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长大

第三十九章 长大

        今天下山的时候,周昂的心情有点复杂。

        尽管他自己觉得自己是“鲁钝之姿”,但加入山门的这些天,他自觉进步还是很快的,总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位正式的修仙人士了。

        但是没成想,原来自己是真的真的只是“刚入门”!

        怪不得师叔完全没兴趣跟自己讲别的,对于自己对法术的强烈好奇,和想学的态度,也是如此的不置可否。

        关键就在于,自己现在的灵气底子还太过薄弱了。

        怎么办?

        接下来只好继续努力了。

        等下了山回到家里,周昂照旧把自己今天又“赚”来的二百五十文钱,交给了母亲周蔡氏——于是,他又一次见到母亲脸上欣慰的笑容。

        那是一种……身为人子,你一旦看到就会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做的事情特别的有意义、特别的有成就的笑容。

        但数了钱,周蔡氏却并没有只是一味地欣喜,她问:“你已经抄了不少经文了,预计还要抄多久?”

        周昂想了想,回答她:“陈府那边是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想来一万份经文,也并不易抄。虽然陈家有钱,像儿子这般愿意赚这份钱的人也不少,但一时半刻,此事倒也不至于那么快就完结。想来还能有一段时间。”

        周蔡氏闻言点了点头,却道:“再抄几日,就停了吧!”

        周昂闻言讶然,小周子和也有点纳闷地看向自己的母亲。

        周蔡氏却自有道理:“这钱是容易赚的。当娘的哪里会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多多地赚钱呢?我与子和辛苦一整日,所得不过十几文,我儿三日便可以拿回两百五十文,足抵我们娘俩一个月所得,为娘的又怎么会不高兴呢?”

        “但娘记得你爹当年说过,读书是这世上顶简单的事情,却又是这世上最难的事情。简单就简单在,你要的一切东西,都在书里,也只在书里。难却难在,读书最难专心。难就难在,常读书的人,也未必就是爱读书。”

        “因此你爹说,既然要读书,就一定要专心。切不可因为任何东西,无论财帛还是利禄,而轻易动心。读书人,该求的要奋力去求,除此之外一应事情,皆为小事,皆为蝇头小利,莫说去求取,便理也不该理它!”

        “你把书读好了,求到了自己该求的东西,才是大事。”

        “你爹说,他当年就是发现自己为一些小小的名利所动,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安静不下来,这才转而去求取一份差事的。”

        “你现在抄经赚钱,虽也辛苦,却太过容易,娘不想让你因为这一点小钱,而耽搁了志向。”

        周昂闻言沉思片刻,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笑道:“那这件事情过几天就暂且停了,也无妨。”

        周蔡氏本来面容严肃,闻言忽然就松了口气。

        随后她笑道:“这一点你比你爹要强,他是那种无论如何都听不进劝的性子!”

        周昂笑了笑,道:“为人抄经赚钱,虽有微利,但不长久,本也不是我特别看重的事情,既然母亲有吩咐,自然是听母亲的。”

        周蔡氏闻言愣了一下,显然是听出了周昂话里的意思。

        顿了顿,她问:“昂儿近来渐渐有了自己的主意,尤其是前些日子那一场大病之后,你整个人都仿佛变了许多。莫非是……你已经有了什么想法?”

        周昂闻言坦然道:“暂时还没有。但是母亲,本任太守喜歌赋,我却更擅策论,所以,他只怕不是我的善主。而且,其实我是赞同父亲当年的决断的,我辈根基浅薄,想要在读书与仕途上突飞猛进,实在是太过艰难。自身是一方面,机缘只怕来的更重要一些。”

        说到这里,他思虑片刻,才继续道:“所以,要跟母亲商量一下,接下来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想出来做些事情。一则养家,使你和子和不至于每日里那么辛苦,这是我作为儿子和兄长的责任,二则么,如父亲当年的选择一般,曲线迂回,未必就不是近路。直奔目标,也未必就走得通。”

        周蔡氏闻言久久地看着他,然后在忽然的某一刻,她低下了头去。

        过了好一会子,她抬手擦擦眼泪,道:“我儿长大了。……长大啦!”

        说完这句话,她忽然有些破涕为笑的样子,道:“你方才说话,与你父亲当年,至少像了八成!”

        周昂闻言笑了笑。

        这个时候,周子和看看母亲,再看看哥哥,忽然问:“那哥哥,我们以后可以每天都吃大米饭了吗?”

        周昂闻言失笑,扭头看看她,道:“对!从今日起,以后每天都吃大米饭!接下来,哥哥还要努力让子和每天都能吃上肉,可好?”

        周子和闻言兴奋地眼睛发亮,两手忽然就拍起来,“太好了!我爱吃肉!”

        …………

        入夜。

        隔壁已经没了动静,院子里倒起了风。

        周昂和衣靠在床头。

        书案上的油灯忽然点亮,又忽然熄灭,再亮,再灭。

        一股一股刺鼻的味道,刺得人鼻子发痒,眼睛发涩。

        终于,那油灯灭了,就没再亮起来,周昂却靠在床头依然没睡。

        一直到把今天经过做过的事情,又从头思虑了一遍,他这才下床脱了衣服,回去躺下,深吸一口气之后,渐渐地找到睡觉的感觉,呼吸一下子变得粗了起来。

        …………

        次日早上醒来,很奇怪的,那头痛就来的比昨日要轻了不少。

        猛地那一下疼过之后,周昂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昨天自己可是没少用灵气“点灯”、“吹灯”。

        果然这么做是有效果的。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点灯吹灯这件事,实在是牵涉不到引导上去,所以虽然使用频繁,所以效果其实并不算太好?

        但好歹总是有效果的。

        于是周昂决定,以后除了正常的修行和抄经之外,还要额外加练“点火术”。

        但今天不行,昨天晚上忽然起的风,使周昂和母亲都近乎同时意识到:雨季马上就要来了!家里的房屋,必须要抓紧时间修葺一番了。

        而且柴禾也必须要多备一些了。

        不然的话,外头大雨屋里中雨,想喝口热水却无柴烧火的事情,是真的会发生的。

        并不巧合的是,这边早饭还没吃完,周昂还在和母亲商量着待会儿就要分头去买柴和请匠人给泥刷屋顶的事情,陆春生就已经在外头叫门。

        等小丫头周子和过去开了门,陆春生进来说的,也正好是修葺房屋的事情。

        他说:“嫂嫂,俺见昨晚起风,怕是下雨的日子就快来了,因此决定明日休工一天,去寻个匠人来,好生修补一番,到时候这边的屋子,要不要一发补了?”

        周蔡氏当即点头道:“正要如此!若你去请了人来,却好省了我们娘儿俩再去请人了,正好一发都泥刷了便是。”

        顿了顿又道:“只是要讲好,工钱定是要各家结算各家的。”

        陆春生闻言露出标志性的憨厚笑容,点点头,道:“便依嫂嫂的话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