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再试一次

第四百七十九章 再试一次

        宁县

        刘家一片喜气,刘本耕鸡不叫就起床,看着搭好芦棚里看着师傅宰鱼、杀鸡、煮肉、炸丸,很是满意,喊着:“走,一起给隔壁曾府上送去,千万别怠慢了。”

        刘本耕说了还不算,亲自领人挑了食盒过去。

        “东家!”有个老仆几步趋跑过来禀:“告您一个讯人来了!”

        “谁?”刘本耕浑身一颤。

        “当然是您念念不忘的曾念真曾大侠。”

        “快,快挑着食盒去,还有,把我藏的酒捧过去。”刘本耕激动得声音发抖,倏地站起身催促。

        这处地处山沟,就算是新朝,总有些山贼不明不白,甚至和佃户勾结。

        七年前,山贼要“借”一百石,一百石就是一万八千斤,要说倾家荡产拿,还是有,可这日子怎么过?

        就是曾念真出手,摆平了这事。

        曾府并不远,就在隔壁,是一处宽敞的院落,五间正房,西厢东厢又五间,这时摆了宴,不断有人进出。

        三桌酒席,在厅里摆上,二十几个人坐了三桌,大家一起喝酒,闲聊。

        刘本耕一进去,就对着正桌的人躬身:“老朽给曾大侠见礼了。”

        曾念真连忙起身扶了,笑着:“不敢,不敢,你是长者,我安能受礼。”

        请着入座了,就看见两桌都是青壮,心里清楚,这是曾念真的“弟兄”,中间一桌中,却有个女人,他一见,神色一动。

        这是儿媳的姐姐丁秀。

        “给大哥和大姐敬酒。”有人起身敬酒,在场的这些兄弟,都知道东宫出事,曾念真从一个东宫武官沦落到了江湖,朝不保夕,但遇到一个红颜知己,这十年却一直等着曾念真,不曾变心。

        现在他们终于亲眼看到了这位女子,发现阿秀二十六七岁,因仍是姑娘,并不做妇人打扮,看起来还年轻,最重要的是,温婉中透着坚韧的气质,以及看向曾念真时眼神,都让这些做兄弟的为曾念真感到高兴。

        能听到消息就去救人,还将“嫂子”救了出来带到宁县,这就说明,曾念真未尝就忘了旧情。

        曾念真看看两桌兄弟,自己坐着一桌还有阿秀的妹妹妹夫,彼此也都相识,与阿秀目光一对,他不再迟疑,突然举杯:“各位给我面子,前来相聚,我也就开门见山,我我漂泊了十几年,想想这些年经历,觉得也该定下来。”

        “宁县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又远离京城是非窝我在这里已经买下了这院落,打算再买上几十亩良田,办个武馆,平时教导一下学生,也算是个营生。”

        这话一出,顿时让在场这些人都明白了,曾念真这是有安家的意思了。

        同一桌几个兄弟,都是跟着曾念真关系极好,直接举杯,其中一人说:“曾大哥,你能这么想就好!怎么过日子不是过?风里来雨里去是过,安安生生在小县城里安家,过太平日子也是过!来,为你能想通,干了这碗!”

        “就是!你这岁数,也该到娶媳妇抱娃的时候,为了将来的胖娃,干这碗!”有混不吝些更是起哄。

        曾念真也不生气,目光一扫,就见得阿秀垂下了头,悄悄红了脸。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敲门,问:“曾大哥可在?”

        “哟,是老八!”

        有人这一听这声音,就拍手笑:“刚才还提到老八,说今天就差他没来了,没想到他这小子,竟在这时回来了!”

        有人忙起身去开门,大门一开,一个风尘仆仆汉子从外面进来,大步进了厅,看到厅里坐着两桌人,顿时乐了。

        “我刚到宁县,正饿着,没想到就赶上了吃席!”

        说着,也不客气,自己从旁搬了把椅子,就坐到曾念真的一桌。

        阿秀起身去给他拿筷子跟碗,又给拿了热腾腾的主食,这汉子嘿嘿谢过“嫂子”,就着酒肉吃了起来,看样子是饿坏了。

        连吃了两个馒头,又喝了一碗酒,吃了半碗肉,缓过这口气,这汉子突然想到一件事,就拍脑袋:“对了,差点忘了这个!”

        说着,就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递给曾念真:“这是我之前遇到陈麻子,他交给我的,是岑先生写给你的信。”

        他提到的陈麻子,是个商队的管事,与他们交情很不错,因跟着商队走,经常会为他们带一些不好通过驿站寄送的书信。

        “不知道啥事,不过我要退隐江湖了。”曾念真笑笑拿过书信,只打开一看,立刻就脸色一变。

        “哗!”

        随曾念真猛站起来,面前的酒碗直接歪倒,酒水顺桌面往下淌,而撞翻的菜,更是菜汁四溅。

        阿秀唬了一跳,看着站起来的曾念真望着这封信变色,心一下就沉了下去。

        这十几年来,不断的有希望,又失望,到了今天,曾念真表示要安家好好过日子时,其实阿秀自己都有一种不真实感觉,现在到了此刻,不真实的感觉就全变成了不祥。

        气氛一下就变了,原本嘻嘻哈哈边说笑吃肉喝酒的朋友,都跟着怔住了。

        他们都看着站起来的曾念真,看着他吃力的抓着信,身体在不断颤抖,让他们一时也不敢发出动静。

        良久,曾念真慢慢抬头,扫视了一圈众人,目光落在了眼圈泛红直直看着自己的女人身上。

        “抱歉。”他咬了下牙,说。

        说完,就直接朝外奔了出去。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冷到了极点,所有人都看着呆住了的女人。

        再一次被放弃了的女人,却在怔了片刻,突然跟着奔出。

        “曾念真,你站住!”女人喊着。

        但那人已架着牛车从门前行过,很快消失在街头。

        这一次,竟然连话都不留一句,就这直接走了。

        站在路侧,望着远去的牛车,女人站在呆呆,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这一次,竟走得这样快,到底是什么事,甚至连与她解释一下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走了?

        “姐!”一个梳妇人发髻的女人,这时也从院里跑出来,看着阿秀站在路边,脸色煞白,不由心疼扯了她一把,问:“姐,你等了他这样多年,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等?”

        “你看看,只是看了一封信,就立刻抛下你,抛下一切,连客人都不顾,就直接走了,你还要为他继续耗费年华?”

        “我孩子都有两个,可你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这么等下去,你就全毁了!”

        阿秀没有说话,眼神黯淡下去,良久才很轻说了一句:“那就再试一次吧。”

        如果再试一次还不成,她就可以死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