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章 差事办成了

第七百四十章 差事办成了

        “王爷赏你银子,这可是看重你,周老弟,你以后可要更加好好做事才是,不要辜负了王爷的看重啊。”

        帐房处,恰鲁王府大管家在,亲自递了一块京银,这京银十两重,底白细深,边上起霜,明显是九八的官银,还勉励了一番。

        周管事顿时满脸绽上笑来,打躬连连称是:“您说的是,我们都是靠王爷吃饭,受王爷的恩典,怎么能不尽心?”

        周管事这次差事办得好,既得了银子,又得王爷看重,连大管家态度和气许多,真是让人心情愉悦。

        要是刚才,没有听见那样的话,就更好了。

        将手里的银锭抛了抛,好一会才将它揣进怀里,嘴里哼着小曲,溜溜达达往别处走。

        走在走廊里,还能听到头顶的雨打顶子声,细雨沙沙作响,周管事心头火热,想着一会回去了,先忙完手里活计,等中午,就让厨房给自己弄几个小菜,再烫一壶小酒,那感觉一定美极了!

        才转过一个走廊走了几步,就发现前面地上似乎有东西,在阴雨天都有着淡淡的光,像是银子。

        本就刚刚得了赏银,正对银子敏感,一物一入视野,就让周管事心一跳。

        哦豁,难道还真是银子不成?

        快走几步到了跟前,低头一看,地上的那东西,可不正是一个银锭!

        “咦,我运气真好!难道今日走了财运?才接连得银子?”

        拾起来在手里垫了下,差不多五两左右银锭,与他怀里揣着的银锭都是官银,区别仅仅是小了一半,这是谁丢的?

        左看看,右看看,走廊一圈都空空,这会附近并无旁人。

        虽说等在这里,也许过一会就会有人回来找了,可这是五两银子,并不是铜钱碎银,这可是一个银锭,将它拾到了手,再交出去,饶刚得了十两赏银,周管事也很舍不得。

        所以他只是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身体都没停顿,捡起来下一刻,就左右看着,将银子就揣进了怀里,欢欢喜喜走了。

        他没看到的是,在身后不远处,一个狐狸脑袋正从走廊上探出,目送着远去。

        “唧唧。”

        还真是贪财的人,小狐狸望着这人,忍不住感慨。

        类似任务,小狐狸已完成了好几个,就没有一个人不贪银子,虽它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但贪了财,将银子拿了,就往往没有好下场。

        “唧唧。”

        不管了,反正这次又顺利完成了任务,回去一定让苏子籍多准备点橄榄——哎,可惜最近没有吃到,这太不规律了,还是勉强吃些鸡腿吧!

        “咦?有些不对。”小狐狸直立而起,看着庭院,只见朦胧中,长角的大蛇不断摇摆着,似乎在不安。

        而纠缠在它身上的细线变的更麻烦,进来时只有鲁王府四面及上方有细线网,可现在往外时,发现连路上也有细线,数量多了几倍不止。

        难道是发现了是妖进来,加了防备?

        并没有听到那道龙吟之声,也不知道鲁王跟桂峻熙正在等着妖落网,小狐狸有点困惑朝着四周看着。

        “唧唧。”

        半片紫檀木钿虚影垂下,它能清晰看到这些细线,只要小心翼翼走,就不会剐蹭到。

        路上它还遇到几拨巡查的人,领头都是身上有道法波动,虽不如之前与鲁王说话那人厉害,可若迎头碰上,怕也是麻烦,所以出去时的时间,比进来时也多了数倍。

        好不容易左绕右绕,再次到了墙下,它轻盈从细线网中钻过去,跳上了墙。

        回头看了一眼,嘲笑的看了眼,就跳下去,朝远方跑去。

        “咦,似乎看见一只狸猫?”巡查的一小队中,有个府兵惊讶的说着。

        “……别胡说,你什么都没有看见。”队中的一个队长看了一眼,正巧看见了它跳下的身影,低声吩咐。

        野猫不是人,都跳出去了,怎么去抓?

        王府中,规矩森严,没有发觉就罢了,发觉了,又逮不住,一个废物的帽子就扣上来,就反会被处罚。

        这队长原本是军中小卒,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搏了多少次命,才当上百户,结果就是犯了这错,几乎打死,还贬成了伍长!

        从此就学聪明了,以后找了机会,迁到王府当差——这过程见过太多的同僚,就是这样傻,同样被打被贬,有的运气不好还被砍了头。

        据说文官也是一样。

        既没有抓着,又上报,贵人难道不震怒?活该去死!

        小雨仍在下,回去时,小狐狸身上的白光不知怎么弱了一些,雨丝落在皮毛上,让它跑得更快,几乎成一道光,偶尔雨中有路人行走,也只是眼前一花,它就已从高墙屋顶上窜跃了过去。

        回到代王府时,正赶上了午饭,炊烟升起,香味阵阵,小狐狸吸了吸口水,轻盈进了正院,顺着气息就来到了书房门外。

        用爪子轻轻扒拉开书房的门,轻车熟路进去。

        “唧唧!”小狐狸轻声叫着,虽经常看见,还是顿时眼睛一亮,只见苏子籍一身轻袍,顾盼生辉,令人一见忘俗。”

        “回来了?”正在说话的苏子籍示意它跳上来,转脸对野道人:“你继续说。”

        小狐狸轻盈一跳,就到了苏子籍的身前,苏子籍拿起手帕,把它的毛皮上的水擦了擦,说奇怪,虽雨里回来,几乎不沾水,接着又把它的脚擦了擦,这上面有点泥。

        野道人看了一眼小狐狸:“主公,洛姜母亲的差事,办成了。”

        “三日前地龙翻身,死伤上万人,我就立刻派人动手,用差不多的尸体,制造了被砸而死的假相,人已经救出来了。”

        “皇城司的反应很快,觉得脸血肉模糊有点可疑,在附近调查。”

        “我派人周旋了下,现在总算消停了些,可以报告主公了。”

        洛姜的母亲掌握在皇城司高层手里,一旦被认背叛,母亲立刻会惨死,这是洛姜决不允许发生的事。

        但是现在,她的母亲争取到了。

        “知我者,路先生。”苏子籍真的是非常满意,思索一会,缓缓说:“这消息,皇城司迟早要传达给洛姜知道。”

        “你注意下她接触的人,如果发现谁和她接触,结果她脸色大变,神态有异,就是这人是皇城司的人了。”

        “记录下这人,看看这人,我们知道不知道,在不在名单内,再给她惊喜不迟,要不,她提前知道,也许会在这人面前露出破绽。”

        “是,那臣告退。”野道人又看了一眼小狐狸,起身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