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斗蝗斗米

第三百七十一章 斗蝗斗米

        苏子籍深深蹙眉:“祁知府原本布置,已经削减了蝗灾,现在这突然爆蝗灾必有蹊跷,明显过于诡异了些,岑先生,你这就回去,立刻让你那些江湖朋友调查此事,看看是不是有妖怪从中作祟。”

        “再有,迅去别郡县寻找粮家,不拘粗粮还是细粮,但是你们别亲自买卖,而是给官府的人牵头,明白么?”

        一买卖,就是泥烂在了裤裆里,说不清了。

        “公子放心,我明白。”知道这两件事的紧要程度,岑如柏就要走去找人办事。

        看得出,在治蝗灭蝗的事情上,祁弘新足尽心。

        可惜虽有想法,但此情此景下,已无力回天,半天下去,苏子籍眼见着他嗓子都喊哑了,动百姓捕杀蝗虫,身先士卒,仿佛不知疲倦,可即便这样,随着蝗虫越聚越多,百姓也从一开始的惊惶愤怒,变为了现在的畏惧跟绝望。

        “大人,情况不对!”接到一个游侠的耳语,苏子籍转身追上了祁弘新,祁弘新擦了一把汗,阴沉着脸问:“苏大人可是有什么现?”

        “是的,有人趁机在人群中散播谣言。”

        “对着百姓说——你们还敢捕杀蝗虫?没看到眼下这蝗灾就是蝗神的报复!”

        “之前你们按照官府的要求,扑杀了那样多蝗虫,可结果怎么着?还不是越杀越多?现在接着杀,再种庄稼,就算长出苗来,就会来更多的蝗虫,让你们颗粒无收!”

        “大人,这种言论,在灭蝗有了初步成效却随即引来漫天蝗虫的情景下,极有说服力。”

        说着,苏子籍一指:“您看!”

        祁弘新放眼看去,本就因民间流传的说法,对蝗虫有着本能畏惧的百姓,听到这样的言论,再看到这样蝗灾景象,都被吓得脸色苍白,手里工具一个个的被扔到了地上,甚至不少人跪倒在地,朝着天上飞舞的蝗虫磕起头来。

        当然,也有不畏惧谣言不害怕所谓蝗虫神的,但因庄稼几乎已完了,官府又不给什么奖励,所以也阳奉阴违,不肯卖力了。

        “可恶,可恨,谁敢传这谣言,来人,立刻勘察,将其立刻正法。”

        “大人,现在民情绝望,沸腾如火,您令人捕杀,百姓可不知道是奸细,一有煽动,怕会有民变!”

        苏子籍一惊,这时顾不得藏得锋芒,大声说着。

        见祁弘新全身一震,又缓和了语气:“您先前布置,本很是妥当了,现在这蝗虫的情况,很是诡异,怕是难以解决了。”

        “我说句诛心的话,百姓原本的田里庄稼完了,就不肯灭蝗了。”

        “催促也是无用,这才是他们罢工的真正原因。”

        “你有什么办法?”祁弘新立刻问。

        “蝗灾之下,不但本府粮食颗粒无收,更会导致别的郡县也遭殃,下官建议,为了激百姓的积极性,可实行一斗蝗换一斗米。”

        “百姓是迷信,但只要有利益,别说是蝗虫,就算真有蝗神也杀给人看。”

        “而且粮食颗粒无收,又青黄不接,百姓无食,容易激起民变,一斗蝗换一斗米,不但可促使全民参与灭蝗,还可以安定百姓,等于救治饥灾……当然这要耗费大量银粮,可现在正巧有了二十七万两。”

        不等苏子籍说完,祁弘新立刻明白了:“你不用说了,这方法甚好,本官立刻命令——告之百姓,一斗蝗换一斗米。”

        “还有,县库府库的粮食不要怕损失,本府立刻派人去别的郡县购粮。”

        “大人,官方购粮,度未必快,可以向民间购粮,或允许民间购粮来,只要不过市价三成,就可成交。”

        “蝗灾既有,涨价是必然,三成是必须,没有这钱,大户不会卖粮,总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又强征吧?”

        苏子籍提醒,祁弘新立刻醒悟,吩咐师爷与几个官吏:“拿着本官令牌,立刻采购粮食。”

        “市价三成内都可成交。”

        “还有,谁敢囤积粮食,高价待售,本官就拿他正法,府内粮食,一概只许高出三成。”

        “是!”

        随着命令传达,本已绝望的百姓,突然之间打了强心针,欢呼起来,不仅仅这样,躲在屋里的女人孩子老人,都蜂拥而出。

        不断有篝火点燃,不断有人用网用布扑杀。

        “对于靠天吃饭靠地养家的百姓来说,畏惧所谓蝗神,其实是一种无奈之举,亦是卑微之处所诞生的信仰。”

        苏子籍没继续留在祁弘新那里,而又去了别处,看到这些场景多了,阴沉的脸渐渐多了些笑容。

        “只有利益,才能真正动员百姓。”

        想要靠道德或义务来打破本就扎根在人心中的这种与生存息息相关的信仰,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别说百姓,就是官府也一样,换了别的知府,一旦本府农田被蝗虫吃光,怕是立刻会停止拍打,任凭蝗虫去别的郡县——因为假如只有自己被吃光,重重处分少不了。”

        “可周围几郡全部吃光,官员反而无责了。”

        “这就是为什么官府无所作为的原因。”

        “唧唧!”正想着,忽然脚边有毛茸茸的东西拱了一下自己,低头看去,就现这段时间不知道跑去哪里浪去了的一大一小两只狐狸,正皮毛溜光水滑围着自己转圈,还讨好抬头冲着自己唧唧叫。

        虽然一直都听不到狐狸的语言,但也就只有饿了讨要吃食时,两只狐狸才会一致这么乖巧了。

        苏子籍有些无语地看着它们:“你们两个,只知道跟我要吃,却不干事,难道真把自己当宠物了?嗯?”

        “唧唧!”狐狸不干了,都争先恐后地叫起来。

        苏子籍忽然想了下,示意它们跟上自己。

        赶车的所谓车夫,就是被岑如柏特意留在身边的曾念真,此时正驱赶牛车,就跟在路边上,苏子籍也不用避着他,跟一大一小两只狐狸相继上了牛车。

        在车上,放着书,苏子籍将书递给两只狐狸,让它们指字言。

        果然,狐狸们显然是不承认自己是吃干饭,它们这次居然也没争抢,而是在嘀咕了两句,由大狐狸翻书,指了几个字,连起来一读,竟然与这次的蝗灾有关。

        “你们是说,这次的蝗灾,是从帮派中逃出的妖物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