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差距不少

第四百二十七章 差距不少

        墨绿色大妖见自己得手,一击而中,转身就逃,速度真是非常之快,青丘君的白光一闪,都刺了个空。

        掠光中,这妖怪看了一眼,只见黑蟒精的无头尸体,切口平滑如镜,尸身以肉眼可见速度萎缩,身上巨大的妖气在流逝,不到几个呼吸,就已化为枯骨,惨白的吓人。

        “斩妖台!”

        建立妖廷,当然不可能只有恩典没有刑罚,虽这斩妖台还没有建成,只形成了刀胚,但也可怖可畏。

        黑蟒精是大妖,可是也毫无抵抗力量,在斩杀黑蟒精的同时,将之生机同样吞噬一空,化成了龙宫的灵气。

        而且偏偏,还保留下了头颅不毁坏。

        这大妖微微低头,看着别的妖怪头颅,上面睁的大大的眼睛,依然能看出刀光临头的不可思议与恐惧。

        死亡面前,谁都难以平静,这些头颅留下,就是以儆后来者。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成功了,不枉我沉住了气潜伏!”

        “也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跟着过来的妖,但不管有几个,也不管是否与我目的一样,也晚了!”

        “我的雷丸,虽只能近处使用,可攻击力极强,大妖这么近挨一下也得重伤,而龙君,哪怕不是重伤,也会实力减弱,现在大阵还没彻底恢复,龙君撑不了多久了!”

        操控了这大妖行凶,就是投入湖中的天机妖!

        它在意识到自己回到了大魏时龙宫,并进入了这大妖体内,就立刻夺取了身体的控制,并蛰伏了起来。

        本就是从这个时代走过去,这大妖,天机妖也认识,要伪装成熟悉的妖,对他来说的确不是难事。

        “没想到龙君修为比我预料的更高,幸之前没有轻举妄动。”天机妖没入了宫殿中,偷偷看了一眼还在撑着的龙君,暗暗叹着。

        但又一想,能让龙君重伤,这就已成功了大半,现在就只等着龙君失败了。

        “不仅是我,显然这时代的朝廷,也是希望龙君降雨失败,我现在占据着上风,只需等待即可!”

        想到这里,随即就彻底消失了踪迹。

        青丘君手持刀胚,就要追去,听高台上的龙君喝:“快修复大阵!”

        纵然对冒充同僚的大妖恨不得立刻诛杀,但此时不是分散兵力去追这妖时,龙宫戒备森严,出入困难,等过了这关,全宫大搜,谅它再能潜藏,也逃不掉。

        青丘君想着,直接单膝跪倒在大阵的一点,手掌直接按了下去,一股法力在她的体内涌出,还有法力的妖将,都利用自己法力修补大阵。

        而替代上去的妖将,也让自身与自己所站之处的点,形成一种力量的呼应。

        “嗡嗡嗡”

        只见上百个妖怪依次站点,金色的波纹再次浮起,可错误的节点冲突,还在“噼啪”闪着火光,虽在渐渐恢复,但大阵修复,也需要一点时间。

        青丘君看了龙君一眼,见着龙君整个身体都似乎被山压住,格格作响,不由变了颜色。

        本来以龙君的实力,完全可以撑过这段时间,偏偏龙君受了伤,这情况下只靠力量硬扛下龙宫上空的云气水气,实在不亚于在独自扛一座越来越重的大山。

        一旦力竭,有了失误,怕顷刻间就要被压成肉泥。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以龙君的强悍身体,怕也坚持不了太久。

        青丘君心中焦急,她发现哪怕自己参与修复大阵,依旧不能立刻将其修好,而龙宫上空,狂暴盘旋乌云与雷电,都在疯狂搅动着,看着十分可怖,顿时回首,望着龙君,急急劝:“龙君,快撤了呼风唤雨吧!”

        “现在虽雨水还小,可没有龙宫大阵分担,哪怕十万分之一,也是极吃力的事,您何必难为自己?”

        “您已受了伤,还是先停下吧!纵然这样会受到朝廷呵斥,但与您受伤相比,仍是小事,什么都没有您的身体重要!龙君!”

        能让这个平素冷淡少语的青丘之主露出焦急之色,开口劝谏多句,可见这事的严重性。

        苏子籍何尝不知道她说的有道理?

        都不必这狐女说,苏子籍就能感觉到,上空砸下力量,现在就让他的骨头都在咔咔作响了。

        这也就是龙君的身躯,不是凡躯,还能在这情况下,站在那里,费劲撑着龙宫上空的万吨风雨,要是苏子籍自己的身体,怕是连一息都撑不住,就炸成了血水,或者连血水都没有。

        “难怪连活几百年的大妖都心动,纷纷谋划多时,只为了抢夺龙君权柄,争着化龙,在所有妖族里,龙,果然最强。”

        “龙女若能成功化龙,就是没有数百年前龙君的力量,只有着十分之一,也足以受用不尽,就算是强压众妖,也有着希望了。”

        “但这传承也实在凶险,我只是因蟠龙心法以及与龙女的关系,被卷入数百年前的场景中,就已是这样险象环生,快要撑不住了,不知龙女那里,是不是更加危险。”

        “所以我绝不能撤,我有一种预感,只要我这一撤,龙女就会立刻失败。”

        “而失败,就是死!”

        对苏子籍来说,选择撤离,是选择了避免最大的风险,可相对数百年后的龙女,就等于放弃了。

        一龙一人冥冥之中的那种紧密的联系,苏子籍虽不能全部察觉到,可这么多次了,要说毫无察觉,那也不可能。

        “我有预感,放弃了幼龙,我的命数就崩坏了,虽不至于立刻去死,但前途必布满了黑暗和荆棘。”

        就是为了龙女,为了自己,苏子籍也必须要继续撑下去。

        “既得了好处,让蟠龙心法升到了12级,就不能退缩!”这样在心中吼了一声,苏子籍艰难运转着十二级的蟠龙心法。

        蟠龙心法原本苏子籍觉得没有太大的用途,现在才知道,它是万法之源,在这情况下,修炼别的道法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只有蟠龙心法才有用。

        可苏子籍只觉得,龙君身体在万吨云雨压力下,运转十二级的蟠龙心法,与原本龙君的施展,差距不少。

        上空的云雨,与自己的联系,时有时无,眼见着就要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