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皆败!

第三百八十四章 皆败!

        为了欢迎这一支神秘的黑甲军队。

        天空愁云惨淡。

        遮挡日月。

        大地为之震颤。

        处在白马川内的十万新军就感觉地震一般。

        害怕!弥漫!无助!不知所措!无可能耐!该怎么办?

        各种情绪充斥在整个韩国十万新军之中。,

        “不是秦军!不是魏军!不是赵军!不是冒顿单于的骑兵!”

        “那么到是谁呢?”

        血衣侯白亦非一边退一边想。

        可是那席卷而来的黑云铁军距离他们也来越近。

        “冲啊!”

        一阵冲杀声喊起。

        那一支神秘的骑兵已经从冲杀到了眼前。

        直接冲散了韩国十万新军的先头部队。

        然后在整个白马川内不断地来回冲杀。

        不断地切割这韩军的阵型。

        原本一个战场。

        陡然之间变成了无数个战场。

        那十万玄甲军如同砍瓜切菜。

        那十万韩军如同插标卖首。

        也怪不得这十万韩军。

        十万玄甲军重骑兵对于这个时代的军队来说。

        那是一种降维打击。

        他们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血衣侯白亦非!休走!”

        主将晨曦手持一杆长槊冲着方寸大乱的血衣侯白亦非杀去!

        血衣侯白亦非个人实力可以说是除了天下十二圣人。

        他的个人实力能排进前十。

        可是面对黑云洪流。

        金戈铁马。

        他曾经最辉煌的战绩不过就是率领韩军攻灭百越。

        不过那种规模的战役。

        跟眼前的战役一比。

        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见到从未见过的如此离开的骑兵。

        已经将申不害引以为傲的十万新军搅成乱麻。

        十万新军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除了惨叫声就是求饶声。

        可是三公子赢天的意图非常明确。

        那就是歼灭战。

        必须聚而歼之。

        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放过。

        在人头乱飞、血肉横飞、断肢残臂乱飞的眼下。

        血衣侯白亦非懵了。

        如此残酷的战争不是他这种人能够驾驭的。

        晨曦虽然个人能力不如血衣侯白亦非。

        但是有一颗勇敢无畏的心。

        即便是她面对十万玄甲军。

        也会依旧冲锋战死。

        直到最后。

        血衣侯白亦非现在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甚至连拿起剑抵抗的勇气都没有。

        跑!跑!跑!

        就是他心里唯一的想法。

        “撤!快撤出白马川!”

        血衣侯白亦非见到英武的女将晨曦。

        根本就没有对阵的勇气。

        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炼狱场。

        可是女将晨曦怎么会给他机会呢?

        玄甲军从白马川北侧杀入以后。

        在不断切割阵型中。

        一部分玄甲军已经冲杀至白马川南侧。

        将十万韩军的退路完全封死。

        现在!谁都别想逃!

        只有被斩首的命运!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一旦启动,必将有人付出代价。

        一将功成万骨枯!

        而这可怜无辜的韩国将士便是这万骨枯。

        血衣侯白亦非面对女将晨曦的追杀。

        只能在阵中不断地逃跑和迂回。

        半刻钟过后。

        两万韩军已经被斩首。

        整个白马川到处都是死人。

        血衣侯白亦非是越看越怕。

        越怕越想逃。

        随着越来越多的韩国士兵倒下。

        此刻不仅是女将晨曦在追杀他。

        有更多的玄甲军加入了追杀他的队伍。

        “我不能死!我不想死!我要长生!我要当诸侯!”

