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一箭数雕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一箭数雕

        夜半之时,李治派人将萧瑀、崔信、褚遂良等人请入帐内,面容澹然道:“军情紧急,稍后全军用饭过后,连夜拔营南下,一路急行军抵达华胥陵与鄂国公会师,在此期间,诸位辛苦一些。”

        萧瑀心中惴惴,他给薛万彻、皇帝分别送去书信,算一算时间,如果薛万彻果真对他的话相信,要不了多久也就该渡过渭水南下,寻着晋王大军足迹而来。

        可这个时候晋王却忽然下令连夜拔营……

        难不成事情已经泄露?

        自己分别送信的知情者,唯有两个接信人薛万彻、刘自,再加上一个褚遂良。

        褚遂良是没理由出卖自己的,自己之所为也附和褚遂良的利益,出卖了自己他又能有什么好处?

        薛万彻也不可能,其人粗鄙愚笨,要么对自己的信笺弃之不顾、置若罔闻,要么直接渡河南下。若说他对晋王死忠,将自己的信笺透露给晋王知晓,绝无可能。

        虽然之前薛万彻公然违背皇帝军令没有渡河攻击尉迟恭,但也正因如此,以萧瑀对薛万彻的了解,怎么看,薛万彻也不像是晋王的人,况且薛万彻最为信任之人是房俊,有房俊在,薛万彻又怎么会背叛皇帝?

        唯一有可能泄露消息的,就只剩下刘自……

        无论是否刘自泄露了消息,萧瑀心中都自暗暗后悔。除去他与刘自的交情,更认为刘自如今与房俊等军方势成水火、彼此不容,有这样一个好机会可以在军方的领域内立下大功,其人正该全力以赴。

        却忘记其人原则性极差,只知利益、毫无品德……

        心中暗自揣测,口中问道:“不知到底是何军情,居然这般紧急?”

        兵卒行军一日,到了晚间必然好好生歇息,尤其是当下晋王麾下这般构成复杂的军队,番号繁杂、互不统属,即便山东私军内部也因为各家的势力不同而划分出不同阵营,若是这般连觉都睡不好,很难保证高昂的士气与稳定的军心。

        若非十万火急,断然不可这般行事。

        李治却并未详细说明,只澹然道:“虽然紧急,但本王已经有妥善解决之法,诸位不必在意,稍后便请随军南下。”

        萧瑀与褚遂良互视一眼,都不吭声。

        ……

        会议简短扼要,没什么集思广益,李治早已心有定计,半个时辰之后,大军便陆续拔营启程,浩浩荡荡向南而去。

        崔君实骑在战马之上,穿着一身甲胃,手摁着腰间横刀,面对聚集在身前的一万清河崔氏私兵,大声鼓劲、振奋士气:“……此战乃是为大军断后,面对凶残强悍的右武卫,势必损失惨重,即便是我也有可能葬身军中。但尔等却要知晓,这一战不是为了别人而打,而是为了我们清河崔氏!此战无论胜败,只需将右武卫拖在这里两天便算是完成任务,今日清河崔氏在这里死多少人,他日朝廷便会允可清河崔氏组建多少人的私军,世世代代、与国同休!普天之下门阀林立,但除去皇室,能够与清河崔氏并肩而论者,绝对没有!”

        虽然这一万人并非各个都是崔氏子弟,但绝大多数都是崔氏奴仆、庄客、佃户,世世代代依托崔氏而生,对崔氏的崇敬、恐惧早已根植心中,都明白自身与崔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故而此刻听闻崔君实一番演说,顿时士气高涨,欢呼震天。

        崔氏若当真成为天下第一门阀,水涨船高,每一个崔氏子弟以及受到崔氏庇护的奴仆都会从中受益,这样的道理大家都懂得。

        更何况还有崔君实这样崔氏最为杰出的子弟与大家并肩奋战,即便面对强敌,何惧之有?

        ……

        门阀之所以传承至今且长盛不衰,在于其太平之时侵吞资源反哺族人、乱世之时庇护族人。“团结就是力量”这句话古人早已知之,以同一血脉为纽带的族人们齐心协力、力争上游,久而久之,门阀世家自然形成。

        没有人不怕死,但是在不得不死的时候,个人是死亡能够使得门阀更为强盛,反过来自己的妻儿亲卷得到更好的关照,死亡也就不是那么可怕了。

        ……

        萧瑀乘车出发之时,得知李治已经命令清河崔氏的一万私军留下镇守营地,狙击有可能前来的朝廷大军,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以清河崔氏私兵之战力,岂能是如狼似虎的右武卫的对手?败亡乃是必然之事,全军覆灭也不是不可能。如此,借薛万彻之手削弱山东私军的目的已经达到。

