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气急败坏

第四百二十四章 气急败坏

        一颗颗黯淡星辰,在空中突然生出,徐徐飞上高空,似乎化成了苍穹。

        茫茫天穹,星辰闪烁,虽晦暗无光,但抵达到了合适位置,就悬凝不动,等组成了星斗,就有一道光华腾升而起,隐隐有一颗金黄色的大星显出。

        而龙君身体不断舒展,做着各种动作,虽看着不是大开大合,但闲心悦目,犹如在进行最古朴的舞蹈。

        甚至每一个落脚处,都能让体内的苏子籍听到嗡一声,明明没有乐声,却冥冥之中,有音律在与这呼应。

        种种奥妙出现,这种向上天祈雨的术法,看着不难,实则要每一下都奇妙暗合某种轨仪,绝不是照着画描就能学会,就能成功。

        苏子籍在这几下动作做出时,单是看着。

        “经验+1o,经验+15,经验+12……”

        蟠龙心法几乎不断往上蹿升着经验。

        “不想施展这祈雨之法,蟠龙心法还能这样提升?”

        “不,蟠龙心法乃龙宫传承给幼龙的根本,虽龙君号称三千道,但根本必是这蟠龙心法无疑。”

        “龙君能呼风唤雨,其也必是蟠龙心法演化而出,我看见,就能获得进步,这也正常。”

        “而且这一切,要不是有这样多妖怪和人虎视耽耽,本是安全的传承,获得增益,更不奇怪。”

        星图一成,“轰”一声雷响,撼得龙宫都微微颤抖,风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龙君继续祈雨,而苏子籍却借着龙目看去,只见龙宫的天穹上,星斗运转,而浓云如墨漫漫霭霭冉冉而起,一团黑云被阳光镶上一层耀眼的金边,在涌动着,翻滚着,看似缓慢,又极快的移动着。

        这乌云一出,苏子籍立刻有了明悟:“降雨也不是凭空产生,而是移了别处的雨层而来。”

        “这乌云现在极远,仅仅是在龙宫天穹上显示,而还没有抵达真正的本处天空之上。”

        “嘶,好大的压力。”苏子籍眯着眼,念头转动,这时才现,乌云一出,自己就似乎被压了一座山,沉重无比,只是这压力一到自己身上,就被大阵转移分担了。

        所有妖怪都身一沉,并且整个龙宫都一震。

        “不简单啊,原来是以众妖和龙宫来分担压力。”苏子籍目光深深,对降雨又有了新的认识。

        河岸

        此时夕阳渐渐落山,晚烟袅袅,晚霞极美,但没有人欣赏,祈求了将近一天的人,都已是绝望了。

        虽数千百姓到了此刻仍不肯走,但这也只是在做最后努力。

        一张张麻木的脸上,早就没有了期待,甚至连哭着的孩子们也早就哭累了,趴在父母身上,不知是睡了,还是昏了过去。

        已少有人抬头去望天了,再怎么望,这万里无云晴空都是这样令人绝望,曾经响过的雷声,仿佛只是昙花一现,出现没多久就没了。

        数千人所在的现场,这阵竟安静得有人咳嗽一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压抑的官员都神色凝重。

        当久了官,很清楚这情况,只要有人振臂一呼,看似麻木不仁的百姓,就会突然之间爆炸,哗变也不是不可能。

        “保护王爷,不可怠慢。”就有官员上前低语,吩咐着武官,这武官应命,目光一转,就已经暗暗下达命令。

        顿时,十数个甲兵暗暗收拢,将余王围在中间。

        就是在这时,怕啥来啥,突然有人骤喊了一声:“快看,有云了!”

        这一声,直接就让人群骚动了起来。

        数不清多少人是愣了一下抬头望天,这还真不是谁看花了眼,或绝望时产生了幻觉,而是真的有云!

        只见原本一丝云都没有的天空,大片的云竟真被风给吹来了,迅盘踞了大半地盘,将夕阳光都给遮住了,地上光线骤暗。

        人群先是安静,随后爆出无法抑制也无需去抑制的欢呼。

        这还不算,仿佛为了补偿等得近似绝望的百姓,只片刻就有丝丝小雨落了下来。

        “下雨了!下雨了!终于下雨了!龙君啊,您总算下雨了!”

        丝丝细雨,到地面都跟着返潮,被滋润,这过程也快。

        虽到了现在,也只能算是毛毛雨,代表着的意义,让大家都开心不已。

        “龙君下雨了!下雨了!”无数人欢呼着。

        高台上,一个官员,看了看左右同僚放松的神情,也心里高兴。

        “这次成功祈到了雨,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都可以松一口气,想必王爷也必然十分高兴。”

        他甚至为余王不解的行为也找到了解释:“不愧是王爷,对龙君的信心更足,还知人善用,信任道人,果然成功令龙君降雨了!”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趁着大多数同僚还没反应过来,先一步走到余王面前,笑着道贺:“恭喜王爷,这次祭祀成功祈到了雨,善莫大焉!”

        说完一抬,看到的却是余王,那来不及收敛的狰狞神色。

        这官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怎么?王爷竟然并不满意?”

        不,这哪里是不满意,分明是已经气急败坏的程度,难道是余王觉得雨下得不够大?

        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至如此。

        而且久旱后下了雨,哪怕一开始只毛毛雨,也足让人欣喜了,怎么可能会因下雨不符合自己的标准就恼怒成这样?

        刚才才被这官解释了的事,此刻因余王狰狞再度被翻出,竟就又一种意思来解释了。

        官员忙低头,掩饰住了神情,心里一寒:“难道王爷跟朝廷,其实并不想龙君降雨成功?”

        想起之前的蛛丝马迹,官员立刻串了起来,其实世祖驾崩前,朝廷就有不同声音,驾崩后,声音就越来越大了。

        难道,这就导致了朝廷态度的变化?

        余王没心情去管官员怎么想,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惊怒。

        从天空开始飘云落雨一刻起,不可思议的情绪就弥漫了余王的双眼,让他再看不到其它了。

        这差事原本在它看来很好完成,结果现在失败了?

        余王忍不住握拳,指甲插入掌心,大恨:“这是父皇交代的任务,怎么能失败?为什么黑蟒精还不动,难道它竟敢欺骗我?”

        气急败坏之下,连孤这个自称都想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