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千古一帝

第六百八十九章 千古一帝

        后面的话,皇帝没说出来,但意思在场的人都会明白。

        皇帝盯着面前的年轻人,继续说:“代王,你已封王,身份更贵重,但跟往日相比,却要更加小心办事,不能损了太子的颜面。”

        “是,孙臣谨记皇上的教诲。”苏子籍立刻恭敬应着:“孙臣这一身荣华,全是皇爷爷所赐,自然不仅仅不能折了父亲的颜面,更不能折了皇爷爷的颜面。”

        这样的态度,实在是没什么可指摘,皇帝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赵公公要上前,被皇帝抬手制止。

        皇帝咳嗽平复下来后,神情有点疲惫,苏子籍就打算告退,但告退前,向皇帝请求:“孙臣封王,也想去拜见皇后娘娘,望皇上许可。”

        皇帝也知道,代王每月进宫两次,只有一次是拜见了自己去见皇后,一个月才见一次,这次数恰到好处,皇帝也没打算剥夺皇后这点享受天伦的权利。

        当孙子的要见祖母,这还真不是大事,起码在皇帝看来不算是个事。

        “要去便去吧,皇后她前几日才念叨过你,你过去陪陪皇后,也是一片孝心,也替朕向皇后问好。”

        等苏子籍再次谢恩告退,皇帝才对赵公公说:“他竟忍下了刺客的事?还是另有后手?”

        赵公公回话:“老奴正要向您禀报这事,结果代王来了,就没来得及。”

        说着,就将刚刚才收到的消息详细说了。

        代王府要招募府卫、武练教头的事,是公开向外面宣布,这消息一经传开,那就传得很多人都知道,一直盯着代王府的皇城司密探自然也将情报及时传了回来。

        招募府卫,主要是招募江湖客?

        皇帝听完了,点了点头,又轻轻摇了摇头。

        点头是这个皇孙小心翼翼不触犯他的忌讳,不在军中招募,这让他觉得满意,要是诸王也能像代王一样知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那他现在也就不必为了能安生让人炼丹,就挑拨诸王对峙了。

        摇头是,这种通过比试招募来的江湖客,其实不堪大用。

        别说真正的江湖高手不会愿意在大庭广众下去抢这样名额,且就算真来了高手,江湖路数,也不成气候。

        力量就是力量,朝廷对力量自然非常警惕,因此和高手多次实验过,所谓的江湖高手,要是刺杀,单个决斗,自然远胜甲兵。

        但五个甲兵围上,就可威胁到高手。

        就算是所谓的天下第一高手,一队(50)甲兵就可杀之。

        不懂组织的力量,只求个人之勇?皇孙再怎么聪明,都是民间长大的呀,与核心差了不少。

        只有乡下人才会重视江湖高手。

        皇帝微微感慨,不过转念一想,只是护家,这样的人已足够了,既是代王自己愿意去做的事,又对自己有利,又没有道理不同意,也没有道理要点醒。

        皇帝默许了此事,瞥了赵公公一眼:“你按照规矩办。”

        “是,老奴遵旨。”赵公公立刻应着,心里则明白,这是要自己,趁机安插人到代王身边了。

        这甚至已经不是权术,而是规矩。

        皇帝吩咐完这事,想到代王之所以要招募府卫的理由,不由轻声念:“齐王……你还真不长进,让朕失望……”

        一时间,神色莫名。

        “……”苏子籍出了殿,穿殿不远就见有太监候在门口迎上来,说:“奴婢给代王请安,我在这专候着您,娘娘尚有几个诰命要接见,请您稍等会,或就去御花园等等。”

        诰命其实就是诰命夫人,圣旨主要分诏、诰、制、敕、谕五种。

        诏级别最高,广而告之,布告臣民,以及世袭罔替爵位。

        诰宣示百官,册封五品以上(含五品),及非世袭爵位,制是皇帝亲作旨文,以上二者用制诰之宝

        敕是普通单独命令,册封六品以下(含六品),九品以上,用敕命之宝。

        谕是日常批示和口头批示。

        封臣之妻,只用诰敕,五品以上用诰,皇后接见诰命是常事,也是她的本职工作之一。

        不过苏子籍却看了一眼,说着:“还是去永安宫,既皇后娘娘有事要办,我就在外面亭子侯着。”

        这个太监一怔,又只得应是。

        永安宫殿宇连绵,苏子籍果然在入口处不远,寻得了一处小亭,在亭前站住了脚,注目看着远处的匾额,漫不经心地问:“我怎么看见那个院里有草?”

        “是。”太监忙答:“已经修整过了,原本更是破败得很,满院都是蒿草,今年娘娘派人修了修。”

        苏子籍“嗯”了一声,说:“永安宫都没有钱修么?”

        “皇上想修,娘娘说,我这里也没有多少人,就不必浪费国币了。”

        苏子籍随口说着,心中却浮现出难以描述的惆怅。

        “皇帝对齐王果然情分不同。”

        这次代王府遇刺,本是大事,要真的是手心手背都是肉,总是询问和安抚一下,可涉及齐王,就问也不问。

        别看杀清园寺,似乎给了些交代,但是这更多是与大妖勾结,而不是惩罚齐王,真惩罚,何必打这种擦边球,直接把齐王党核心拿下几个就行。

        而且自己府邸受袭,招募的是江湖客,也不给予丝毫提点。

        “疏不间亲?”

        “我登位代王,怕已经到了皇帝心里的极限,甚至隐隐超过了。”

        “要争嫡位,怕是情分远远不许。”

        苏子籍读历史,是知道有这样的事,无论你多贤良,多有才能,多恭敬孝顺,就是无法改变皇帝的心里定位。

        “朕就独爱三郎,你能奈何?”

        苏子籍重重吐出一口气,许多事,只要有希望,就会奋斗,只有前面没有路了,才会产生绝望。

        不仅仅是自己,就连蜀王,温雅背后,是不是也有着难以排除的郁郁?

        可万一不成,蜀王或还有活路,而自己呢?

        苏子籍一下握住了拳,道法显圣,蟠龙心法是万法之宗,但更多的是操纵天象,强是强了,却未必合适。

        武功上,道法上,自己或可以加强。

        这次代王府要招募府卫、武练教头的事,与其说增加编制,不如说,是汇集京城武者之学。

        “不仅仅这样,虽不知道尹观派为什么突然之间改变了对我的态度,但是我的道法本身就是夺取尹观派之秘。”

        “正好趁机去汲取一番。”

        “真到了关键时,我也只能学习一下千古一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