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们怎么这样坏

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们怎么这样坏

        这“人”奔跑速度极快,雨水落在它身上,将衣物浇得湿透,它也不理会,边跑鼻子耸动,直到来到了狐族曾经站立的地方,才停了下来,鼻子东嗅嗅,西嗅嗅。

        “狐族逃了,气息到这里消失了,去哪了?”

        “难道是去了龙宫?”

        “青丘是龙宫之臣,现在这些狐狸逃到龙宫,也不算稀奇。”

        想到自小龙君出世,许多妖怪都会时不时来蟠龙湖看一看,或寻找进入水府的机会,或是探查,狐狸知道消息投奔也正常。

        “可惜,据说狐狸带了不少宝贝,我本想打个秋风,现在来不及了。”

        “咦,这股灵气。”

        它鼻子耸动,空气中浓郁灵气,让这只前来查看情况妖怪有些惊了。

        “灵气如此浓郁,难道是从龙宫而来?”

        “莫非兴妖者,还是龙宫?”

        这个可能,的确出乎它的预料。

        不,不止是它,大概许多妖族都会惊讶,在此前,它们对龙宫信心并不足,以周玄为首一些大妖,都或开始别辟妖王之路,或打算抢夺龙宫传承,没人觉得一个小小龙君,还没长成,就能带领着妖族重返兴盛。

        但现在,这浓郁的灵气却不是作假,能产生浓郁的灵气,还能频发天象,要是再抱着以前的想法,就未免太傲慢了。

        这只妖怪沉吟,又深深看了一眼上空电闪雷鸣的蟠龙湖,转身离去。

        大雨瓢泼中的蟠龙湖畔,再次恢复平静,前后几拨妖怪的到来与离去,似乎并没有引起人类的注意。

        京城·代王府

        外面风雨大作,竹木动摇,卧房内幽邃,幽香萦绕,苏子籍本平躺在床上,突然睁开了眸子,眸光一闪坐起身。

        身后隐隐有着雾,连绵如云。

        “风雨随我!”苏子籍眸子金光一闪,用手一指,云雾更是弥漫,使整个房间如真似幻,模模糊糊。

        “可惜,脱离了龙宫,就没有呼风唤雨之能了。”

        “这也不奇怪,就算是龙君,真的呼风唤雨,也得借龙宫之力,龙宫不仅仅是真龙居所,更是号令风雨的中枢。”

        苏子籍暗笑自己的贪婪,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就在不久前,他的手还是龙爪,而现在回到了这具身体里,苏子籍仿佛还能感觉到那种自由自在翱翔于天空之上的快意。

        “这就是蟠龙秘法带来的变化?”

        先是可以变化为鲤鱼,现在甚至可以变化为龙?

        “之前只能化为鲤鱼,是因那时我只是官?现在我能化龙,是因被封了代王?”

        “人间身份的变化,与在龙宫的变化相互影响,看来,人与妖间,未必就可以分个清清楚楚。”

        “天下万物之间,都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不过,在龙宫的异象,想必已影响到了外界,不知道是否会让我暴露。”苏子籍摇了摇头,自己都到了代王这步了,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

        “看来,还是要先下手为强,趁现在还算自由,先除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大妖周玄。”

        周玄的出现,并不是偶然,而更像是一种必然,苏子籍对此心知肚明,明白此妖不除,必是自己的大患。

        而且,与齐蜀二王不同,周玄是大妖,还是准妖王级别的大妖,若与诸王联合,自己还罢了,自己的部属,自己的妻女,都不堪一击,这也是苏子籍难以继续容忍的原因。

        “可惜,要是在蟠龙湖,我杀它不能说如杀一狗,也轻易许多。”

        在自己回来前,龙宫雷雨大作,在雨露的滋润下,本就恢复大半的龙宫,已彻底达到鼎盛时的模样,雕梁画柱,金碧辉煌,就连树木都是闪着荧光,犹珍宝的世界,万宝的家乡。

        而龙宫本就连同着大海海眼,也盘旋着气旋,不断有各种元素从蟠龙湖水底龙宫涌向大海,又复从大海反涌回来。

        苏子籍当时亲眼看到一株株的珠宝珊瑚拔地而起,而原本人数已较过去多了一些的水府妖兵更修为骤增,凡是受到灵气吸引靠近水府的鱼蟹,都被灵气滋养,显露出要化妖的迹象。

        此时回到代王府,回忆龙宫的盛景,苏子籍轻轻转动着碧玉扳指,脸上露出沉思。

        “是我的错觉么?”

        “咄!”

        苏子籍目光一凝,只听一声响,水气连绵成片,哗哗流淌,幽幽深深,隐有电弧,真水生雷,道术三千,雷法为首。

        “呼!”苏子籍长出一口气:“灵气复苏速度的确加快了。”

        最早时,灵气就如甘露,好不容易才落下一滴。

        不久前,化成了水井,这对修士和妖怪来说,已是百年来灵气最充沛的环境了,可现在这种汹涌的灵气,就像是小溪涌来,差点被涌来的汹涌灵气“噎”到的感觉,让苏子籍感受不可谓不深刻。

        “唧唧!”屋外的狐狸突然叫起来,打乱苏子籍的思绪,使得他哑然失笑,披好外袍,穿好靴子,走到门轻轻一拉,正站起来抓挠门的小狐狸,险些被闪了腰。

        “唧唧!”

        “你们两个正好都在,陪我去办件事。”苏子籍对门外一大一小两只狐狸说。

        小狐狸唧唧叫了两声,苏子籍向外去,口中说:“休得抗议,虽不知道刚才你们两只在我房内到处扑空气是为什么,但必有蹊跷。”

        “想得我追究,就得干活,走,我们去杀个人,不,杀个妖。”

        “唧唧?”杀个妖,什么意思?

        小狐狸歪歪脑袋,有些不明白,不过它跟大狐狸都是靠苏子籍过活,可是它们的金大腿,特别是刚才,几乎抓个正着,哪怕不知道要杀的妖是谁,也要跟着去看看。

        想到这里,它冲着大狐狸低低叫了一声,就先一步窜出去,跟上了苏子籍的脚步。

        大狐狸紧随其后,走到一半时,还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消失最后一点金色橄榄,有点舍不得,但小肚子早就吃得饱饱,凸起似乎是怀孕,走路时都忍不住打了个饱嗝,只能忍痛放弃。

        可恶,为什么它吃的那样多,还消化的那样快?

        大狐狸深深怀疑着自己,自己原本可是吃货,为什么,这不符合道法啊,才想着,一抬眼发觉一人一狐走远了。

        “唧唧!”你们怎么这样坏,等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