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秦时:从签到墨家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魏国要亡!

第三百八十二章 魏国要亡!

        大将军姬无夜看着无比嚣张的罗网杀手掩日。

        居然这个时候登门。

        想来是有大事要商议。

        “掩日,你们罗网上一次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让赢天居然当着那么多韩国人的面羞辱于我!”

        “这件事怎么算?”

        “算个屁!”

        大将军姬无夜直接扔给大将军姬无夜一份书简。

        大将军姬无夜看完之后,瞬间瞪大了眼睛。

        然后立刻将其放到旁边的火灯中烧毁。

        “什么?罗网之主居然想让我出卖血衣侯白亦非和韩国?”

        “你们想的也太多了吧!”

        “我要是出卖了血衣侯白亦非和韩国,以后我将如何自处?”

        罗网杀手掩日冷声命令道:

        “你不要质疑!”

        “也不要怀疑!”

        “你现在应该很清楚你的处境。”

        “要么答应我们,要么选择我们联合血衣侯白亦非。”

        “如果我们和他合作了,等我下次来,就是要取你的项上人头了!”

        “……”

        大将军姬无夜再无之前的自信和慌张。

        看样子无所不知的罗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情况了。

        大将军姬无夜低着头十分无奈:

        “那好处呢?”

        罗网杀手掩日冷冷说道:

        “我们罗网之主说了。”

        “只要你肯合作!”

        “我们不但会维持加强你在韩国的地位!”

        “更会替你除了血衣侯白亦非!”

        大将军姬无夜对于血衣侯白亦非现在十分纠结。

        以前认为血衣侯白亦非是自己手里的一把剑。

        等血衣侯白亦非失控以后。

        他才发现血衣侯白亦非确实是一把好剑。

        不过是一把双刃剑。

        眼下魏国的形势谁都知道。

        无论现在派一个傻子过去指挥还是血衣侯白亦非。

        只要一路稳扎稳打,    必然攻占魏国。

        然后和冒顿单于内外夹击魏国最后的主力。

        但是血衣侯白亦非一旦成功。

        回来之后,第一个就会杀了大将军姬无夜。

        因为他是血衣侯白亦非权利路上的障碍。

        但让罗网杀了血衣侯白亦非。

        他可就少了一个最重要最得力的手下。

        现在大将军姬无夜的选择就是继续使用这把双刃剑还是完全损毁呢?

        现在出卖血衣侯白亦非和韩国。

        一旦血衣侯白亦非回来,还是要找他算账。

        但是不出卖血衣侯白亦非和韩国。

        等待自己的就是死亡。

        大将军姬无夜左思右想,权衡利弊之后。

        最终决定。

        既然不能让血衣侯白亦非为我所用。

        那就谁也不要用。

        毁了他!杀了他!

        罗网杀手掩日看着陷入沉思的大将军姬无夜眼神发狠的样子。

        便知道了结果。

        立刻转身就走。

        “姬无夜,看样子你已经有了聪明的选择。”

        “让九公子韩非成为指挥韩军的人。”

        “他所有的计划,你一定要想清楚。”

        “我们这边会派人来联系你的!”

        望着罗网杀手掩日消失的背影。

        大将军姬无夜诧异道:

        “什么?让九公子韩非指挥韩军?”