        而且就算清河崔氏全军覆灭,也定然可以将右武卫阻截在此一段时间,足够晋王大军南下与尉迟恭会师。

        局势虽然略有变故,晋王实力有所削减,但大局不变,晋王仍有可能最终获胜……

        这正是萧瑀所期望的。

        借薛万彻之手削弱山东私军的实力,而薛万彻的“背叛”则让晋王对宇文士及有所不满,使其地位下降、信任不足,且晋王争夺皇位的可能性依旧存在。

        一箭数凋,局面完美。

        *****

        薛万彻接到萧瑀书信的时候,很是烦恼了一阵。

        信笺之中,萧瑀提及“大将军违逆陛下军令,天下人已然尽知您之立场”,这话薛万彻认可,之前做出违背军令的姿态就是要迷惑旁人,认为他已经被丘行恭说服投靠晋王,看来做得还不错,连萧瑀这样的人也被骗过。

        但接下来“然大将军之依附并未得晋王之重视,更难以超越山东私军之重要,且晋王麾下十万大军皆乌合之众,如今更连潼关业已沦陷,可谓前途渺茫、及及可危,大将军何必弃明堂而取暗室?”这样的话,让薛万彻想了半天才能弄明白。

        这是游说我反了晋王、重回陛下怀抱?

        可晋王之所以潜逃出太极宫且能够快速拉起部队竖起反旗,明目张胆的争夺皇位,不正是因为萧瑀的全力支持么?

        你萧瑀背叛皇帝,将所有赌注押在晋王身上,然后跟我说晋王已经不行了,败亡乃迟早之事,应该想办法与晋王划清界限,重新争取陛下的信任?

        薛万彻觉得脑水不够用,弄不清萧瑀的意图。

        “当以会师之名渡河而来,趁其不备骤然突袭,必可击溃叛军、立下大功,陛下之嘉奖自会如期而至,大将军前途一片光明……”

        薛万彻摸着下巴,将这封信给几个亲信看了,询问何意。

        “看来萧瑀已经对晋王的前途心怀忧惧,想要从晋王的车上下来,但苦于不能得陛下之宽宥,故而想要以此来作为转圜之阶,如若事成,陛下再是不满也难以对其惩处。”

        “但是对于将军来说,却是好事一桩,咱们原本就是陛下的人,若能趁此机会击溃叛军,必然是平叛第一功,一个国公的爵位必然跑不了的。”

        “万一这是晋王的诡计呢?故意引诱咱们前去,未等咱们站稳阵脚便骤然袭击,就算晋王麾下乃是乌合之众,咱们也必然损失惨重。到时候陛下责罚下来,将军难辞其咎,此事不妥。”

        ……

        麾下将领七嘴八舌,有的说这是个好机会,可以拿下平叛第一功,有的说这是个陷阱,只要咱们渡河,怕是就要遭受突袭……吵得薛万彻脑仁疼。

        他是勐将不假,但绝对不是个智将,对于那些阴谋诡计着实无力应付,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拙于谋略,故而打仗的时候素来直来直去、不玩花活,一力降十会。

        “派人渡河前往长安,将这封信给越国公送去,询问越国公应该如何应对。”

        咱自己脑子不好使,看不透萧瑀玩的什么把戏,那找一个脑子好使的问问不就行了?

        薛万彻很是自得,古往今来没有哪个名臣名将能够事必躬亲,人力有时而穷,身边必然有各种各样的人才予以辅左才能成就旷世伟业。所以咱既然有房俊这样可以相信又能力卓越之辈,岂能放着不用?

        麾下将领知道自家将军对房俊可谓言听计从,所以不敢违逆,当即有人连夜前往长安送信。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然而未等送信人出营,陛下的军令已经抵达……

        “将计就计啊……”

        薛万彻看完军令,再不犹豫。

        他最烦的是做决定,想要在纷乱的局势当中选择一条正确路线是一件极其困哪的事情,但既然有陛下的军令,那么就不必自己去选择了,依令行事即可。

        这是他所擅长的……

        薛万彻当即召集将校,宣读了陛下军令,然后下令全军整备,继而拔营沿着渭水向东运动,抵达泾水、渭水交汇之处,选取河道狭窄之处横渡渭水,而后沿着霸水一路南行。

        与此同时,派人联络晋王,说是“左右屯卫已然在渭水南岸集结,蠢蠢欲动,不日将渡河攻击我军,无奈之下,只能渡过渭水与晋王会师,合兵一处杀奔长安”……

        右武卫骤然开拔,浩浩荡荡的渡过渭水一直向南,马上引发整个关中的震动。

        /2/2261/32102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