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第232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秋砚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就是自己的父亲,这就是自己一直躲避的家庭。

        “这件事你要怎么做,你现在为了隐瞒你所做的事就不能把诸宸给说出来,更没办法去报仇。”

        秋老爷子沉吟片刻,他已经到了和诸宸是不死不休的地步。想要他放手根本不可能。

        “这样,你先去把玉佩给赎回来,剩下的就不用你管了。赶快回你的单位去,家里事和你没关系。”

        秋老爷子不想让这个心里一直有他的正义存在的儿子参与其中,让他保留好他心里的那一片净土吧。

        秋砚墨看着父亲半晌,默默的点点头,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诸妺没想到没过多久会再次见到秋砚墨,对方的来意让诸妺直接拒接。

        “玉佩的事你就要找诸宸了,我不管这些事。”

        “你交给诸宸了!”

        “当然,他是我的未婚夫,更是一家之主,我一个女人家不会参与这些。”

        秋砚墨看着诸妺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无奈。她有一点普通女人的样子吗?

        “那好吧,我去找诸宸。”

        就在秋砚墨准备起身离开时诸妺开口了。

        “秋先生,其实你应该回属于你的地方。”

        秋砚墨转头看向诸妺,那脸上的稚气还没完全脱落,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谢谢。”

        诸妺看着离开的秋砚墨摇摇头,这样的人不适合在这个圈子待着。简单的人就应该简单的活着。

        “他去找宸少也是白费。”

        佑宁递给诸妺一个削好的苹果说道。

        “白费也是他的任务,秋家人不惜副啊。”

        秋家其他人诸妺不了解,但是接触过的秋砚浓和秋月云都是有病的人,太自信过度,而且没有底线。这个秋砚墨至少让自己感觉到了一丝真。

        秋砚墨还真的去找了诸宸,等他走进办公室后看到现在的诸宸多少有些不敢认。

        “很久不见了。”

        “坐。”

        诸宸见过秋砚墨几次,在大院里是个很低调的人。

        “我是来赎回我妹妹抵押的玉佩的,不知需要多少钱。”

        秋砚墨说着就要掏钱,诸宸却没什么工作。

        “你赎不走了。”

        “为什么?有抵押就能赎回。”

        诸宸摇摇头,拿出玉佩看了看。

        “这块玉佩到底属于谁你父亲很明白,你是不是也有一块同样的?”

        秋砚墨下意思的摸了摸兜,诸宸给他的压迫感太强烈了。会让他不自觉的感觉不安全。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诸宸笑了,也不为难秋砚墨。

        “没关系,不明白也没事。你就回去告诉秋老,玉佩的事他躲不掉的。而且他派人出手的事过不去。”

        “你,一报还一报,这件事已经相抵了。”

        秋砚墨压低声音,有些恼怒。他秋家的人躺下一堆,特别是他妹妹算是完了。

        “那就要问你父亲了,因为一块玉佩就要杀人是为了什么。也是我未婚妻命大,不然十几人的刺杀真的不好躲啊。”

        “我妹妹还要在床上躺一辈子呢,你就不狠吗?”

        “不,我不狠,那是因为以牙还牙而已。”

        “诸宸,收手吧。咱们没必要继续这样,一切都不是大事,没必要把事情弄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诸宸点点头,满满都是赞同。

        “我完全同意你的提议,你只要把秋家所有同样的玉佩给我这事就算完。”

        秋砚墨却不敢轻易答应了,当年他清楚的记得父亲交代玉佩要收好。

        “怎么?做不到了。没关系,你只需要给诸老爷子传话就行,他应该能好好考虑的。毕竟秋家也没几个人了,要是都像秋砚浓一样沉了就没希望了。”

        “你在威胁我们。”

        秋砚墨气的一巴掌拍在诸宸的办公桌上,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

        “你可以这样理解,回去吧,你不适合来谈判。”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玉佩,这也不是你的不是吗?”

