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十章 敕旨

第四百十章 敕旨

        雨幕中,但见河堤上民工已云集,不少人背说沙袋在向缺口处倾,祁弘新略觉心安,急急召问,见苏子籍一身泥水赶到,就神色稍缓:“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炸坝。”苏子籍毫不迟疑的回答,一挥手,就见有巡检司的人,捧着一包火药过来:“这是坝下发觉的。”

        这时代火药,又是雨中,总有没有炸响的,派人是搜,果然找到了。

        祁弘新只一看,就惊得一摇晃,不等人扶,自己撑住了,在牙齿缝隙里透出一口气:“丧心病狂!”

        喘息了下,祁弘新猛醒过神来:“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在雨里受了冻,苏子籍脸色又青又白,神气却颇宁静,冷笑一声:“虽炸了坝,放了水,但有二个。”

        “一就是火药炸的不大,第二到底不久前还水位低。”

        “现在就算暴雨,也能控制的住,祁大人,我向你立军令状,别看现在水不小,天亮前,我给你把坝口填上。”

        “三天内,照样把坝给修好!”苏子籍斩金截铁的说着。

        “好,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管治水,我管民事。”祁弘新脸色铁青,却铁铸一样一动不动,“现在治水如军情,如果河堤再溃,或明天填不上,不等朝廷治我的罪,我斩了你。”

        说着,再不犹豫,厉声吩咐:“命令厢兵出动,立刻巡视,救援难民,谁敢煽动闹事,就地正法!”

        “走,我们去府城指挥。”

        祁弘新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眼一帮人就消失在河堤上。

        “唧唧唧!”才走开,苏子籍就听见小狐狸叫声,这时一迟疑,高墨就恰上来,说着:“苏大人,现在情况已经控制住,您回棚去休息下。”

        “我也向您保证,天亮前,把坝口填上。”

        “好!”原本苏子籍是不准备下河堤,这时深深看了一眼,一字一板说:“我就任你为临时总管,暂署顺安府副户曹,你把这事给办成。”

        “是!”高墨原本是典吏,现在越过了令吏,一下跳到了官,虽不入流,但已经是官身,虽雨水也不能熄灭火热,大声应着。

        “唧唧唧!”苏子籍才入了棚,小狐狸就串了进去,一会,字典翻的狼狈,苏子籍已脸色铁青。

        “你说有人炸坝,意在龙女,又一次龙宫入侵?”

        “还散布谣言,以图万夫所指?”苏子籍隔棚望着愈来愈暗的天空,突然之间微微狞笑:“看来,这次我也不能松懈,总得重重回个礼才对。”

        蟠龙湖·住宅

        “竟有这样的谣言了?看来有人准备的很充分!”

        院落门口,曹易颜在一把撑开的油纸伞下站立,不远是几个撑伞而立的人,在他面前,则有一个正躬身回禀的道士。

        此地距离顺安府数百里,但这种关键时,都有着不惜代价快速传达情报的途径。

        顺安府河坝的溃堤,并未让曹易颜惊讶,他只嘲讽扯了扯笑,对苏子籍辛苦做事,最终还没落了好,感觉心情微妙。

        但这些谣言,却非曹易颜命人传播的,他想了下:“先按兵不动,待我亲自去看一看。”

        一人担忧:“公子,此时去河堤,实在是太冒险了。”

        “无妨。”曹易颜说着,就向外而去。

        别人看了,只能跟上。

        离着还有段距离,就能看到大雨中,蟠龙湖水位不升反降。

        这情况让曹易颜满意点头:“正如我所料,蟠龙河所属的河流多处溃堤,对龙女必有影响,去河堤!”

        大雨中,被十几人簇拥牛车到了附近的一处高地。

        这山离湖并不远,山仅仅是一百米不到,上面有个庙,中间修了一座亭,曹易颜穿了油衣拾级而上,进亭放眼四望,虽看不到溃堤的地点,可以他却能看到灾祸之气,徐徐而生。

        再看向蟠龙河,就见一片淡黄色霞光渐渐露出水面,一时间大喜,这可是龙女突破到极关键时刻,龙宫再也难隐藏。

        “吩咐下去,按原计划行事。”压下狂喜,曹易颜对人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是!”有人领命而去。

        按照原本的计划,在河水溃堤后,传播龙女已死的传闻。

        虽眼下有一波谣言起来,将龙女打成恶神,但曹易颜不打算改变主意。

        “恶神的谣言,怕是妖怪内部所为,为同样是抢夺权柄,或占据龙宫,虽选择不同,但却目的一致,那就是让龙女化龙失败。”

        “不过,我要的,是龙女陨落后产生的龙珠,而妖怪所夺虽也是龙珠,却更垂涎龙君的权柄,因此造谣龙女成了恶神,好谋求取而代之,并不希望龙女被说成早已陨落。”

        望着渐渐浮现的淡黄色霞光,曹易颜吩咐:“替我卫护,不许闲杂人等靠近!”

        吩咐完,面向蟠龙河,取出了一个木匣,轻轻一拜,就取出来,里面一卷红黄二色的锦织,图案祥云瑞鹤,两端有青龙。

        仅仅打开一看,就看见奉天承运皇帝敕曰八个字,内容简短,是敕封一个有皇室血脉子弟可入龙宫,担任监督使,但是名字却空白。

        “我大魏早有准备,在敕封中就埋了伏笔。”

        “不,不应该说是伏笔,不如说受了敕封,安插就理所当然。”

        “可惜的是,现在大魏尚未复国,这敕旨效果,十分之一都没有,只能用我仅仅尚存的龙气了。”曹易颜有些心疼,还是秉笔,在空白处填上了自己名字。

        “轰”填上了名字,敕令微带金光,直接射向湖中,与此同时,曹易颜的元神也同时出窍,沉入水中,朝着龙宫而去。

        淡淡的一层金色微光,从元神上浮现,这是大魏龙气,在他当日成功一刻,已被他汲取,成了他的护身符。

        也因龙气护身,朝龙宫去的曹易颜,同时也感觉到入水其实不是真入水,而是一处空间。

        寻常小妖,直接会受伤,重则魂飞魄散。

        哪怕修为高深的道门真人也不敢进入,龙宫,只有妖族才有资格去竞争。

        “噗”抵达淡金色的霞光时,只听一声轻响,曹易颜已穿了过去,入眼就是宏伟又荒芜的龙宫。

        “可惜,大魏虽留下了一份敕封,但到底事过境迁,龙女只要反应过来,就可否决这敕旨,因此只有一次机会,说什么都不能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