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第228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徐卫军的担心在诸宸看来就是八卦,谁不生病,怎么到了自己媳妇身上就得联想到以后的生育问题。

        “媳妇好的很,就不劳您操心了。”

        “你看看,不识好人心。我有好的医生想介绍给你,让他好好给你媳妇看看。”

        “不用了,我媳妇只是小病而已。”

        诸宸看向徐卫军的眼神有些变化,之前诸妺重病的时候也没见他主动介绍过医生给自己。

        徐卫军被诸宸看的有些心虚,背后的汗都滋出来了。

        “说吧,到底怎么了?”

        “咳咳,今天调查组去医院询问秋老鬼,他说是你派人干的,而且昨天他闺女和你媳妇在华侨商店有冲突。所以····”

        “所以什么?我媳妇昨天可是帮了秋月云。”

        “怎么说?”

        “秋月云买了一堆衣服没钱付,最后拿出一块玉佩想做抵押,人家商店肯定不愿意,最后还是我媳妇帮她付的钱,没让她继续在商店里丢人。这样也能污蔑吗,你们应该去商店里调查一下!”

        徐卫军立马松了口气,这样就不会牵扯到诸宸了。

        “行,我马上派人去调查,这个秋老鬼挨了一刀都是轻的,到现在了还想拉人下水。”

        “嗯,要查就查清楚一些,我媳妇可不会参与什么调查。”

        “知道了,知道了,不会让人去打扰你媳妇的。”

        诸宸回到办公室才露出笑容,拿出兜里的那块玉佩,既然这样那就把秋家的水搅的更混一些吧。

        诸妺再次开启了被监督式的养病生活,别说出门了,连在院子里坐一会身边就围了一群人。幸好自己是个待的住的人,不然早就急疯了。

        虽然腿不能用力,但是手还算好用。画个画,翻个书还是行的。

        医院里的秋家人却是愁云惨淡,秋老爷子被扎的一刀虽然躲过了致命部位,但是由于他年纪不小了,伤口也很深,还救治的晚,所以一直属于重伤。

        其他的人里就秋月云伤的最重,她醒来后就发现了自己不能动了。手脚连动都动不了。

        由于秋砚浓在农场,根本没人通知他秋家的事。只有二儿子秋砚墨在外地工作,三儿子秋砚堂在出任务躲过了这场刺杀。

        当秋砚墨赶回来时看到秋家人的惨状都有些接受不了。

        “爸,到底是谁干的,都能胆大包天的进大院来杀人。”

        秋老爷子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看着这个一直不在局内的二儿子。也是秋家最没野心的另类。

        “你回来了,在单位还好吗?”

        秋老爷子的问话让秋砚墨有些鼻酸,自己一直是家里最不受关注的人。也是徘徊在秋家边缘的人,早早的就去地方上当了一个小乡长。

        “很好,日子平淡安逸。”

        “那就好,现在看来你的选择是最适合你的。”

        “这件事需要我做什么吗?”

        秋老爷子摇摇头,这件事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他心里明白这件事是谁干的,但是他派出的杀手的事谁都不能说。连自己的老妻都没透露过。

        “有组织来管就行了,咱们也摸不清是谁干的。”

        秋砚墨的世界还是很干净的,他平时只和老百姓打交道。就算工作中都争权夺利的事情发生,也都是小动作。无伤大雅!

        “去看看你妈和你妹妹吧,月云算是毁了。”

        当秋砚墨看到小妹的惨状时都无法接受,谁能狠心的对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姑娘下那么狠的手。要永远无望的躺在床上一辈子。

        “月云,你受苦了。”

        “二哥,让我死了行不行,你帮帮我吧。”

        秋砚墨耐心的安抚着情绪激动的妹妹,她的脸上都是绝望。要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一样接受不了。

        “你不想报仇了吗?现在死了怎么亲眼看到害你的人的下场!”

        秋月云突然冷静了下来,是啊,她要亲眼看着害她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我要报仇,我要害我的人死。二哥,你帮帮我。”

        “嗯,会的。但是爸说他不知道是谁干的,你有什么线索吗?”

        秋月云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到会是谁要屠他们秋家,突然想到大哥,想到华侨商店的事。在她认知里都和诸妺那个坏女人有关系。

        “一定是诸妺,她害的大哥去了农场。白天在华侨商店和我发生争执,晚上我就成了这样。一定是她!”