        血衣侯白亦非在面对数千玄甲军追杀的时候。

        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也不能停下来。

        想办法冲杀出去。

        就是他目前的渴求。

        又是一阵追杀。

        许多韩国士兵见玄甲军如此厉害。

        便纷纷放下武器投降。

        可是在战国时代,歼灭战才是主流。

        只有歼灭一个国家的军队,才能统治其国家。

        要么就是整个国家的诸侯主动投降。

        放下武器的韩国士兵依旧被斩首。

        那些负隅顽抗的韩国士兵直接受到了刺激。

        想着杀出一条血路。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血衣侯白亦非也受到了刺激。

        没想到投降都要被斩首。

        血衣侯白亦非直接疯了麻了杀了。

        出于身体的本能,想要活下去的想法。

        血衣侯白亦非竟然有了胆量拿起了手中的剑。

        并借着个人过强的实力。

        竟然逐渐从白马川北边一直冲杀到了白马川那边。

        可是那边早就有堵住后路的玄甲军等待着他。

        生存或者死亡。

        就在一线之间。

        血衣侯白亦非拿出了看家的本事。

        那就是以剑催动寒气。

        形成一根冰柱。

        就在他快要被白马川南侧玄甲军冲杀过来的时候。

        他坐下的白马脚下竟然从地面长出了黑色浑浊的冰柱。

        顺着冰柱一直往上。

        直接从堵杀他的玄甲军头顶飞过。

        等落地之际。

        那些堵杀他的玄甲军正要回头追击的时候。

        血衣侯白亦非以剑驾驭寒气。

        白马川东边出口兀自出现了十多根巨型冰柱。

        直接封死了白马川东边的出口。

        想要堵杀血衣侯白亦非的玄甲军也不能通过巨大冰柱墙。

        等到晨曦将军追来的时候。

        对着那巨大的冰柱墙,使劲用长槊捅了几下。

        竟然不能撼动其分毫。

        “这个血衣侯白亦非还真是心狠手辣!”

        “只顾着自己跑!拥有如此邪术,也不知道掩护自己的手下!”

        “他若是以自己的性命为他的士兵掩护一条出路,本将军倒是能考虑留他一命!”

        “可惜啊!”

        女将晨曦此刻便调转马头。

        看着那些引颈就戮甚至有些被吓疯不知所措的韩国士兵。

        她现在突然之间也下不去手了。

        在此之前。

        三公子赢天背对着白马川。

        张三面对着白马川。

        他之前还不理解三公子赢天为什么说白马川是一个棺材。

        现在站在远处山顶一看。

        这才明白一切。

        张三也是跟了三公子赢天这么久以来。

        第一次被震撼到了。

        这就是打仗,这就是战争。

        到处都是死人和哀嚎。

        铺满了整个白马川。

        张三看着看着欲要呕吐。

        最后吐了很久以后。

        对着三公子赢天央求道:

        “要不然放了那些活下来的士兵?”

        三公子赢天也很难受:

        “可是放了他们回去。”

        “到时候拿起武器,还是要跟我秦国将士打仗。”

        “到时候还要死人,你说怎么办?”

        “……”

        张三忽然愣住了。

        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过过了一会儿。

        跪在三公子赢天面前求道:

        “主人,您都能将我张三这种社会底层的废物驯服至此。”

        “更何况那些士兵呢?”

        “您饶了他们吧!”

        “……”

        三公子赢天这才转过身看向了如同人间炼狱一般的白马川。

        不断摇头苦笑自嘲道:

        “这种歼灭战果然不适合我,慈不掌兵义不掌财。”

        “故人诚不欺我!”

        “掩日!”

        罗网杀手掩日出现在了三公子赢天身后。

        “告诉晨曦,命令剩下的韩国士兵放下武器投降。”

        “并入晨曦麾下,成立腾龙军!”

        “若有不从者!杀!”

        “是,尊主!”

        罗网杀手掩日这就去给女将晨曦传达命令。

        忽然之间。

        冰柱墙上面从出现了罗网杀手掩日的身影。

        “晨曦将军,尊主命令你将所有活着的韩军放下武器!”

        “投降者,都归入你的麾下,成立腾龙军,不愿意投降者,杀无赦!”

        女将晨曦感慨道:

        “主公还是仁慈啊。”

        随即女将晨曦命令所有玄甲军停止斩首。

        命令所有活着的韩国士兵跪下放下武器投降。

        短短半个时辰不断。

        玄甲军依旧收割了三万颗韩军人头。

        剩下七万韩军,有四万受伤,剩下三万茫然无措。

        纷纷跪地投降。

        面对玄甲军也就是三公子赢天抛来的橄榄枝。

        剩下的七万韩军有选择吗?

