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七百十九章 彩虹垂落

第七百十九章 彩虹垂落

        大屋后面,庙祝姓姜,是个四十多岁男子,接父亲的班在这里继续做庙祝,因几代人都做庙祝,这就像是家族产业一样,所以到了他这一代,就懒散了许多。

        说来好笑,姜庙祝反不信世上真有神灵,真有,怎么可能自己几代人都没见过?可见这神灵一说,就是骗那些蠢人。

        当然,这些蠢人越多越好,这可是白白给自己供吃供喝。

        今日姜庙祝在自己的房间里,已打来一壶小酒,案上是一碟花生米,自斟了一杯饮了,不禁赞:“好!”

        又用手拈捏了一粒花生放进嘴里,焦香崩脆,满口浓香,顿时摇头唱:“我愿世人都糊涂,只我一个聪明人。”

        喝着酒,半眯着眼,准备中午睡一觉。

        就在这时,突然就听到了前面有人大叫,声音极其恐怖,吓的庙祝身体一颤,把半杯酒都泼了,不由皱眉:“谁在闹?不怕惹得神怒?”

        一边嚷着,一边就披着衣服出去,走到前面,发现自己认识一个男人正满脸惊慌的叫嚷,见他过来,立刻扑上前,抓着衣服,说:“显灵了,显灵了!里面有人说话!好多人在说话!”

        什么鬼?

        庙祝被他这顿嚷嚷,嚷得脑仁都有点痛,忙将其从自己身上“撕”下来,无语:“停,张三郎,胡说什么?难道你家婆娘,难得大发慈悲,给了喝了诨酒,看你熊样!”

        张三郎急急说:“不是,是真的,真的有人在说话!不信你进去看看!”

        姜庙祝半信半疑,走了进去,结果进去,正面供着的几尊神像还跟往常一样,一动不动,既没有像张三郎说的说话,也没有看到异象,顿时无语转身,瞪向后面哆哆嗦嗦不敢跟进来的人。

        “大惊小怪!”庙祝呵斥着张三郎:“哪有什么显圣?”

        “不可能啊!我明明听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神像,张三郎有点神经质地说着。

        下一刻,就看到其中一尊樊李神像冲他一笑,吓得张三郎啊一声大叫,再次跌倒在地。

        灵光几乎毫无停顿,一直在扩散,很快就扩到了蟠龙湖,苏子籍几乎是一头就扎了进去。

        蟠龙湖这段日子一直风平浪静,前段时间被各种“神迹”吓到的百姓,也都渐渐恢复过来,该游湖的游湖,该打渔的打渔,别管里面是不是住着龙神,日子还要继续过。

        苏子籍向水面往下迅速沉去,肉眼看不到的一座闪亮的宫殿就在湖底,已比前段时间变得更大,更完整。

        “咦,是青丘狐狸,她们怎么来了?”

        宫室连绵,点着许多明灯,灯罩上绘着花彩,远望高低错落,灿如锦星,而在下面,不少妖兵巡查,更有着细吹细唱的乐声,一眼看去,却是几只狐狸,穿着女官的服饰,在里面弹奏。

        “她们倒逍遥。”苏子籍不由无语。

        不远处是贝女,她一身高品女官服,就站在宫殿高阶上,往不远处望去,能看到几个穿着稍低女官服的少女,正指挥着虾兵蟹将修整龙宫外围。

        在宫殿里,也有几个女官在指挥着虾兵蟹将布置,一言一行都很规矩,指挥也很得当。

        随水府龙宫灵气充沛,一些鱼虾灵智开启,化为小妖,加入妖兵的行列,这些妖兵带着野性不太懂事,可在这些青丘狐的指挥下,做事竟然也很有章法。

        贝女看着,有点心情复杂。

        贝女知道,青丘狐狸有传承记忆,虽可能每只不同,且修为越低的能觉醒的记忆越少。

        虽然她自己也有关于前任龙君在时的记忆,那时她只是普通低品女官,连近身侍奉都不能,后来派去照顾龙蛋,也是机缘巧合。

        但青丘狐可是大人物,是既有龙宫官职又有着人间爵位的大妖,没跨到妖王行列,却也算无限接近的准妖王,青丘主的后代,果然不同于普通妖族。

        “青丘不愧是龙廷重臣,要说龙宫的制度,还是狐狸们更了解。”

        “大人,为何要让青丘狐指挥这些事?”一个同样穿着官服妖怪走到贝女身侧,有点不解问。

        “它们从青丘来,才到龙宫几日?万一包藏祸心,这岂不是……总之,它们是外人,大人,我们可不能就这么信了它们!”

        苏子籍侧目看去,见这个妖怪微微狭长眸子盯着远处几只青丘狐,说话时带着一种嘶嘶声。

        “是只蛇妖?”

        苏子籍似乎记得它,它虽不像贝女是近身服侍龙君,可也是跟着水府一起苏醒,目前也算是元老了。

        它跟贝女说这些,也不仅仅是对青丘狐嫉妒,更多的或是为了权力。

        “你这说的是心里话?”

        贝女愕然注视着蛇妖,批评:“这么想可不对,你要知道,龙君不止是我们的龙君,还是天下妖族的龙君,一味排斥外妖,只会让别的大妖得了便宜,难道你想将天下妖族都推给那些乱臣贼子?”

        那自然是不想,或者不能承认。

        蛇妖被贝女批评后,张嘴想说什么,却有些哑口无言,片刻后,它垂下头:“是我想差了。”

        贝女欣慰地拍拍它:“不过你的顾虑也并非多余,放心吧,它们是否忠心,龙君自有考量。”

        龙目之下,一切都无所遁形,这一点随着小龙君的实力逐渐提升,必将越来越强,知道底细的贝女自然心里有谱。

        就在这时,“轰:一声,地动山摇,就连贝女都有些站不稳,顿时变色,幸这震动只是片刻就停了,建筑没受损,只吓到了一些小妖。

        “难道又有雷劫?”贝女拔腿就要进殿去求见龙君,但才行了几步,整个龙宫的所有妖族,都有幸见到了一副奇景。

        “信女张有娣,求龙女娘娘,救治我母亲吧……”

        “信男秦岳,望风调雨顺,今年得个丰收。”

        “信女……”

        无数带着祈祷声的光,从高空落下,犹漫天繁星坠落,但这些“流星”速度慢了许多,它们慢慢落下,汇集成了彩虹,长长的彩虹犹如一条从上面世界通向龙宫的“路”,一直延绵下来,注入了龙宫。

        场景真是梦幻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