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二章 削去大半

第七百五十二章 削去大半

        鲁王府

        “王爷,臣妾真是冤枉啊!”几个选侍跪在地上,个个梨花带雨,其中袁选侍哭的最凄惨,她小小巴掌脸,柳眉杏眼,皮肤白皙,嫩得犹奶豆腐,论容貌,她只是中上,但这身吹弹即破的皮肤却十分难得,一向被王爷喜爱,也因此与陈选侍并列最近几个月最受宠的妾侍。

        可现在,她不仅哭花了脸上的妆,发髻散乱,更有一个巴掌印在左脸上,肿得老高,嘴角也带着一点点血迹,眼睛都哭肿了。

        之前因她有嫌疑,身边的人,以及靠拢她的人,不但被问话,还被拷打一遍,她的一个贴身丫鬟更被活生生打死了。

        她血肉模糊的惨状,让袁选侍当时就昏厥过去。

        现在她是醒了,却哭着喊冤,还不是撒泼的哭,而是用哀怨眼神瞥向居中而坐的男人,哀哀切切,仿佛一朵带泪的花,在巴掌印的衬托下,狼狈又凄美。

        别的几个选侍,也都不肯落后,没人愿意在这时露出心虚,而哭就成了一种宣泄,也成了一种表态。

        作王府妾侍,她们多半都被调教过,知道如何哭才能让男人心疼,哭的也都很有水平,陈选侍作宠妾之一,甚至还有着泪珠一颗颗滚落,明眸直望过来,只凭眼神就能透着痛苦与绝望的技能。

        “王爷!”

        “王爷,臣妾真是冤枉啊!”

        “行了!”被她们哭得心烦意乱,鲁王啪一拍桌子,喝着。

        这一声,就让这些女人一下闭上了嘴。

        她们惊惶不安望着王爷,鲁王掌握着她们生杀大权,若真下了狠心,她们这几人,就只能席子一卷,去乱坟岗终了。

        见自己的女人们个个悲伤又祈求看过来,鲁王的脑袋更疼了,心烦意乱徘徊几步,心中暗叹:“我还是不如齐王,甚至不如蜀王。”

        要是齐王,这种事无论是真是假,有了怀疑就可能杖毙。

        蜀王多半会表示谅解不信,暗里冷落,过一阵“病死”。

        可鲁王自己不是杀人狂,虽对女色并不沉迷,可这些选侍的确是按照他的喜好选入府,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处久了,哪能没有感情?

        如果说有切实的证据也罢了,这种捕风捉影,自己实在下不了手,把她们杖毙送进黄泉。

        仔细想想,今晚闹了这样一出,的确是有些冲动了,实不该一想到水云祠的传闻,就脑袋一热,大肆审问盘查。

        要是徐徐图之,也闹的不这样大。

        鲁王摆摆手,冷冷说着:“你们都退下!”

        “……是!”几个选侍愣了一下,忙陆续爬起来,向鲁王福了福,就如受惊鸟兽一般飞快退下去了。

        跟着她们的丫鬟仆妇,大半还被拘押着,可她们也顾不上了,有的走出几步踉跄着差点摔倒,也都顾不上这丑态,纷纷争着向外退去。

        鲁王起身走了几步,就站在厅里,背手,目光沉沉地目送着她们急急出去。

        院中的血迹已被仆从洗刷掉了,空气中仍弥漫着一股腥味,想到水云祠的事,鲁王仍心情不虞,不由蹙眉,又坐回到椅子上。

        他按眉苦恼:人总有感情,这几个女人也陪了他几年了,又无明确偷人把柄,现在该怎么处理?

        都杀了,且不说他心里是否忍心,就说这府里的动静,怕也瞒不住外人了。

        “王爷。”旁坐着的桂峻熙一直没说话,此时开口劝着:“其实您无需担心此事。”

        “怎么讲?”鲁王望过来。

        桂峻熙低垂着眸子,思量了一阵:“王爷,三洞娘娘素来有名,水云祠更是不少人拜过求过子,谁知道是淫窝呢,也不能怪她们去上香。”

        “而且,现在水云祠名声不好听,去过的人都被说,别说是没有事,就算是有事,也只能先掩盖,日后再处理。”

        “这也是为了防着有人将您扯进去,现在京城局势可不简单,代王受旨处理神祠,却一直没有动静……”

        下面话没说尽,但意思已很明确。

        水云祠的事,可是把整个王府的女眷都牵扯进去,一个两个还好办,弄个病逝就算了,放在京城权贵后宅里,这种事根本就不出奇,病逝个把人,连个水花都荡不起来。

        可把除王妃外妾侍都除了,这不等于是公告天下,鲁王后院出了大事,鲁王被人戴了蓝帽子?

        更何况,王妃也同样去上过香,能让妾侍轻松病逝,鲁王妃可是上了皇家族谱的正妃,难道还能让王妃也跟着病逝?显然是不能!

        再者说,这事就算鲁王本人算受害者,蓝帽子王的标签贴上,可就乐子大了。

        怕是回头有人再见到鲁王,第一反应不会是鲁王胸有乾坤有潜龙之资,而是鲁王的脑袋绿油油。

        鲁王何尝不知道这些?

        他再次按了按眉心,有些阴郁:“是啊,先生说的有理,此事只能暂时压下,也只得这样了。”

        说着,又有些心软,唉了一声:“今日将所有选侍都盘问了一遍,她们怕也人心惶惶,过几日再安抚下吧。”

        见桂峻熙不答,他有点诧异:“是我说的不对?”

        “不是,大王说的很对,此乃仁德之心……”桂峻熙心里暗叹,既有点不满意,又有点欣慰。

        要是明君,女人可以多,但不可痴情,不可重情。

        撂到了皇帝的手里,怕是立刻赐死了。

        不过这也是好处,这样君王,臣下才能安心,要不,如履薄冰动辄获咎的生活,谁都受不了。

        才想着,目光扫过,突然之间心一惊,脸色都变了。

        为什么,为什么鲁王贵气,一瞬间削去大半?

        这情况太诡异,桂峻熙毫无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心中顿生强烈危机,立刻仔细回忆对话,按说这事,鲁王虽初时冲动了些,但也只是在府内审问一下丫鬟侍妾,可没对府外做什么,因此只要此时按下了这事,就不该有影响才对。

        难道说,是府外现在出了什么事?水云祠出事了?

        但能一下子削去鲁王大半贵气,这得是多大的事?

        区区水云祠又算得什么?

        一时间根本想不明白,桂峻熙顿时一阵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