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章 全都哗然

第七百七十章 全都哗然

        代王府

        叶不悔由丫鬟伴随,穿过走廊,不远处是新搬的园子,这是王府的精华茂园,外环水渠,种着修竹,连接一个水池,石山径幽,亭榭错落,虽盛夏烈日,一入园就觉水气沁凉,可以消暑,环境极清幽。

        只是这时,园外有些杂乱喧嚣,叶不悔不由得放缓了脚步看去。

        只见小广场挤满了人,有上百个,一眼看去,全府管事仆人几乎都到了,因不知为何被喊来,台上又被人按着跪了三个五花大绑的人,众人皆惶惶不安,个个鸦雀无声。

        “王妃?”一个大丫鬟担心王妃被惊到,唤了一声,这是王爷吩咐的,孕妇也不可不动,每日沿走廊散会步,但不能跌着,惊着。

        “没事。”叶不悔笑笑,继续前去,她不仅看见密密麻麻的人,还看见了被绑在高台上的贾嬷嬷。

        贾嬷嬷也看到叶不悔,原本麻木的脸上顿时迸现希望,大喊:“王妃救我,王妃……”

        “闭嘴,休得打搅王妃!”看守的府卫踢了她一脚,恶声恶气。

        “王妃,看在我伺候您的情分上,快救救我啊!”但这仍阻止不了贾嬷嬷的哭喊声。

        叶不悔继续走着,看似充耳不闻,实则心里已乱麻一样。

        她本是民间长大的普通女孩,内心柔软,一个和她生活了一年多的老仆,竟要谋害她和她的孩儿,这件事本就是一次巨大的冲击,而她的凄厉哭喊,更是让她心烦意乱。

        按了按小腹,叶不悔抿了抿嘴,寻常事她求情也就罢了,她可亲眼看到从贾嬷嬷的身上搜出了法器,路先生又告之,这怀揣着的法器,对母子都不利,这是要害她和腹中孩子!

        女子为母者强,这凄厉哭喊再悲惨,强压着心头慌乱,叶不悔都没有出声,只是吩咐“你们在这里候着”,自己进去。

        “主公,这是鲁王批示的文件,有他的笔迹。”一入厅,就看见文寻鹏在说话,见王妃进来就住口,退到一旁。

        “不悔来了。”苏子籍一眼看见,忙起身,扶着叶不悔到座位上,让其落座,拿过几个毛桃,剥了皮,用干净小刀切成小块,放到盘子里,端到了叶不悔跟前。

        “你尝尝。”

        “这是……”叶不悔看着这水果,有些迟疑。

        “这是毛桃,有身子的妇人吃它对自己好,对孩子也好,且味道不错,你看看是否喜欢。”

        苏子籍还用几根细细的木签扎在果肉上,说着时就用一根签子戳起一块果肉,喂到了叶不悔嘴边。

        “啊——”

        叶不悔有些不好意思,见夫君眼睛亮亮看着自己,举着果肉等着自己,就忍着羞涩,张开了小嘴。

        果肉被喂了进去,酸酸甜甜的口感,让她杏眼也亮起来。

        “好吃吗?”

        “嗯,好吃。”慢慢咀嚼了几口,咽下去后,叶不悔目光顿时落在了那一整盘切好的果肉上。

        说来也奇怪,她以前并不怎么爱吃酸,可有了身子,一日比一日好这一口,这毛桃虽是酸甜,但酸味其实更浓一些,恰就让叶不悔吃得满意。

        见她喜欢,苏子籍嘴角也噙着笑,说:“虽味道不错,不过每日也不能吃太多,一顿最多这么一盘。”

        叮嘱,看她拿着小签字戳着果肉吃得眯起了眼,苏子籍出去,顺手关上门,隔离了外面的声音。

        “主公?”外面等候的是野道人和文寻鹏,文寻鹏还不说话,野道人似乎有些不赞同,唤了一声。

        “哎,不悔虽有身孕,但终是王府的主母,这一摊子以后都应该她管,我总得看她知道些王府的规矩。”

        文寻鹏没有说话,心里雪亮。

        叶不悔本是民女,可王府规矩不仅仅是宽宏,更是森严,既要让她见见血,又不忍心惊着她,因此只得既在园门口,又关上了门,王爷真的是用心良苦。

        不过这用意一声不敢言语,只跟了上去。

        “王爷,人都抓来了,都在这里。”园外小广场,江义见代王和二位先生过来,忙上前禀报。

        苏子籍扫了一眼下面管事仆人,见他们都目光茫然,就吩咐江义:“你将查到的事,都一五一十,当众说来。”

        “是。”

        领命的江义,转过身,面朝下面的管事仆人,清了清嗓子,朗声:“各位,这次王爷叫你们来,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当众处置几个狼心狗肺、背主忘义的玩意儿!”

        “贾嬷嬷,你们应该都认识,她夫家与在场的大多数一样,都曾是辅佐前太子殿下的旧部老人!”

        “因此她是早一批被王爷找回来的人!”

        “王爷对大家不薄,找回大家,给住处,一年四季衣服,管吃,管孩子,管老人,月月给银子,走出王府大门,谁不因王爷高看我们一眼?”

        “可就是这样,仍有人不满意,正应了话,人心不足蛇吞象!”

        “贾嬷嬷在王妃面前服侍,王妃对她也好得不得了,双倍的月例,每次赏赐都是头一份,大家谁不羡慕?”

        “可她,却为了一千两银子,一百亩土地,就出卖了王妃,出卖了王爷,出卖了咱们王府!”

        “外人让她害王妃世子,她为了银子和田,就答应了!”

        “不仅答应了,还真拿着害人的法器,跑到了王妃面前,要害小主人,要不是薄延查出了真相,及时来禀报,就让她给得逞了!”

        几句话说得众人微微骚动,江义扫了一眼,就见着苏子籍颌首,又继续说。

        “当时我就在场,亲眼看到在她身上搜出银票和法器,对她的质问,她一句也答不出!”

        “说一百亩土地是亲戚送的,你们说,这话可信?这究竟是亲戚送给她,还是外人为收买她送给她,就连咱们都心知肚明!”

        “可王爷仍怕冤枉了好人,寒了老人的心,让我继续去查,王妃也说,不要牵连无辜,所以我奉命查的干干净净。”

        “在这贾嬷嬷的名下,的确多了一千两银子,多了一百亩地!”

        “除在她身上搜出的银票,剩下银票连同地契,都被她拿回娘家,被娘家藏匿了!现在人赃俱获,我奉王爷之命,将涉及此事的人全部带回来,就是你们面前跪着的这些人!”

        “哗”,这一番话说出,就让在场众人全都哗然,低声议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