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招揽

第四十章 招揽

        修补房屋与这个年代的人而言,是一项顶重要的大事。

        第一天大家照常上工,周昂也照常去了山门,只是在临回来的时候,才特意跟师叔请了个假,说是家里明日要修葺房屋。

        等到第二天,周昂没去山上,周蔡氏和周子和也不去洗衣服,只在家中全力操持修房顶这一件事。

        先是周家这边起泥,四五个匠人有铡草的,有和泥的,有上房的,不但周蔡氏和周子和跟着忙活,连陆家父子俩都过来帮忙,反倒是周昂有点碍手碍脚的,帮不上什么,而且大家也都纷纷拦着不让他插手。到最后,连大门处的茅草顶也捎带着泥了一遍,这一忙,就足足忙到了晌午顶。

        中午周家管了一顿饭,结了工钱,下午又去陆家,陆春生好说歹说,才把周蔡氏拦下,只说自己家里应付得来。

        于是周家三口人就留在自己家里,把那从房顶扒下来的烂泥打了,填院子。

        等到全都忙活完,一家人脸上都露出一种满足的笑容。

        还别说,真有一种修葺一新的感觉。

        但忙完了自家,周昂也站在院子里打量的工夫,却又忽然想起山门里的那堆雪来——眼看都这个时候,那堆雪就堆在那里,居然还是没化完。

        实在也是啧啧怪事。

        入夜。

        辛苦了一整天,母亲和妹妹都很快就睡着了。

        周昂抄完了最后一段,彻底结束了今天的抄经工作。

        把已经抄录好的经文都妥帖地收起来,周昂却照例并没有急着休息,而是又取过一张普通的纸来,再次提起笔,沉思片刻,才开始落笔——

        一体内灵气太少。

        二目前最强感应距离大约八米。

        三实际能调用和召唤灵气的距离,大约五米。

        写完了,他自己看一遍,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拿起那张纸,也不见他做什么动作,那张纸便无火自燃起来。

        本是要顺手扔掉,但眼看那火势沿着墨迹迅速蔓延,周昂忽然生出一个想法来,干脆就不动,只是调集体内的灵气,去到了捏着纸张一角的两根手指上。

        纸上着火,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已经烧到了头。

        于是周昂很快就感觉到了火焰的温度——但哪怕是已经烧到了指尖,它传递过来的,也只是一抹温热而已,全无灼热烧手之感。

        周昂笑了笑,把剩下的一角丢出去,眼看着它在掉落的途中忽然又起了火焰,一下子就烧光了,化作灰烬落地。

        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只是自己体内的灵气的确太少了。

        想到这个,周昂站起身来,背靠着书案站着,目光看向这斗室之内的极远处——也无非就是北墙了。大约不到五米左右的距离。

        这是这个年代普通民居的建筑规格和建筑材料所限。

        房间的进深要想建得更长,都将意味着对建筑材料和建筑构造的要求急剧提升,普通人家买不起那么贵的好木大料,也请不起那种级别的匠人来设计督造。

        在观想状态下,目视一条游离的丝线,脑子里想着,你过来呀!它就真的似乎察觉到了周昂的意思,很快往这边游动过来。

        来到周昂身前,绕着周昂伸出的手指打了个转儿,又轻松地游走了。

        经过这两日的测试,周昂渐渐摸清了自己的实力范围——正是他刚才落到纸上写出来的那些。

        他能感应到的灵气丝线的最远距离,大约是八米左右,但那只是粗疏的模糊的感应,属于时灵时不灵的范畴,当距离缩短到五米左右,就会比较稳当了,而当距离进一步缩短到三米之内,周昂要与它们做什么沟通,就颇觉灵便了。

        灵气自身没有意识,但它的确是能感应到自己的想法。

        据师叔说,它们其实能够感应到天地间的每一个念头,只是绝大部分人无法感应到它们,而能感应到它们之后,它们也并不是那么轻易地就会服从任意什么人的驱使——说它没有意识吧,又总觉得它们好像很有灵性似的。

        只能说,灵气之称,其来有自。

        这一次仍旧是只用了三天,周昂就抄好了五份《金刚经》。

        这日早上起来吃过饭,母亲和小妹依然洗衣服去,周昂则带上所有的经文出门——经过大前天与母亲的那场谈话,周昂尊重她的意见和看法,决定暂时结束这一次的抄写佛经的工作。所以,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去陈家府上了。

        到了陈家二门,仍旧是周昂自己进去,也仍是那座小院。

        今天值守在这里的,也仍是那位过去多次交接,彼此已经算是熟识的管家——虽然周昂至今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从上次开始,周昂交来的东西,他已经是连看都不看了,直接收货。用他的话说:少兄文字风流,却又为人至诚,区区几份经文,又有何可验?莫非以少兄的人物风度,还会在这等小事上欺我不成?

        今日仍是这样,他看都不看,就接过周昂的经文,写了揭帖,放起来。

        但经文收讫,他却并没有着急去写领钱的凭证,反而道:周少兄请稍坐,今日却是有两件事情,要与少兄商议。

        周昂有些讶然,不过还是依言在一旁的高背胡椅上坐下。

        那管家也坐下,却道:来人,上茶!

        话音落下,外面有仆役答应了,不多时,拿茶盘托着两盏热气袅袅的新茶上来——周昂越发有些不解。

        不过他没急着问什么,接过茶来,用心地品了一口——说来可怜,他来到这个世界也十几天了,这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个世界的茶——然后就道了声,好茶!

        茶盏放下,他看着那管家。

        这就是表示茶已经喝过了,你有事情可以说了。

        那位管家也喝口茶,放下茶盏,却仍是不急着说事,只是道:这外间嘛,无论下人的调教,还是百物的用度,不免都差了些,少兄勿怪!

        周昂笑笑,点了点头,道:茶是好茶。不过我不懂茶的。寒舍家贫,买不起茶,平常也极少喝到。

        那管家闻言笑笑,道:方才说了,在下有两件事,要与少兄商议。这两件事,却是互不相扰的,少兄切莫误会。

        请说。

        这第一件事,便是前日时候,我家老夫人忽然要看抄写的经文,当时恰好在下就在身前,便将了些经文奉到老夫人座前,老夫人翻看几份,大喜,称赞经文抄的好,还命在下给其中一份经文加钱。在下一看,果然就是少兄的那一份。

        顿了顿,他笑道:奉老夫人之命,少兄所抄的每一份经文,都加三十文。过去所欠下的,待会儿也一并补上。

        此是其一。

        周昂闻言点点头,面带笑容,道:老夫人仁心善意,奉佛虔诚,小子虽受之有愧,但长者赐不敢辞,既是老夫人给的,在下便虚受了。

        给加钱嘛!而且还是过去做过的活儿也统统加钱,白给谁不要!

        那管家点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少兄果然通透洒脱人也!

        这第二件事呢,却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哦?请说。

        不瞒少兄,我们府上本是常年有三位文房专供笔墨的,再加上府上西席,平日里礼单书信往还等等,笔墨上也已经是尽够用了的。但恰逢最近府上事多,正是用人之际,其中一位文房的母亲却忽然故去了,老人家这一去,我们那位文房势必是要守孝的,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都不好说。恰好,府上西席竹陂先生又生了病,一时间,府上的笔墨竟是捉襟见肘

        他说到一半,周昂就基本上明白了。

        这竟是要招揽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