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四章 父子裂痕

第七百五十四章 父子裂痕

        一片乌云压上来,再次挡住才冒头的月亮,牛车不急不缓走回到城南罗府前,仆从先下车,唤了一声:“老爷!”

        车内沉思着的罗裴这才惊醒,掀开车帘,从牛车下来。

        罗府的大门紧闭着,仆从上前叫门,只片刻,大门一开,罗裴夫人莫氏与长子罗正奇就出来迎接。

        除这些罗家的主人,也只有丫鬟两人、仆妇几个,小厮也不过数人,这都是在罗裴入狱后没有离去的人。

        罗裴入狱才半年,有点身份和财货的管家管事之流都已经走了,只留了些身份低、无处可去的人。

        而在罗裴出狱后,不是没有管家管事痛哭流涕想要回来,可他们当时走的绝情,罗裴没有追究这事就罢了,想回来,断无可能!

        也因此,偌大的罗府,现在就显得过于冷清。

        “夫人,我无事。”

        在妻儿陪同下进了府门,大门重新关上,罗裴牵着夫人的手,温声安慰:“不过是辞别宴,能有什么事?你说你,竟还等着我。”

        这般晚了还不去睡,明显就是担心,在等他。

        莫氏听了叹着:“你不回来,我如何能安心?”

        京城处处都是危机,走错一步,焉知不会重蹈覆辙?

        自从罗裴入狱半年多,莫氏可是尝尽了心酸,饱尝惊惧惶恐,早就有些草木皆兵了,大概时间长了这忧虑之心能慢慢放下,短时间内怕难以改变。

        罗裴也知妻子心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笑:“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放心吧,很快我们就能离京,到了西南,天高皇帝远,你也可安心睡一觉了。”

        想到刚才听到的秘宫廷秘闻,他甚至觉得,几年内离开京城,对老妻次子来说未必是坏事。

        他能忍受这宦海沉浮,可老妻已五十余岁,跟着他这些年并没有享受到多少好生活,老了,总要为老妻考虑考虑。

        这也是他这几日又生出点动摇的原因,但有了刚才的事,心再次坚定下来了。

        哄着老妻先去睡,罗裴没有立刻去睡,而是去了书房,望着摇曳不定的烛光,不知在想什么,却脸上毫无表情。

        长子罗正奇跟着到了书房,有丫鬟进来奉茶,罗正奇让她退下,亲自端着茶碗放到父亲的跟前。

        “父亲,请喝茶。”

        罗裴慢慢喝了一口,润了下喉咙,也安抚了一路上复杂忐忑的心情。

        “奇儿。”又喝了一口,罗裴将茶碗放下,看向长子:“你是不是有话要跟为父说?”

        “是。”罗正奇作进士出身的正七品官,现在官位还太低,其实并不能上朝,也挤不进上层圈子,但爹是罗裴,从父亲这里得到信息,就足以弥补他在别处的不足,也因此,罗正奇也知皇帝命代王处理神祠一事。

        此时被父亲催了,就问:“父亲,儿子是好奇代王处理神祠的事。”

        “皇上命代王处理神祠,这可是过去数日,现在代王还没有动静,难道代王是打算继续拖下去?还是无从下手?”

        “父亲,您今日去顺天府赴宴,见了代王,可有什么说法?”

        官场上,有着上命,不管事情能不能解决,第一就是必须作出姿态来,哪怕表面都可以,代王什么都不动,这真是奇了。

        听了这话,罗裴的表情很奇怪,一时竟沉默了。

        罗正奇见了,越发不解。

        但他也不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了,二十多岁做爹的人了,父亲不开口,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他就老老实实地站在跟前,一声不吭。

        良久,罗裴才慢慢开了口:“奇儿,此事你不必再问,只管看着就是。”

        “以后我去西南,你在京不要怠慢代王,要知道,道一认,就不可改。”

        罗裴说完,就叹着:“天命啊!”

        以罗裴的地位和敏锐,他能感觉到,连接着几波,齐王蜀王都吃了很大的亏,皇帝似有转而注意鲁王的意思。

        可是,这风还没有吹起来,今天这一大缸冷水就泼了上去。

        “这是人略,还是天意?”

        “这可是釜底抽薪。”

        鲁王能封王,甚至有继承大位的可能,并非是他有才德,而仅仅是血脉,血脉出了问题,他的一切都荡然无存。

        别的不说,单是皇帝一猜疑,这争嫡的可能性就没有了。

        “就算皇家有着鉴定血脉的秘法,但如果有冲突,父子之间怕就会起裂痕了,心里有刺,怎能继承大位?”

        可惜,这样的话,不能对儿子说,皇家血脉的消息,可以在任何人口中流露,断然不能在自己口中流露,因此罗裴长叹了口气,却什么都不说。

        “……”

        长子罗正奇本还想从父亲这里打听一下代王的情况,结果却听到父亲说了这么一番话。

        因着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父亲这番话说的也不清楚,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可到底是父亲的叮嘱,罗正奇不敢反驳,只能:“是,父亲,儿子记住了。”

        “记住了就好。”罗裴点首,又说着:“这次去西南,我与你母亲连同你弟弟前去,你在京中做官,需要多加小心。”

        “有什么事,可以向代王府求援。”

        罗裴长子早已成亲并有了子嗣,又在中进士,在京中做官,不可能再跟着他去西南。

        但次子才十六岁,原本要定亲,因着他半年多前突然下狱,议亲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次子性情冲动一些,经过这场家庭变故,就有些性情阴郁,罗裴此次就打算带着老妻跟次子去西南。

        毕竟此番前去西南不知要待多久,次子若留在京城,其兄嫂纵能照顾,到底比不上父母。

        罗正奇犹豫:“弟弟已十六岁,若是去西南,婚事……”

        “男儿晚些成婚也无妨。”

        对这件事,罗裴现在已看开:“你弟弟读书差些,此番去西南,有我在,也好对他严加督促。再者,有他陪着,你母亲心情也能好些。”

        父亲都这般说了,罗正奇不再坚持了。

        想到最近岳家频频示好,甚至还有意撮合弟弟与岳家亲戚的女子议亲,这等事怕是以后少不得还有,倒不如让弟弟跟着父母去西南,还能各得些清净,万一留在京城,在他看顾不到的地方着了别人的道,被卷入什么争端里,也是祸事。

        罗正奇是知道父亲,既有这提示又不明说,他就闻到了不好的味道——看来这京城,眼看着就又要起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