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第251章

        第二百五十二章

        谁知道尹祺深的话让几个孩子当真了,每天都会来找尹祺深传授他们认为有用的技巧和心得。

        乐韵知道后没事还会坐到一旁听听,三个小家伙还有模有样的指教。

        “不错,知道融汇贯通,学以致用。你们梦叔叔真是不少教你们。”

        “我师父可厉害了,就是太懒。大部分时间都让我们自己悟,说自己悟出来的比别人说出来的要进阶更快。”

        “你们师父说的很对,修炼就是个悟,悟法悟心悟道,每一阶都是一次精神上的提升。”

        乐韵看着三个听的很认真的宝贝,心里很安慰。自己还真没在修炼上给过他们一点指导,一直以来只求孩子们能平安健康的成长就行。

        “以后每天妈妈也教你们一个时辰功课吧,每个师父的侧重点不一样,你们可以多学习一些方法,然后在汇总成自己的。”

        灵犀是最不用功的孩子,但却是孩子里最聪颖的,天赋都不相上下,但是实力已经差距很大了,也是尚禹太过于宠溺灵犀。

        三天后就是大婚的日子,梦千玑也把婚服送了过来。紫心莲全部用灵蚕丝包裹着,从远处看紫心莲都能随风摇摆。

        衣服上的飘带都绣着紫心莲,穿在身上更显华贵。而且这是一件仙灵衣,更是抵御法器,水火不侵。

        谨心谨情把所有饰品都给乐韵佩戴上,看看整体的效果。

        乐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回到了以前自己大婚的时候。那时自己试装的时候那是挡不住的开心,而现在自己脸上都是成熟和淡定。

        “乐乐不开心吗?”

        “开心,只是好像已经过去了期待和憧憬的年纪。”

        “胡说,明明你还那么小。”

        乐韵摸着自己的脸,都有些不记得自己原有的模样了。

        “不小了,孩子都一堆了。我现在就是老母亲的心态,守着孩子们长大就好。”

        谨情叹口气,在他们看来乐韵这几年走的太快了。从一个少女眨眼间完成了所有的人生大事,失去期待和憧憬也是正常现象。

        “你不遗憾吗?没有一个女孩子期盼的美好。”

        “美好什么?热恋?求婚?以前我都经历过了,但是并不美好,所以不再期待。”

        墨澈在门外听到乐韵的话,心被蛰了一下。有些伤害永远都不能弥补,再也寻不回当年那个眼里都是自己的女孩了。

        墨澈深吸口气,当年的女孩既然已经逝去,那就守好现在的温暖。

        墨澈露出微笑敲了敲门,走进去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人还是被惊艳到了。

        “很美!有哪里不满意吗?”

        乐韵笑着摇摇头,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没发现我两次大婚都是最受瞩目的吗?再美下去会让更多的人嫉妒我的。”

        墨澈被乐韵的故意调侃逗的哈哈大笑起来。

        “你本该得到所有人的羡慕,这一次我一定会守好你的。”

        “嗯,我愿意相信你。”

        墨澈紧紧的握着乐韵的手,这是自己以后的人生唯一的目标。

        谨心碰了碰不错眼看着的谨情,她们还是不要再当电灯泡了。谨情这个已婚妇女还好说,自己这个孤家寡人看多了眼疼。

        “其实乐乐这样也是一种幸福,不会期待那些莫须有的浪漫和美好,就不会有太多的失望,平淡的过一生。”

        谨情这个已经踏进婚姻殿堂的人深有感触,有时平淡也是一种幸福。

        “应该吧,怎么活都是一辈子。在我看来乐乐应该很满足了。”

        梦千玑躺在大树上听着谨心谨情的谈话,想到了他一生所追逐的梦想。当梦想破灭的时候选择另一条路时,所期待的也是一种错。

        梦千玑前一段时间遇见了虞伊伊,当时是虞伊伊跟着宗门历练。来到了丹城补给丹药,正好梦千玑在丹城自己的店铺里。

        在路上看到虞伊伊的那一刻让梦千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其实他们才分开没多久,自己竟然感觉他们很陌生了。

        也在那一刻嘲笑自己当时的喜欢到底有多不真。而在虞伊伊脸上看到了疲惫和难以承受的压力。

        虞伊伊看到梦千玑时是激动的,更是期待的。

        “千玑,我终于见到你了。”

        “你还好吗?”

