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第234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秋砚墨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诸宸办公室的,秋家到底做了多少让人记恨报复的事。为什么让诸宸能冒险对刚。

        秋老爷子看着二儿子回来就没报什么希望。

        “没要回来。”

        “爸,那玉佩到底是谁的,能让诸宸明目张胆的告诉我玉佩不属于秋家,让您交出所有的玉佩。”

        秋老爷子没理会秋砚墨的咆哮,现在是诸宸知道了什么,他又和腾家有什么关系。这些困扰让秋老爷子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一步。

        “这些你不用管,你也管不了。”

        “是啊,管不了,也管不着。您就好好管吧。诸宸说的真对,看看秋家还有多少人能够你折腾的。”

        秋老爷子被秋砚墨的话气的半天时间不出话,手颤抖的指着这个最较真的儿子。

        “滚,家里事不用你管,滚回你的地界去。”

        “行,我肯定会滚的,也不会因为你的这些破事影响我的工作。就是希望你能好好让月云过好以后的生活,然后再仔细想想你的一切行为造成你女儿的下场值不值。”

        秋砚墨摔门离开了病房,在临走时又去看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她们两个是自己最放心不下的。

        “是有急事要离开吗?”

        “妈,不如你跟我走吧,以后我来负责你的养老。这个家太乱了,离开这里是最好的打算。”

        秋老夫人是很欣慰的,自己的孩子们其实就是这个二儿子最贴心,但是由于他的刚正也是最不受宠的。

        “砚墨,我不去了,你以后就过好你的生活,家里的事不管不参与。我老了,就守着你爸过吧。”

        “那月云呢,她以后怎么办?我还想着把你们两个都接走,你平时还能照顾她一下。”

        “不用你管她,会影响你的工作和生活的。你现在还没有结婚,哪家姑娘也不会愿意找一个带着瘫痪妹妹的家庭。我绝不会让月云拖累你,再说她也不是你的责任。”

        秋老夫人很坚决,秋砚墨也说不动她。只能带着牵挂离开,这里的事他都插不上手。

        秋月云双眼无神的盯着房顶,想着自己的未来,就算是报了仇也解决不了自己的现实问题。自己永远都是个没人要没人管的废人。

        现在连二哥都弃自己而去,还有谁愿意管自己。失望,无助,迷茫笼罩着秋月云,自己现在连死都没有权利。

        但是秋家也不会说不管秋月云,至少还是能找人来照顾她的。

        “月云,以后就让这个新来的大婶照顾你,别多想,只要妈活着一天就一定护着你。”

        秋月云看了一眼保姆,把目光就放在秋老夫人身上。

        “妈,我不想活了,能不能让我先走。躺在床上生不如死很痛苦,我求求你了。”

        秋老夫人虽然更在乎儿子,但是闺女也是自己掉下的肉,看着闺女痛苦眼泪就止不住。

        “就当是为了陪妈活着行不行,等妈临走时一定一起带你走。”

        “妈!”

        母女两抱头痛哭,她们又能如何呢。只能接受现实。

        秋老头自始自终没有想起闺女一下,现在摆在秋家的事还有很多。调查组因为秋家的隐瞒和诸宸做事不留痕迹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而诸宸是给足了秋家时间,让秋老头想好一切再说。秋砚浓在农场上班也说累,绝对不累,但是这里的气候环境却是很难适应。

        j市的消息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接到了,农场里至少有不下五个是诸宸的人。还有一些在暗处,时时刻刻盯着自己找麻烦。

        当秋砚浓得到信件时,距离秋家的事发生已经快二十天了。看着信封上的署名就让秋砚浓感觉发生大事了,因为他这个二弟从不会和自己联系。

        等看完信以后秋砚浓从先开始的愤怒到无奈,不是无奈自己无能为力,而是无奈自己父亲怎么会想着去杀诸妺。

        虽然自己现在对于诸妺的感觉很矛盾,又气恼又想得到。但是绝对没想过让她受伤死掉。

        秋砚浓盯着手里的信陷入沉思,他现在被困在这里,说是来工作,和其他那些受教育的人不一样。但是被人盯着也不好受,自己上面还有领导。

        如果想改变现状要么就是离开这里,要么就是站到这里的最高位,让盯着自己的人都消失。

        但是这样的选择没让秋砚浓犹豫很久,很快就有了选择。现在回j市不是好的选择,因为只要诸宸在自己就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所以只能“占山为王”才是王道,从哪开始不是开始呢。