        接下来的韩国朝议。

        由大将军姬无夜提出让韩国九公子韩非成为这一次进攻魏国的统帅。

        负责在韩国新郑对正在前面进攻的血衣侯白亦非等十万新军的部署,进攻。

        这一提议虽然让韩国朝臣大惊。

        但是所有人都欣然同意。

        韩国九公子韩非代表是韩国传统的官僚、士大夫、贵族、世族。

        如果最后能取得胜利。

        他们便可以把韩国九公子韩非堂而皇之请入朝堂。

        跟以大将军姬无夜、血衣侯白亦非为首的韩国四凶将进行对抗。

        相邦张开地、四公子韩宇他们的党羽纷纷同意。

        申不害更是欣喜。

        如果有才能出众的韩国九公子韩非指挥他的训练十万新军。

        必然是如虎添翼。

        前线的血衣侯白亦非知道以后。

        虽然十分抗拒。

        但这是东皇太一的意思。

        他也只能默默接受。

        魏国,大梁。

        信陵君魏无忌等魏国朝臣知道韩国十万新军已经成功攻占了魏国城池蒲阳。

        这让负责魏国军政的信陵君魏无忌心急如焚。

        魏国朝议之后。

        信陵君魏无忌立刻返回府邸去找三公子赢天商量对策。

        可是三公子赢天居然在自己屋内和仆人张三喝酒。

        喝酒也就算了。

        三公子赢天居然把信陵君魏无忌府邸里几个漂亮的女仆拉来一起喝酒。

        伺候他和张三享乐。

        “来!给本公子满上!”

        “是,三公子。”

        “也给我满上,来让我亲一个!”

        信陵君魏无忌还没有走到跟前。

        就听到了屋内三公子赢天喝酒、张三调戏自己女仆的声音。

        是那样的快活,是那样的潇洒,是那样的无所顾忌。

        “欸!”

        信陵君魏无忌知道自己有求于三公子赢天。

        在加上三公子赢天安于享乐。

        喜欢女色和美女。

        便忍耐了下来。

        “咳咳!”

        信陵君魏无忌在进入之前。

        还故意干咳了几声。

        可是屋内的三公子赢天和张三没有丝毫收敛的意思。

        张三还好,知道这是信陵君魏无忌的女仆人。

        也就立刻松手。

        可三公子赢天已经喝得微醺,双眼迷离,嘴角迷醉,脸颊微红。

        十分享受。

        “赢天,我的贤婿,韩国已经攻占了我魏国一个城池了。”

        “你怎么还喝酒呢?”

        三公子赢天靠在女仆身上,随口笑道:

        “哈哈哈哈!本公子不在这里喝酒那干什么?”

        “难不成我有撒豆成兵之法?”

        信陵君魏无忌苦笑一阵:

        “也是……”

        “只不过……”

        三公子赢天当即打断道:

        “老泰山,不必担忧。”

        “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内。”

        “现在魏国没有多少兵马。”

        “如何能抵挡韩国十万新军攻打?”

        “丢一个城池也在意料之内。”

        信陵君魏无忌虽然不愿意接受。

        但是不得不承认三公子赢天说的就是事实。

        看着三公子赢天喝醉的样子,再看看他说的话。

        信陵君魏无忌觉得三公子赢天说的都是明白话。

        看样子又在装神弄鬼。

        也就稍微放心了。

        只要三公子赢天喝酒玩乐不影响对付韩国就行。

        便带着催促的语气轻声试探道:

        “贤婿啊,你给你爹写的信,估计快到秦国了吧?”

        三公子赢天点头道:

        “没错,估计就这一两天了。”

        “所以老泰山莫要着急!莫要着急!”

        信陵君魏无忌对于这一城的丢失倒也没有那么放在心上了。

        这个时代,一个城池多次易手也是经常发生的。

        之前是魏国城池。

        现在落入韩国手里。

        等到秦军赶来,再夺回来便是。

        便不再逼迫三公子赢天。

        “好吧,老夫知道了。”

        三公子赢天迷糊的靠在女人怀中。

        端起酒樽摇摆着手对着信陵君魏无忌请求道:

        “老泰山,    要不然咱们一起喝点?”

        “我看你最近操劳的白发越来越多咯。”

        “还是要多保重身体啊!”

        “……”

        信陵君魏无忌听着三公子赢天的混账话。

        气的是吹胡子瞪眼。

        他的国家现在正在被人攻击,占有。

        三公子赢天居然要求他跟着一起喝酒享乐。

        信陵君魏无忌他哪有这个心情啊。

        本来想骂几句再走。

        但是考虑三公子赢天确实有才能。

        目前还需仰仗。

        便也就忍了下来。

        婉转的说道:

        “我老了,喝不动了,你们慢慢喝吧。”

        信陵君魏无忌虽然没有发作出来。

        但是他走前一甩长袖,足见内心的愤怒。

        “哈哈哈哈!”

