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狐狸要复仇

第四百七十三章 狐狸要复仇

        省城·燕子矶

        迎了钦差,知府却没有立刻离开,转进了一处庭院,夜深了,还能听见丝弦笙篁不绝于耳,入了东厢,绛烛高烧,卷案上放水果点心,在榻上坐了,立刻有人奉了醒酒汤。

        还奉上了一大桶热水洗脚,知府歇了一会,随意半躺在被子上听着仆人禀报消息,不禁一笑。

        “是么,原来是这样见我。”

        在知府手边还有着一封信,是不久从京城发来的密信,给来信的人是烟霞真人俞谦之。

        二人素来就有来往,俞谦之在信上提醒他去见太子之子,皇孙苏子籍,心中也是复杂。

        这可真让他惊到了。

        苏子籍竟然是太子的儿子,哪怕早就已经见惯官场上以及皇室怪事的人,也不禁悚然而惊。

        本来还有些犹豫,听到仆人禀报,终于有了决定。

        “去准备一下,我要去拜见皇孙。”

        师爷站在一侧,却有些不解,问:“老爷,您得了大学士通知,得了准信,为什么还要在这时去见皇孙?虽说皇上召回皇孙,可是现在这情形还不明朗,恐怕到时要出事。”

        知府哈哈大笑,看起来很开心。

        见师爷越发迷茫,就用手点指着他,嘲笑:“你这家伙,平日里刑事你倒精通,下面龌龊手段,你也算清楚,只可惜上面的事情,你就不懂了。”

        师爷听到了面前知府的话,一时间怔住了。

        不过,知府说对,他对这件事的确感到了迷茫,不明白知府大人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还请老爷指教。”

        “嘿,历朝历代以来,都是传嫡不传庶,传长不传贤,为什么?”

        知府说到这里,脸上就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望着师爷,想看看他怎么回答。

        师爷觉得这事还需要问?

        但既知府大人特意说出来问他,就必须要思索一番再回答,想了想,师爷才说:“当然是传承有序。”

        “没错,是这样。”知府点了下头,但接下来,还有问题等着师爷。

        “既这样,陛下已颁布了旨意,要让皇孙入籍,这代表是什么,你知道吗?”

        “这……”

        师爷脑海中闪过几个猜测,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而十分识趣向知府行了一礼,恭敬说:“请老爷赐教。”

        这副诚心求学的姿态,让面前知府还算受用。

        知府捋着胡须,微笑说:“这就代表承认了皇孙的正统,士林中,那些重臣,他们效忠的是皇上,但效忠的也是正统。”

        “这皇孙登位大宝的可能,可不逊于两位王爷,更大于别的皇子。”

        “莫看他现在势力单薄,一些人认为,皇孙起势晚了,不可与二位争锋。”

        “他们却不知,诸王就算经营多年,可一切大权,都是皇上所持,只要得了圣心,皇孙一切劣势都可弥补。”

        “就算圣心还在二可之间,皇孙优势也不小。”

        所谓的人心所向,所谓正统名分,在这种皇位争夺上,有时甚至能胜过千军万马。

        除非国家动乱、朝堂势微,或上位者不得人心,否则一个正统名分,就能压死许多豪杰。

        师爷听到这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知府见状,又说:“而且,苏子籍身宗室皇孙,虽现在还未入籍,但已有了陛下圣旨,我又如何见不得?”

        “只有武将拜见才是逾越,皇孙却很聪慧,只寻钦差一同见,这代表是皇帝见了众人,他只是陪同。”

        “但只要见了人,露了面,他又能在众人心中留下印象。”

        想到曾经见过一面的太子的风姿,又听闻了这皇孙的风格,知府忍不住叹:“能有这样的决断,还算不糊涂。”

        “好了,酒也醒了。”知府起身,弹了弹衣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说:“走,见见皇孙去。”

        原本是打算在城中休整,但罗裴跟赵总督考虑到皇孙的安全,跟进京赶路的时间比较紧张,还是选择依旧在停靠在河岸的官船上住着。

        苏子籍的官船,本就舒适,在有了旨意,表明了身份,不光是赵总督又将船上的陈设换了一批,罗裴也让人仔细伺候,在待遇上可以说又上了一个台阶。

        这就是名分带给人的好处。

        苏子籍的穿着打扮也换了,再穿六品官服,在罗裴跟赵总督这两个已接了旨意的人看来,就有些不合适。

        赵总督与罗裴让人送来了几身贵公子的衣衫。

        莫说是苏子籍这样本就外形气质出众的人,就是寻常人穿上也能更得风流倜傥。

        苏子籍对这些优待并不推辞,依旧按照往日习惯,在休息时捧着一卷书,在自己的船舱里安静看着。

        正看着,就听到唧唧两声,苏子籍微微怔了下,忙走过去,将窗子打开,两只狐狸跳进来。

        这是用了幻术,才躲过周围巡逻的士兵。

        苏子籍将窗子重新关上,仔细检查一下,发现两只狐狸,无论是大的那只,还是小的那只,都瘦了一圈,看着也很憔悴狼狈,顿时有点心疼。

        他连忙将水果点心拿过来,又问它们:“看你们样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小狐狸朝着唧唧叫了两声,眼睛里竟然流出泪水来,苏子籍忙将一本字典拿给它,让小狐狸赶紧划拉指字,来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

        擦了擦眼泪,小狐狸翻字典,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给苏子籍看。

        “你是说,你们是青丘狐族出身?”

        这还是苏子籍第一次真正听见它们出身的底细,暗暗觉得,这青丘狐狸之名,流传很广,这里也有。

        “除了你们两个,还有提前走的狐狸,这次出来的狐狸都被人杀害了?连丘主也都一起遇害了?”

        “带头的人,就是曾经在俞府门口遇到那个?”

        那个人,不就是曹易颜?

        苏子籍有些吃惊,曹易颜去龙宫争夺权柄,这倒并不让他意外,可现在又来害狐狸,到底为了什么?

        “唧唧”大狐狸这时也指着字比画着。

        “你是说,青丘狐狸便在世间待着,也是小心谨慎,并不为祸人间,因此没有理由这样,想报仇?”

        ““唧唧”大狐狸激烈的叫着,表示的确这样。

        苏子籍不由蹙眉沉思,要说青丘狐狸并不为祸人间,他还是相信,只看小狐狸与大狐狸的行为就知道此言不假。

        只是,曹易颜所为是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