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打听消息来了

第七百七十六章 打听消息来了

        等人出去,房间又只剩下两个,桂峻熙才从袖里取出一卷纸,递过去,这才是他此次过来的真正目的,为的就是跟鲁王说这件事。

        “大王,现在重要的不是调查谁是幕后黑手,而是顺天府最近的报告,您看看。”

        鲁王听到这话,顺手将这卷纸接过来,本觉得再严重也不过是自己血脉出了问题,甚至波及到了王妃,展开一看,内容严重性,远远超出鲁王的想象,看得全身都颤抖起来。

        “原来是这样,贱奴,贱奴!竟敢污蔑我母妃,该死,应该抄家灭族!”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被下旨削去了王爵,原来根子在这里!

        “这贱奴竟丧心病狂说母妃上了香才有我!”

        之前不明白的,现在全都明白了!

        只因为自己后宅出事,怎么可能让父皇这样震怒,甚至将自己削了王爵贬成庶民,原来父皇是怀疑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儿子!

        这种侮辱,不仅侮辱了他的母妃,更侮辱了自己,简直让他吃了蛆虫一样恶心又愤怒!

        鲁王咬牙切齿,突然大力撕扯,几下撕碎这纸,一脚踢开面前的桌案,犹不解恨,咆哮:“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见鲁王露出这般要吃人的表情,桂峻熙反露出笑容,咳嗽了两声,温声安抚:“大王,这是好事啊。”

        见鲁王猛地扭头,恶狠狠看过来。

        桂峻熙微笑:“明白原因就好,大王,明白原因,找到了问题所在,才好对症下药去诊治。”

        “既不是大王出了大错而获罪,而是这原因削爵,只要证明了自己血脉,自然会复爵。”

        “可是,先生……”鲁王气喘吁吁坐下,这口气缓过来了,却仍有不安,拧眉,迟疑说:“父皇……真的能信我么?”

        桂峻熙一眼就看出了鲁王的担忧,怕是有万一,笑着:“大王,您皇家血统是肯定没有问题,现在削爵囚禁,其实可以理解。”

        “这就是剥离爵位,露出本色,如果是外人,就测不出龙气,是皇家血脉,哪怕削爵,也还有龙气尚存。”

        “只要测出了,必会回归王爵。甚至……您还可能因祸得福。”

        桂峻熙心里怎么想的且不说,但此时说出的话,却着实安抚住鲁王,给其吃了一颗定心丸。

        见鲁王神情慢慢平静下来,桂峻熙继续说:“只要您血统纯净,皇帝错怪您,冤枉了您与卫妃娘娘,肯定会有几分内疚,会给大王您补偿。”

        “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事,眼下的处境,算不得什么,您只需等着血脉测试,测完出了结果,就可以苦尽甘来了。”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您万万不可有丝毫怨望,但也不能表示被冤枉也没有关系的姿态,可借故瘦弱生病,向皇上哭诉,自己受了外人污蔑……”

        “我懂了。”鲁王轻轻点了下首,若有所悟。

        是啊,经桂先生这一劝,这件事对他来说竟未必坏事。

        虽然自己现在削爵,可这不是受了冤枉么?

        一时的低谷算什么?能凭借此事一跃而起,还再得父皇怜惜内疚,那才是真正的好处!

        鲁王听了不吱声,半晌一笑:“如先生吉言了。”

        起身踱了几步,不知为什么,就算是知道自己现在处境只是暂时,总觉得一层沉重压在心上,有些喘不过气来。

        看了看桂峻熙,鲁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此时感受。

        桂先生已将事情说得这样透彻,还说这些,岂不是显得自己这个皇子太脆弱?一个心理脆弱,不能承受任何挫折的人,如何还能在谋士面前有着主公的威严?

        不是十分好面子,可也有着脸面要顾及的鲁王,压下这种心底的沉重,脸上露出轻松之色。

        外面走廊,一人端着一小锅野鸡香菇汤,还冒着腾腾热气经过,似乎是不动声色,进入了几丛旺盛的花卉,放下了锅,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回事?”

        就在刚才经过鲁王身处的厅前,听到了“哗”一声,是桌案被踢翻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鲁王的咆哮。

        他隐隐听见了“杀”这个字,更详细内容听不清,他也不敢往近,现在只能徘徊在这里,焦虑不安。

        “那是赵柱?”

        不远处小路上匆匆走来一人,却是鲁王贴身仆人赵柱,男人转念一想:“这汤是给王妃的,我已经借故绕了点路,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倒不如给了王妃,再在路口等着。”

        看了一眼赵柱,男人就匆匆走远了。

        赵柱也是过来给王爷送酒菜,自从府里出了周良的事,王爷对府里的人就都有些不放心,而且王府被围,王爷也被削了爵位,赵柱这种贴身仆人就更忙碌了,很多事都要他来做,只因王爷相对信他这种贴身服侍的人。

        “王爷,这是厨房给您做的酒菜,有您最爱吃的鱼,您多少吃一点吧。”赵柱提着食盒进来,向二人行礼,就将食盒打开,给鲁王将酒菜一一摆出来,嘴里也絮絮叨叨劝着。

        他过去是给鲁王做小厮,现在年纪大了,就成贴身仆人,论主仆情谊,可比周良强多了。

        要不是这做贴身仆人比做管事还威风,拿的月钱也高,他说不得也愿意去当个管事。

        哪像现在……

        想到鲁王府现在的处境,赵柱心里叹了口气,脸上还不敢露出来。

        鲁王有点不耐烦他说这些,不过也觉他是一片忠心,就说着:“我知道了,先退下。”

        “是。”赵柱只能再在心里叹一口气,向外退去。

        收拾这残羹碗筷有别人,他不必守在外面等着。

        “赵老弟!”没走多远,前面有人喊他,赵柱看过去。

        哦,熟人。

        “季二哥,你怎么站在这里?”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仆,看起来很利落,正笑眯眯等着前面,见是熟人,赵柱心下一松,走过去问。

        季二哥就笑了笑:“咱们兄弟两个许久没一起喝酒了吧?我托人买了些酒菜,不如到我房间,咱们兄弟两个吃一番?”

        见赵柱诧异,又说着:“我也有些不安,咱们聊聊。”

        “哦,原来这样。”赵柱心中醒悟,这打听点消息来了,在在往日,一点酒菜还真不至于让赵柱嘴馋,可这不是特殊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