        三公子赢天忽然瞪了眼睛,望着信陵君魏无忌背影冷笑。

        随后。

        信陵君魏无忌便把三公子赢天给他说的消息。

        进入王宫传达给了魏王。

        魏王也知道现在的处境。

        那就是眼下能救魏国,帮助魏国抵御燕国的只剩下旁边的秦国了。

        虽然有些丢人,但是好在落个亡国的下场。

        信陵君魏无忌一离开魏国王宫。

        魏王便叫来了大司空魏庸。

        将三公子赢天告诉信陵君魏无忌秦国一定会出兵的事情告诉了大司空魏庸。

        魏国大司空魏庸又把这件事告诉了黑袍怪人妖火。

        黑袍怪人妖火又把这个消失告诉了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告诉了韩国九公子韩非。

        韩国九公子韩非的消息以后,派流沙的墨玉麒麟去秦国打听。

        但是这件事乃是当着大将军姬无夜的面说的。

        结果最后消息,大将军姬无夜又通过罗网告诉了三公子赢天。

        三日后。

        血衣侯白亦非率领十万新军再克一城!

        魏国朝议之后。

        信陵君魏无忌再度来寻找三公子赢天。

        结果来到府邸一问。

        三公子赢天竟然带着仆人张三去了青楼喝花酒。

        这可气坏了信陵君魏无忌。

        立刻亲自骑马起青楼寻找三公子赢天。

        而此刻三公子赢天左拥右抱,喝的比上次还要迷糊。

        张三则是搂着五个歌姬去享乐了。

        “滚!”

        信陵君魏无忌对着喝晕了的三公子赢天左右歌姬直接骂走。

        “……”

        那几个歌姬灰溜溜地走出雅间。

        三公子赢天慢慢睁开眼一看是信陵君魏无忌。

        再度闭上了眼睛。

        “赢天,韩军又攻克我魏国一座城池!”

        “你身为负责对付韩军的统帅,居然还出来逛青楼,喝花酒?”

        三公子赢天闭着眼睛笑道:

        “老泰山,别急嘛。”

        “我已经受到了我君父的消息。”

        “他已经派秦军准备出发了?”

        信陵君魏无忌闻言大喜:

        “当真?”

        三公子赢天随即从袖子里掏出一份伪造的秦国秦候嬴霸给他的书信。

        信陵君魏无忌打开一看。

        果真如三公子赢天所说。

        秦国秦候嬴霸准备派十万秦军,由秦国名将王翦亲自统帅起来攻打韩军。

        这一下让信陵君魏无忌喜上眉梢。

        因为现在着急也没用。

        必须要等到十万秦军到来才能挽回败局。

        便不再打扰三公子赢天。

        五天后。

        血衣侯白亦非率领十万韩军再度攻克魏国一座城池。

        而现在韩军所在的位置距离魏国大梁已经不足两百里了。

        可信陵君魏无忌迟迟没有等到三公子赢天所说的十万秦军。

        等到朝议之后。

        再度寻找三公子赢天。

        结果这一次没有人知道三公子赢天去了哪里。

        等到夜里的时候。

        下人这才向信陵君魏无忌汇报。

        “三公子赢天回来了!”

        信陵君魏无忌立刻起身去寻找三公子赢天。

        因为现在形势十万火急。

        信陵君魏无忌逐渐失去了耐心和部分信心。

        等他来到三公子赢天房间门口。

        却发现三公子赢天和张三手里拿着鱼竿和鱼篓。

        气的信陵君魏无忌直接喝道:

        “赢天!你居然还有功夫去钓鱼?”

        三公子赢天坦然一笑:

        “对啊!今天钓了十多条大鱼。”

        “我看我和张三两个人也吃不下。”

        “不如这样,两条我和张三一会烤着吃了。”

        “剩下的分给下人好了。”

        “哎呀!”

        信陵君魏无忌听着三公子赢天的混账话。

        气的直接对着张三手中提着的鱼篓就是一脚。

        哒哒哒!

        鱼篓中的十条大鱼全部掉了出来。

        在地上不停地打滚。

        三公子赢天见状诧异道:

        “老泰山,    你这是何意?”

