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十一章 留下

第四百十一章 留下

        白云道观

        “轰”一个沉闷的雷落下,一道明闪将天地照得一片惨白,道观内种的竹兰,在风雨中簌簌抖。

        雨幕中,但见山下隐隐有洪水,而在走廊中,刘湛踱至檐下仰望天,大雨如注直泻而下,黑云中电闪交错,良久才转过身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等道门弟子,要斩妖除魔……妖怪作孽,百姓受苦。”

        “所谓蝗虫神,再到现在龙女,正神恶神都是妖!”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龙女虽无呼风唤雨之能,可也只是现在,让她顺利化龙,融合天地赐予的权柄,未来怕要成为我等心腹大患。”

        “绝不能让妖族再出妖皇。”

        说到这里,刘湛看向站着的年轻人:“应慈,你和龙宫有缘,可愿最后助我一次,进入龙宫?”

        “此次怕是凶险,虽为师依旧可以护你,但也要冒风险,你可要想清楚了。”

        郑应慈原本只是望着瓢泼大雨出神,听到刘湛这样问了,才收回目光,朝着刘湛恭敬一礼。

        他一脸认真地说:“师父说的哪里话,我虽入门时日尚短,可却受师父教诲,蒙受道门之恩,已是局中人,焉能袖手不理,只顾自己的安危?”

        “现在妖怪肆虐,百姓受苦,但凡是有能为者都该出手,来拯救苍生,救黎民于危难。师父,有用得着徒儿的地方,您开口就是!”

        “别说只是一个龙宫,便是刀山火海,徒儿也愿往!”

        这慷慨模样,让刘湛也微微动容。

        龙宫

        眼前是璀璨的龙宫,苏子籍这次沉入湖中,看到的跟以往多少有些不同。

        以往的龙宫,虽剔透明亮,但因有着一些宫殿荒废着,所以给人的感觉,神秘之中透着一种颓废。

        不像是现在,整个水府龙宫,都被狂暴光芒围绕,呼呼风声,让外面的湖跟珊瑚水草都跟着一起盘旋,危险至极,又出奇的美丽,给人一种仿佛置身到不该存在于世的虚幻世界的错觉。

        因他一现身,就是在出现在龙宫之内,虽能感觉到龙宫外面似乎有着什么,也没有投以太多注意,从外围一圈疯狂盘旋风暴上收回目光,目光立刻就被龙宫上空不断盘旋飞着幼龙吸引住了。

        才与幼龙目光碰上,幼龙就突然之间飞了过来,直接扑到了苏子籍的怀里。

        嘤嘤嘤连声,声音带着哭腔,似乎有很大委屈。

        这突如其来的飞扑,饶是苏子籍,也感觉到了不可承受之重,他一惊,下一刻已是稳住了身形,问:“怎么了?贝女说你渡劫会很危急,还可能有道门和妖怪窥探,可是有什么不妥,有什么需要我相助?”

        变回萝莉,从怀里抬头,龙女勉强忍着泪:“我没事。”

        见苏子籍仍表情凝重地盯着自己,她用脑袋蹭了蹭苏子籍的胸口,可怜巴巴说:“你有没有带食物啊,我好饿!”

        苏子籍看着她这副与往日没什么不同的模样,这才松了口气,用手戳了下她的脑门,笑话她:“你啊,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居然还只是知道吃,都变成肥龙了。”

        “哼哼。”龙女只是低着头哼唧:“因的确是饿嘛!”

        “轰”这时一声雷鸣,仰视着天穹,雷声滚滚流动,闪电在云层间划过,化成了灿烂的光激射出来。

        “不过,老师虽这次没带着食物来,可能过来,我还是很开心!”龙女说着,忽然抬,眼睛亮亮看着苏子籍,小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也认真起来。

        “老师,被你教导的日子,我很开心!”

        “几百年来,我一直都在沉睡,可虽然在沉睡,但其实,外界的一些事,我偶尔也能知道。”

        “得了宝物,却并无抢夺之心,能修炼蟠龙心法,却对我仍有善意,数百年来,符合这些条件,我只遇到过一个人,就是老师你。”

        “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很想和老师你一直在一起,所以……”

        龙女露出大大的灿烂的笑容:“老师,你一定一定不能忘记我哦!”

        “无论是看见蟠龙湖的时候,还是在修炼蟠龙心法的时候,都一定要记得我哦!”

        “你……”苏子籍顿时心生不祥之感,就要开口,却在这时被面前的萝莉猛地一推。

        看着萌哒哒的萝莉,因是水府龙宫的主人,幼龙一只,在此时一推,一股巨力就推着苏子籍飞去,顿时产生了吸引力,和以前一样,就要离开。

        “不对!”苏子籍生出了抵达,真的就这么顺势出去,再回来时,怕是一切已成定局。

        “这丫头果然情况不对!贝女没有夸大其词,这次渡劫必然十分凶险,而这丫头不肯让我一同冒险,要推我出去!”

        “而且,我之前那梦也不对。”苏子籍又想起幼龙被雷击落下的场景,心中更是一悸:“奇怪,明明有梦兆,为什么我没有特别重视,似乎被迷了心一样。”

        “无论是教导之情,还是龙王权柄,绝不能落在妖族及道门手里!”

        “一旦龙王权柄被妖族所夺,等着顺安府的必是滔天大祸,无人可以幸免。”

        “落在道门手中,我与龙女关系密切,到时这龙宫上下难逃此劫,我又真的能幸免?”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我都必须留下!”

        苏子籍知道现在情况十分不好,自己留下怕也要面临生死大劫,但离开,得到一时安全,结果就一定会更好?未必!

        所以,他必须留下来!

        咬着牙,苏子籍闷哼一声,抵抗着龙女的这一推,而它在将他推出,就一声龙吟,再次化成幼龙,重归龙宫上空,继续焦躁盘旋。

        大概是以为他已经回去了,所以没再关注下方,只抬抵抗天雷。

        苏子籍硬是咬着牙,拼命抵抗这吸力,坚持片刻。

        在他眼前一黑,快要撑不住的时,突然眼前光芒一闪,身上压力就是一松。

        “紫檀木钿?”盯着在此时出现,并浮在面前的半片紫檀木钿,苏子籍微微惊讶。

        这东西往往是在能够汲取力量时才会出现,此时此刻,这龙宫之中也能汲取?

        对此,苏子籍难得有点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