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原来是这样

第六百二十七章 原来是这样

        紫曦茗位于长兴山,东临大湖,西北依山,峰峦叠翠,云雾弥漫,土层深厚,土壤肥沃,生态优越,茶叶“扑人鼻孔,齿颊都香,久而不忘”。

        但真正紫曦茗其实才三颗,每日接受朝曦紫气而得,每颗产茶仅仅二斤,全部贡茶不过五斤,能赐给新平公主可见恩宠,她当然有理由得意。

        周瑶神色恍惚,她本是极聪慧和细心的人,这时却无心再体会新平公主的表情以及用意。

        她能感受到,一直与自己有联系的神秘声音,似乎有了变化,这变化太明显,明显到她都能感觉到它的颤抖,以及联系。

        那能让出现这样大的变化的道册,究竟有什么来历?

        难道代国公让她来拜见公主,就是为了让她学习这册上的心法?

        “紫曦茗茶,闻名不如一尝,的确让人久而不忘。”周瑶温婉一笑,不去看新平公主胜利的表情,只是试着在心里问:“在么,你在么?”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神秘声音才长长一叹。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代国公叫你过来,肯定是为了这,你修炼吧。”

        周瑶再喊,神秘声音却不再出声了。

        红叶观

        有人正在拜访着观主,但与新平观至少表面上宾主尽欢相比,这家道观观主就很郁闷了。

        霍无用本是表情欠缺的道士,此刻却不得不用一脸蛋疼的表情看着这不速之客。

        “代国公,您已可以自己炼丹了,纵观整个京城道观,能有您这样水平的都不多,您又何必非要钻研这一门?贵为国公,还喜好这炼丹,这……”

        这也太无聊了吧!

        你说你一个国公,一个皇孙,有这个时间干点啥不成?吃喝玩乐不好么?非要学炼丹,这是拿自己的名声不当回事啊?

        可你不当回事,我还想低调做人,不想被那些阁老大臣用看“奸邪小人”的眼神不断盯着看!

        可惜,以上的吐槽也只能在心里吐吐,做一个道士,哪怕是被皇帝信任的道士,也只有暗里的恩宠,真以身份来说,跟国公级别,那可差得太悬殊了,最高不过五品,说是云泥之差都不为过,所以面对代国公的请教,再蛋疼也只能忍着。

        不得已,霍无用只能随便说了几句,没有多少内容,原以为代国公会不依不饶继续磨着,没想到这几句的讲解,还真让代国公满意了。

        “快,快将门关上!”目送着代国公下山,坐上牛车远去,霍无用就快步进了道观,同时吩咐:“你们两个,去把你们师兄弟都叫过来,立刻,马上,收拾东西,随为师搬家!”

        这急吼吼的模样,让两个道童都一脸懵逼。

        这里不是他们的“家”么?这可是霍无用的私人道观,观里都是他的徒弟,怎么就突然要搬家了?搬去哪里?

        听着道童不解询问,霍无用往自己的房间走,决定将日常之物都带走,免得哪天回来再被代国公堵住,回答:“去万春园!”

        去皇家别园直接炼制大还丹好了,大还丹炼制不成就不出来,免得中间出什么纰漏!

        代国公再大的颜面,也找不到万春园去!

        苏子籍并不知道道观里正闹着搬家,坐在牛车上,随牛车慢慢晃动,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经验。

        “【点星外丹术】+800,5级(2300/5000)】”

        “经验增长了800点,看来霍无用就像海绵一样,还能挤出水来,可惜,过了今天,怕想见霍无用都难了。”苏子籍暗叹。

        虽与这位御用炼丹士来往不多,接触了没有几次,但此人的性格,苏子籍却是有点了解。

        霍无用看似冷淡稳重,实则在一众认识的道士里,倒是难得的“单纯”人,若不是因要修炼要获取皇帝支持,怕会成一个宅在道观里不与任何人接触的人也说不定。

        这样的人,只要去求的人脸皮厚,还地位高,霍无用就立刻没辙,估计现在已经在准备搬家了吧?

        苏子籍这样想着,也忍不住有点想笑。

        又查看了一下自己新获得的大还丹的丹方残片,暗:“800点经验的增加,其实只是次要,这次去请教霍无用,最大收获,是上次零星大还丹丹方,又多了两味药。”

        “现在已有六味药了。”苏子籍沉思:“有了这些,再加上我从水府龙宫获得的两样东西,计划应该可以执行了吧。”

        “不过,还要等着小白办的事的结果出来。”

        太平巷

        临街书肆的门口,一个最多二十岁的年轻伙计,正站在阳光处与人说话,对方告辞后,伙计溜溜达达的往回走,才上了台阶,突然被刺眼的光刺了一下。

        什么东西?

        伙计朝着光的来源处看去,正看到了一块闪闪发光的东西。

        “银子?”伙计眼睛就是一亮,看看左右,没人注意,忙过去先用脚踩住,随后弯腰去摸,摸到手里这一看,还真是银子,一块差不多五两的银子!

        作皇城司的一员,眼力够,这银子一看就是正经的官银,九八成色,带着霜气,伙计将其往兜里一踹,笑着:“看来今天该我石明达发财!”

        皇城司的人,收入不低,石明达作这小据点头目的亲侄子,往常也偶尔会有发财的机会,但毕竟比不上外地。

        京城外面的皇城司据点是山高皇帝远,经常会有赚大股外快的机会,而在京城,除非是自己辖区内有官员或富商犯事被抄家,否则,底层还真很少有暴富机会。

        五两银子就足够在酒楼里美美的吃喝上好几顿,省着点花,一个月的酒肉钱都有了。

        想想就美!

        石明达捡到银子,再也无心待在据点,在与人接班,就匆匆离开,去了隔着一条街的一个酒楼。

        这家酒楼的一楼,每日都有说书人在这里说书,跟茶楼类似,让石明达很喜欢。

        别看他是皇城司的一员,日常接触到的情报不少,因经常会看到来自王府的情报,对王府养的几个高手也有着一点了解,可还是很爱听说书人讲江湖的故事。

        与往常的吝啬不同,一到了酒楼,在角落处找个空桌,石明达就一摆手:“给我上几个拿手菜,酒要好点!”

        白得了五两银子,可不得好好吃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