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动如参与商

第四百五十三章 动如参与商

        蟠龙湖·思云楼

        夜幕下,距离蟠龙湖二里左右一处酒楼,几乎座无虚席,灯火分明,吹拉弹唱之声更从楼里房间不断传出,靡靡之音,勾得路人徘徊,不肯直接离去。

        二楼已经一律镶板铺地,扇柱雕着仙人故事,乡绅和读书人谈笑风生,这雅间里的几个人,却大多面带憾色。

        给父亲满了一杯酒的方惜,就摇头:“可惜,原本还以为,至少能跟苏贤弟见上一面,说上几句话,结果却只能遥遥看上一眼,哎!”

        余律也有些懊恼,忙安慰:“表兄不必叹气,四楼是钦差和总督之宴,陪同都是知府同知。”

        “三楼是官身。”

        “我们能在二楼,已是占了光。”

        “官场自有体制,苏贤弟也身不由己,等来年你考取了举人,再赴京参加会试时,何愁见不到?”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考取举人艰难,哪有这么容易就考上?

        跟他们同桌坐着的一个杜举人,与方文韶新认识,也算年轻有为,不到三十岁就考取了举人,此时听到余律的话,忍不住看了余律一眼。

        余律是劝说的人,就已自信了,被劝着的人方惜,竟也同样有着自信,点头:“表弟说的是,为了能与你们一道赴京,我也要越努力才成,到时我们几个一起考取了举人,去京城里找苏贤弟吃大户去!”

        方文韶这个当爹,轻轻咳嗽了一声,示意自己儿子注意一点。

        余律比方惜领悟得快,顿时就转移了话题,说:“听说,钦差船夜里就要拔船去京,也不知是真是假。”

        张胜接话:“应该是真,不然,何至这么着急?”

        “照这么看,咱这次还真是与苏贤弟没有一个见面说话机会了。”

        这话一出,本喝着不怎么美的酒,越显得没滋味了。

        要不是为了跟苏子籍见面说话,他们还真不喜欢这场合。

        莫看他们待着二楼也还算热闹,但在二楼,都差不多一个圈子里的人,有官身的也就是不入流。

        官员都在三楼喝酒吃饭,头顶传来的说笑声跟丝竹声并不清晰,只隐隐可闻。

        但这种界限分明,让方惜越觉得,有没有官身,能不能中了进士,真的是将人隔离在了两个世界。

        哪怕举人,其实也被隔离在中下,在进士出身官员眼里,并没有多少分量。

        “不入进士,尽是学生。”张胜也忍不住感慨,说的是秀才举人,见官其实都自称“学生”。

        余律白了一眼:“就算是秀才举人,其实与七品鸿沟极大,就是看在同是明教的份上,才许称学生,给予照顾,别人想称学生都称不上。”

        杜举人听了颌,本来有点看不惯,现在才觉得是人话。

        张胜也就一笑:“我知道,只是就算以后能赴京再见,大家总有相聚之时,但今晚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大家听了,正沉默着,就听见有人在门口说:“当然有这机会!”

        不仅余律被这句回答给吓了一跳,方惜等人也都朝雅间门口看去。

        本来就敞开的雅间门口,一个身青衫看起来是个举人的年轻人正进来,修眉凤目,令人见之忘俗。

        这不之客,不是脱去官服的苏子籍是谁?

        “苏大人!”与方文韶相邻坐着的杜举人,本只是酒楼安排不过来,又因与方文韶结交,才跟着坐在这雅间吃酒,他真没想到,还有这样机会,能与半个钦差苏子籍认识。

        见苏子籍走进来,他慌忙起身就要行礼。

        苏子籍这时已走过去,将伸手扶住了:“兄台何必多礼?我现在脱了官服,就是读书人,不必多礼。”

        又问:“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

        杜举人见苏子籍和气,并无傲慢,心中叹服,忙拱手:“在下杜成,字叔达,乃双叶府人士,很荣幸能与苏大人见面,百闻不如一见,苏大人气质出众,真是芝兰玉树一样的人。”

        见自己说了,杜举人仍有些紧张,苏子籍也就一笑。

        好在方文韶这时请着入座,又开口:“贤侄,听说钦差船当晚就要拔船回京,这事可真?”

        “确有此事。”苏子籍坐下了:“京城催的急,要求回京,我等身是臣子,当然不能抗命。”

        “船会沿河北去,抵达省城放下总督一行,然后直回京城,半途除了补给,一概不停,夜中都行。”

        “我也本想借着这机会与你们畅谈一番,但京里事急,只能在这里与你们一起喝几杯酒,来庆贺一番了。”

        说着,就向张胜说:“听说你中了秀才,这可是件好事。”

        张胜亦感慨:“谁说不是?我爹我娘,从我中了秀才那天起,到现在都每天乐呵呵,与我说,这辈子算是心满意足了。”

        想想当初,看书都能看得打哈欠,多亏苏子籍用“听书”来学习,才打了些基础,慢慢进步。

        不是有“听书”时基础,就算是苏子籍将总结笔记托人送来,以原本张胜学习基础,也未必能看进去。

        可以说,从基础到考取了童生跟秀才,张胜的种种转变,都与苏子籍脱不开关系。

        张胜随即又说着:“我现在既中了秀才,来年也要考举人,然后上京,到时你可要尽一尽地主之谊才成。”

        “这是自然!”苏子籍虽知就算有了自己笔记,怕三五年内也难中举,但这时只是笑:“你们到时来了,连住宿都不必烦心,直接住进我家就是。”

        “虽有客栈,但独住在外面,不如一起住在我家来得舒服,还可随时探讨学问。”

        这回,不光是张胜,余律跟方惜也都答应了。

        杜成因与他们不熟,只能艳羡看着、听着,不敢插嘴。

        喝过了几杯酒后,张胜忍不住说:“对了子籍,你的诗才,都已从京城,传回到了省,我跟余兄、方兄可是没少听人夸赞你的诗做的好,好不容易我们这次相聚了,你可不能只喝酒,还要做诗一才成!”

        方惜也是个喜欢凑热闹的,听了,立刻笑:“正是这道理!子籍,你不能做出让我们满意的诗来,我们可不依!”

        苏子籍也痛快:“出题就是,你们不满意,我就自罚三杯。”

        “那……就以今日我们难得一聚,来作一诗,如何?”张胜说。

        苏子籍笑:“有何不可?”

        这里没有笔墨纸砚,也就没打算写出来,喝了一杯酒,看了烛火:“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