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蝗神

第三百四十四章 蝗神

        顺安府这些官员暗暗叫苦的同时,祁弘新这个三五年必换个新郡新府的人,何尝不是心里不爽?

        每次换任,不但千里奔波,而且地是繁难有问题的郡府,就算是祁弘新自己,也觉得疲惫不堪。

        自己都这样辛苦,你们还能这样懈怠?

        但为了灭蝗的事,他只能是将不爽按捺下,扫看了一眼,说:“蝗灾事关民生,就是说错了也没什么。这次会议,就是为寻求个灭蝗的好办法,你们中大多数人都是进士出身,我想,总不至于脑袋空空,连个主意都想不出吧?不拘是否能用,畅所欲言吧。”

        随手就指了一个:“刘县令,既是刚从武安县回来,就由你先说说看吧。”

        以前的知府,虽由于民乱而被解职拿问,但是平时作人处事圆滑,像祁弘新这样直白的嘲讽,让顺安府这些本打算沉默以对的官员也有些坐不住了,而武安县的白胖县令,再次被当众点名,更是额头冒汗,心中叫苦不迭。

        不过这个刘县令,其实还是读过些书,仔细回想,还真找出点干货。

        “回大人,这灭蝗,下官曾也读过县志,先前的办法,可集起乡民用竹竿撑起八尺长的白布,把蝗虫驱赶到一处后再集中力量扑打。”

        “扑打的蝗虫还可就地淹埋。”

        说着,众人都无动于衷,这方法也太累了,当然累百姓不要紧,可根本上解决不了多少事。

        刘县令看了看众人的反应,又说:“当然,秉被蟊贼,以付炎火,蝗虫用火应是可行的,只是,蝗虫分散……用火之前,需先将它们集中到一处才成。”

        “用火?”祁弘新点头:“这办法的确可行,其他人怎么说?”

        见祁弘新没揪着刘县令让他继续说,别人倒松了口气。

        原本还以为,对方又要趁势发作一番,没想到竟这样轻易就放过了,本来紧张的气氛,倒因此一松,其他人也有主动开口说了。

        但这些人对灭蝗始终没什么经验,顺安府十几年内都没闹过蝗灾,他们这些人平日就是注重农事,对此也一下子没什么办法。

        倒是有个年纪大些的县令,是个老举人谋官上来,他想了下,说:“其实,蝗虫虽然分散,不好灭除,但也不是没有法子将它们驱赶到一处。但需要人力、物力投入,怕是整个府的百姓都要参与进来方能成事。”

        “你说说看。”祁弘新目光落在他身上,鼓励。

        顶着同僚意义不明的各种目光,他犹豫了一下,才再次开口:“蝗虫既是虫,应该也是喜光的,白天时拿它们没办法,可是夜里点燃篝火,或能将蝗虫引来。”

        这办法……似乎可以试试?祁弘新原本憋着的怒火,终于稍稍消散了一些。

        虽说顺安府就是个烂摊子,这边官员也大多得过且过,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能办事的人。

        “可只是点燃篝火,怕是这点光,不够引来蝗虫的。”有人忽然说着。

        祁弘新再次点了下头:“那你有何办法?”

        这人噎了下,倒还真仔细想了:“篝火不够,倒可以用灯来引。”

        又有人说着:“那还要在蝗虫密集的地区分路设灯,用密切配合的灯光,把大批蝗虫吸引而来了。”

        毕竟只点少数灯,跟篝火一样,同样不能解决大问题。

        因着几个官员开了头,其他原本不太想说话的官员,也被带动了,相继加入到了讨论中来。

        还别说,正应了那句话,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在场的这些人,之前不过是得过且过的心理,外加新任知府想要使唤动他们,也有着一点困难。

        但真的非要他们想办法,他们也不是想不出来,不是进士就是举人出身,饱读诗书,农事上的常识纵然不成,可集思广益想一些巧法,也难不住他们。

        最后得出的结果,就是用篝火诱杀。

        在天黑时点燃篝火,除此之外,还要在蝗虫密集的地区分路设灯,用密切配合的灯光,把大批蝗虫吸引而来,然后被火烧到的蝗虫,就会失去飞行能力,大批百姓趁机捕杀。

        但办法定下来了,却仍有人觉得不妥。

        “首先这篝火还罢了,虽也要耗费柴火,凑凑总有,可这分路设灯,开销就大了不少,组织民众扑打,更是耗费银粮,我们现在就缺这个。”

        “而且还有个事。”

        在农田里就质疑了的官员,先是说到了花费,接下去不质疑祁弘新的决定,而是转了个弯,提到了蝗神在民间的地位。

        “大人,非是下官非要提起此事,但这事的确非同小可,稍有不慎,就可能引来乱子。”

        “现在就有人煽动百姓,说扑杀蝗虫,会得罪蝗神。”

        “蝗神?”

        祁弘新重复了一下这个词,扫视一圈在场的官员,露出冷笑:“这又是什么神?可有朝廷册封?”

        这官见他脸色不善,也是不惧,只是躬身:“这是前朝流传下来的规矩,蝗神虽没有朝廷册封,但在民间信仰很大,并不可小视……要是引起了骚乱,就不好了!”

        上任知府可是民乱丢了官,说不定还要丢了性命。

        祁弘新听了一哂,冷笑一声:“你们自束发受教即读圣贤之书,怪力乱神子所不语,六合之外存而不论,而且当了官,在观政时,没有学过?”

        “地方官,就有着剪除淫祀的责任,这样魑魅魍魉居然也能在公堂讨论,还让你们顾忌?”

        “这实是可笑。”祁弘新突然仰天大笑,笑完,冷冷的说:“你刚才说,有人煽动百姓,这等就是要挟官府,在此关头,实是可杀,你速速去查清,是谁在散播这谣言,谁在煽动百姓?”

        虽是冷笑,一副不容分说不容置疑的神气,别人见了,哪怕想委婉劝说一下这位新任知府不要一就任就将三把火烧得这样旺,但在这段时间接触,却又明白,这位新任知府不是能听进劝说的人。

        难怪多年不得升迁,便是立了功,也只能继续做知府,就这臭脾气,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一些官员忍不住腹诽着。

        最后,会议上唯一没能解决的事,再次回到了拨款这问题上。

        不得不说,在别的事情上,祁弘新都能想到办法,甚至压住官员,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

        唯有事关钱的事,他的确是一筹莫展,但没钱就这样等着不办事,绝不是他的作风。

        “这事我会解决,你们只需先做好灭蝗的准备。”祁弘新说着,因对这群人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又说:“你们各自回去,要派人时刻观察地里情况,有异变,要立刻报与我知。”

        随后散会,看着这些官员鱼贯退去,祁弘新深深叹了口气。