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代侯

第四百八十八章 代侯

        永安宫

        夜晚渐深,宫殿仍亮着灯,烛火分明。

        一身正装皇后,神色淡漠坐在殿上,看着下面跪着的太监,正在禀报着事。

        “这么说,陛下现在要见我?”

        “娘娘,陛下思念娘娘,想请您过去一趟。”太监伏在地上,恭敬说。

        这么晚了,请皇后过去,这不合规矩。

        不过,整个皇宫几乎所有规矩都是为皇帝服务,也是皇帝可以制定更改,这规矩合不合,也不重要。

        皇后已听说过了皇帝吐血的事,却只当不知,只是问太监:“听说,今日苏子籍回京了?”

        “娘娘,苏公子的确是今日回京了。”

        “可知道他现在的情况?陛下可召见了他?”皇后问。

        太监:“回娘娘的话,陛下给苏公子赐宅在望鲁坊,苏公子才一回京,陛下就让人请他去了宅子。连同着苏公子的家眷,也一同去码头迎接,应该此时已在新府邸住下了。”

        “是吗?”听到太监报告,说是皇帝没有立刻召见苏子籍,皇后反应,其实与苏子籍的第一反应不谋而合了。

        明明是十分着急召见苏子籍进京,偏偏入京后,又不急着见了,难道是他心中到底有芥蒂,又有些后悔了?

        再想到苏子籍因流落民间,不得不娶了一个民妇,皇后心里,更觉得自己这孙子太委屈了。

        “不过,叶不悔虽身世普通,配不上阿福的儿子,但……”

        想到自己前几日见到叶不悔时情景,她本来在这些年已硬起来的心,却不知为何,竟又软了下来。

        “本想着,令叶不悔只做苏子籍的侧室,虽是侧室,可从普通人的正室,一跃成为皇孙的正经侧室,这也算是提高了地位,也不算是辱没了她。”

        “便是她不愿意,那就令她假死,到时给一副厚厚嫁妆,令她自行再嫁,也使得。”

        “苏子籍即将入籍,却到底是比诸王晚了多年,手里能用的人不多,若能选一门得力婚事,也可多一门得力的姻亲。”

        “可一看到那孩子,不知道怎么,我竟心软了,想劝说的话,竟一句都说不出口。”

        也许,夫妻起于患难间,或比自己安排的更好。

        皇后用着这样的话,安慰着自己。

        只是,别的可以不争,名分和爵位必须争。

        坐着安静想着这些,直到回过神来,皇后轻叹了一声:“罢了,既陛下邀请,我怎能不去?来人,备辇!”

        “是,娘娘!”

        随着皇后一声令下,凤辇备好,在夜色中坐上凤辇,朝着宫殿行去。

        皇宫大内,莫说夜里,就是白日也有着一种深门大院所没有的寂静与孤独。

        夜色下,挂在道路两侧的精致宫灯,随着微风,轻轻摇曳。

        明亮的光,在这茫茫夜色中,就如星火点缀,一盏接着一盏,延绵到了远方。

        此时已是冬日,今年虽才零星下雪,可深夜的寒冷,已能通过迎面的风,让人体会一二。

        八人抬的凤辇上,皇后正襟危坐,画着淡淡妆容的她,年纪已不小了,虽曾是国色倾城,现在也不过是失去了爱子,十几年痛苦沧桑的妇人。

        前方是她名义上丈夫的住处,可她的心里,已波澜不惊。

        到了地方,凤辇在殿门口被轻轻落下,早有服侍的大太监,连同一群宫女太监,站在门口翘首以盼,见皇后到了,都忙不迭地跑来,恭敬向皇后行礼。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嘴里说着讨好的话,等平身,今日当值的大太监就忙要上手搀扶皇后娘娘进去,被皇后的女官看一眼,忙讪讪退后两步。

        与永安宫的主子一样,永安宫的女官在这皇宫之中,地位也是超然,哪怕是皇帝的大太监,也不敢轻易得罪。

        皇后将手轻轻放在女官手里,由着她搀扶着,一步步走进这座她前段时间曾经来过一次的宫殿。

        上一次,她来是为了苏子籍,这一次,她来,还是为了这孙儿。

        不是为了阿福的唯一后人,皇后早就心如死灰,闭了宫门,谁也不见了,哪里还需要来与这狠心的人虚与委蛇?

        可随着她一步步走入,闻着空气中浓浓的药味,皇后眸光微垂,眼一热,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情。

        幸她早就习惯了控制,习惯了隐忍,所以当她抵达皇帝所在的殿里时,已是眸光平静。

        “皇后,你终于来了。”皇帝穿着白色中衣,披着外袍,听到进来禀报,就一步站起身来迎皇后。

        见他比自己想象的要好一些,似乎已经恢复不少,脸色看上去也很红润,皇后微微一福,温声:“妾身见过陛下。”

        “咳咳!你与我是夫妻,何必这样拘泥礼节?”见皇后朝自己行礼,皇帝忙搀扶起她,同时拉着她的手,让她和自己一起坐到龙榻上。

        在榻前,支着一张矮桌,上面摆着笔墨纸砚,还有一些折子,皇帝轻咳几声,示意皇后看过来。

        “皇后,我已准备给苏子籍赐名,按照规矩,皇子皇孙初封,乃封国侯,你看看,能选什么?”

        先封个侯,这倒是符合规矩,不多不少。

        皇后眸光微沉,落在矮桌上,见皇帝给她拿起一张素纸,她伸手接了,看到这是一张简易地图,上面有各国名字与方位。

        与前朝一样,郑太祖建立大郑,在庆武三年正月,翰学承旨评定三等国名,分大国、次国、小国,用于封爵。

        皇子初封侯,与功臣不同,必是国侯,逐次进封国公、王。

        虽册封王侯,但“国”其实只是一个概念,并不是真让皇子皇孙自治,因过去多次藩王之乱,前朝起,对皇子皇孙的管理,就已形成了一套固有模式。

        一般来说,有了封地,也并不会就藩,只是封地产出及税收,会有一部分,成王侯的日常花销来源,可以尽享富贵。

        皇后看了看,大国的秦、齐、魏、燕等,直接就略过了。

        “孙儿初封,必然不能一步到位,皇帝虽看似让我选,但我选了大国,也必然不允。”

        至于小国,从来都是分封给不受宠皇子皇孙,皇后自然看不上,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跳过去了。

        她主要是在那些次国之中挑选,目前还有几个次国是没有分封出去,皇后迟疑了一下:“代国倒是不错,虽不是富饶之地,但一直都太太平平,正如妾身对孙儿的期望。”

        “代国?”皇帝点了下头:“可以,那就封苏子籍为代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