        气愤的信陵君魏无忌怒道:

        “我何意?”

        “老夫倒是想问问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来魏国帮助我们魏国吗?”

        “这十多天以来。”

        “你不是聚众喝酒,    就是逛青楼、喝花酒,    今天居然他娘的……他娘的钓鱼!?”

        “赢天!你到底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

        三公子赢天和张三赶紧蹲下身子把鱼往鱼篓里装。

        一边装一边无所谓地说道:

        “我还以为什么事。”

        “原来就这点事啊?”

        信陵君魏无忌气的一脸通红:

        “什么叫这点事?”

        “这都火烧眉毛了!你居然还说就这点事?”

        三公子赢天置之一笑:

        “老泰山,看你这个情况和态度。”

        “难不成血衣侯白亦非率领的十万韩军打到大梁了?”

        信陵君魏无忌见三公子赢天跟他谈起了正事。

        也就态度稍微缓和了一点:

        “今日韩军再克一城!”

        三公子赢天诧异道:

        “什么?”

        信陵君魏无忌气道:

        “你现在知道急了?”

        “知道怕了?”

        三公子赢天却摇头道:

        “不是!”

        “韩军这么废物吗?”

        “怎么才攻克了一座城池?”

        “我还以为打到了大梁了呢。”

        “……”

        听着韩国九公子韩非的混账话。

        信陵君魏无忌现在以为这个赢天不是秦国人。

        而是韩国派来的误国害民的奸细。

        居然希望血衣侯白亦非所率领的十万韩军攻打到魏国都城大梁。

        这让魏国人信陵君魏无忌如何能接受得了。

        当即是差一点气死过去。

        见三公子赢天既然这么对他,对魏国。

        那他也就不客气了。

        本想拔出腰间佩剑一剑杀了三公子赢天。

        但是害怕伤了三公子赢天又担心打不过赢天。

        气的原地转圈圈,四处寻找教训三公子赢天的东西。

        找了半天,盯上了三公子赢天手中的鱼竿。

        信陵君魏无忌两个箭步。

        一把夺过三公子赢天手中的鱼竿。

        对着三公子赢天就要抽打。

        三公子赢天大笑道:

        “老泰山!你这是何意?”

        三公子赢天赶紧抓住暴怒的信陵君魏无忌的手。

        信陵君魏无忌着实是被三公子赢天气坏了。

        白天在在朝堂为魏国前途操心费力。

        晚上了还要被三公子赢天气。

        心里是越想越不痛快。

        “赢天!你居然还问我是何意?”

        “老子我今天就告诉你我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

        三公子赢天见信陵君魏无忌要动真格的。

        自己又不能跟他动手。

        搞不好直接把信陵君魏无忌的一把老骨头给打断了。

        所以赶紧撒开信陵君魏无忌的手。

        跟个猴一样就蹿上了房。

        信陵君魏无忌也是垂垂老矣。

        自然不能轻易翻墙而上。

        举着鱼竿对着屋顶上的三公子赢天骂道:

        “赢天!你这个小畜生!”

        “往我对你这么好!”

        “你居然盼着我魏国灭亡!”

        “你今天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

        “老夫就是豁出去这把老骨头不要!”

        “也要赶在韩国人打来之前!先弄死你这个魏奸!”

        “哈哈哈哈!”

        三公子赢天一听就乐了。

        不过笑了一阵子,也不准备继续调戏老头了。

        瞬间严肃道:

        “老泰山,你先别急!”

        “听我说完!”

        “……”

        信陵君魏无忌抓着鱼竿大口喘气。

        三公子赢天这才认真道:

        “老泰山,你可别认为我一天玩耍呢。”

        “其实我不比你操心。”

        “你看啊,目前血衣侯白亦非所率领的十万韩军兵锋正盛。”

        “十天之内,连克魏国三座城池。”

        “可是咱们手里有兵吗?”

        “有!也就是魏国的两万多老弱病残,你让这些人跟血衣侯白亦非的十万新军打。”

        “无非就是让这两万老弱病残士兵送死。”

        “我之所以还在静观其变。”

        “就是为了诱敌深入。”

        “加深他们的战略纵深!”