        诸宸摩挲着玉佩,嘴角微微勾起。

        “玉佩确实不是我的,但是绝对不属于秋家,更没资格拿着,秋家是如何得到的秋老爷子心里很清楚。拿了不该拿的是要付出代价的。”

        秋砚墨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诸宸办公室的,秋家到底做了多少让人记恨报复的事。为什么让诸宸能冒险对刚。

        秋老爷子看着二儿子回来就没报什么希望。

        “没要回来。”

        “爸,那玉佩到底是谁的,能让诸宸明目张胆的告诉我玉佩不属于秋家,让您交出所有的玉佩。”

        秋老爷子没理会秋砚墨的咆哮,现在是诸宸知道了什么,他又和腾家有什么关系。这些困扰让秋老爷子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一步。

        “这些你不用管,你也管不了。”

        “是啊,管不了,也管不着。您就好好管吧。诸宸说的真对,看看秋家还有多少人能够你折腾的。”

        秋老爷子被秋砚墨的话气的半天时间不出话,手颤抖的指着这个最较真的儿子。

        “滚,家里事不用你管,滚回你的地界去。”

        “行,我肯定会滚的,也不会因为你的这些破事影响我的工作。就是希望你能好好让月云过好以后的生活,然后再仔细想想你的一切行为造成你女儿的下场值不值。”

        秋砚墨摔门离开了病房,在临走时又去看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她们两个是自己最放心不下的。

        “是有急事要离开吗?”

        “妈,不如你跟我走吧,以后我来负责你的养老。这个家太乱了,离开这里是最好的打算。”

        秋老夫人是很欣慰的,自己的孩子们其实就是这个二儿子最贴心,但是由于他的刚正也是最不受宠的。

        “砚墨,我不去了,你以后就过好你的生活,家里的事不管不参与。我老了,就守着你爸过吧。”

        “那月云呢,她以后怎么办?我还想着把你们两个都接走,你平时还能照顾她一下。”

        “不用你管她,会影响你的工作和生活的。你现在还没有结婚,哪家姑娘也不会愿意找一个带着瘫痪妹妹的家庭。我绝不会让月云拖累你,再说她也不是你的责任。”

        秋老夫人很坚决,秋砚墨也说不动她。只能带着牵挂离开,这里的事他都插不上手。

        秋月云双眼无神的盯着房顶,想着自己的未来,就算是报了仇也解决不了自己的现实问题。自己永远都是个没人要没人管的废人。

        现在连二哥都弃自己而去,还有谁愿意管自己。失望,无助,迷茫笼罩着秋月云,自己现在连死都没有权利。

        但是秋家也不会说不管秋月云,至少还是能找人来照顾她的。

        “月云,以后就让这个新来的大婶照顾你,别多想,只要妈活着一天就一定护着你。”

        秋月云看了一眼保姆,把目光就放在秋老夫人身上。

        “妈,我不想活了,能不能让我先走。躺在床上生不如死很痛苦,我求求你了。”

        秋老夫人虽然更在乎儿子,但是闺女也是自己掉下的肉,看着闺女痛苦眼泪就止不住。

        “就当是为了陪妈活着行不行,等妈临走时一定一起带你走。”

        “妈!”

        母女两抱头痛哭,她们又能如何呢。只能接受现实。

        秋老头自始自终没有想起闺女一下,现在摆在秋家的事还有很多。调查组因为秋家的隐瞒和诸宸做事不留痕迹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而诸宸是给足了秋家时间,让秋老头想好一切再说。秋砚浓在农场上班也说累,绝对不累,但是这里的气候环境却是很难适应。

        j市的消息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接到了,农场里至少有不下五个是诸宸的人。还有一些在暗处,时时刻刻盯着自己找麻烦。