        没有!

        因为拒绝就是死!

        本来三公子赢天是不想留下来这些韩国士兵的性命的。,

        可是白马川内的战场实在是太惨了。

        他到底还是不忍心。

        决心以后这种事情只交给手下将领去做。

        自己绝不参与。

        毫无疑问。

        那七万韩军想都不想就都投降了。

        随即女将晨曦命令所有士兵将战死的三万韩军掩埋。

        打扫完战场,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十万玄甲军押送七万韩军向百戎草原和秦国交界的大山中转移。

        只有走这条路。

        才不会被秦国发现。

        秦国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强大的一个军队。

        望着韩军离去的背影。

        三公子赢天如释重负。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

        返回秦国。

        不过目前还有一点事没有做完。

        血衣侯白亦非还活着。

        他要去韩国将血衣侯白亦非活捉。

        找出他不老的秘密。

        以及那个密室中女人的秘密。

        时间过去三天,七天。

        整整十天过去。

        韩国训练的十万新军似乎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无影无踪。

        魏国信陵君魏无忌在得到三公子赢天的消息以后。

        也就是骗魏国人说十万韩军已经被他想办法返回韩国境内。

        魏国南部的城池可以随时要回。

        魏国南部的危机已经彻底解除。

        信陵君魏无忌虽然感慨于三公子赢天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十万韩军撤退的。

        但是他目前还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抵御魏国长城那边的冒顿单于的十五万人。

        韩国新郑这边。

        韩国九公子韩非、大将军姬无夜以及整个韩国朝堂瞬间失去了对血衣侯白亦非所率领的十万新军的指挥和消息。

        这让韩国九公子韩非百思不得其解。

        大将军姬无夜以及整个韩国朝堂都莫名其妙。

        这十万韩国新军到底去了哪里?

        可是足足等了十天。

        依旧没有消息。

        就连东皇太一都不知道。

        知道五天后。

        狼狈逃窜的血衣侯白亦非出现在了韩国北边的城池。

        当地守军心急如焚,等着向朝廷如何回复。

        可是血衣侯白亦非并没有多做停留。

        整个人显得有些呆滞。

        一心指向逃跑。

        当当地守军询问他十万新军消息的时候。

        他只是呆傻的回道:

        “一团黑云!像黑云一样的军队!”

        “死了!死了!都死了!”

        然后也不向韩国新郑而去。

        一路向自己的雪衣堡逃窜。

        当即守将得到消息以后。

        不敢耽误。

        直接将这个消息上报给了朝廷。

        当这个消息传到韩国朝堂的时候。

        整个韩国朝堂无不震撼莫名。

        相邦张开地闻言,直接瘫坐在地上,六神无主。

        他无法想象是什么东西能够将十万新军瞬间摧毁。

        当法家申不害得知消息以后。

        震撼之余显得十分平静。

        兀自一个人离开了朝堂。

        走到了韩国王宫的城楼上。

        拔出腰间佩剑。

        指着秦国方向苦笑道:

        “商君!这一次你赢了!”

        “没想到我在韩国变法数十年,竟然到最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也罢!我申不害算是彻底失败了!”

        “商君,就看你的秦国了!”

        “兄弟我先走一程!”

        法家申不害带着深深的绝望。

        站在韩国王宫城楼上自刎而死。

        然后从高高的城楼上摔下,粉身碎骨。

        就跟他这些年在韩国变法训练的新军一样。

        粉身碎骨。

        大将军姬无夜是又惊又喜又怕。

        惊得是十万韩国新军说没就没。

        喜的是血衣侯白亦非没有了跟自己抗衡的本钱。

        怕的是自己以后靠什么控制整个韩国朝堂。

        当韩国九公子韩非知道整个消息以后。

        绝望的看着眼前的地图。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呢?”

        “到底是谁干的?”

        “难道真是秦军?”

        “可秦军战甲并非黑色!”

