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岂有铁板

第三百五十七章 岂有铁板

        苏子籍可不是毫无阅历的新进士,在去西南时,甚至与太监、钦差、大帅较过力,可以说,这代表三种朝堂势力的顶尖人物,都给苏子籍上过一课,让苏子籍提前适应了官场共事。

        只是一会,他就发现了祁弘新虽对他看起来客气,但眼眸中却有着一丝轻视,明显是有些瞧不起。

        “或是因与我见过两面,以为我是畏惧蝗灾与亏空的事,迟迟不肯报道。”

        苏子籍想到这里,就直接说:“祁大人,下官这次来见您,除了宣读旨意、来府衙报道,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与您商量。”

        “苏大人指的,莫非是灭蝗一事?”祁弘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后,平静问着。

        显见着,不信苏子籍能有重要的事要与自己说。

        苏子籍也不介意,直接就从袖中取出卷着的纸。

        祁弘新见他这动作,才勉强多了一点兴趣,盯着苏子籍将一卷黄纸铺开,递到了自己的面前:“祁大人,请看。”

        这是什么?

        原本只是有些好奇的祁弘新接过手来一看,下一刻就猛抬头,就和看见老鼠的猫一样,眸光锐利锁住了苏子籍,问:“苏大人,这是何物?”

        古代这种矿图是机密,要不是眼前的人是新进士,代理府丞,立刻就要喝着拿下了。

        “祁大人,您应该已看出来了吧,这是顺安府境内的矿图!”苏子籍神情认真解释:“上面用黑墨标着,是在官府登记过的矿区,而红笔标着……”

        “是私矿?”祁弘新接话。

        “正是!这些正是私矿。”苏子籍点头。

        竟然是私矿?

        祁弘新在来到顺安府后,因亏空,就打过矿山的主意,特意看过官府管着的所有矿的分布图,与这份矿图上黑字标着的基本一致,却没想到,私矿竟被人隐藏了这么多。

        他的脸色渐渐难看下来,但相对的,那双眼睛却越来越亮。

        “这里不方便,去那边!你与我仔细讲解一下这矿图!”他们现在坐着,桌子不大,还摆着各种东西,生怕这张宝贵的矿图被茶水给浸湿,而且这明显是机密的事情,祁弘新忙招呼苏子籍去书房。

        苏子籍从善如流跟了进去,并用了大概一炷香时间,就将这张矿图上的标注,以及势力表,都与祁弘新讲解清楚了。

        听到这些黑矿里竟然还有金矿,祁弘新愤怒后,就是惊喜交加。

        再想到自己之前对苏子籍的猜测后,老脸就是一红。

        “苏大人,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起身朝着苏子籍就是一揖到地。

        “祁大人何出此言啊?下官惶恐!”苏子籍忙将他扶起来:“你我既皆是新到这顺安府,面对现在府内的困境,该想的应是如何寻来银子,将蝗灾掐灭在萌芽,别的细节,莫说下官并不曾感觉到,就是有,也只是小事,在民生大计前,都并不重要。”

        “苏大人不愧是新科状元,果然是心明眼亮,比那等子只知道每日点个卯,就混日子的人强出许多去。”好在祁弘新高兴余,还注意着自己的言辞,不然就要当着苏子籍喷起别人是酒囊饭袋了。

        也怪不得他刻薄,实在是与苏子籍这个刚到的代理郡丞相比,其他人都被比到了尘埃里。

        他这样还没到地方就被人盯着的新任知府,想要暗中访查事情,就很难顺利。

        但别的官,尤其是那些矿区所在地的县令,难道就真的一直毫无觉察,对辖内的黑矿半点都不知情?

        真不知情,骂一句酒囊饭袋,也不算是冤了。

        “哎,祁某惭愧啊,苏大人你来此地没有多少时日,竟然就把消息摸得清清楚楚,若不是有你来了,怕是我还被他们蒙在鼓里!”

        祁弘新一想到在顺安府,竟隐藏着这么多黑矿,就露出了杀气。

        苏子籍叹:“虽是摸清了情况,但要将这些私矿收回来,却很难,以下官的情报,士绅介入也不小。”

        “就算是三大帮派,也是有人在支持,并非自发。”

        “而且三大帮派乃是地头蛇,又人多势众,经营多年,背后或还有更高的支持,想要一举收拾,并不容易。”

        祁弘新听了一哂,他并不傻,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为了求到银子治蝗,连脸皮都不要了,之前更已下令杀了五十三人,早就有了觉悟,当下仰天大笑。

        笑完,就对苏子籍说:“你上任前,有人或告诉你,不罪巨室。”

        “可不说本朝,就是前朝,官府就有职责,拆分巨室,十顷牌挂在县里,百顷牌挂在府省,千顷牌挂在户部。”

        “对外说官府赐牌,以示褒荣,实挂了牌的,十顷牌还罢了,百顷千顷的都没多少年就烟消云散。”

        “连王府宰相都不过万亩(百顷),民间岂有千顷之理?”

        “又或者有人暗里告诫你,士绅铁板一块,得罪一个,就得罪全部。”

        祁弘新神色满是轻蔑:“本官让你知道,就算是久受皇恩的官员,都不是铁板一块,何况士绅?”

        “破家县令,灭门刺史,本官哪需要与这些人妥协周旋?本官立刻点兵,将这所谓的三大帮一举歼灭。”

        “已有矿图,想知道盘踞在何处,不过是一群江湖人,全部剿灭又有何难?苏大人,你就等着看本官收回私矿吧!”

        见祁弘新杀气腾腾,甚至在自己面前也毫不避讳这种狰狞,苏子籍不由无语,心想:“看来祁弘新杀了五十三人,已彻底放开了。”

        “不过这样也好,祁弘新打算带着郡兵去围剿,自己就不用担心此事,也不必当此恶人,也不必让曾念真多费力气在这上面。”

        “我正好可以做一做别的事。”

        想到这里,苏子籍就对祁弘新说:“既是这样,下官恭贺大人马到成功,不过大人日理万机,等收回了,这些私矿的处理,还请交给下官来主持吧!”

        听了这话,祁弘新又有些疑心。

        矿产的买卖,自然有笔油水,不过祁弘新之前误会了苏子籍,现在也难拒绝,听了苏子籍的主动请缨,这事交给苏子籍去做,也未必不合适。

        作郡丞,做这事是在职责范围内,而且苏子籍比自己来得还晚,也不用担心与本地的势力有太多牵扯,最重要一点是,矿图跟势力是苏子籍暗中走访摸清楚,也得讲究一个礼尚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