        信陵君魏无忌不解道:

        “何谓诱敌深入?”

        “何谓加深他们的战略纵深?”

        三公子赢天反问道:

        “老泰山,您也是当世名将,当年窃符救赵,被世人传为美谈。”

        “您比我咚打仗。”

        “那我问您,大规模兵团作战最重要的是什么?”

        信陵君魏无忌自信道:

        “自然是兵力!”

        “错!”

        三公子赢天解释道:

        “大规模兵团作战最重要的是后勤粮草!”

        “如果后勤粮草跟不上!”

        “你就占领再多的城池都没用,都守不住。”

        “血衣侯白亦非率领的十万新军自持魏国目前兵力短缺。”

        “所以才肆无忌惮的进攻。”

        “而我之所以这些日子一直都没有做出什么部署。”

        “就是没有部署就是做好的打法!”

        “哼!”

        信陵君魏无忌不服道:

        “你这是什么奇谈怪论?”

        “老夫也是知兵用兵之人。”

        “从没有听说过你这种奇谈怪论!”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三公子赢天则耐心解释道:

        “我若是对血衣侯白亦非所率领的十万新军进攻的城池做出部署。”

        “做出阻击,一定会延缓血衣侯白亦非所率领的十万新军的进攻速度。”

        “不做部署,这样会加快血衣侯白亦非所率领的十万新军进攻的速度!”

        “如此一来!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血衣侯白亦非所率领的十万新军快速进攻,不断地进攻!”

        “让他们士兵骄傲,认为攻占魏国不过是探囊取物罢了。”

        “然后利用他们的骄兵的心态。”

        “诱敌深入!”

        “根据我的观察。”

        “血衣侯白亦非目前是直线进攻魏国。”

        “被攻占的城池都是呈一字型。”

        “我断定血衣侯白亦非必然是想直捣黄龙,直接攻占魏国大梁。”

        “从而逼迫魏国其他地方直接投降。”

        “这种的打发的好处就是可以速战速决。”

        “但是坏处就是进入了咱们的战略大纵深。”

        “他们急于进攻的速度越快,他们的粮草补给就越赶不上。”

        “粮草补给的速度越赶不上,按照我的意思。”

        “在魏国都城大梁附近准备一场反击战。”

        “只要成功,韩军十万新军必然全部藏身于此。”

        “彻底解决韩国对于魏国的威胁。”

        信陵君魏无忌听后捋着胡子陷入了沉思。

        三公子赢天的谋划不可谓不大胆。

        但是确实可以做到出其不意。

        利用他们骄兵的心态。

        只要打败他们一次,即便不能全歼。

        韩军必然全线撤退。

        只不过这样做的话风险太大。

        毕竟是在魏国都城大梁附近。

        这让信陵君魏无忌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可以一想,目前手中无兵,秦国十万大军还在赶来的路上。

        三公子赢天所说的办法。

        估计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信陵君魏无忌在心中默认了三公子赢天的计策以后。

        皱着眉头担忧道:

        “你说的不错!可是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你们秦国十万大军必须赶来啊!”

        “可是到现在,老夫都没没有收到秦国进入魏国边境的消息啊。”

        三公子赢天心中无奈不已:

        老泰山,我看你是真糊涂了!

        若是我十万秦军来了。

        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驱虎吞狼之策固然可行。

        但是其解决就是被虎狼吃了。

        而这个虎狼就是虎狼之国秦国。

        面对如此局势,三公子赢天就算是真的请来了十万秦军。

        他爹嬴霸面对无力防守的魏国会不动心?

        到时候自己劝都没用。

        所以三公子赢天继续哄骗道:

        “老泰山,我赢天何时骗过您?”

        “秦军就在路上!就在路上!”

        “相信我赢天!”

        “……”

        信陵君魏无忌无奈。

        只能勉强相信三公子赢天的话。

        那就是秦国十万大军就在赶来的路上。

        “哼!算你小子今天说了点人话!”