        虞伊伊被梦千玑的这一句话整破防了,不顾在大街上眼泪就不要钱的往下掉。

        “我不好,很不好,太累了。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梦千玑是愧疚的,特别是那个纯真的姑娘已经被磨练的千疮百孔。

        “我能帮你什么。”

        “我想回到你身边,可以吗?”

        梦千玑以为虞伊伊会让自己送她回到以前的世界,没想到是自己做不到的事。

        “在我身边不行,但是我能送你们回到以前的世界。”

        虞伊伊哪里会同意回到以前的世界,特别是体会到这里的神奇,还能让自己拥有无尽的能量和生命。这些都是自己要追求的目标,不可能回去就活个几十年就消失在世间。

        “我不会回去的,那里已经不属于我了。我想在你身边寻求一点安稳不行吗?不会参与到你的生活,更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

        “我的世界不在这里,我们很快就会离开。你的实力终其一生也达不到,所以不合适。”

        梦千玑说的已经很委婉了,虞伊伊的本性已经不可能再回去。

        “我在宗门里一直得不到重视,实力又是同龄里最差的。也没有什么修炼资源分给我,现在我和我大哥用的都是你给我的修炼资源。”

        “可这些又能撑多久呢,没有导师指点,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摸索。所以进步很慢····”

        “所以你想待在我身边,有人指导还有无尽的修炼资源。在我离开前你就能成长到一定程度,也能很好的在修仙界站稳脚跟。对吗?还要榨干我最后一点利用价值吗?”

        虞伊伊被说中心事脸顿时红了,可是这样的机会谁又想错过呢。

        “虞伊伊,我该补偿的已经补偿够了。是你不愿意回去的,我能保证你回去后只会更有钱,不会损失任何物质财富。”

        虞伊伊心里很难受,他们明明之前那么好。自己完全能站到人人羡慕的位置,只怪自己当时鬼迷心窍,为什么要去嫉妒乐韵。

        “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该去嫉妒乐韵,本该有很幸福的人生却被我自己毁了。我还有后悔的资格吗?”

        梦千玑叹了口气,自己都怀疑了自己之前那一段感情经历,所以还能怎么再接受。

        “对不起,我发现我之前喜欢你喜欢的太浅薄,只是才分开了一段时间我尽然就快要忘记你了。所以,我对你的喜欢不真。”

        虞伊伊都有一种怀疑自己耳朵的感觉,自己轰轰烈烈的不顾一切跟随的人,说出对自己的喜欢“不真”两字,这是对一个人最大的否定和侮辱。

        “哈哈哈哈,好一个不真。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不会再原谅我了,原来你发现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怕我缠上你。”

        梦千玑不再说话,说自己渣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发现喜欢虞伊伊不是真实的事是事实,无从辩驳。

        “梦千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就在虞伊伊恨恨的准备走的时候,梦千玑递给她一个储物袋。

        “里面是修炼资源,多少能让你再增长两层实力。”

        虞伊伊眼里的恨并没有打破她的理智,接过转身就离开了。梦千玑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笑了。

        不知是笑虞伊伊的理智还是笑自己的醒悟,反正自己在这一刻真正的解脱了。不会再因为虞伊伊跟随自己来到修仙界而愧疚了,因为她选择了自己想走的路。

        所以听着谨心谨情的话让梦千玑感悟到另一种境界,是对感情的顿悟。轰轰烈烈的爱情最终都会趋于平淡,自己追寻万年的爱情却一直背离自己。

        自己有痛苦,有强迫自己接受新恋情,但是这样的一切都是强迫自己走出去,走出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但是在这一刻,梦千玑明白了,一切顺其自然,不强求。一切用时间冲淡,寻求简单的幸福和开心。简单才是真。

        很快大婚的日子到了,七个宝贝一早就被拽起来打扮。墨澈也是早早的穿戴一新,大红色的锦袍上同样绣着紫心莲,这是墨澈专门让梦千玑加上的,以后自己的衣服上也要带着紫心莲。

