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南宋异闻录在线阅读 - 第509章 捷径

第509章 捷径

        海伦倒不是矫情女子,先前是误以为杨瀚轻薄,虽在险境中,也不肯就范。

        现在知道误会了人家,便也不至于为了露个肩膀、露个大腿就哭哭唧唧、寻死觅活。

        只是,她仓促蹲身,手忙脚乱地提起裤子的动作,也是搞得她仙气全无,颇有窘意。

        杨瀚也很是尴尬,爬起来急忙转移话题,轻轻一摆手,示意海伦赶紧离开这险地。

        白素自然也不可能带着他们往前走了,三人蹑手蹑脚,回了教皇的书房。

        房门一关,白素便沮丧地道:“我本打算,先跟教皇打声招呼,你这里尽管尝试,若一而再不得其法,便向教皇讨一艘大船,从这里离开,前往三山,谁料,教皇如今却是自身难保了。”

        海伦听话听音儿,已经隐约明白,不由吃惊道:“你们要去三山?

        我可不去,我要回西蓬莱。”

        白素道:“我们本来也没打算把你带来方壶啊,只是,你要回蓬莱,万万不可暴露你的本来身份,西蓬莱不信仰主,在这里是受岐视的,若是再被裁判所怀疑了你的身份,那就更糟了。”

        海伦逞强道:“这个却不劳姑姑担心,我幼时曾游历诸国的,能混过去。”

        杨瀚道:“这样就好,既然教皇已经这般模样,咱们也不必跟他打招呼了,不然困在这儿,麻烦不比回到你的蓬莱宫少。

        我这就启动五元神器,尝试另一种组合。”

        海伦退了两步,道:“我不跟你走,我要回蓬莱,一会儿我偷偷潜出去。”

        杨瀚道:“既然这样,你且站远一些,只要不在一丈之内,就不受影响。”

        海伦一听,赶紧站远了些,足足两丈开外。

        白素好奇地道:“这神器,只能将方圆一丈之内的人转移走么?

        倒真是暗合神物之理呢。

        道经有云说:方丈乃人天教主,度世宗师,演龙门之正法,撑苦海之慈航,作全真之模范,律门之纲领,非有道之师,不可立也。

        而佛家《维摩诘经》也说,维摩诘菩萨所住的卧室虽仅仅一丈见方,却能容纳二千师子之座,实有不可思议之妙。”

        杨瀚没好气地道:“值此关头,还在拽文。

        佛教有了,道教也有了,那人教有没有啊?”

        白素扮个鬼脸儿,俏皮地道:“当然有啦,人教有云:丈夫丈夫,一丈之内为夫。”

        杨瀚摇摇头,倒是有些佩服她了。

        不管多紧张多严重的环境,她总能插科打诨,让人放松下来。

        杨瀚取出五元神器,道:“我前些天在蓬莱,还揣摩出几种组合之法,且试一试吧。”

        白素道:“这就走?”

        杨瀚没好气地道:“不走,有人管饭呐?

        你没看到教皇宫要内乱了么?”

        白素犹豫了一下,道:“我……我知道我这么说不合适,不过……我真的希望,能救下卡麦尔大主教。”

        杨瀚停下动作,抬头看向白素,白素用祈求的语气道:“他对我很好。

        当初我求助来到方壶,如果不是他的引荐和帮助,我不会见到教皇,得以有今日结果。”

        杨瀚想了想,又看向白素,白素双手合什,央求道:“拜托,我不知道就算了,明知道他要被人杀死,实在无法视而不见。”

        杨瀚又想了想,收起了五元神器,白素喜道:“你答应帮忙了?

        你真好。”

        杨瀚笑了笑,道:“救他一命,未必是坏事,你能找到他?”

        白素精神一振,道:“他既然生病了,那么一定是在寝宫里,在最高一层。”

        杨瀚皱眉道:“方才你也看到了,上下楼梯处都有人看守,而且人还不少,我们无法避开他们的。”

        白素道:“我有办法,这一层有个大宴会厅,宴会厅里有个厨房塔,那里有个升降梯,平时做好了食物,直接传送到楼上教皇寝宫的宴会堂的,我们从那儿可以上去。”

        白素为了谋得教皇的帮助,曾在教皇宫停留多日,走关系、谋人脉,六曲楼也把他们了解的情况都告诉了白素,在计划中,就有一旦关系走不通,就通过这个特殊通道,直接闯去教皇房间面谒陛下的办法。

        当时不曾用上,现在倒是有用了。

        当下,杨瀚就收起五元神器,打算和白素出去,海伦本来躲得远远儿的,还想看看这个东方男人如何施展他的魔法,见二人这般模样,不禁走上前诧异道:“怎么不走了?”

