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来日方长

第六百四十七章 来日方长

        张栩又连连哄着。

        文寻鹏听着调笑,也不言语,酒喝光了,就自己拿起酒壶再倒上,吧嗒一口小菜,滋溜一声小酒,若不是曾看过文寻鹏落魄的样子,旁人怕是都要觉得这是文寻鹏自愿如此了。

        “来,我敬文兄一杯,愿文兄年年如今年,日日如今天。”张栩又看不习惯了,举杯说着不知道是羡慕还是挖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了一声女子尖叫。

        下一刻,同样是数人惊呼,接着就是喧哗。

        出什么事了?

        在场几个幕僚,包括文寻鹏张栩,都愣着站起身,乐师停下,舞姬跟侍女也不安望过去。

        “啊!”下一刻,就看到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裙的侍女在门口尖叫一声,手里的托盘也直接落了地,水果滚得到处都是,面色煞白,原地站着,微微发抖。

        看到这一幕,幕僚们再也忍不住,忙朝外面而去。

        就在这个院落的门口,他们站住脚,看见不远处路上,两个府兵正拖着一个血淋淋的人路过。

        犹如死狗一样的人,明显已死了,被拖着,一动不动,而路过地方,留下了长长的血痕,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让人闻之欲呕。

        “这、这不是王轩吗?”有人眼尖,认出了这具死尸的身份,低呼一声,声音嘶哑,透着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

        在这齐王府,还有谁能伤到自己这样的幕僚?

        答案不必说,也知道了。

        以往时,就算齐王性情再暴戾,也不曾对幕僚明面动过手,杀的多半是侍妾或仆从,今日这是出了什么事,竟让刚才还喝酒作乐的同僚死了?

        几人都脸色煞白,伴君如伴虎,若不弄清王轩是如何得罪王爷,那么今日是王轩,焉知明日不会轮到自己?

        张栩胆子大些,咬了下牙,就走了过去。

        “两位,不知这是什么情况?王轩犯了何事?”

        没敢直接拦下拖死尸的人,更没敢去看死不瞑目的王轩,张栩颤抖身体,跟着拖人的府兵,同时低声问。

        两个府兵看了看他,王轩的死也不是什么不能讲的事,其中一人就解释:“他呈递给王爷的消息不好。”

        不好?有多不好?

        “不知……是什么消息?”

        本以为府兵不打算说,没想到还真回答了:“跟代国公有关,代国公受了圣旨封王了,封了代王。”

        “代王?”

        这消息,别说是齐王,就犹一记雷,轰一下砸在了这幕僚的头上,让他失魂落魄折返了回来。

        见张栩转眼间就回来,远远在门口等着几个人,这时都围拢上来,七嘴八舌的问着情况。

        “代国公封了代王。”

        这个幕僚就将得到的消息说了,众人哗然。

        “代国公封了代王?这、这可如何是好?”

        再是伴君如伴虎,这些幕僚的性命和前途,都是与齐王挂钩,原本齐王最有夺嫡的可能,代国公虽是太子之子,但只是国公,并不是真正竞争者,但现在连这个短板也被补上了,这以后岂不是要让王爷多一个劲敌?

        或者说,已超过蜀王这个昔日劲敌的威胁?

        而且,在这时给代国公封王,是不是也体现了皇上的某种倾向?难道下一步就是给代国公封太孙?

        在这里的几人都是脑子聪明,这种弯弯绕绕都能理解,想通了这一点,俱是脸如白纸,惶恐不安。

        一旦争嫡失败,以王爷的所作所为,至少也是幽禁,而自己等人更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这如何是好?

        “文先生。”一个小厮趁众人六神无主,低声窃窃私语时,走到文寻鹏身侧,十分隐蔽将一个纸条递给了文寻鹏。

        文寻鹏看了看这小厮,立刻记得此人,等小厮走了,才走到一旁将纸条展开,这一看,刚才还勉强保持镇静的脸色,瞬间煞白。

        “文兄,王爷受了刺激,有些喜怒无常,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张栩抬首看见文寻鹏脸色煞白,不觉得奇怪,毕竟在场的幕僚,哪个不脸色如白纸一样?

        不仅仅是因代国公封了王,又一方面对齐王的心狠手辣也感到了心寒。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以往时,齐王虽暴戾,那是对别人,对幕僚还算礼遇,文寻鹏这样跌下来的人,也能在府里有一席之地,顶多受到了冷遇罢了。

        可现在有幕僚因呈递了一个消息丢了性命!

        虽然这消息让人骇然,可王轩又有何错?何至于就被迁怒到丢了性命?

        要知道,前途再重要,也得有命享,代国公封王,王爷受到了打击是很重要,但眼下自己的命更重要。

        文寻鹏似乎在沉吟,想不出主意。

        “这简直是拿我们比作了家奴,岂有此理……”一个幕僚不满说。

        这牢骚却吓到了旁人:“曹肃,你不要命了?快住口!”

        往常或许还不会因这种事就害怕,可现在有着王轩这前车之鉴,再面对齐王时,必然加倍小心,绝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不仅仅是为了避免失宠,更是不想因此丧命!

        恐慌在他们之中蔓延,文寻鹏混在其中,并不显眼。

        但他此时捏着纸条,垂下的睫毛遮掩住眸光,却透着一种狠戾。

        “这时,要我去干这事,真是把我当成了草芥?”

        “哼,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

        “别说了,看,谋主出来了。”正沉吟着,有人眼尖,看见了人,立刻喊了停,众人停了话,果然见得现在的王府谋主孙伯兰出来了,就蜂拥而上,眼巴巴看着。

        孙伯兰脸色也有点煞白,神态还撑的住,目光一扫,在文寻鹏脸上稍停,说着:“诸位先生,不必着急。”

        “刚才王爷酒醒了,也大是痛惜,说自己醉了,把王轩王先生当成了贱奴杀了,实是悔恨。”

        “特命我立刻传令,将王先生以宾客之礼厚葬,还赠银一千两抚恤家人。”

        “王先生有个儿子在京当差,王爷也说了,立刻给个百户衔,奉缺就补。”

        这话一说,众人喜笑颜开,个个称羡,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仅仅是一个搪塞的理由,可他们要的也仅仅这个搪塞,这证明齐王还没有疯,还得看重礼遇自己等人。

        这就足了。

        “居养体,移养气,孙伯兰不过一介小人,不想也混出点气度来了。”文寻鹏暗暗想着。

        “竟然给文寻鹏逃过一劫,真是走了狗运。”孙伯兰神色一冷,他转眼看着女墙上的爬藤,微微冷笑:“不过,在我手下,来日方长,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