        “当下任何一个诸侯国的军队战甲都不是黑色!”

        “自然也不是草原百戎。”

        “那么到底会是谁呢?”

        “啊!”

        韩国九公子韩非怒而气急。

        抓着眼前的地图开始撕裂。

        一边撕扯一边疯狂喊道:

        “我十万韩国将士就这么没了?”

        “天呐!”

        等到他撕扯完地图。

        看着眼前一片狼藉。

        泪水不甘的流了下来。

        “赢……天……这一次……又是你吗?”

        “我到底还是败给你了……”

        “败……给……你……了……”

        “噗!”

        韩国九公子韩非怒火攻心。

        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不但从此以后身体不好,而且落下了一紧张就口吃的毛病。

        在这里无声无息的昏厥过去。

        等到东皇太一知道了消息以后。

        不但是深深的绝望。

        他仰望着天空。

        这才明白,天意不可违!历史的车轮谁也无法阻止!

        月神的占卜果然不假!

        噗!

        他所制定的贪狼计划。

        前部分失败,中间部分失败。

        最后一部分……

        东皇太一是多么的不甘心啊!

        在深深的绝望之中。

        他也昏倒了过去。

        而在这时。

        三公子赢天悄悄来到了韩国新郑。

        命令手下告诉赤眉龙蛇天泽立刻放了韩国=懦弱无能的太子。

        并且要求百毒王放了红莲公主。

        只不过后面回来的就是赤练!

        赤眉龙蛇天泽自然是不答应。

        因为他现在得到了解药。

        谁的话都不听。

        也是这段时间。

        他把韩国太子折磨的不成人形。

        甚至脑子都出现了问题。

        这也是三公子赢天计划的一部分。

        他希望未来的韩王就是这种懦弱无能之辈。

        不过三公子赢天告诉他。

        比韩国更加可恶的血衣侯白亦非马上要回来了。

        赤眉龙蛇天泽折磨韩国太子已经非常过瘾了。

        甚至可以说是玩腻了。

        所以赤眉龙蛇天泽便带着驱尸魔百毒王、无双鬼焰灵姬去血衣堡找血衣侯白亦非算总账。

        三公子赢天算准了赤眉龙蛇天泽、焰灵姬、驱尸魔、百毒王、无双鬼都不是血衣侯白亦非的对手。

        所以又去韩国相邦张开地府上请了晓梦大师。

        准备在赤眉龙蛇天泽、焰灵姬、百毒王、驱尸魔、无双鬼跟血衣侯白亦非两败俱伤的时候出手。

        一天后。

        位于韩国新郑东北方向一百多里的雪衣堡。

        每一代世袭侯爵的老巢雪衣堡气氛阴森但设计宏伟壮观,吊桥是唯一入口,桥下是深不见底的云雾缭绕,蝙蝠标志的城门。

        数尊高大的士兵雕像建立在两旁,印着蝙蝠家徽的军旗随风飞舞,一条条红色锁链似乎有着一段段不为人知的往事枯骨照银甲皑皑血衣堡。

        一个充满传说的地方。令人不寒而栗,仿佛一座冰冷的雪山。

        而现在更像是一座坟墓。

        大将军姬无夜以及韩国朝臣。

        因为血衣侯白亦非战败的事情。

        直接在韩王昏迷、太子被绑架的时候。

        剥夺了血衣侯白亦非的爵位。

        同时剥夺了他的兵权。

        现在雪衣堡,连一个驻守的士兵都没有。

        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像极了一个给血衣侯白亦非准备的巨大坟墓。

        就在血衣侯白白亦非准备进入雪衣堡的时候。

        门口出现了他极其熟悉的几个人。

        天眉龙蛇天泽、焰灵姬、驱尸魔、百毒王、无双鬼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白亦非!你折磨了我十年,还让我给你当狗!”

        “反复利用我!今天我们该算总账了!”

        血衣侯白亦非还不知道朝廷对他的处置。

        只是好奇:

        “你不是在新郑绑架了太子吗?”

        “哈哈哈哈!”

