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一道符

第二十七章 第一道符

        等饭后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他连灯也不点,仗着自己有夜晚视物的本事,就这么摸着黑地裁纸、研墨,然后将裁成一条一条的纸条摆到面前,提起笔来,蘸饱了墨汁,继续练习制符。

        相比起施咒的复杂,他觉得制符可能是自己更有可能完成的一件事。

        经过在庙里一天的练习,无数次的失败,他此时已经渐渐有些颖悟,知道越是着急,心境搅动,越是不可能完成这件事。

        恰逢此时已万籁俱寂,以万岁坊居民的贫穷程度,此时偌大坊内,甚至连灯光都少见——不多时,那边的母亲和妹妹就已经没有了丝毫动静,显是已经睡下了。于是周边就越发的安静。

        周昂知道急也没用,且纸已经是自家的了,每一张都要花钱买来,于是不再操之过急,每次提笔,都凝神静气,尽可能去体会那种心念与灵气合一的感觉。

        然而,连写数十张,无一成功。

        他写的甚至只是“一只鸡”。

        足足大半个时辰过去,他颓然地放下笔,起身在房间内踱步片刻,重新回去坐下时,忍不住想:“不对,我不该老是练什么一只鸡,虽说这个简单,一旦学会了,可以一通百通,但我时间有限,没时间搞什么一通百通。我应该直奔主题,尝试着把我对那妖怪的惧恨捕捉到,说不定更容易成功。”

        所以,我要从现在开始就制我想要的符!

        那么,制一张什么符呢?

        不能太复杂,又必须具备足够的攻击力,不然不可能杀掉一只狐妖!

        但这两者天然矛盾,攻击力强大的符,一定是需要调动更多的天地灵气的,那就一定会更复杂、更难制作!

        想了半天,他忽然眼前一亮:对呀!我不用制作攻击性的符,我只需要制作防守性的……呃,也不对,再想想!

        忽然一下,他再次眼前一亮。

        他忽然想到了金老爷子武侠里的一门功夫,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虽然不知道把这个念头制作成符,到底是属于简单还是复杂,但一想到这句话,很多画面就出来了——你怎么对我的,天地灵气就会帮我还回去!你的杀招只会伤到你自己!杀招越厉害,你受伤越重!

        好办法!

        三天之后再碰面,只要自己言语一激,让她知道自己现在恨死她了,想必她恼羞成怒之下,会一下子就把自己给弄死吧?

        这才符合师叔所说的“妖性多凶残,概非人性也!兽性也!”的道理。

        而且关键是,这东西是金老爷子武侠里的,小说电视都看过,的确是有逻辑又有画面,对自己来说,比那个“钓鸡”还有感觉!

        想到就试,周昂当即又拿过一张裁好的纸条,让自己的心境安定下来,默想着师叔传授的要点,试图把自己的意念和灵气携裹到一起,灌注到笔尖,落到纸上——可惜,又失败了。

        这是肯定的。

        失败多了,也就不怕失败了。

        周昂只觉得自己找对了路,于是毫不气馁,再次练习。

        于是又一口气写废了几十张。

        夜已深沉,周昂毫无困意,却到底是有些疲倦了。

        放下笔,看看已经写废了的那一堆,他叹口气,揉了揉脸,忽然间,就瞥见了案头还没打开的蓝布包袱。

        那里面放着今天又从陈家领取的纸墨,如果不出意料,那块墨应该是摔断了。

        可惜自己现在根本也没有心思去抄经了。

        脑子里想到抄经,他忽然心里一动,瞬间回想起自己当初无意间进入的那种奇妙的状态,以及那种奇妙的状态下自己飞快而又准确的抄写速度——现在的他,已经接近于可以随时随地进入那种“与天地呼吸”的状态,两种极度相似,但后者实际上肯定远超前者那种无意识的状态。

        脑子里想到这些,忽然间他的脑海为之一清。

        与天地呼吸?

        将意念与灵气合一,灌注笔尖,落到纸上?

        心念就是灵气?

        对!对!对!

        心念就是灵气!

        忽然间,他好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抓过纸来,深吸一口气,提笔,舔墨,瞬间感觉自己找到了那种心神合一、宁静廖远的状态——他不知道这种状态是怎么回事,又到底是怎么来的,但他就是一下子找到了这种状态。

        我的心念,就是灵气!

        灵气,就是我的心念!

        我想尽快把一部经抄完,完整,漂亮,无误!天地灵气就会帮我加快速度,飞快地把一部经抄完!

        完整,漂亮,无误!

        于是落笔。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我催动此符,别人对我做了什么,她将自己承受其果!而我将毫发无伤!

        笔落,字成。

        空气中隐隐有灵气搅动,特殊状态下的周昂,无比清楚地看到,那原本游离在空气中的道道彩色丝线,忽然就自发地团团聚拢来,绕着自己刚刚写就的这道符飞舞了一圈,随后才又各自散开。

        长出一口气,放下笔,周昂无限惊喜地又小心翼翼地捧起那道符,轻轻地吹了吹,眼见墨迹干掉,他无声地笑了起来。

        成了!

        我居然真的学会了!

        不过光这一道符,还不行,还不稳妥!

        这只是自己制作的第一道符,谁知道它效力如何!

        所以,接下来再构思几道符,看能制成几道,然后,明天去庙里,要认真的把自己刚才的那种状态,跟郑师叔交流一下,争取借此突破,一举掌握咒的使用技巧——郑师叔说过的嘛,虽然施咒更难,但两者的很多基本原理,还是颇有相通之处的!

        咦!居然真的成了!

        妈蛋难道老子真的是天才?

        怪不得郑师叔说,既然师父收我做了唯一的一个弟子,那我就一定成的!

        师父果然是目光如炬!

        欣喜且陶醉了一阵子,他神态轻松地先把那符放到一边,又扯过一张纸来,准备构思自己的第二道符,却还没等想法迸发出来,忽然,他潜意识地感觉有些不对劲——虽然他的“呼吸发”和“炼体法”修炼的时日尚短,但毕竟已经多少有了些根基,此刻又恰好正在那种心神合一,“与天地呼吸”的奇妙状态下,对周遭环境的变化,以及对自己情况的感知,当然要敏感了许多。

        这种敏感,也远超上午在陈家碰到那狐妖时仅凭嗅觉的所得。

        此时此刻,在那么一瞬间,周昂瞬间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心里下意识地有所颖悟,他的目光顿时瞥向就在手边的那道符。

        就在这时,身后有个软糯动听的声音轻声地道:“郎君果然是在骗奴奴呢,那道人在哪里?奴奴为何不曾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