        乐韵婚服外加了一件长长的拖地长袍,平铺在地上的衣摆上的紫心莲犹如真的一样,每走一步紫心莲都随风摆动。

        头饰上的珠链隐隐的挡住了乐韵那绝美的脸,长长的衣摆后跟着四个娃儿。四个娃都穿着红色的锦袍,高兴的为妈妈拖着衣摆。

        墨澈脸上都是挡不住的笑意,看着慢慢走向自己的人,恍惚间看到了以前大婚时的情景。

        那时的怀漓还会露出纯真的笑容走向自己,而现在的怀漓却是自信从容的走向自己,这样的怀漓成熟稳重,虽没有了以前的懵懂纯真,但是这样的感觉让人更加安心。

        墨澈伸出手,看着那柔若无骨的手放进自己掌心的那一刻,紧紧地握着,以后的人生再也不放开。

        “我来接你了。”

        乐韵微笑着点头,看了看身后的四个小家伙。都装的像小大人一样,一本正经的做好花童的工作。

        墨澈对着孩子们点点头。

        “孩子们站好了,咱们去主会场。”

        墨澈挥手间飞身带着乐韵和孩子们来到主会场,也就是仙灵宗的主殿。

        乐韵刚刚落地,花瓣漫天飞舞。墨澈拉着乐韵一步一步走向高台,孩子们拖着衣摆慢慢的跟着。但是每踏出一步都是踏在花瓣上,脚自始自终没有沾到地。

        各宗门里的核心人物都到了仙灵宗,整个高台四周都坐满了客人。慕辰站在最高位等着主持婚礼。

        在修仙界谁有资格主持墨澈的婚礼,最多就是在一旁说一些吉祥话。两人又没有要拜的人,更不需要拜修仙界的神明,所以直接进入正题。

        慕辰在一旁念了一大段文绉绉的贺词后,端出一个托盘。

        “夫妻同心,结发一人心。”

        墨澈拿起托盘里的剪刀率先剪下了自己一缕头发,乐韵随后。墨澈用灵力缠绕着两人的头发,紧紧的生怕掉下来一根。放进一个灵髓盒里,并封印上。

        “拜天地!”

        墨澈和乐韵两人对天一拜,对地一拜。身后的孩子们也跟着拜,引来了众人的大笑。

        乐韵忍着笑意看了看孩子们,挥手用灵力让他们起来。

        “夫妻对拜!”

        墨澈扶着乐韵站好,站在乐韵的对面那眼里是挡不住的深情。乐韵被那炙热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只能弯腰行礼。

        高台上,梦千玑早早的落座。看着眼前的新人恍如昨日,那时自己也是这样亲眼看着怀漓出嫁的。

        尚禹举起酒杯和梦千玑碰了碰,梦千玑摇头笑的无奈。

        “我没事,现在能很平静的祝福怀漓。”

        墨澈为乐韵戴上他精心准备的环佩,里面加上了自己的心头血。除了有防御能力外还能让墨澈随时知道乐韵的位置。

        墨澈轻轻在乐韵手指上划了一下,滴出一滴血滴在环佩上。环佩里立刻迸发出一缕灵力快速射入乐韵眉心。

        “你这是先斩后奏,还要一直盯着我吗。”

        墨澈笑的很傻,一副任乐韵咋说都行。

        “安全第一,以后就算你跑到天边我都能找到你。”

        “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这块环佩根本不配我红色的衣服。”

        都不明白怎么想的,自己都是红色衣服,他却选一块血红色的环佩,在衣服上就看不出戴了环佩。

        “不懂了吧,就是让人看不到才选的。”

        乐韵懒得理墨澈,微笑着被墨澈拉到位置上坐下。

        紧接着就是各大宗门上前祝贺,并送上贺礼。其实这样的婚礼并没什么意思,一板一眼,接收礼物时脸都要笑僵了。

        乐韵收完礼物刚刚松了口气,紧接着就是敬酒。人人都要上前说两句,那个不得喝一点。

        乐韵很快就跑去了乾桃身边,让大家都去围攻墨澈去。孩子们早早就被乾桃他们给分走了。

        “累吧!”

        “不累,都没干什么。”

        乾桃在这一刻是有些羡慕乐韵的,她都一把年纪了还是孤家寡人。特别是看着怀里的三宝那可爱的模样更是羡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