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七章 却有封王之贵

第七百六十七章 却有封王之贵

        现在夏天,打雷本是正常,可身是真人,早有预感,怎么会突然之间被雷震呆,这毫无预兆,可不是好事!

        道童也跟着抬头看,觉得很奇怪,嘴里嘀咕:“这下雨真的说来就来。”

        一转头,就见惠道真人仰首看天,表情奇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忙问:“真人,你怎么了?”

        惠道真人不说话,只死死盯着天空。

        道童见了,只能闭嘴,不安守在一旁。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惠道真人才重重吐了口气,问:“白日回来时,我听你说,观里有人寄了马?”

        道童不明白真人问这个做什么,答:“是,听说是一个商贾,想作生意,重金买了几匹塞外马,要给官爷送礼去……因着临时去办事,放别处不放心,就将马寄在了观里。”

        惠道真人吩咐:“立刻去借马,我们出去!”

        “哎!那我去问问……”道童就说着。

        惠道真人明显更急,想了想,就直接大步流星朝马厩去,嘴上说:“算了,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什么来不及了?

        道童步子小,需快步才能跟上去。

        片刻就到了马厩,恰一个道人正在喂马,看到惠道真人过来,立刻唤了一声“掌观真人”

        惠道真人是观主,哪怕中途离开了一二年,威信也没有消失。

        “这马是谁的?”

        “是张钧的,您还记得么?曾经拜访过您,他想献给新任知府毕尚义毕大人,他是个位好官……”

        惠道真人也听说过,据说一来,就重修学舍,巡查县里水利和农桑,但这时哪有耐心说这个:“快、把马拉出来上鞍,我借用三天……”

        道人一怔,为难:“这是张钧的马,临时用一二时辰是小事,用三天……”

        “这是租金,你和张钧说,就说是我有急事用了。”

        说着“啪”一声,一个银饼丢了过去,这道人接过看时,是一块官银,足有五两,顿时就不推辞,打躬说:“掌观真人您放心,我和他还有些交情,必能说通,这就为您去拿鞍。”

        顷刻之间在隔壁拿了鞍过来,麻利的装上了,得了马,惠道就立刻牵马出去,见真人这般急,道童不敢耽搁,说了一声,也牵马出去,还在罗嗦:“这厮记得是

        罗旱,是真人当年收留,不想势利成这样,还要讨价还价……”

        “本来他就不是真道人,只是寄在观里讨口饭。”惠道真人随口答,牵马奔出了道观,一到平地上,就撒开了欢儿的奔驰。

        道童连忙跟上,风吹的急,还有雨点,话都说不出了。

        路过附近村镇,路人听到马蹄急急驰来,不得不纷纷让道,有人看到是两个穿道袍的,知道是从桐山观而来,也有人一眼就认出了在前面那匹马上的是曾经的惠道真人。

        “怎么回事?”

        认出惠道真人的路人非常奇怪,这桐山观名声还不错,惠道真人更有善名,哪怕一直结交达官显贵,平时观里的道人也不这样猖狂!

        还是说,是出了什么大事?才让桐山观的道人顾不上这些了?

        “真人!”道童马术一般,但因着路上行人其实不是很多,只要放开了催马,速度就能上来,所以他很快就追了上去,迎着风,叫着。

        惠道真人只说着:“跟着!”

        就继续催马向前。

        真人这是要去哪里?看走的路,是要出临化县?莫非是要去隔壁县靖高县?

        道童骑马被颠得慌,有些叫苦,却不敢停。

        他可是知道真人本事,能让真人这般紧张,怕真是大事。

        还真让他猜到了,惠道真人骑着马在前面,果然是沿着路,一路出了临化县,进了靖高县地界。

        不过他没进城,而是沿着路,一直狂奔至小虞山附近。

        “吁——”随着放缓了速度,一拉马缰绳,一直奔跑着的马终于停下来,呼呼喘着粗气。

        坐在马上,惠道真人抬头看着面前这处小虞山,但见山体青翠,满是郁郁青竹。

        “驾!”一催马,就又向前小跑了一段路。

        近了,就能看见是几十亩坡田,尚有烟袅袅,极目看去,却能看到一处祠堂以及墓碑。

        “真人,您是冲着这墓主人来?”道童也是聪明人,龇牙咧嘴问,随后哎哟:“我这屁股,好痛!”

        狂奔这一通不停,屁股都要磨出血了,见惠道真人点头,立刻翻身下马,牵着自己所骑跟真人的马,朝着而去。

        又近了一些,仔细看:“是苏祠!”

        惠道真人此时也下了马,目光落在字上,说:“果然如此。”

        这话说完,就问道童:“你看出了什么?”

        道童盯着苏祠看,片刻就挠挠头,按说,真人既这么问了,这里就该有些门道才对,可他是真没看出这里有什么门道,难道是他修为不高眼睛不利,才看不出这里的玄机?

        心里这般想着,嘴上说:“真人,弟子觉得,这里没什么特殊,不过是有点地脉支流在,或有点庇佑,但不至于富贵。”

        这话说的也不算错。

        真是极好的风水,也轮不到当时还没有得势的苏子籍到手。

        惠道真人点了下首,又跟着摇头,说:“此间主人,阳世不过是一秀才,阴世却有封王之贵也。”

        啊?这么厉害?

        道童又盯着苏祠看,可无论怎么看,这地方都十分平常,也就是比百姓坟墓风水好些,甚至比不上官宦人家的祖坟,怎么就能有封王之贵了?

        这阳世跟阴世虽是两个世界,却彼此有着联系,阴世地位身份与阳世息息相关,苏祠的三代都是普通人,最多也就是秀才,没有啥地位,阴世地位身份谈不上多少庇荫。

        虽抚养了代王,曾经有过父子之缘,也没有听说朝廷有正式敕封。

        当然,也许是风水地脉,可怎么看,都不至于有这样贵重,要封王可必须是王者之脉了。

        这里哪可能出这样的龙脉?

        想问真人,谁料惠道真人说完话,又翻身上马。

        道童这时也觉得不对,也不喊痛了,跟着上马,问:“真人,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去余府,可一可二不可三,如果余府是,那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