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灵界战雄在线阅读 - 能管七所篇 第二百零一章 九玄养灵液

能管七所篇 第二百零一章 九玄养灵液

        “孙……孙校长……你……”黄嫣华的喉咙里出一道嘶哑的声音。

        喉咙被孙兴哲死死的扣着,使得黄嫣华的呼吸一度困难,脸色更是涨得通红,她完全想不明白,明明说好只是切磋而已,为何孙兴哲会突然对自己狠下杀手,拼命的拍打着孙兴哲的手臂,拍打的节奏因为呼吸困难的缘故,开始缓缓变得慢了下来。

        或许是感受到黄嫣华的生命气息正在急下降,孙兴哲顿时从杀意中清醒过来,连忙将黄嫣华放下,身上的那股森然气息同时散去,脚下一个琅跄,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看着黄嫣华跪坐在地面上,摸着被他留下了五爪红痕的喉咙,正不停的咳嗽着。

        “对……对不起!老夫一时心魔作祟,才会做出如此失态之举,小丫头,你……没事吧?”

        孙兴哲赶紧走到黄嫣华身边蹲了下来,正欲查看黄嫣华喉咙的伤势,不料,黄嫣华如惊弓之鸟般迅爬到一边,心有余悸的看着孙兴哲,脸上布满了震怖的神情。

        “孙校长,你……你怎么知道我这道源技的名字?”回想起刚才孙兴哲因为自己使出灭灵掌法,才会导致他狂性大,黄嫣华一脸不解的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说着,孙兴哲缓缓的站了起来,眼神里一丝愠怒之色一闪而过,旋即,孙兴哲对正从地上站起来的黄嫣华,再度问道:“小丫头,能否告诉老夫,这灭灵掌法,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其实……我……”

        黄嫣华面露为难之色,余厦体内那个神秘的大神曾经敬告过她和吴泽宇,他的出现,将来会对她和吴泽宇造成不小的麻烦和危险,没想到,连一个月的时间都没到,敬告的话语就应验了。

        可是,神秘大神同样还提醒过,余厦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幸身亡的话,他也会跟着余厦一起灰飞烟灭,这让黄嫣华不得不考虑是否要将余厦的事告知孙兴哲,以及白居易和祝禹西,毕竟那两位长老级的人物还是余厦的师父,得到他们的相助,余厦的生命应该不会受到致命的威胁。

        这时,孙兴哲微微点了点头,摊开手掌,一个兰青色的玉瓶赫然出现在掌心处,黄嫣华怔了一下,随即就听到孙兴哲对自己说道:“只要你愿意告诉老夫实情,这瓶九玄养灵液,老夫可以赠送予你,也算是老夫刚才一时鲁莽行事的赔礼。”

        “九玄养灵液?”黄嫣华又愣了一下,对于这个陌生的名词,她显然不知道这樽玉瓶里面装着的液体,到底有何功效,但是,孙兴哲接下来给出的解释却让她震惊不已。

        “这瓶九玄养灵液对你起到的作用不是很大,但是对受到严重创伤的灵体,却有着加修复损伤以及滋养灵体的妙用,你觉得,吴泽楷应该很需要这个东西吧?”

        “有了它,吴泽楷的灵体,不出意外的话,半年便可恢复如初。”

        这一天大的喜讯顿时狠狠撞击了一下黄嫣华的心头,挺着颤抖的身躯走到孙兴哲面前,按捺住心中无比激动的情绪,黄嫣华双手接过孙兴哲递过来的玉瓶,颤声说道:“我……我可以告诉你!这门灭灵掌法是……是余厦教给我的!”

        这下轮到孙兴哲不淡定了,听到黄嫣华所说,孙兴哲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眼睛瞪圆,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黄嫣

        华,片刻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这怎么可能?余厦不过是守护者,他怎么会……”

        孙兴哲的话才说出一半,黄嫣华将玉瓶收到空间戒指里,摇了摇头,神色微凝,沉声道:“其实,这道源技,是余厦体内的一个神秘大神教给我的。”

        于是,黄嫣华便将当日生的一切,向孙兴哲娓娓道出。

        ……

        与此同时,在能管局长老院里,韩长老和吕长老神色黯然,低垂着脑袋,面前坐着的正是吴家时任家主吴飞宇。

        砰一声!

        吴飞宇一巴掌狠狠的拍落在茶几上,脆弱的茶几登时炸成一堆齑粉洒落道地面上,旋即,吴飞宇指着低头不语的二人,呵斥道。

        “二位长老,今日倘若不给我吴家一个交代,那之前我吴家与贵局签下的的合作协议就此作废。从今往后,吴家不会再与能管局有任何生意来往!”

        语落,韩长老连忙站了起来,脸上挂起一抹尴尬的笑靥,连忙赔笑道:“这……吴先生,两位公子出事,我们也很着急啊,可是这……我们也正在加派人手查找二位公子的下落,我相信……这两天应该就会有消息了。”

        听着韩长老一副官腔的语调,吴飞宇直接站了起来,指着韩长老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道。

        “你少他妈跟我来这套,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能管局不过就是派了几条阿猫阿狗的小角色去现场查探,就凭他们就想在两天时间内能得到什么消息?你他妈当我是白痴吗?!”