        “诸妺,是个女的?一个女的怎么可能有这个能力。”

        “哼,她一个人可能没那个能力,但是她的未婚夫可是诸宸。想想诸宸是谁!”

        秋砚墨当然知道诸宸是谁,可是完全不会相信一个国家队员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是他不想再刺激妹妹,只能自己去调查,也算为秋家,为妹妹尽一份力。

        “我会去调查,你要安心养病,等你出院了我给你找好的医生,一定会有希望再次站起来的。”

        “真的吗?我还有机会站起来!”

        “只要你有信心,一定能重新站起来。”

        秋砚浓走出病房后就靠在墙边,他感觉秋家在一夕之间就成了这样很难让人接受,有一种天塌了的感觉。

        秋砚墨很快就找到了秋家养在外面的人,虽然他不参与秋家的事,但是他也是知道一些核心人物的。

        “二少您回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但是老爷他们出事之前咱们被派出去了十几人。到现在也没回来,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秋砚墨沉默了,被派出去的人一定是完成父亲的任务去了。而且是秘密任务,其他人都没有资格知道的事。

        “帮我查一下,诸宸的未婚妻的具体位置。”

        “哦,我们这里有,之前大少让我们跟踪过她。”

        “为什么?为什么要去跟踪一个女人,还是别人的未婚妻。”

        秋砚墨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很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要去招惹一个有未婚夫的人。

        “那个,好像是大少很喜欢那个姑娘,想要从诸宸手里夺过来。”

        “还有这样的事!”

        在秋砚墨的心里,大哥是不会轻易为一个女人动心的。他就是个比较自私又自我的存在,女人只是玩具而已。

        秋砚墨看到诸妺的资料后没有什么亮点,很普通的家庭,还是一个知青。

        诸妺正在院子里画画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景睿和穆铭是这次画的人物,所以不能动。

        佑宁在一旁帮诸妺洗画笔,手也一直被占着。只有魏老闲着喝茶,所以由他去开门。

        当大门打开后就露出了秋砚墨那一张温和的脸。魏老半掩着门,总感觉陌生人有些眼熟。

        “你找谁?”

        “这位同志,我想找一下诸妺,不知道她在家吗?”

        “你找诸妺,她应该不认识你吧。”

        因为诸妺根本就没有任何亲朋好友,这一点魏老很了解。

        “是的,诸妺同志不认识我,但是她一定认识我的大哥,秋砚浓。”

        诸妺在院子里听到门外的话后,淡淡的说道。

        “魏老,让他进来吧。”

        诸妺没有停下手里的画,景睿他们也没有动一下。像是来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秋砚墨走进院子就看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景象,几个都像是木偶一样站在画板前面。

        当诸妺抬起头看向来人时,秋砚墨像是看到了虚幻的人物一样。在阳光下美的不真实。

        “请坐吧。”

        “哦,哦,你好,我是秋砚墨。”

        “诸妺。”

        诸妺点点头,收回视线,继续她的画作。她对秋家的人并没有好印象。

        秋砚墨也在诸妺的冷淡下收回了刚才的迷惘,坐下后看了看诸妺身边的几个人。

        “我是想问一下那天你和我妹妹在商店里起冲突的事。”

        诸妺手里的笔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佑宁,露出微笑把笔递给佑宁。

        佑宁放好画笔后就把那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景睿和穆铭站到诸妺身后看着秋砚墨。

        诸妺一直支着下巴观察着秋砚墨的表情变化,发现这是一个不太会隐藏情绪的男人。

        和秋砚浓长相有五分相似,但是缺少了那种放荡不羁,反而有一种正直和老实的表象。

        佑宁的话让秋砚墨有些难堪,毕竟妹妹做的事很丢人。为了争强好胜,拿出玉佩来抵押。

        “秋先生是来赎玉佩的吗?”

        “今天不是,我是来调查秋家发生的事,我妹妹说和你一定有关。”

        “秋先生好像和其他秋家人不一样,喜欢实话实说。”

        “不错,我离家很多年了,属于秋家的边缘人物。很多事我不知情,所以想来调查一下。”

        诸妺点点头,示意秋砚墨继续询问,她很好奇这个秋家的边缘人物能问出什么问题。

        秋砚墨现在这一刻终于明白大哥为什么这么喜欢眼前的姑娘了,不但有绝美的容颜,更有一般姑娘没有的气质。

        一举一动都不是一个普通家庭能培养出来的人,说话更是简单淡定,也没有见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羞涩。敢于直视对方的眼睛,更有一种她会穿过自己的双眼看透一切的魔力。

        秋砚墨当然知道诸宸是谁,可是完全不会相信一个国家队员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是他不想再刺激妹妹,只能自己去调查,也算为秋家,为妹妹尽一份力。

        “我会去调查,你要安心养病,等你出院了我给你找好的医生,一定会有希望再次站起来的。”

        “真的吗?我还有机会站起来!”