        当秋砚浓得到信件时,距离秋家的事发生已经快二十天了。看着信封上的署名就让秋砚浓感觉发生大事了,因为他这个二弟从不会和自己联系。

        等看完信以后秋砚浓从先开始的愤怒到无奈,不是无奈自己无能为力,而是无奈自己父亲怎么会想着去杀诸妺。

        虽然自己现在对于诸妺的感觉很矛盾,又气恼又想得到。但是绝对没想过让她受伤死掉。

        秋砚浓盯着手里的信陷入沉思,他现在被困在这里,说是来工作,和其他那些受教育的人不一样。但是被人盯着也不好受,自己上面还有领导。

        如果想改变现状要么就是离开这里,要么就是站到这里的最高位,让盯着自己的人都消失。

        但是这样的选择没让秋砚浓犹豫很久,很快就有了选择。现在回j市不是好的选择,因为只要诸宸在自己就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所以只能“占山为王”才是王道,从哪开始不是开始呢。

        秋家人也都相继出院,在秋老夫人心里这件事应该是过去了。但是秋老爷子却越来越不安,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和诸宸对上了。

        诸宸坐在办公室看着寄来的物件,他是真的没想到会收到秋砚墨的信和物品。

        和秋月云一样的玉佩放在盒子里,信上也说了,希望这快玉佩是他当年分到的。其余还有两块分别在秋砚浓和秋砚堂的手里,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其余两块他会想办法给要回来,也希望诸宸能放手,让两家的恩怨就此消散。

        诸宸把信随手扔进空间,看着面前的两块玉佩仔细观察。这又是滕家的什么东西,还是只是简单的玉佩而已。

        看着玉佩上只写着简单的平安二字,其余没有任何痕迹。要说翡翠品质是很不错,可以达到极品了。

        诸妺晚上拿着玉佩也研究了起来,还拿出自己收藏的玉佩。

        “我在国外腾家老宅找到的日记里可没有提过这些玉佩,看来只是品质上层的平安牌而已吧。”

        “现在已经三块了,再加上秋家还有的两块就有五块。我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一般送家族小辈的平安牌也不会都一模一样。”

        诸妺明白大哥说的是什么意思,玉牌都一模一样都分不清谁是谁的。每个家族小辈不会喜欢这种没有辨明身份的东西。

        诸宸看着这些玉佩,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得到腾家的什么。主要是想用这些东西来扳倒秋家,这件事过不去。

        诸宸看着诸妺身上的疤痕,已经在连续涂抹祛疤凝胶了,不知道能不能消下去。

        “有没有想出去逛的地方,我应该可以请两天的假。要不要带你出去走走。”

        “不用了,现在就不是个旅游的年代,走哪里都要被查。”

        “你呀,也就是你的性格可以待的住。要是其他穿过来的人早就烦厌现在的生活了。”

        诸妺很认同,以前的人都习惯没事出去逛逛吃买,或者玩个手机玩个电脑什么。待到这里简直就是地狱,要什么没什么。

        自己的性格就是两个极端,双鱼座嘛。要么安静个死,要么疯狂到极致。没有中间档位。

        诸宸看着一旁地上躺在窝里的红眼,还是一样的虚弱无力。

        “要不我带你和红眼上山走走吧,不知道它是不是被咱们困的了。总这样也不是办法。”

        诸妺看了看红眼,说它虚弱吧但是那越来越胖的身体也不像。

        “我感觉不行就放红眼离开吧,万一它在大山里能恢复过来呢。”

        “你舍得!”

        “你又不想着让红眼给我造福,放它离开也是应该的。”

        窝里的红眼像是听的懂一样,抬头看了看诸妺。双眼越发的红,不知想表达什么。

        “我没有不要你,你自己做选择。想要离开我就放你走,想要留下我养你一辈子。”

        红眼再次懒懒的闭上眼趴下,诸妺心里有了打算,放红眼自由。

        诸宸第二天就去单位安排工作请好假,何匡年已经习惯了诸宸的随时甩手。他已经在新单位适应的很好了,完全可以接手一切工作。

        徐卫军是爽快的批假,他最希望的就是手底下的队员都能赶快找到媳妇。一个个都是光棍看着心晕,越来越糙都没人要了。

        胖子听说诸宸要带诸妺上山说什么都要跟着,因为佑宁景睿都会跟着,多自己一个不算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