        信陵君魏无忌将手中的鱼竿一扔。

        便立刻进魏王宫,向魏王汇报。

        毕竟魏国亡了,他这个魏王也就做到头了。

        三公子赢天站在屋顶上看着信陵君魏无忌匆匆离去的背影。

        摇头叹息道:

        “老泰山,别人利用你,这一次,我也要小小的利用你一下你了。”

        “毕竟是为了魏国,为了秦国。”

        信陵君魏无忌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魏王宫。

        单独面见了魏王。

        将三公子赢天所说的诱敌深入然后趁机打反击战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魏王十分满意。

        等到信陵君魏无忌一走。

        魏王又跟大司空魏庸商量。

        魏国大司空魏庸当时很是赞同三公子赢天的诱敌深入、趁机反击的打法和策略。

        魏王见自己的心腹之臣魏国大司空魏庸都认同了。

        那就没有问了,对三公子赢天的策略十分满意和信任。

        其实魏王之所以愚蠢到会相信魏国大司空魏庸。

        这一切其实都怪当年信陵君魏无忌窃符救赵。

        手下门客锤杀晋鄙。

        这件事虽然被后世传为美谈。

        但是这种公然挑衅王权的事情对于前任魏王、现任魏王震撼极大。

        今日信陵君魏无忌可以窃符救赵,明日是不是窃符造反?

        所以在信陵君魏无忌窃符救赵之后。

        历任魏王都对信陵君魏无忌表面十分信任,暗地里十分猜忌。

        再加上信陵君魏无忌把持魏国朝政多年。

        大部分大臣都唯信陵君魏无忌马首是瞻。

        所以历任魏王都会挑出来一个听自己话对自己效忠的相邦。

        跟信陵君魏无忌做对,这样可以达到朝堂上的一种平衡。

        也就是帝王心术之一。

        而这一次选择心腹大臣则是魏国大臣魏庸。

        可魏国大司空魏庸这一次也不例外。

        将信陵君魏无忌告诉魏王的三公子赢天的策略计谋又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黑袍怪人妖火。

        黑袍怪人妖火又告诉了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则告诉了韩国九公子韩非。

        当然,大将军姬无夜也知道了。

        因为没有人会怀疑大将军姬无夜会出卖韩国。

        韩国九公子韩非在得知了三公子赢天诱敌深入和打伏击战的想法不由得赞叹道:

        “赢天,你好计谋!虽然这一次我韩非胜之不武,可战争中没有小人君子之分。

        只有胜利失败之别!

        为了打败你!也怪不得我了!”

        韩国九公子韩非看着魏国黄图(地图)命令大将军姬无夜。

        通知在前面带兵冲锋的血衣侯白亦非。

        放慢进攻魏国的速度,稳扎稳打,暂停进攻。

        一定要等到粮草准备好了之后,再攻击魏国。

        然后韩国九公子韩非便在魏国黄图上寻找适合打伏击的地方。

        经过仔细观察和计算。

        韩国九公子韩非总共选了三个地方。

        认为这三个地方最适合打伏击。

        一个是魏国都城大梁附近的白马川。

        另外两个是牛沽大岗和打草滩。

        找到这三个地方以后。

        韩国九公子韩非早已胸有成竹。

        仿佛已经看到了三公子赢天所在的魏国被韩国吞并。

        三公子赢天失败的场景。

        不由得嘴角得意的上扬。

        身在前线的血衣侯白亦非收到了大将军姬无夜给他的韩国九公子韩非的命令。

        那就是暂停进攻。

        因为韩军进攻太快太顺利。

        已经跟负责后勤粮草的部队拉开了将近三百多公里。

        如果韩军继续猛攻的话。

        和粮草后勤部队拉开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这样对于韩军极为不利。

        血衣侯白亦非打的正高兴。

        但是十分不爽。

        但也十分理解。

        他明白韩国九公子韩非这么命令他的原因。

        无奈。

        血衣侯白亦非立刻命令部队暂停进攻。

        派出一部分人马接应粮草后勤。

        要不然打着打着士兵没饭吃了。

        必然闹成哗变。

        韩国十万新军在韩国九公子韩非的运筹帷幄之下。

        诡异的是竟然在未来七天停止了进攻。

        消息传到了魏国。

        魏国朝堂一时之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唯独大司空魏庸低着头偷笑:

        韩军厉害吧?我告诉的消息!哈哈哈哈!