        “只要你有信心,一定能重新站起来。”

        秋砚浓走出病房后就靠在墙边,他感觉秋家在一夕之间就成了这样很难让人接受,有一种天塌了的感觉。

        秋砚墨很快就找到了秋家养在外面的人,虽然他不参与秋家的事,但是他也是知道一些核心人物的。

        “二少您回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但是老爷他们出事之前咱们被派出去了十几人。到现在也没回来,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秋砚墨沉默了,被派出去的人一定是完成父亲的任务去了。而且是秘密任务,其他人都没有资格知道的事。

        “帮我查一下,诸宸的未婚妻的具体位置。”

        “哦,我们这里有,之前大少让我们跟踪过她。”

        “为什么?为什么要去跟踪一个女人,还是别人的未婚妻。”

        秋砚墨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很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要去招惹一个有未婚夫的人。

        “那个,好像是大少很喜欢那个姑娘,想要从诸宸手里夺过来。”

        “还有这样的事!”

        在秋砚墨的心里,大哥是不会轻易为一个女人动心的。他就是个比较自私又自我的存在,女人只是玩具而已。

        秋砚墨看到诸妺的资料后没有什么亮点,很普通的家庭,还是一个知青。

        诸妺正在院子里画画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景睿和穆铭是这次画的人物,所以不能动。

        佑宁在一旁帮诸妺洗画笔,手也一直被占着。只有魏老闲着喝茶,所以由他去开门。

        当大门打开后就露出了秋砚墨那一张温和的脸。魏老半掩着门,总感觉陌生人有些眼熟。

        “你找谁?”

        “这位同志,我想找一下诸妺,不知道她在家吗?”

        “你找诸妺,她应该不认识你吧。”

        因为诸妺根本就没有任何亲朋好友,这一点魏老很了解。

        “是的,诸妺同志不认识我,但是她一定认识我的大哥,秋砚浓。”

        诸妺在院子里听到门外的话后,淡淡的说道。

        “魏老,让他进来吧。”

        诸妺没有停下手里的画,景睿他们也没有动一下。像是来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秋砚墨走进院子就看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景象,几个都像是木偶一样站在画板前面。

        当诸妺抬起头看向来人时,秋砚墨像是看到了虚幻的人物一样。在阳光下美的不真实。

        “请坐吧。”

        “哦,哦,你好,我是秋砚墨。”

        “诸妺。”

        诸妺点点头,收回视线,继续她的画作。她对秋家的人并没有好印象。

        秋砚墨也在诸妺的冷淡下收回了刚才的迷惘,坐下后看了看诸妺身边的几个人。

        “我是想问一下那天你和我妹妹在商店里起冲突的事。”

        诸妺手里的笔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佑宁,露出微笑把笔递给佑宁。

        佑宁放好画笔后就把那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景睿和穆铭站到诸妺身后看着秋砚墨。

        诸妺一直支着下巴观察着秋砚墨的表情变化,发现这是一个不太会隐藏情绪的男人。

        和秋砚浓长相有五分相似,但是缺少了那种放荡不羁,反而有一种正直和老实的表象。

        佑宁的话让秋砚墨有些难堪,毕竟妹妹做的事很丢人。为了争强好胜,拿出玉佩来抵押。

        “秋先生是来赎玉佩的吗?”

        “今天不是,我是来调查秋家发生的事,我妹妹说和你一定有关。”

        “秋先生好像和其他秋家人不一样,喜欢实话实说。”

        “不错,我离家很多年了,属于秋家的边缘人物。很多事我不知情,所以想来调查一下。”

        诸妺点点头,示意秋砚墨继续询问,她很好奇这个秋家的边缘人物能问出什么问题。

        秋砚墨现在这一刻终于明白大哥为什么这么喜欢眼前的姑娘了,不但有绝美的容颜,更有一般姑娘没有的气质。

        一举一动都不是一个普通家庭能培养出来的人,说话更是简单淡定,也没有见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羞涩。敢于直视对方的眼睛,更有一种她会穿过自己的双眼看透一切的魔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