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安全感

第九章 安全感

        一夜无梦。

        但醒来的时候,周昂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愣怔了好久他才发现,天居然还是黑着的——可惜没有闹钟,也没有手机,他无从知道现在是几点钟了。

        而且,虽然能从窗口看到月亮处在什么位置,但长久的都市生活和准确时间的轻易可得,使他根本就无从根据月亮的位置来判断出什么东西。

        他只知道,此刻窗外万籁俱寂。

        仔细听,有细微的风声,似乎隐约还有虫鸣。

        他深吸一口气,忽然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这是他穿越来到这个新世界之后的第一觉,似乎睡的时间并不长,至少是外面还看不出一丁点要天亮的意思。

        但这一刻,他却偏偏真的是彻底清醒了。

        肚子里是饱的,嘴里还有些腥膻气,隐约发臭。

        以周家的日子,当然买不起漱口擦牙的青盐。

        周昂缓缓地叹了口气,待眼睛基本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他仔细而又谨慎地在房间内又认真地扫描了一圈,确认除了自己之外,的确没有任何人在,这才松了口气,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这时候他才渐渐明白过来:自己应该是被潜意识里的担心,给吓醒的!

        他是真的害怕那狐妖会忽然杀个回马枪!

        因为几乎毫无反抗之力。

        闭上眼睛松口气,然后忽然睁开——房间里依然没有任何人。

        他的身体终于真正地放松,并渐渐地瘫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房顶处完全看不到的黑暗,心里不知怎么就乱七八糟地想起了事情:

        已经入夏了,过些天就得想办法把屋顶走一边泥,不然一场暴雨落下来,屋子里怕是要漏雨漏得没法住人。

        天开始热了,时阴时雨的,这几天得提醒娘多备些柴禾,得太阳就拉出来摊开晒着,免得连着下几天雨,家里连锅水都烧不开。

        对了,水缸里还剩个底儿了,明天去提水吧。

        或许已经是今天了。

        也不知道大哥能不能给打听到什么好的活儿。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该到哪里去找那个中年人,自己完全茫然,没有丝毫头绪!

        他忽然掀被子坐起来,觉得心里有些莫名烦躁,就翻身下来,摸索着,趿拉上鞋子,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干脆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又打开堂屋的门,走到了院子里——从小就被父母教育,要把事情考虑到前面,不要事急临头了再着急,所以这么多年过来,他都是习惯未雨绸缪的去处理所有事情。

        却唯独这件事情,让他第一次有些慌了神。

        颇有一种无处发力的感觉。

        但那个人,又必须找到!不然就真的可能会死!

        他趿拉着鞋子,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几圈,进到厨房,找到水瓢,出来掀开缸盖舀了半瓢水,不管凉热,漱起口来。

        一边漱口,感觉着凉水在自己口舌间乱撞,他一边仔细地回想自己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天里做过的事情——尤其是在崇光坊和光寿坊找人的过程。

        思路肯定没错,过程也算细致,但人就是没找到。

        怎么办?

        他压住声音,把嘴里的漱口水喷出来,叹了口气。

        明天再去!

        还是崇光坊和光寿坊!

        因为这两处地方人流量最大。前者针对本地人,后者主要是外来的流动人口。

        如果明天还是找不到……那就再找!

        三天,对,至少找三天,就盯着这两个坊!

        但如果三天还是找不到,且没有丝毫可能的线索,那就不能在这一条道上走到黑了,接下来的目标,就要放到城里的各处佛寺和道观那里。

        时下风俗,寺庙和道观也是接待客人入住的,只要你给的钱够了,不烧香也是香客。甚至于,据说报国寺的客舍多达上百间,房费并不便宜,却常常一室难求。而事实上,报国寺做的生意多了去了,也不止客栈这一桩。

        所以,那里也往往都人流量不小,找人必须得去。

        而且……必须要考虑的是,如果到最后,哪里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该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佛寺道观往往比较擅长应对些怪力乱神的事情!

        正好一边找人,一边打听着,总会有办法的!

        心思定下,又是一口水喷出去,觉得嘴里的臭味没了,他起身把瓢放回厨房,轻手轻脚地回到卧室躺下,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睡,必须睡!

        死在狐妖手里没什么可怕的,被她给吓死才叫真丢人!

        …………

        天刚亮,周昂就起床了。

        洗漱罢,他在院子里很认真地打起拳来,一直到打了几遍太极拳,母亲和妹妹才起来,见他竟起得那么早,都有些讶异。

        周昂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笑着说:“不知道是不是生病添精神,昨天感觉病一下子轻了许多,就觉得自己特别精神,今天更精神。”

        于是母亲和妹妹都为他似是而非的胡说八道笑起来。

        等一家人吃过早饭,母亲和妹妹照例前后脚出去洗衣服了,周昂就再次出门,准备把昨天找过的地方,再逐一的、精细的扒拉一遍。

        然而这一天,他从太阳初初升起时出门,直到下午大约三四点钟,估摸着母亲和妹妹也要回来了,才回家,却一无所得。

        崇光坊又找了一遍,到处打听,光寿坊的客栈、酒楼、茶肆逐一问过去,他甚至连各大货栈都问过了,却没有人见过他描述的那个人。

        下意识地想过要不要贴个寻人启事什么的,连稿子都想了个开头了,却随后就被脑海里的记忆给否了——在大唐国,不经过衙门批准用过印的告示,是没人敢往外贴的,只要抓住,就是上枷的重罪!

        回到家里等饭的功夫,他还要想办法跟母亲解释自己这两天没在家读书,都是出门干嘛去了——还好他向来老实,从不说瞎话,母亲周蔡氏并不会怀疑有它。

        一家人吃过“下午饭”,母亲和妹妹重又忙活起来,周昂则跑回自己屋里开始练字,几百个字端端正正地写出来,才觉得自己多少又镇定了一些。

        傍晚时分,伯兄周晔如约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