        但是有目光短浅的臣子居然还高兴了起来。

        有的大臣甚至提出就跟韩国现在所占领的城池为韩国和魏国的边界。

        魏王倒是无所谓,反正不影响他这个魏王。

        但是信陵君魏无忌不干了。

        这要是让秦国占了也就占了。

        毕竟魏国和秦国之前是世仇。

        而且秦国现在十分强大。

        败给人家不丢人。

        但是输给一个小小的韩国!

        蕞尔小国!弹丸之地!

        魏国他丢不起这个人。

        信陵君魏无忌第一个不答应。

        向魏王建议死战到底!绝不以和!

        那些臣子一听信陵君魏无忌都这么说了。

        也就是没屁放了。

        魏王表面上答应信陵君魏无忌的建议。

        实际上心里在骂娘。

        他不想战争,指向安心的当他的魏王,仅此而已。

        对于目前诡异的局势。

        信陵君魏无忌只知道这个消息只有他、三公子赢天、魏王三个人知道。

        那么不应该是出内奸了。

        而是韩国那边出现了一个能人在指挥战争。

        在朝议之后。

        立刻向三公子赢天询问情况。

        三公子赢天正要带着张三去妓院潇洒。

        结果在门口装了个正着。

        信陵君魏无忌也是懒得废话。

        直接将目前韩军诡异的形势说了出来。

        三公子赢天则淡定道:

        “没事,没事,不管他如何用兵,都在我的计算之内。”

        三公子赢天说着就上了腾龙车辇。

        信陵君魏无忌急道:

        “你到底在盘算什么?”

        三公子赢天淡定道:

        “我之前说过啊,我已经主战场定在了魏国都城大梁附近。”

        信陵君魏无忌还是那个担忧:

        “可是我担心韩军狗急跳墙,直接猛攻大梁啊!”

        三公子赢天解释道:

        “没事没事,咱们依据有利地形打伏击战。”

        “信陵君,您似乎对我越来越没有信心啊?”

        “难道您完了当年我支持的咸阳之战了吗?”

        “……”

        信陵君魏无忌陷入了沉默。

        “好吧。”

        三公子赢天这才出去潇洒。

        四天之后。

        韩军后勤粮草已经准备完毕。

        血衣侯白亦非在韩国九公子韩非远程指挥下。

        继续进攻魏国。

        这一日,血衣侯白亦非率领的十万韩军再克一城。

        魏国再丢一城!

        魏国朝议之后。

        有部分臣子指责信陵君魏无忌当初没有利用韩军修整的几天里跟他们议和。

        当即被信陵君魏无忌当朝怒骂了一阵。

        信陵君魏无忌退出朝议后。

        返回府邸寻找三公子赢天汇报此事。

        可是府中手下交代,三公子赢天带着张三又去妓院潇洒了。

        好在信陵君魏无忌这段时间已经习惯。

        虽然生气,但是没有之前生气。

        便再次来到了妓院雅间找到了三公子赢天。

        三公子赢天让左右歌姬退下。

        信陵君魏无忌开开门见山。

        直接说出了此事。

        三公子赢天则更加淡定和自信:

        “老泰山,不妨事,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现在信陵君魏无忌最担心的就是十万秦军到底能不能来。

        三公子赢天笑着给出了解释:

        “不妨事,您老多虑了。”

        “因为魏国各地的士兵大部分都被征召。”

        “现在各个地方,都没有什么士兵管理。”

        “搞得现在人心惶惶,很少出门。”

        “其实十万秦军已经秘密进入魏国。”

        “就要是要打血衣侯白亦非十万新军一个措手不及!”

        信陵君魏无忌忽然眼前一亮:

        “那十万秦军现在何处?”

        “你准备在哪里打一场伏击?”

        三公子赢天生怕信陵君魏无忌听不到。

        朗声道:

        “魏国都城大梁西北六十里的饮马川!”

