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九章 非成就死

第五百九十九章 非成就死

        “不仅仅如此,还挖掘出了不少京中秘闻。”苏子籍闭目冥思,就感觉到不少错综复杂的勋贵关系涌入。

        “虽仅仅是羽林卫内的勋贵子弟的情报,但我如果能利用好,怕是能一举镇压不服,完全掌控羽林卫。”

        “只是这样,是自寻死路。”

        还是这话,苏子籍可以晋升,可以发展,但必须是依靠关系(人脉)的发展,而不是个人的才能。

        “看看别人有没有这样的经验包。”苏子籍又去请教了没走的官人,也不必这些人讲的太多,一二句即可。

        不少官人为了应付场面,还真勉强说了一二句。

        “经验+300”

        “经验+150”

        “经验+200”

        较方真请教时的反应,现在这些人回答给带来的经验值,可低多了。

        “果然,和方真那样有才能的人不多,而且许多人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站在我方,抗拒心也重,否则就不会只有这点经验。”

        一两个人带给经验固然少,但人数多了,累积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经验。

        “快升到十五级了。”苏子籍感觉到即将突破,借口去花园透气,到了安静的园子里。

        这里草木都焕发新枝桠,凡是枯死,无论是小树还是花草,都早被仆人剪了,所以站在这里,看到的是一片生机勃勃。

        就是在这种氛围下,一种冲破了瓶颈的感觉,让苏子籍紧咬牙关,才不至于将疼痛跟爽感的闷哼声溢出。

        “【为政之道】15级(600/15000)”

        随“为政之道”抵达十五级,隐约有些想不通的地方顿时豁然开朗。

        苏子籍心思不定看一眼,或刚才吓着了人,见自己一离开,就有不少人趁机告辞了,大院里除了廊下几个亲兵,并没有闲人,不由重重吐出了一口气,喃喃:“我明白了。”

        “皇帝,别说是太孙,甚至没有把我当皇孙么?”

        太孙是继承人,珍而重之,这姑且不说。

        如果真把自己当成皇孙,哪怕再对皇子皇孙刻薄没有怜悯,也不会随便当炮灰使用,皇子皇孙都是用一个少一个,是很难短时间内再生的稀有资源。

        唯有底下官员,哪怕三年出一个的状元,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在普通人眼里是文曲星下凡,可在皇帝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死几个也毫不心疼,可以随便推出去宰杀。

        明悟后,苏子籍有些心寒。

        “本以为,在皇帝那里,我就算不如诸王,起码也是嫡孙,哪怕当棋子,也该斟酌着使用的棋子。”

        “但从现在情况来看,竟比我想的还要残酷,他竟拿用臣子的方式在用我。”

        “要不,怎么会在这时把我填上去当炮灰?”

        “前些年蜀王势弱,被扶植着与齐王慢慢抗衡,仍有保护之心,不会被安排在羽林卫这位置上。”

        哪怕这保护之心,不是出自父亲对儿子的爱,是出自一个君主对继承人候选者的保护。

        现在自己推上了这位置,除非能当到太孙,要不,无论是三王那个上台,自己都死无葬身之地。

        “羽林卫,非成就死,从这点上说,皇帝其实根本没有立我太孙的意思?”苏子籍蹙眉想着这事,阴冷之色划过。

        他既能从小县城普通读书人一步步走到今日,就不是那种可以任由别人宰杀的人。

        “皇帝莫非以为,我会心甘情愿的束手就擒?”

        整理了一番思绪,阴冷神情也收敛了,苏子籍才从花园里回来。

        还留在府内的宾客,这时见他归来,都陆续向他告辞,毕竟他们也不敢久呆,有人一走,别人也就陆续都走了。

        等宾客散了,厅内跟院内的桌椅都撤走,残茶跟点心盘子也都撤下去,叶不悔让丫鬟去收拾外面狼藉,满是喜色的站在院中指挥着。

        野道人看了看苏子籍的神情,似乎发觉有点不对,在苏子籍示意他跟过来时,就快步跟上,一前一后,进了书房。

        “主公,您怎么好像并不高兴?”

        苏子籍并不掩盖神色,冷笑:“怎么,你觉得这是好事?”

        野道人收敛了笑,认真想了一下,这的确不符合皇帝对自家主公的一向态度,虽然之前封主公为侯,不久更晋升主公为代国公,但无论是侯还是国公,看着光鲜,其实也只是轻易就可夺去的爵位罢了。

        唯有兵权,真掌握在了手里,才是实打实的东西。

        可在此之前,皇帝连让主公观政,都是带着忌惮,怎么就突然转性了?

        他这时也回过味来,眉头皱得紧紧:“这是在引蛇出洞?”

        “不仅仅是这样,你想想,我现在成羽林卫指挥使,齐蜀二王会怎么看?”

        野道人的脸色唰地一下白了,嘴唇也隐隐颤抖:“我明白了,这必成两王,甚至三王联合绞杀的对象!”

        “难道皇上竟然一点都不顾念您吗?这哪里是对皇孙……”

        莫说是对待太子的儿子,就是诸王的儿子,皇帝要利用,也会有着一点犹豫吧,无关血脉亲情,只因姬姓嫡系子嗣其实还不多,还没到可以随便浪费的程度。

        哪怕狠辣手段的皇帝,除非能确定自己真可以千秋万代,否则,就必然会保留几个下一任帝王的候选人,不成为姬家的千古罪人。

        而皇帝这样对待自家主公,岂不是正说明了,主公再被捧着,在皇帝的眼里,其实也根本没有什么地位?

        都别说是拿主公来立太孙了,怕连让主公以后成为辅佐姬姓江山的贤王的打算都没有!

        仅仅是一个过河拆桥的角色。

        “路先生,你明白了。”

        苏子籍扯扯嘴角:“不过,这次的事固然凶险,但也未必不是机遇,不管怎么样,羽林卫指挥使既递到了我手里,就断没有再推出去的道理。”

        而且现在再推也晚了,有了这件事,自己就已成诸王的眼中钉,那就将索性将这带毒的鱼饵将计就计。

        “你去把府里几位都请来,我们君臣,就商议商议。”

        “主公,张睢来了,并且留下没有走,喊不喊他过来呢?”野道人想起了一件事,突然之间问着。

        “请他过来罢!”苏子籍一丝阴冷许久不散。

        洛姜是女人,就算有她这暗贼,也难尽知府内虚实,而张睢,正要用之,要是忠心耿耿,就可重用,要是别有用心,也正好为自己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