        秋家人也都相继出院,在秋老夫人心里这件事应该是过去了。但是秋老爷子却越来越不安,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和诸宸对上了。

        诸宸坐在办公室看着寄来的物件,他是真的没想到会收到秋砚墨的信和物品。

        和秋月云一样的玉佩放在盒子里,信上也说了,希望这快玉佩是他当年分到的。其余还有两块分别在秋砚浓和秋砚堂的手里,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其余两块他会想办法给要回来,也希望诸宸能放手,让两家的恩怨就此消散。

        诸宸把信随手扔进空间,看着面前的两块玉佩仔细观察。这又是滕家的什么东西,还是只是简单的玉佩而已。

        看着玉佩上只写着简单的平安二字,其余没有任何痕迹。要说翡翠品质是很不错,可以达到极品了。

        诸妺晚上拿着玉佩也研究了起来,还拿出自己收藏的玉佩。

        “我在国外腾家老宅找到的日记里可没有提过这些玉佩,看来只是品质上层的平安牌而已吧。”

        “现在已经三块了,再加上秋家还有的两块就有五块。我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一般送家族小辈的平安牌也不会都一模一样。”

        诸妺明白大哥说的是什么意思,玉牌都一模一样都分不清谁是谁的。每个家族小辈不会喜欢这种没有辨明身份的东西。

        诸宸看着这些玉佩,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得到腾家的什么。主要是想用这些东西来扳倒秋家,这件事过不去。

        诸宸看着诸妺身上的疤痕,已经在连续涂抹祛疤凝胶了,不知道能不能消下去。

        “有没有想出去逛的地方,我应该可以请两天的假。要不要带你出去走走。”

        “不用了,现在就不是个旅游的年代,走哪里都要被查。”

        “你呀,也就是你的性格可以待的住。要是其他穿过来的人早就烦厌现在的生活了。”

        诸妺很认同,以前的人都习惯没事出去逛逛吃买,或者玩个手机玩个电脑什么。待到这里简直就是地狱,要什么没什么。

        自己的性格就是两个极端,双鱼座嘛。要么安静个死,要么疯狂到极致。没有中间档位。

        诸宸看着一旁地上躺在窝里的红眼,还是一样的虚弱无力。

        “要不我带你和红眼上山走走吧,不知道它是不是被咱们困的了。总这样也不是办法。”

        诸妺看了看红眼,说它虚弱吧但是那越来越胖的身体也不像。

        “我感觉不行就放红眼离开吧,万一它在大山里能恢复过来呢。”

        “你舍得!”

        “你又不想着让红眼给我造福,放它离开也是应该的。”

        窝里的红眼像是听的懂一样,抬头看了看诸妺。双眼越发的红,不知想表达什么。

        “我没有不要你,你自己做选择。想要离开我就放你走,想要留下我养你一辈子。”

        红眼再次懒懒的闭上眼趴下,诸妺心里有了打算,放红眼自由。

        诸宸第二天就去单位安排工作请好假,何匡年已经习惯了诸宸的随时甩手。他已经在新单位适应的很好了,完全可以接手一切工作。

        徐卫军是爽快的批假,他最希望的就是手底下的队员都能赶快找到媳妇。一个个都是光棍看着心晕,越来越糙都没人要了。

        胖子听说诸宸要带诸妺上山说什么都要跟着,因为佑宁景睿都会跟着,多自己一个不算多。

        第二天诸宸就带着诸妺出发了,屁股后面跟了一小群人。本来就景睿和佑宁跟着,可大家听说后就变成了群游。

        诸宸黑面无表情的坐在车上,诸妺在一旁笑的很开心。难得见到大哥有这样的负面情绪。

        “都已经跟着出来了,你再气有什么用。难得出来一次就不要生气了。”

        “他们还是太闲了,要是以前根本就没他们闲着的时候。”

        “没那么多生意可做不闲着怎么办呢!我手里的钱留着都要发霉了,什么时候只要不能钱生钱就不是好事。”

        诸妺最近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以现在的形式能自由开放买卖,肯定要六七年以后了。那么这六七年大家总不能都闲着,黑市也不需要那么多人手。

        自从上次去了国外以后诸妺心里就有了新的想法,自己出去的可能行不大,但是像在这方面有能力的人不能荒废了。

        “不行就让他们出去吧,比方说去缅国买翡翠矿脉,去南非和澳国买钻石矿。现在买很划算,这样手里的钱也不会闲着。”

        “你以后要走珠宝生意?”