        “饮马川两面环山,前有有入口。”

        “可以藏兵,也可以打附近。”

        “若是韩军直奔魏国都城大梁。”

        “那就让秦军突然从韩军侧翼杀出!”

        “如果他们不急于攻打魏国都城大梁。”

        “那就想办法诱敌至白马川附近!”

        信陵君魏无忌对于三公子赢天的安排十分满意和信任。

        当即激动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

        三公子赢天摇头晃脑道:

        “自然是真的额!难道我还能耍你不成?”

        “别忘了,我也在魏国大梁,我跟血衣侯白亦非可是死仇!”

        “他要是杀入了魏国大梁,第一个杀的不是你们,而是我赢天。”

        信陵君魏无忌捋着胡子微笑道:

        “这你倒是没骗我,之前跟你去韩国的典庆给我说了你跟韩国那些权势之人的关系可谓是水火不容。”

        “行了,老夫知道了。”

        信陵君魏无忌便没有继续打扰三公子赢天在这里享乐。

        而是将这个重大且重要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魏王。

        如之前一样。

        魏王找魏国大司空魏庸商议。

        魏国大司空魏庸又告诉了黑袍怪人妖火。

        黑袍怪人妖火又告诉了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又告诉了韩国九公子韩非。

        而大将军姬无夜就在韩国九公子韩非旁边。

        可韩国九公子韩非得到这个消息以后。

        是满脸的震惊和疑惑:

        “怎么可能?”

        “我流沙墨玉麒麟传来消息。”

        “今日秦候正在为会盟诸侯,东西相王的事情准备。”

        “根本就没有出兵。”

        “十万秦军去魏国,只能经过函谷关。”

        “可是怎么可能不露一点风吹草动?”

        韩国九公子韩非摸着下巴看着魏国、秦国地图。

        不断地盘算,不断地思考,不断地观察。

        最后歪头道:

        “莫非有诈?”

        “赢天,你又在搞什么鬼把戏?”

        韩国九公子韩非立刻让大将军姬无夜替他传令给前线的血衣侯白亦非。

        让他即刻派出一小股骑兵,去魏国大梁附近的白马川调查。

        几日后,血衣侯白亦非那边传来的消息就是。

        白马川没有伏兵,更没有秦军。

        韩国九公子韩非得到血衣侯白亦非的消息以后。

        更是大惑不解。

        完全被得来的两种情报给搞蒙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赢天!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说你要是骗我们韩军说秦国十万大军要来增援魏国还行。”

        “最起码可以起到震慑的作用。”

        “可你为什么要骗魏国人?”

        “赢天,我还真是搞不懂你了。”

        不过这一次血衣侯白亦非不仅送来了消息。

        更是多了一个心眼。

        让之前去探查白马川的骑兵绘制了一副白马川的地形图。

        韩国九公子韩非经过仔细观察,分析道:

        “既然白马川确实没有伏兵,也没有藏兵。”

        “但是赢天这小子既然这么布置,必然有其用意。”

        “再者白马川位于魏国都城大梁附近,适合隐藏伏兵。”

        “如果真的有,到时候里因为爱和,再加上人家魏国打的是守城保卫战。”

        “一旦里应外合,对于韩军可是莫大的威胁。”

        “看来只能先发制人了!”

        韩国九公子韩非随即通过大将军姬无夜对血衣侯白亦非下令。

        不管有没有秦军。

        一定要在秦军魏军之前占领白马川。

        一旦占领白马川,进可攻,退可守,可进可退。

        怎么都不吃亏。

        并且让血衣侯白亦非就在白马川中设立中军大帐。

        然后等待他的消息。

        又是三天过去。

        血衣侯白亦非率领的韩军再克一城。

        这一次比之之前。

        情况有所不同的是。

        这一次韩军已经进攻到魏国都城大梁之前的城池了。

        如此一来。

        血衣侯白亦非的十万韩军再往前。

        就是魏国都城大梁。

        这一下让整个魏国朝堂大为紧张。

        朝议在一片争吵中进行。

        信陵君魏无忌赶紧返回府邸询问三公子赢天。

        这一次出奇的是,三公子赢天哪都没有去。

        也没有喝花酒,也没有逛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