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五章 死得可笑

第八百零五章 死得可笑

        啊!

        孙伯兰犹脱水的鱼,睁大了眼,可惨叫还没喊出,嘴才开,一块肉被塞了进去。

        这肉,正是桌上的肉,直接捅到嘴里,血和声音含糊而出,别说外面的人听不到,就是近在面前的薄延,也只能从他瞪大眼的扭曲表情,看出他此刻的痛苦。

        “唔唔……”血顺着嘴角溢出,孙伯兰用手指着薄延,脸上满是不敢相信。

        一条永远翻不出手心的狗,竟咬了自己?

        难道这贼就不怕齐王府追杀?

        薄延冷漠看着,心中浮出快意,手里不停,直接一搅,一下,孙伯兰嘴里的肉再也塞不住,直接就被一股混着内脏碎片的血拱出。

        随着薄延拔刀,噗通一声,死尸倒地。

        “啊!”门口这时也传来短暂的惨叫。

        薄延回身,几步到了门口,将门一拉开,几个兄弟就拖两具尸体入内。

        姜波细心,拿了雅间桌上的酒水往门口泼洒,擦了擦,酒味遮掩血腥,只要不推开门,外面的人就不知道这里发生了命案。

        “走,割了人头,我们回代王府,先去拜见文先生!”薄延直接吩咐,他是知道文先生和孙伯兰有仇。

        屋内稍稍整理了一下,刀光一闪,一颗人头被斩落,用盘子盛着,上面罩着油布,装入食盒,由薄延提着,几人就这么走出去,还把雅间的门关上。

        “客官,你们这是要走?”伙计在楼梯处看到,笑问。

        姜波也笑着回:“是啊,我们兄弟先下去,雅间还有人在吃,不要打搅。”

        “好咧,客官放心,小人知道规矩,不会进去打搅。”自以为明白了什么,伙计忙说。

        几个人竟就大摇大摆出去,从容不迫离开了。

        代王府

        文寻鹏的小院,原本是前魏国公的读书之院,靠着绕院的水渠,沉沉一片修竹,虽六月,一入就觉沁凉,文寻鹏很是满意。

        “什么?”文寻鹏本要歇息了,却突然听见被派来保护的府卫说,薄延求见。

        “这么晚,莫非有急事?”可有急事,按说也不该找他,他现在负责的事与薄延可关系不大。

        “唔……倒也不是完全不沾边,之前主公似乎派他去外面打听事情?与今日报刊发表文章的事有关,倒也该来找找我。”

        文寻鹏寻思片刻,觉得有点理由,匆忙穿好衣袍,就对府兵说着:“请薄队正,到小厅说话。”

        说着,就也入厅,见着府兵也跟着,不由笑:“在自己府内,何至如此?”

        “大王说了,还得小心为上。”府兵连忙应了声,文寻鹏也就不再多话,踅进了小厅,尚有丫鬟垂手侧立让路。

        薄延这时得了准,拿着食盒到了,见廊下挂了只鸟笼,听里面声气:“是薄队正么,请进来说话!”

        “我在!”薄延应一声就进去,见着二个府兵在侧,不由一笑。

        “我真的动手,怕是这两人抵抗不住。”

        “不过杀人容易,闯出府就不易,逃出重重围杀更难。”

        “在王府杀人,这是直接挑衅皇家,皇城司必会震怒,高手尽出,我怕活不了三天。”

        “哼,孙伯兰根本不怀好心,直接把我们当成了弃子。”

        寻思着,文寻鹏本在喝茶,一笑抬首,见薄延是一个人来,但手里提着一个食盒,心里纳闷,这是做什么?莫非邀请我吃饭喝酒?

        “文先生,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还请您笑纳。”薄延一开口,就说了让文寻鹏很不解的话。

        礼物怎么回事,难不成送点酒菜就是礼了?

        虽说礼轻情义重,但也太轻了吧,平时也见过几面,觉得薄延不至于这样粗鄙。

        “我已用过了晚点,酒菜就不必了。”文寻鹏说着。

        “这礼物,文先生却一定会笑纳,费了我们兄弟不少功夫。”薄延却不离开,直接走到桌侧,将食盒放下了,一掀盖子,取出了一盘,掀起上面罩着油布,示意文寻鹏看。

        “文先生,请过目。”

        “嘶,这是……”文寻鹏不明所以,走过去借烛光一看,顿时呆住。

        就见盘子上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说实际,文寻鹏猛吃一惊,但他知道,薄延不会消遣自己,当下定了定神,仔细一看。

        就算人头表情狰狞痛苦,文寻鹏还是认出这是谁了,孙伯兰,这竟然孙伯兰的人头!

        这颗死不瞑目的人头放在盘子,文寻鹏看了又看,不由仰天大笑:“孙伯兰,孙贤弟,你也有今天?”

        “你杀了孙伯兰,不仅仅是给我出气罢?”文寻鹏何等聪明的人,笑完也不看薄延,盯视窗外一片竹林,波光幽幽。

        “是,文先生您是知道我,我本是江湖客,吃的是刀头舔血的活,先前我接了齐王的活,却是杀了几个人。”薄延说了自己接单的过去:“过了几天,却听见了羽林卫比赛,为了赏金参与了。”

        “不想却得了头名,当时一时糊涂,觉得无人知道,就没有向代王府坦白。”

        “原本还罢了,上次得了王爷的赏赐,提拔成副队正,不想齐王府知道了我被提拔了,派这人来威胁我,说是和文先生有仇,不杀文先生,就揭发我,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薄延扑哧一下跪下:“代王提拔我于淤泥之内,我虽愚钝,没有读过多少书,但也知道岂有忘恩负义之理?”

        “故一时激愤,杀了此人,两个齐王府府卫也被我们几个杀了,就放在冯家酒楼二楼的一处雅间里。”

        薄延又解释:“冯家酒楼,后台就是齐王府,掌柜就是齐王的人,我杀了三人,事后惶恐,想给王爷谢罪,还请文先生美言几句,这是我一点私心,望文先生能谅解。”

        说着,连连磕首。

        “原来是这样……”文寻鹏听了,心情之复杂,真是难以言喻,他略一盘算,就知道虽可能有不实,但却大体吻合。

        “齐王竟然派人杀我,这虽是意外,其实也在情理之内,齐王就是这样的人。”

        “薄延的话未必属实,但杀了孙伯兰却是事实。”

        文寻鹏心思百转,怔怔看着这人头,寻思:“这个孙伯兰给自己弄了多少麻烦,就因为有齐王的宠爱,自己就算才能胜过十倍,也不得不低头,这样一个将自己逼得不得不离开齐王府,另投别主的人,现在却因匹夫一怒而死了,死得这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