夫人在这里跪拜的时候摔到,还专门铺了木地板。没想到这么多年都没腐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