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一章 梦魇

第四百零一章 梦魇

        知府衙门

        送了人,苏子籍看了看天色,天色有点晦暗,刚才屡次有人打断,现在还得看望下祁弘新。

        这次进去,看见有个医官在脉诊,苏子籍也不理会,虽屋里暗,还能见祁弘新仰闭着眼躺在榻上,脸色蜡黄,满脸皱纹一动不动,而身体越发瘦得可怜。

        没有说话出来,招呼了一声,医官就跟着出来,进了一个亭,见苏子籍穿一件纱袍,正忧郁的看着远处,连忙跪下行礼:“见过苏大人。”

        说是医官,其实朝廷的太医署长官太医令也不过正七品,佐官太医丞、医监正八品,至于医正不过是正从九品,更不要说府县了。

        由于官阶差距太大,见了苏子籍只得叩拜,苏子籍摆了摆手:“你不要多礼,起来说话,祁大人的病情怎么样,药材可齐备了?有缺的,我命人去采买。”

        医官起身,恭敬说着:“大人,药材已齐备,只是知府大人的情况并不乐观,虽喝了药,也只是昏睡着,这是油尽灯枯之相,卑职医术有限,也只能做到目前这一步,想要让知府大人好转,实在是无能为力。”

        苏子籍早有预料,点了点首怅怅一叹:“这是天命,你已经尽力了……”

        一转眼,见岑如柏进来,还带着三个小吏,神态惶恐,苏子籍没有理会这三个小吏,皱眉挥手让医官下去,等着离开了,才问:“怎么,岑先生,这样快有消息了?”

        “是有消息了,在数日前,京城派出了一艘官船,出京有一位传旨太监,礼部跟吏部也派了人跟随,是冲着顺安府而来。”

        “竟是陛下有旨,晋祁大人从三品大学士!”

        听到这话,苏子籍就明白了,为什么都水司郎中会突然态度大变,主动过来还银了。

        只是以祁弘新现在的身体,怕是不一定能拖到传旨太监到那一天,想到这里,苏子籍立刻吩咐:“我脱身不得,让主薄派人迎接钦差,到时接到了人,加快速度往回赶。”

        “是,我等下就吩咐下去。”

        苏子籍又扫看了三个小吏:“这又是什么事?”

        “是水坝出事了,有人闹事。”岑如柏冷冷的看了三个小吏,见着他们立刻吓的跪下,才说着:“是这三人为了赶进度,督促民工过分,导致有几个劳工累倒受伤。”

        “这还罢了,还要用鞭子抽,结果就闹出点事了。”

        “我已处理过了,让驻扎在工地上的医师给看了伤、上了药,凡是最近赶进度的劳工,也都加了钱,事情已经解决了。”

        苏子籍点了下头,又看向三个小吏。

        三个小吏刚刚就因这事过来请罪,现在见到了冷着一张脸的府丞大人,更是腿软了,连连叩拜:“我等三人有罪,最近天色晦暗,听闻附近府郡已经有雨,卑职为了赶进度,将水利收尾,就用上了鞭子,请大人恕罪,恕罪!”

        苏子籍叹了口气,不久献殷勤的令吏作践祁弘新,现在又有这三个小吏催督民工赶工程,很是让他无力。

        只是那个令吏过了红线,这三个小吏却一片公心,要是责罚,怕是会寒了心。

        才想着,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表情就是一顿,朝前走两步,盯着这三个小吏仔细看了看。

        三个小吏顿时被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怪了,虽不是妖怪,身上却有淡淡的妖气。”苏子籍不由皱眉,却没显露出来,只是呵斥:“本官早就吩咐过,做事不可急功近利,你三人身为官吏,本该爱护百姓,却为了赶工程,命人鞭打百姓,这实在是可恶!但念在你们也是为了工程尽快完工,本官这次不重罚你们,就各打十小板,让你们长个记性!你们可有意见?”

        “小的认罚!”三人立刻说道。

        十小板,这惩罚说轻不算很轻,但说重更不算重,只是让屁股红肿的程度。但丢人,是的确有些丢人了。

        可谁让他们的行为导致了劳工闹事?

        这是亏了没闹大,就被岑先生给处理了,真闹大了,别说是打板子了,就是将这职位撸了,怕也要再受罚。

        苏子籍一声令下,立刻有人执行,就是噼啪打着板子。

        打完了,苏子籍又说着:“有过者罚,有功也要赏,不过现在治水要紧,先滚回去把水利收尾了,本官再赏你们。”

        “走,本官和你们一起,去工地,把最后一点弄干净。”

        三人只得连连应是,等赶到了公地,差不多就是夜了,入夜,睡在附近工棚里的两个小吏,因屁股疼,难以入睡,辗转反侧,仰头看天,墨黑墨黑,不知从什么时辰起已阴了天。

        一阵凉风袭来,两人都模糊的睡着了。

        其中一个小吏叫覃义,就听到有声音在低语:“哎,你可真是惨,为了工程,为了公事费心费力,结果没落了好,何苦来哉?就算督促得严了点,有必要打板子吗?”

        又一个小吏也听到一个声音说:“你就算鞭打了劳工,可你这也是为了工程,那些懒货不打不动,难道靠着好言好语就能让人干活了?苏大人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再者,鞭子都是刻意放轻了打,打在身上连个红痕都没有,哪就至于闹事了?依我看啊,不过是有人看你不顺眼,在故意整你!”

        “这为了就是这府丞苏大人,听说他是新科状元,哪个不为了跟他奔前程去?把你们搞下去,人家才好安插自己人!”

        “你们修了这河坝,功劳都归了苏大人,你们受着苦,落一顿打,最后又能得到什么?”

        说也奇怪,半睡半醒中,两个小吏觉得这声音说的很对,就算在梦中,都听见了磨牙声,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就爬起来,将河坝给炸了,来个玉石俱焚。

        就在就要按捺不住爬起来时,突然之间一声惨叫,这惨叫短暂,而耳语顿时消失,一个小吏刚才被声音折磨得脑袋都涨了,此时感觉昏沉不清醒的脑袋一阵清凉,困意跟着袭上来,一翻身,继续呼噜睡着了。

        覃义却猛地睁开了眼,惊着:“不对!”

        呆了好一阵没听见动静,忍不住坐起了身,细细想着。

        他刚才是魔怔了?

        为什么听到有人说话,第一时间不是感到惊恐,而觉得说的很有道理,还真的顺着的话想了?

        难道有什么妖怪作祟?

        可微微坐起身,向工棚外看去,黑漆漆一片,正是深夜,什么都看不清,覃义后背湿了一片,到底没敢出去探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