        “嗯,地产和珠宝是我感兴趣的,还有利用你手里的资源做医药也不错。”

        诸宸沉思了一会,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地产是一定要做的,需要在开放政策下来时迅速积累大量的地皮。珠宝在国内二十年内的价格都不会太高,一时半会不会有太高的收益。”

        “至于医药方面是个最有难度的方面,你需要很多这个方面的技术人才来做研发。这个方面不但需要时间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消耗。”

        诸妺同意大哥的说法,这些方面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来维系。自己手里是有不少钱,但是绝对不够支应长期项目的。她需要在这个期间积累大量的财富。

        “现在在国内想积累大量的财富根本不可能,国家太穷了。”

        “嗯,但是你刚才做珠宝生意的想法不错,可以现在g省做起来。”

        “是啊,我怎么把港省给忘了。那么要派出去缅国的人给个建议呗。”

        “平时跟在你身边的就不要动了,在战组和灵组里挑选吧。”

        开着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诸妺抱着红眼下了车。现在中午的太阳还是很毒的,烤的人都能脱皮。

        “快进山,进山后就不会那么热了。”

        诸宸把红眼扔给胖子就拉着诸妺往山上走去,身后的人大包小包的背着,一路上说说笑笑有难得的轻松。

        “诸妹子,真的准备把红眼给扔了。”

        胖子的话让诸妺翻了给大白眼。

        “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要扔了红眼了。我只是让它寻找活下去的生机而已,以后它愿意回来我永远养它。”

        “红眼,千万别听胖子瞎说哈!”

        胖子笑着抚摸着红眼的皮毛。

        “越来越胖也不像是生病了,我看还是懒的了。”

        红眼听了后腿用力一蹬就蹦下去了,跳到诸妺腿边用头蹭了蹭。诸妺蹲下摸了摸红眼的脑袋。

        “去吧,要快快好起来,我等你回家来陪我。”

        红眼的依依不舍所有人都看的出来,现场没人再说话。

        红眼肥硕的身体往后退了几步,深深的看着诸妺。

        “去吧,以后我没事就来山上。如果你想跟我回家就来找我。”

        诸妺微笑着挥挥手,心里多少有些不舍。特别是看着很快就消失在树林里的胖身影,眼里的不舍更深。

        “走吧,红眼与众不同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们有缘也会再见。”

        诸宸把诸妺拉了起来,诸妺却对着大山喊了一声。

        “我会给你种很多你喜欢吃的胡萝卜的,记得来吃。”

        诸妺提前从空间拿出了很多胡萝卜,准备在山里种一些。红眼想吃的话一定能找到。

        就这样一群人边走边种胡萝卜,能种活全靠自己。

        诸妺看着隔三差五的种一两个胡萝卜,慢慢的蔓延下去一定能越来越多,红眼以后就能随时吃上了。

        “大家休息一下吧,也种的差不多了。”

        诸妺坐在一颗大树下,抬头望向远处茂密的树林就一种心胸开阔的感觉。许久没出来了,走到哪里都感觉好。

        “等会儿去打猎吧,今天的午饭怎么也得吃上肉。”

        胖子那是无肉不欢,跟着来就是想要实现吃肉自由。

        “说的好像家里缺你肉一样。”

        佑宁嫌弃的吐槽,但是也没挡住男士们准备出发的脚步。

        诸宸拉着诸妺在山林里漫步,不打猎也不采摘,就是享受着片刻的悠闲。

        “现在的空气质量真是好,来到这里就心情很好。”

        “咱们也离这里不远,以后可以随时来。我没空的话就让佑宁他们陪你。”

        “”诸妺往山下看了看,看到有几处人家生活在大山附近。

        “以后就在山下建一处房子,我没事还能来住几天。正好让红眼有机会找到我。”

        “以红眼的聪慧,想找你应该很简单。”

        诸宸的言下之意是不同意诸妺住在这里,一是不安全,二是自己回家看不到人绝对不能忍。

        诸妺微笑着挑挑眉,不再说这个话题。关于大哥不同意的问题,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来阻拦的。

        两人还在慢慢的往山上走去,时不时还能听到大家的叫喊声。

        “今天收获应该不小。”

        “要不要也来试试手?”

        “不急,等我中午吃饱了再战斗,今天我要好好跟着他们学学打猎技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