        “老子今天过来讨说法,你们能管局就只他妈.的派了两个不成气候的长老出来,现在到底是我吴家的面子不够大,还是你们能管局看不起我吴家啊!”

        面对吴飞宇的谩骂,吕长老在一旁根本不敢插上半句话,只能和韩长老一起在一旁陪着笑,生怕再出言得罪吴飞宇,给能管局带来难以估算的恶果。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吴老依旧还是这么中气十足,老夫大老远就听到你的嗓门啦。”

        只见,洪爷走在前头,身后还跟着白居易和祝禹西二人。

        韩长老和吕长老看到三人步入议事厅,仿佛看到救星一般,连忙点头哈腰的小跑到洪爷身旁,哪怕被其身后的祝禹西不屑的横了一眼,也不敢再有任何怨言。

        “哎哟!洪爷,您老人家怎么会在这里?老夫方才一时情急,嗓门是喊得大声了点,惊扰到洪爷,还请见谅。”

        看到洪爷竟然出现在能管局,吴飞宇连忙收起脾气,换上一副笑脸与洪爷热情的打起招呼来。

        议事厅地板上的一片狼藉,洪爷看在眼里,苦笑了一声后,与吴飞宇一起落座,白居易和祝禹西此时也坐到之前韩长老和吕长老的位置上,瞧见议事厅里没有了座位,韩吕二位长老不得不站在一旁,备受冷落。

        “吴老,二位公子的事,洪某今日来与祝老和白老叙旧时,祝老已经跟我提起过了。本来我还打算择日到府上与吴老一聚,再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没想到这才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和吴老见上面了,实在是太巧了。”

        洪爷的话音回荡在议事厅里,话中的另一番含义,直接将吴飞宇心中那团的怒火瞬间给浇灭了下去。

        吴飞宇料想着,洪爷与祝禹西和白居易的关系不浅,本来自己也是打算前往小镇进入俗世中,找洪爷占卦推算两个儿子的下落。

        恰巧路过能管局时,吴飞宇不过是也只是想进来提醒能管局,不要轻易放弃调查吴家子嗣的下落,顺带还给能管局来一个下马威。

        但是,眼下洪爷竟然凑巧出现在能管局里,而且方才他的话中之意,显然是想让自己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要与能管局交恶,吴飞宇就算有跟能管局叫板的能耐,也不敢轻易得罪声名在外的洪爷。

        收起心中的念头,吴飞宇沉沉的点了点头,神色凝重道:“吴某两个儿子的下落,就依仗洪爷您老人家了。”

        “其实,方才我在过来的路上,就已经替二位公子占上了一卦,吴老大可放心,二位公子现在虽然身犯险境,却无性命之忧,不日即可平安归来。”

        “不仅如此,洪某还推算出你吴家即将有一门喜事临门!”

        洪爷的话音刚落,本来脸色阴沉的吴飞宇,立马变得诧异起来,一脸不解的看着洪爷,茫然道:“不知……洪爷所说的喜事,喜从何来?”

        就在这时,门外跑来一名侍卫,单膝跪在门外,朗声道:“回禀诸位长老,俗世分部华南地区,能管七所灵师黄嫣华在门外有急事求见。”

        “嫣华?她怎么也在这里?”吴飞宇听到自己的准媳妇此时竟然也出现在能管局里,不由得心神微微一颤,心中顿时觉得今天的巧合是不是来得有点太多了。

        闻听,洪爷捋了捋下巴的胡须,对吴飞宇含笑道:“吴老,这喜事不就来了吗?”

        说完,洪爷吩咐侍卫让黄嫣华赶紧进来,白居易则和祝禹西两人面面相觑,压低声道:“她不是陪着孙老在你茶居里吗?怎么突然间就跑过来了?难道孙老跟她说了什么?”

        祝禹西瞥了一眼吴飞宇,微微的侧过头来,在白居易的耳旁凝声道:“孙老和老吴素来不和,我们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孙老此时在我府上为妙,以免再生事端。”

        语落,黄嫣华的身影便出现在议事厅里。

        “吴伯父,好久不见。”与诸位长老行礼之后,黄嫣华走到吴飞宇面前,鞠身道。

        “是啊,我们都快有一年多没见过面了,你怎么都不来看看我这个糟老头子啊。泽楷他母亲最近老是念叨你,我正打算这次去俗世,顺便去你家里转转呢。”

        吴飞宇起身扶起黄嫣华,面对这位半步踏入吴家的准媳妇,吴飞宇的眼神里尽是暖意。

        洪爷淡然一笑,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对黄嫣华问道:“小丫头,这么急着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黄嫣华点了点头,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玉瓶,递到吴飞宇的面前,语气里充满了兴奋之色,道:“吴伯父,泽楷他有救了。”

        拿起黄嫣华手中的玉瓶,打量了一番,吴飞宇面带疑色,满是不解道:“这个是……?”

        黄嫣华露出一抹笑靥,解释道:“这瓶是九玄养灵液,可以让泽楷的灵体在半年之内恢复过来。”

        话刚说完,吴飞宇突然神色骤变,直接将瓶子塞回到黄嫣华的手中,冷哼了一声,道:“赶紧给我拿走!我吴家的子嗣,不需要用到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来搭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