        赤眉龙蛇天泽把朝廷对血衣侯白亦非的处置的消息说了出来。

        血衣侯白亦非虽然有些无奈。

        但是也在情理之中。

        看样子。

        他在韩国是待不下去了。

        但是。

        血衣侯白亦非这些逃亡的日子。

        也逐渐从那恐惧的梦魇中缓了过来。

        恢复了之前七分之冷傲。

        “天泽!现在还轮不到你来羞辱我!手下败将!”

        “呵呵!”

        赤眉龙蛇天泽没有废话。

        他一心只想复仇。

        对着形单影只的血衣侯白亦非喝令道:

        “我们一起杀了他!”

        如此。

        血衣侯白亦非和赤眉龙蛇天泽、驱尸魔、无双鬼、焰灵姬、百毒王战成一团。

        而三公子赢天和晓梦大师正在赶来的路上。

        雪衣堡第四层三双眼睛在盯着血衣侯白亦非和赤眉龙蛇天泽一伙人的战况。

        日神道:

        “万能的宇宙之神!咱们不帮助血衣侯白亦非吗?”

        东皇太一咬牙切齿道:

        “他的利用价值虽然不多,但是还有一个地方能够利用!”

        “那就是长生不老!”

        “这厮的实力很强。”

        “等到他受伤之后本神再活捉了他!”

        “本神要折磨他一辈子!”

        “这就是他这一次战败的代价!”

        半刻钟过去。

        血衣侯白亦非着实厉害。

        竟然和赤眉龙蛇天泽、焰灵姬、驱尸魔、百毒王、无双鬼战了平分秋色。

        等到三公子赢天带着晓梦大师赶来以后。

        没想到焰灵姬、无双鬼被血衣侯白亦非打伤。

        驱尸魔和百毒王直接被杀。

        而赤眉龙蛇天泽被血衣侯白亦非斩断了一个胳膊。

        “晓梦大师,之前你答应我的。”

        “现在你就替我制服血衣侯白亦非就可以!”

        “我要活的!”

        三公子赢天自然是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实力。

        所以早就想到了今天。

        早就和晓梦大师约定好。

        晓梦大师也不含糊。

        拔出秋骊直接迎了上去。

        “天地失色!”

        晓梦大师又和血衣侯白亦非战在一处。

        赤眉龙蛇天泽愤怒已极。

        再度加入了战斗。

        “焰灵姬你没事吧。”

        三公子赢天立刻去关心倒在地上被血衣侯白亦非打伤的焰灵姬。

        焰灵姬略带哀怨地依偎在三公子赢天怀中:

        “你怎么才来啊?”

        雪衣堡四层的日神看在眼里。

        竟然十分吃醋。

        不过倒也能理解。

        三公子赢天本就好色。

        焰灵姬又是如此美丽的女子。

        怎么可能逃出三公子赢天的魔掌。

        战斗良久。

        因为血衣侯白亦非之前苦战赤眉龙蛇天泽、百毒王、驱尸魔、无双鬼、焰灵姬。

        再跟实力高声的道家天宗掌门晓梦大师战斗。

        这种车轮战。

        他刚开始还能受得了。

        开始时间一长。

        在赤眉龙蛇天泽不要命的攻击下。

        晓梦大师趁机连连得手。

        已经将血衣侯白亦非全身刺伤十多处。

        血衣侯白亦非本就穿的血色长袍。

        现在在鲜血的加持下。

        更显鲜艳诡异。

        “你投降吗?”

        道家天宗掌门晓梦大师一剑斩断血衣侯白亦非的食指。

        “嘿嘿!”

        血衣侯白亦非只是冷笑。

        “还不投降?”

        道家天宗掌门晓梦大师一剑刺中血衣侯白亦非的肩头。

        “有本事杀了我!”

        “我不可能向一个女人投降!”

        如此,道家天宗掌门晓梦大师把血衣侯白亦非全身刺满了血窟窿。

        (最近状态不好,不知道为啥,没啥灵感,不过再一两章就是本书的大高潮!

        预计还有二三十万字,争取一个月内搞完!感谢一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