        白素道:“我们打算先去救下卡麦尔大主教,海伦,你的技击之术很高明,也来帮帮忙如何?

        卡麦尔大主教人很好的,你若救了他,请他帮忙送你去西蓬莱,就容易很多。”

        海伦蹙起了眉,道:“现在教皇不能视事,枢机主教们各怀鬼胎,很危险的,你还要自找麻烦?”

        杨瀚道:“叫上她确实不妥。

        我们此去,如果有什么不妥,只要找个房间,搪塞片刻,我就能启动五元神器送咱们走。

        她若跟着,又不跟我们走,一旦落下,岂不危险,不如让她另寻办法,逃离教皇宫吧。”

        白素听了,道:“也是道理,那就不要海伦帮忙了。

        不过,她还是要跟我们走。”

        杨瀚和海伦一起看向白素,白素解释道:“广场上那么多人,这楼里下边又有那么多的武士,她怎么可能离开?

        唯一的办法,就是跟我们上顶楼,教皇的寝宫有楼梯,可以通向楼顶天台,她要离开,只能从上边走,转移到邻近的宫殿去。”

        海伦自然不会怀疑白素的说法,三人便又蹑手蹑脚地出了门,拐向旁边的宴会厅。

        宴会厅很大,同样很是奢华,这是众枢机主教用餐的地方。

        三人悄悄进了宴会厅,穿过长长的过道,钻进厨房塔。

        厨房塔中各种厨具琳琅满目,墙壁四周还设有银光闪闪的烤肉架等设施。

        在一面墙壁中间位置,有一个像壁炉似的地方,只是很高大,可以让人站进去。

        厨师烹调好食物装入餐盘,放入餐车,就会有侍者推着餐车进入这里边,通过绞链牵引这个小房间似的物体向上移动,到达顶楼停下,便把餐车推出去。

        如今三人自然不会推一架金光闪闪的餐车进去,他们站进那墙壁内的小房子,打开了启动开关,这绞链是下连地下河的,用水力驱动,虽然只是一个小玩意儿,却也自有其精妙。

        小房间缓缓向上移动,到了顶楼,咔地一声停住,四壁探出的卡梢准确地插入小房间底部空隙,将它稳稳地停住。

        三人微微弯腰,从那壁炉相仿的墙内走了出来。

        白素道:“这是教皇的用餐室,里边就有通道,通到管家室,再过去是晋见室,然后就是教皇的寝宫了。

        我们过去,向卡麦尔大主教示个警。”

        海伦急道:“那我呢?”

        白素道:“通向楼顶天台的楼梯,就在与寝宫相连的小书房内,我们去见卡麦尔大主教时,你就从外边绕过去,再进入小书房,就可以上天台了。”

        海伦应了声好,三人便从用餐室内部的通道,直接赶到了管家室。

        管家室空荡荡的,如今这种情形下,管家自然不可能待在房间里休息。

        三人继续向前,又进入教皇私人会唔重要来宾的觐见室。

        当初白素就是在这里谒见教皇的。

        此时,觐见室也空无一人,再往前走,就要进入教皇寝宫了,海伦指了指向外的门口,小声对海伦道:“你走出去向右拐,先会经过一道大门,那是进入教皇寝宫的正门,你直接过去,再看到一道小一些的门时,再进去,那就是教皇的小书房,小心一些,提防有人。”

        海伦点点头,举步就要走向那道门,忽又站住,看了看白素,脸上神情变得复杂起来,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白素姑姑,一路保重!”

        白素咬了咬嘴唇,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秘密:“你不必叫我姑姑的,因为……我和你们的家族,其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看着海伦震惊的脸色,白素莞尔一笑:“当时,是一个强大的组织,想利用打入皇室家族,获得他们想要的好处,所以才……算了,不说这个了,他们已经被我踢开了,已经不能再控制我,你快走吧。”

        一个强大的组织?

        想往皇室掺沙子?

        元老院?

        虽然白素语焉不详,但海伦却立即脑补起来,果然啊,那些老狐狸早就打起我们家族的主意了,这么说来,父亲想烧了元老院,也未必就是鲁莽冲动。

        不行,等我回去之后,我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

        虽然和昆图斯感情并不亲近,但毕竟是自己的生身之父,所以推门走出去的时候,海伦已经做出了这个重要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